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9章 祸不单行
    小康不敢再嘚瑟了,老实的把段鸿飞为救周沫,狠揍赵国栋的事情告诉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眉心皱的更紧了,周沫和段鸿飞原本就感情深厚,现在又来了个英雄救美的梗,周沫以后更得牵挂段鸿飞了。

    赵国栋是什么人盛南平知道,赵家有多大的能量盛南平也知道了,打狗还得看主人呢,段鸿飞当众痛扁赵国栋,就等于当众扇了赵家那位大部长的脸,段鸿飞这次一定要遭殃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遭殃了,最高兴的应该是盛南平,但盛南平却高兴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了解周沫的性子,如果段鸿飞出事了,周沫一定无比自责愧疚,她会更加想着段鸿飞的。

    小丫头欠段鸿飞的,就让他来还吧!

    盛南平再次打电话给小康,“派人密切监视赵家那边的动静,如果他们有想动段鸿飞的意图,马上通知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康嘴上答应的利落,心里却莫名其妙的,老大怎么帮起他的情敌了!

    周沫回到家里时,看见盛南平坐在沙发上,小宝和雪儿在他面前的地毯上玩。

    “妈妈!”小宝欢快的跑过来,抱住周沫,“妈妈,你吃晚饭了吗?我们和爸爸等你回家吃晚饭,你一直没回来, 你电话也打不通呢!”

    周沫很是汗颜,歉意的摸摸小宝的头,“宝贝,对不起啊,妈妈有事情回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小宝乌黑的眼睛看着周沫,“妈妈不用跟我道歉,我就是担心你没有吃晚。”小宝越来越会说话了,一副小大人的样子,真是萌的要死。

    周沫的心都要被小宝融化了,低头亲亲小宝的脸,转头看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对着周沫笑笑,酸酸的说:“我给你打电话了,但你一直没有接听啊?”

    周沫抱起了雪儿,坐到了盛南平旁边,眼皮都没抬的说了句:“我去我爸爸那里了,爸爸今天过生日,人很多,很吵闹,没有听见电话响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过生日啊?”盛南平故作惊讶,“我怎么没有告诉我一声呢,我该去给老爷子贺寿的!”

    “你工作忙吗,我去就代表了......”周沫正说着话,雪儿吐了一口奶,周沫连忙找纸巾给雪儿擦嘴,“宝贝啊,你是不是吃的太多了,看你胖的像个肉球似得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听周沫开始逗孩子了,他脑子想着怎么把话题引回去,跟着说:“我们的雪儿越长也可爱了,还没有见过姥爷呢!

    如果你告诉我老爷子今天过生日,我们就可以带着两个孩子去给老爷子祝寿了,正好让两个孩子见见他们的姥爷啊!”

    周沫干巴巴的笑笑,“那里人多,而且还有人吸烟.......哎呀,我身上都有烟味了,我得去洗洗澡......”

    她把雪儿交给奶妈,一路小跑的上楼去洗澡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周沫落荒而逃般的背影,眯着的黑眼睛里都是阴鸷。

    周沫心里真的很乱,她站在花洒下面傻呆呆的冲着,心里纠结,段鸿飞的事情要不要跟盛南平说呢!

    想到之前盛南平因为段鸿飞和乐盛跟她吵架,她就气馁了,段鸿飞的事情还是由她自己想办法解决吧,不要惊动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走回卧室时,周沫还呆在浴室里,他就是知道,这丫头是鸵鸟心态,躲着他呢!

    心高气傲的盛南平怒火蹭蹭的往上窜,为了避免跟周沫吵架,他干脆转身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周沫在浴室里磨蹭了半天,意外的发现了大姨妈来了,她非常高兴,今晚终于有借口不用面对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真的很累了,真是不想做其他事,而她又没有那么高超的演技,不能心里惦记着段鸿飞,脸上还对盛南平笑。

    周沫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,总是担心赵家会派人对付段鸿飞。

    她折腾到很晚都睡不着,直到盛南平过来睡觉。

    周沫感觉大床那边往下一沉,她立即闭上眼睛装睡。

    盛南平耳目敏锐,从周沫的呼吸中就知道她没有睡觉,他已经憋了一晚上的气了,干脆一伸手将周沫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周沫感觉到盛南平重重的喘息,没有办法再装下去,紧张的推拒着盛南平,焦急的说:“不行的,我今天不方便,大姨妈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黑亮的眼睛盯着她,一动都不动的。

    周沫隐约感觉到盛南平的怒意,她不明白盛南平为什么要生气,是因为不能做吗?可她是正常女人啊,每个月都会有不方便的几天,不能随时随地的伺候盛大少爷啊!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方便!”周沫语气中有些不悦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忽的坐起身,下床大步走出卧室。

    周沫委屈的盯着房门,缓缓的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她真的很努力在对盛南平好了,她不知道盛南平为什么不讲道理,她大姨妈来一次都不可以吗?

    盛南平站着书房的窗前,书房的窗户是开着的,春末夜晚的风很凉,嗖嗖的吹进来,掀动窗帘像波浪般不住的翻滚。

    只穿着衬衫的盛南平挺直的站在窗前,始终一动不动,硬挺的鼻梁在脸上落下一道阴影。

    那孩子竟然说她大姨妈来了,他抱一抱她都不可以呢,仿佛嫌他烦。

    一想到周沫厌烦他,盛南平就觉得非常难受,像是得了心脏病一样。

    周沫厌恶他了,是因为段鸿飞吗?

    盛南平一想到这个原因,心就像撕裂一般的痛,挫败感十足。

    周沫几乎一夜没睡,牵挂着段鸿飞,想着负气同她分居的盛南平,到天亮的时候周沫才慢慢睡着,结果这一觉睡过头了,她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,盛南平上班走了。

    她轻轻叹了口气,不知道盛南平要跟她气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周沫洗漱下楼,小宝已经上学走了,奶妈抱着雪儿在花园里晒太阳,她坐在沙发上又给段鸿飞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几遍,段鸿飞都没有接听。

    周沫坐不住了,直接打车到四季酒店见段鸿飞。

    她在前台一打听,很容易得到了段鸿飞房间号,乘着电梯就上来找段鸿飞了。

    周沫按响了门铃,里面很快有人将房门打开,是段鸿飞一个保镖。

    保镖认识周沫的,很有礼貌的对周沫一躬身,“周小姐好!”

    “段鸿飞呢?”

    “公子不在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他在哪里?”周沫急着问。

    “公子住在其他地方。”

    周沫暗骂自己糊涂,段鸿飞那么狡猾的家伙,怎么会住在如此明显,不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狡兔三窟,四季酒店这里只是一个幌子。

    “他具体住在哪里?”周沫追问。

    “公子不许我对别人说。”

    周沫气的对保镖瞪眼睛,“我是别人吗?你马上带我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保镖无奈的摇摇头,“没有公子的容许,我不敢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他打电话,说我要见他!”周沫气急败坏的嘶吼。

    保镖为难的看着周沫,“周小姐啊,你知道公子的脾气的,我如果坏了规矩,他会打残废我的!”

    周沫闭了闭眼睛,泄气了,她知道段鸿飞对忤逆他的人有多残暴,确实不该难为保镖。

    她低声对保镖说:“你替我转告他,赵家势力很大的,被他打的那个赵国栋是大人物的儿子,让他小心些,或者马上回南方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保镖毕恭毕敬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周沫拖着沉重的脚步,慢慢的走出酒店,脑子里一直在想着,怎么才能把段鸿飞弄回去呢!

    猛然间,周沫想到了一个人,她激动的差点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真是笨死,她早怎么没想到这个人呢!

    周沫翻了翻电话薄,万幸,她手机里还存着‘姑姑’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找了个没人的地方,拨通了查秀波的电话,心里不断祈祷着,查秀波一定要接听她的电话啊,一定要接听啊......

    真心感动天地,高高在上的查秀波真的接听周沫的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好啊!”查秀波的声音中带着点亲切。

    “姑姑好!”周沫激动异常,她知道查秀波时间宝贵,长话短说,“姑姑,你知道段鸿飞来帝都了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。”查秀波轻轻叹了口气,“这个孩子太任性,我说让他去外面避避风头,他一定要跑到帝都去。”

    周沫的心‘咯噔’一下,避风头,无缘无故的查秀波不会用这个词的!

    “是段鸿飞在家里惹什么祸了?还是家里......家里遇到什么事情了?”周沫担心的问查秀波。

    查秀波又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你也知道的,这边前段时间发生了兵变的,重新更换了很多官员,飞儿任性莽撞,与一个新上任的官员结下梁子了,这个官员就处处针对飞儿和查家。

    而查家这几年日益衰落,没有那么大的能量保护飞儿,更没有能力跟那个官员抗衡了,我就打发飞儿出去躲躲,我原本想让他去国外的,但他一定要去帝都。”

    真是福不双至,祸不单行,段鸿飞在家里惹了祸,在帝都这边又惹了祸,这个混世魔王,就没有安生的时候啊!

    周沫都要哭了,“姑姑,段鸿飞在帝都这里也惹祸了,将赵部长的儿子给打了,你快点想想办法让他回避一下,出国呆一阵子,我劝他什么他都不听的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