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8章 打到你服为止
    段鸿飞和周沫不认识这个赵国栋是谁,但周广东认识啊,他一见段鸿飞将赵国栋的腕骨捏折了,吓得脸都白了。

    赵国栋是他请来的客人,在他的地面上出了这样的事情,赵家会找他麻烦的!

    周广东急忙凑到赵国栋身边,扶起赵国栋,赔着笑脸说:“赵公子啊,都是周某不好,没有招呼好你,我们先去医院看看情况吧,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“我呸!”赵国栋嚣张惯了,今天突然吃了这样的大亏,怎么能甘心,重重的啐了周广东一口,“去尼玛的医院啊,你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脏话一出口,只听见‘噼啪’两声脆响,两记重重的耳光不折不扣地招呼到他的脸上。

    又是段鸿飞,他以众人都没有看清的,快到匪夷所思的速度揍了赵国栋两耳光。

    赵国栋的那几个哥们一看段鸿飞还继续打赵国栋,不能再袖手旁观了,就算他们有些畏惧段鸿飞,还是叫喊着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周沫在旁边痛苦的闭了闭眼睛,这几个人都是皮痒找揍呢!段鸿飞自幼就野蛮尚武,从不怕打架,就怕没架打。

    果然,段鸿飞一看那些人主动扑向自己,他的眸子里透着近乎病态的兴奋,笑的那叫一个倾国倾城,晃得大厅众人眼前一花。

    段鸿飞打架是又狠又快,他抬起右脚,一下踢飞了最先冲过来的人,身影一闪,晃过第二个人打向他的拳头,闪电般地给对方当胸一掌,把第二个人也打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剩下的那两个,被他一拳头一脚也料理了,不到两分钟,赵国栋那四个朋友被段鸿飞干脆利落的打到在地,一起哼哼唧唧的,半晌爬不起来。

    大厅里的众人都被惊吓傻了,他们都见识过段鸿飞惊艳俊美的模样,却没想到段鸿飞有这么利落的身手,形如鬼魅一般了。

    赵国栋愣了几秒后,又愤怒的炸了:“我操你大爷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大爷早死了!”段鸿飞嘴角噙着阴狠的笑,‘噼啪’的对着赵国栋又是两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……”

    赵国栋的骂声还没出口,脸再度偏向另一边,又被段鸿飞扇了两巴掌。

    “我艹,你还打啊.....”赵国栋暴怒的想抬手对段鸿飞还以颜色,但忘了右手腕子已经骨折,一抬手,痛得他汗与泪一起流下来了,羞恼的差点儿昏过去。

    段鸿飞身姿俊逸悠然的站在赵国栋面前,看着赵国栋被打的如同猪头一样的脸,冷笑着说:“你再敢吐一个脏字,我就再给你两嘴巴,打到你服为止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嚣张的赵国栋习惯性的想还嘴,但看着段鸿飞的大手举起来,他明智地将下面的脏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赵国栋已经清楚认识到段鸿飞的狠了,只要他骂得出口,段鸿飞就打得下手,他现在已经落到了任段鸿飞宰割的地步了,再跟段鸿飞这个狠茬子耍横的,只会吃更多的苦头。

    段鸿飞见赵国栋这伙人都被打怕了,他旁若无人的整了整衣服,傲然不屑的看着那些公子哥,“我叫段鸿飞,住本市四季酒店的总统套房,你们谁想要报仇的,可以随时来找我的,明的暗的小爷都不在乎。

    但是,今天的事情与他人无关,你们要敢累及他人,我是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赵国栋看着段鸿飞颠倒众生的浅笑,琉璃凤眼,潋滟生姿,竟然有些呆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说完话,撩开长腿潇潇洒洒的往外面走去了。

    乐盛见段鸿飞走了,他犹豫了一下,才跟在段鸿飞后面离开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一离开,众人仿佛从这惊心动魄的场面中解脱出来,都轻轻的松了口气,开始悄悄议论起了。

    “哟,挨打的是赵部长的儿子啊,那个段公子这回恐怕要惹大麻烦了!”

    “赵部长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娇惯的不得了,平日里横行惯了,没想到今天遇见了狠茬子了!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那个段公子也太任性了,打人前也不掂量一下对方的身份,他打了赵家的儿子,会有好下场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向来民不与官斗,京城这么多有钱淫,但没人敢招惹这些官二代的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听着众人的议论,脑袋嗡嗡的作响,看来段鸿飞这次捅了马蜂窝了。

    赵国栋的那几个朋友都从地上爬起来,纷纷过来安慰赵国栋,“栋子,你别生气了,今天咱哥几个都喝酒了,没有什么行动力了,让那个白毛占了便宜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这就回去召集兄弟,去四季酒店找这个白毛算账去!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给老爷子打电话,告白毛故意伤人,他奶奶的,我要让他把牢底坐穿!”

    “妈蛋的,在帝都还有他嚣张的份吗,我要整的他连亲妈都不认识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听着这几个人的话,只觉得心惊胆战,段鸿飞这货今天是惹大乱子了!

    赵国栋的脸又青又肿,看不出他神色如何,他垂着脑袋往外面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周程程看了一场好戏后,跑到周沫的身边,兴奋的问,“沫沫啊,你认识那个段鸿飞啊?他真是太帅了!”

    帅你个头啊!

    耍帅的结果恐怕是要没命的!

    “我和他也是刚认识,不熟悉。”周沫心烦意乱,一句带过,这个回答要多敷衍就有多敷衍。

    周程程很想再问几句,但那边已经有客人开始告辞离开了,她得过去帮爸爸妈妈送客人了。

    因为段鸿飞的搅局,周广东的这个生日宴也没有过好,众人都怕受牵连,连蛋糕都没有切呢,就提前离开了。

    周广东懊悔不已,真是庙小养不了大佛,这些个高人随便动动手,就够他喝一壶的!

    他没事举办什么生日宴会啊,这下好了,恐怕赵家要找他的麻烦了!

    周沫此时也是又担心又自责,段鸿飞是因为她才招惹的赵国栋,如果赵家寻段鸿飞的晦气,也是因她而起啊。

    看赵国栋那个嚣张跋扈的样子,一定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。

    周沫越想心越乱,没有心思再留在宴会厅了,跟周程程打了声招呼,就离开了酒店。

    出了酒店,周沫才发现外面的天已经黑了,她连忙掏出电话,见上面有五个未接电话,都是盛南平打给她的。

    艾玛,被段鸿飞这一闹,她竟然把盛南平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盛大总裁一定下班回家了,联系不到她,一定会炸毛的!

    周沫急忙拦了一辆出租车,打车回家。

    盛南平坐在书房里,面色阴沉似海。

    他今天一下班就回到家里,想陪着周沫和孩子一起吃晚饭,结果周沫不住家,他问佣人,佣人都不知道周沫去了哪里,周沫的电话也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盛南平担心周沫的安危,忍不住要小康去调查周沫的行踪,结果,周沫去参加周广东的生日宴会了,段鸿飞也去了。

    听了小康的汇报,盛南平脸色陡然阴沉,周身煞气大盛,吓得面前的小康心寒胆战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面色紧崩,咬着压根说:“你出去,派人继续盯着夫人和那个姓段的,如果他们单独去什么地方,马上回来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康以最快的速度跑出盛南平的书房,随后听见书房里面‘噼里啪啦’几声,好像什么东西被摔碎了。

    word老大啊,你现在吃起醋来也是没谁了!

    那么冷静沉稳的一个人,怎么还任性的摔东西了!

    这么多年,盛南平只为周沫做出摔东西泄愤的幼稚事情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,没有告诉他岳父过生日的事情,没有邀请他过去,这也就算了,但是段鸿飞却知道这件事情,段鸿飞还去了生日宴!

    周沫一定是知道段鸿飞要去生日宴,所以故意不带他去的,趁着这个机会她去见段鸿飞了!

    盛南平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!

    如果说盛南平不在乎周沫在大学里那些乱七八糟的追求者,不在意过路男人对周沫飞的眉眼,甚至不太在意外乐盛对周沫的讨好,但毫无疑问,他是在意段鸿飞。

    段鸿飞这个人本身就太过特别,而他跟周沫在一起的时间太长,是盛南平和周沫在一起的十多倍。

    周沫在遇到困难时,第一个想找段鸿飞帮忙;周沫在午夜梦回时,会叫段鸿飞的名字,盛南平没有办法不在意。

    段鸿飞同周沫有太多相似的地方,盛南平现在已经朝着中年迈进,而段鸿飞正处于青春好时光,他仅仅比周沫大了三岁。

    盛南平自己都觉得自己没出息,竟然嫉妒愤怒的摔东西,心烦意乱的工作都没办法进行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没法不担心呀,他的小娇妻貌美如花的,现在她青梅竹马的暧昧情人追来了,周沫还不跟他说实话,盛南平不担心才怪呢!

    盛南平正在家里坐立不安的时候,小康又给他打了个电话,“老大啊,有劲爆消息啊!”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!”盛南平怒斥小康。

    小兔崽子,他还有心思卖关子,他是不急啊,跑出去疯玩的不是他老婆啊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