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7章 你这个疯子
    周沫忍下怒气,好声好气的对段鸿飞说:“我让你离开这里,不是为了盛南平,而是担心你在这里有危险,这个地方水深着呢,你是外来人,强龙不压地头蛇,你在这里会吃亏的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听周沫这样说,洋洋得意的笑了,“看看,你还是担心我的,在意我的,那你为什么不能跟我回去呢?只要你肯跟我回去,我们马上就走,我保证这辈子都不再来这个鬼地方!”

    周沫头疼不已,她和段鸿飞的车轱辘话又说回来了,她痛苦又无奈的看着段鸿飞,“我已经跟盛南平结婚了,我们有两个可爱的孩子,我要跟他白头到老,你不要再想我跟你走的事情了!”

    段鸿飞的醋坛子又打翻了,目中杀气重现,“你想的美,还要同盛南平白头到老! 我要杀了盛南平,看你怎么跟他白头到老!”

    跟眼前这人真是没办法好好沟通了!

    周沫气的浑身发抖,她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孽,遇到段鸿飞这么个蛮不讲理的混蛋玩意!

    “段鸿飞, 如果你一意孤行,那我真的要跟你恩断情绝了,今生今世我们再无瓜葛了!”

    段鸿飞的面色徒然一变,长臂一伸,就捏住了周沫的下颚,脸色阴鹜骇人,语气无比的危险,“呵,你总是的拿这话来威胁我啊?你为了盛南平,竟然要抛弃我们二十年的感情?嗯?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听得周沫心里一阵阵的发毛,她皱眉苦恼的说:“该说的我已经跟你解释过了,你不听我的话,我也没有办法,你放心,你以后爱呆在这里就呆在这里,我再也不会劝你离开了,咱们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吧!”

    段鸿飞微带邪气的双眸攸地一眯,令人感觉无比妖异,“呵,各走一边?沫宝,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,你现在跟我说各走一边啊?我告诉你,我是不会放开你的,我就要跟你一起走,我们就算死,也要在一起!”

    这……这个疯子!!!

    周沫气的要死,觉得不拿棒子往段鸿飞的脑子上削,他是不会明白的,她一狠心,说出最绝情的话,“我这辈子只爱盛南平一个人,我只把你当做哥哥,我对你没有爱情的,你何必这么偏执呢!”

    段鸿飞变脸一样,一挑眉毛又笑了,“谁说我要你的爱情了,我只要你的人在我身边就好。”

    我艹,周沫被重重噎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“可是强扭的瓜不甜的,你强行把我绑到身边也没意思啊!”

    “吃甜瓜容易得糖尿病,苦瓜才好,清火益气!”

    段鸿飞,我日你大爷的,你特么的能不能按套路说话了……

    周沫被段鸿飞气得肝儿都疼了,为了不被气死在这,她转身就要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段鸿飞却一把拉住周沫的胳膊,?玩味的看着她一脸崩溃的样子,“你这就走了吗,咱们还可以聊点别的啊!”

    周沫没好气的打开段鸿飞的手,“聊你妹啊!”跟这个**玩意聊什么都是对牛弹琴,周沫不打算白费力气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脸色徒然又变,就在他要大发雷霆的时候,周广东颠颠的走过来,笑容可掬的说:“沫沫啊,段公子,宴席马上要开始了,你们到主桌就座吧!”

    “好的,爸爸。”周沫乖巧的回答。

    段鸿飞眼睛一转,起了坏心思,“周先生啊,我刚刚同令爱聊聊投资你们周氏企业的事情,但她说周氏企业不需要我的投资呢!”

    “沫沫,你这个孩子真是太不懂事了!”周广东马上不悦了,瞪着眼睛训斥周沫,“我们家的企业正需要段公子这样有实力的投资商来投资呢,你怎么可以乱说话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周沫气的都要吐血了,我靠,这个段鸿飞敢阴她!

    “沫沫,快点给段公子赔礼认错,我们家里很需要他的投资呢!”周广东心急火燎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周小姐认错了,我已经决定了,不向你们周氏企业投资了。”段鸿飞吊梢着眼尾,斜睨了周沫一眼,双手插在裤袋里,潇洒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你姥姥的段鸿飞,你特么临走还给我使个绊子!

    周沫恨得都要扑上去挠段鸿飞了。

    周广东好像看见一个亿从眼前飘走,又气又恼火,脸色阴沉的像锅底一样,重重的说:“周沫啊,你实在太不替爸爸考虑了!”

    如果周沫没有嫁给盛南平,周广东今天定要好好教训周沫的。

    周沫又气又冤,脑袋晕晕乎乎的,她不想看见爸爸和段鸿飞,走到宴会厅里,随便挑了一桌就坐下了。

    她坐下后才发现,这桌上坐着几个穿着时尚的年轻男人,他们每个人身边都带着漂亮的女伴,这些人身上都带着股纨绔子弟的味道,而且明显都喝了酒。

    周沫意识到自己坐错了地方,连忙站起身,对这些人点点头,打算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姐,别急着走啊!”坐在周沫身边一个年轻的男人,轻佻的伸手就拽住周沫的手腕。

    周沫急的一甩胳膊,但没有甩开男人的手,只能厉声说:“麻烦你把手放开!”

    男人看着周沫精致小脸上两只俏丽的梨涡,有一刻的闪神,而握在手中的白藕一样的胳膊,更是又滑又嫩,一时间竟然舍不得放手。

    “小姐,我叫赵国栋,大唐集团的总裁,咱们交个朋友吧!”赵国栋很自负的做着自我介绍,希望用身份震慑住周沫,博得周沫的倾心。

    这个赵国栋是帝都有名的官二代,爸爸是经常在上电视露脸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在这个城市,官二代都是红色贵族,比许多富二代的公子少爷都是厉害的,平日里肆意横行,没人敢招惹。

    周广东为了炫耀他今时不同往日的身份,这个生日宴会是广撒邀请函,帝都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接到他的请柬了。

    这个赵国栋和他的一众朋友压根没看起周广东,本不屑来参加周广东的生日宴会的,但今天他们恰好在这个酒店的其他餐厅喝酒,酒宴散后,正路过周广东生日宴会厅,他们一顺脚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来的晚了,并不知道周沫是周广东的女儿,更不是知道周沫是盛南平的妻子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与你交朋友,你马上放开我!”周沫气恼赵国栋的轻薄,努力想把胳膊从赵国栋手里扯出来,但这个男人铁心般拉着不让她走,大手死死攥着周沫的胳膊。

    周沫是女人,怎么也没有男人力气大,怎么撕扯都挣脱不开赵国栋,而这里是她爸爸的生日宴会,请来的都是客人,她也不能撕破脸的跟赵国栋吵架。

    赵国栋越看周沫越喜欢,而周沫压根不屑他身份的样子,更激起了他的征服欲,他拉着周沫的胳膊,嘻嘻的笑着,“小妹妹,你同哥哥交朋友,我不会亏待你的!”

    去你妈的!

    周沫忍无可忍,刚要发火,就在这时,一只大手迅捷的抓住赵国栋的手腕子,用力一捏,赵国栋痛的发出杀猪般的嚎叫,被迫放开周沫嫩滑的胳膊。

    段鸿飞偏执阴狠,他固执的把周沫规划为他的人,他可以随便欺负他的人,但别人欺负一下,那就要对命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你个下贱的流氓痞子,懂不懂的尊重女性啊!”段鸿飞眯着眼睛,捏着赵国栋的手腕子,不断的用力。

    赵国栋疼的‘嗷嗷’大叫,对着段鸿飞大喊,“白毛,快点放手,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再不放手我就弄死你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像逗猫一样漫不经心的表情陡然变成铺天盖地的阴霾,“好,小爷我正活够了呢,你来弄死我吧……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段鸿飞变幻的脸色,心中暗叫糟糕,连忙大声阻止,“段鸿飞,你快点住手,放开他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,还是晚了,只能‘嘎巴’两声,段鸿飞竟然硬生生的把赵国栋的手腕子捏骨折了!

    “啊!”赵国栋撕心裂肺的叫着,额头上,鼻尖上都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弄出这么大的动静,自然惊动了大厅里的宾客,众人都围过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段鸿飞见赵国栋疼的哭爹喊娘,他才算满意了,大手一甩,像甩破布一样把赵国栋摔倒在地,“垃圾,你庆幸是在这个宴会厅上,换个地方我就废了你!”

    段鸿飞整个人身上好像罩着一层强大的戾气,让所有人对他的话深信不疑,他真的会杀人!

    赵国栋的那几个朋友都站起身来,围在赵国栋身边,“栋子,你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栋子,我们去医院吧!”

    .....

    “妈蛋的,去什么医院,你们几个给我上啊,去痛扁这个白毛!”赵国栋半瘫坐在地上,狠狠的看着段鸿飞,撕声大叫着。

    赵国栋的那几个朋友,大眼瞪小眼的对望一下,却没人敢过来打段鸿飞。

    他们平日吃喝玩乐,放行浪骸的,都被酒色掏空了身体,一看见隔着衬衫依然肌肉纠结,单手捏碎赵国栋腕骨,杀气腾腾的段鸿飞,都懵逼了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