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5章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
    这个‘藏宝室’在盛南平的书房套间里面,这里有许多别人送给盛南平的钻石玛瑙,名表字画,古董玉石,也有一些东西是盛家祖传的,许多东西都是价值连城的。

    周沫第一次跟盛南平进到这个‘藏宝室’的时候,震惊的半晌都闭不上嘴巴。

    盛南平告诉过周沫,这里的东西周沫可以随便拿,随便戴,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想这些东西放着也是放着,还不如物尽其用,送给爸爸一小件,让爸爸高兴一下。

    她在‘藏宝室’里转了半天,最后选了块价值八十万的名表,她没敢选玉器,黄金有价玉无价,她不懂玉,万一错拿了价值不菲的玉器,被盛南平知道了,以为她又和她爸爸联手贪他的东西呢!

    北方的天气此时已经转暖,女人们都可以穿上漂亮的裙子了,周沫挑了条墨绿色的v领礼服裙穿上,颜色和款式正式而不过分张扬,得体又漂亮,很符合她现在的身份。

    周广东的生日宴在本市最豪华的酒店之一‘金碧辉煌’举行,而且还邀请了很多客人。

    周沫算了算,爸爸今天五十四岁了,不是整岁生日,不知道他为啥要搞的这样隆重?

    她还没走进宴会厅,远远的就看见了宴会厅门口同宾客寒暄的周程程。

    周程程穿了件浅紫的鱼尾裙,胸,腰,臀都恰到好处的贴在身体上,越发显得她前凸后翘,曲线完美,来来往往男人的目光都黏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姐,你今天真是美翻了!”周沫走到周程程身边,上下打量着她,“你身材比模特还棒!”

    周程程伸手捏捏周沫的脸,“你的小嘴也越来越甜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沫沫来了!”她们姐妹间话还没说完,周广东挽着寇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广东看着周沫的眼神好像看见了一座金山,很是激动欢喜,原本极其讨厌周沫的寇静此时也收起轻蔑的眼神,脸上带着伪装出来的笑。

    “沫沫,南平出差了吗?”周广东很是期待的看着周沫,“他今晚会不会赶回来了?如果他能过来一下就好了!”

    周沫干巴巴的笑笑,“盛南平今晚回不来,他来不了了,要我带他祝你生日快乐!”

    周广东眼中露出失望的神色,搓了搓手,招呼周沫,“走吧,跟爸爸到宴会厅里面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不进去了,我跟姐姐在这里接待一下来宾吧!”周沫很懂事的说,其实她是讨厌宴会厅里闹哄哄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在这里接待客人呢,走,到里面坐着!”周广东想伸手来拉周沫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寇静冷冷的哼了一声,“我生的女儿,就应该是做接待的啊?你别忘了,程程现在的未婚夫是陆侯,北盛南陆,陆家可不比盛家差的!”

    周广东见妻子不高兴了,讪讪的解释着,“我是觉得程程比沫沫擅长交际,做事更圆满,好了,客人都来的差不多了,留两个公关在这里接待,我们都到里面去吧!”

    寇静这才算是满意,斜睨了周沫一眼,挽着周广东往宴会厅里面走去了。

    周程程笑嘻嘻的捏捏周沫的手,“别多想啊,我妈就那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多想,其实我还真想在这里接待客人呢!”周沫知道爸爸为什么要让她进到宴会厅里,无非是拿她盛南平妻子的身份说事。

    周沫已经看出来了,周广东如此高调的过生日,就是想让所有人知道他现在身份不同了,大女儿即将嫁进陆家,小女儿是盛家的长媳。

    北盛南陆,都要尊称他一声岳父,矮油,他爸爸的身份还真是没谁了!

    周沫进到大厅里面,见大厅布置得华丽至极,正中是个巨大的华丽舞池,围绕着舞池周围是数张铺着金色桌布的圆桌,上面都摆有漂亮的长寿花。

    从天花板落下来一条条鲜花做成的项链,在台子上,身着燕尾服的乐队演奏着欢快的祝寿歌。

    几位蛋糕店的店员站在椅子上,正忙碌着将八尺高的蛋糕插上最后几株糖衣制成的蜡烛,到处都有花朵和食物的香气。

    大厅里已经来了许多宾客,都是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,往日睬都不睬周广东的那些人,今天竟然都来给周广东过生日了,并且笑脸相迎,不断说着讨好的话。

    周沫一走进宴会厅里面,立即被许多人围住了,“盛夫人,你今天气色很好啊,定然是老爷子过大寿,你的心情也跟着超级好呢!”

    “盛夫人这眉眼长的多漂亮啊,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命!”

    “盛夫人啊,盛先生今天不过来吗,他对你可真是好呢!”

    周沫:“......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周沫算是明白了盛南平为什么讨厌参加这样的宴会,虚假的阿谀奉承,层出不穷莫名其妙的人,带有目的性的套近乎......

    正在周沫烦躁不已的时候,宴会厅门口传来一阵骚动,周沫转头看过去,见是陆侯来了。

    今天的陆侯穿的很正式,淡青色的西装,白色的衬衫,手里拿着礼盒,看着利落俊朗。

    这些人如同看见了耀眼的钻石,立即两眼放光,有一部分人已经奔向陆侯,另一些人还在犹豫着——是去讨好陆家贵公子,还是接茬溜须盛南平夫人......

    周沫趁着这些人分神,以最开的速度闪人,躲到高大的蛋糕塔后面,轻轻喘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透过蛋糕塔的缝隙,看见众人都蜂拥到陆侯面前,陆侯经常应付这种场面,经验比周沫丰富数倍。

    陆侯驾轻就熟的朗声说:“各位,今天我是来给周叔叔贺寿的,大家应该多多关注今天的主角——周叔叔!”

    陆侯完美的将一堆人踢给了周广东,而周广东最喜欢的就是被众人簇拥在中间,尊敬他,奉承他,巴结他......

    周广东觉得今天真是太舒心了,终于可以站在人山人海的顶端,扬眉吐气,趾高气扬一回了。

    他的两个女儿真是太争气了,各自嫁了本市最有声望的两大家族,现在全城人都要看着他的脸色说话了。

    这感觉,实在忒特么的爽了!

    周沫一边偷偷挖着蛋糕吃,一边看着大厅里的热闹。

    陆侯将众人打发走后,对着一旁的周程程笑了笑,目光轻柔一片。

    周程程一双秋波明媚的大眼睛斜斜的瞥了陆侯一眼,带着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陆侯搂住周程程腰,伸出手指在周程程脸上刮了刮,周程程收敛了魅惑人心的笑容,小鸟依人般靠在陆侯的身边。

    书上说的对,无论怎么精明强干的女人,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,都会化为一池春水的。

    今天晚上来参加周广东生日宴会的,还有几个女明星,因为这几个女人的到来,惹的寇静有些不高兴。

    寇静悄悄问过周程程,这些小明星是不是周程程请来的,周程程情知这些人是爸爸邀请来的,但她不想给妈妈添堵,只能说是她邀请来的。

    周沫见爸爸红光满面,同大家说说笑笑的很开心,她想爸爸要的面子和威风已经得到了,自己再呆一会儿就悄悄离开。

    不然盛南平下班发现她不在家里,又会问这问那的,那个男人现在看她看得很紧呢。

    正在周沫要走的时候,陆侯接了一个电话,往宴会厅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陆侯是本场宴会的焦点人物,很多人都留心着他的一言一行呢,大家见陆侯往宴会厅门口走去,目光都追着他看过去。

    宴会厅的大门是敞开的,人们看见宴会厅门口出现两个天人之姿的男人。

    一个男人面如冠玉,眉目清俊,桃花眼隐藏这无限的睿智和心机。

    另一个人男人凤眼潋滟,不笑而含情,嘴角微微上扬,凌厉邪魅中透着说不出的凶险来。

    正是乐盛和段鸿飞。

    尼玛,这两个货怎么混到了一起了!

    周沫诧异的看着乐盛和段鸿飞,再看着陆侯走向二人,熟稔的跟他们聊了起来......

    她的脑中突然电闪雷鸣,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啊!

    这个三个男人都跟盛南平有仇啊!

    陆侯身后的陆家和盛家表面是朋友,实际上是最强大的竞争对手,陆侯和盛南平的关系是针锋相对的。

    乐盛和盛南平的仇恨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,生来就是为了战斗的。

    而段鸿飞呢,基本上算是有夺妻之恨,无数在周沫面前信誓旦旦的说要整垮盛南平!

    他们三个凑在一起,是不是为了对付盛南平啊?

    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,而他们三个并不是臭皮匠啊!有人睿智干练,有人腹黑阴险,有人心狠手辣,他们三个结合在一起,就是打不死,斗不垮的大反派威震天啊!

    周沫看着宴会厅门口的三个出色男人,心思百转,但有人比她转的更快,已经大步走了出去,去跟乐盛和段鸿飞搭讪了。

    “乐总,段总,没想到你们二位贵客也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,真是令这里蓬荜生辉,真是我周某的荣幸啊!”周广东喜笑颜开的走到门口跟段鸿飞和乐盛打招呼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