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3章 小毛驴
    盛南平笑着挑了挑眉,“我的小毛驴子,这下高兴了吧!”

    周沫的小脸一黑,“谁是小毛......”她抗议的话还没等说完,盛南平立即吻了上来。

    感觉到盛南平的吻越来越热烈,周沫有些发毛,她连忙推开盛南平,惶然的摇着头,“你,你别这样,别亲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抱着周沫,一只手已经灵活的钻进周沫的衣服里面,“沫沫,电视上的英雄救美,最后都是要以身相许的,你不能一个吻就把我打发了!”

    周沫没想到盛南平竟然有这种想法,身体都僵了,话说的也不利索了,慌忙的按住盛南平的大手:“不行的,这里是车上......还是大白天的……”

    盛南平眼中情绪渐浓,低头来吻周沫:“谁让你昨晚跟我生气,这是你昨晚欠我的!”

    艾玛,这玩意还有欠的啊!

    周沫一想到在车上,很是不舒服,但盛南平的大手还牢牢的罩着她,又是揉又是捏的,一副不肯善罢甘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她知道盛南平对这事的热衷,看来今天是躲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周沫哼哼唧唧的同盛南平打着商量,说:“我们......我们能不能到家再……”

    盛南平继续着他的动作,没有停止,等于是没同意周沫的提议,周沫说到家,可他偏要在这里。

    周沫被逼的没办法了,羞窘的捂住脸“那你要快点啊……要快点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态度就是同意了,不是强迫了,盛南平不用担心周沫在事后会跟她闹,立即动作熟练的进行下一步。

    尽管周沫一再强调要快点结束,让司机和保镖们看见不好,可这种事情哪是说快一点就能快一点结束的啊!

    盛南平嘴上答应着周沫,可他一做起来就像吃了药似的,嘴上答应什么早就忘到脑后了。

    周沫真的特别不喜欢在车上,感觉处处都是眼睛在看,心里有种很重的羞耻感,根本不在状态,被压着心里还是很紧张,不住的东张西望。

    小丫头竟然在这个时候开小差,盛南平很郁闷,她这是公然的藐视他的能力,他不由加大力度,又凶又狠。

    “啊!”周沫痛叫出声,对着盛南平正吻她的嘴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她这一口把盛南平咬狠了,盛南平黑眸中亮过一道凶光,周沫吓得以为盛南平会揍她,结果盛南平在下面又加了力道。

    周沫真觉得自己快死了,哭哭啼啼的求盛南平停下,但盛南平根本就不出来,一边折腾一边给前面的司机发了条信。

    最后,周沫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,脸上都是泪,抽抽嗒嗒的,完全忘记自己现在是在车上了。

    等狂风暴雨终于停歇后,周沫昏昏沉沉的闭上眼睛,就在她要睡着时,忽然意识到她和盛南平还在车上。

    她猛的从坐了起来,小腰板发出“咯吱”一声响。

    矮油,她这柔软的小腰啊,愣是被盛南平摧残成废腰了,每次完事后都要疼上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盛南平正坐在周沫身边穿衣服,伸出大手替周沫揉着腰,“明天家里雇个好的按摩师,每天给你按摩一下。”

    周沫伸手捶打盛南平,“雇按摩师干什么啊?白天按摩好了,晚上供你随便折腾啊,折腾坏了,明天再按摩,我的腰啊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也不躲闪,反正小丫头也没多大力气,他笑着捏捏周沫的白嫩,“还这么有力气呢,还想再来一次啊!”

    周沫这才恍然意识到,她还没穿衣服呢,她羞的哇哇叫,“盛南平,你是流氓,你转过头去,你讨厌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太丢人了,大白天的,还是在车里面,她没有穿衣服就开耍,真是太伤风败俗了。

    周沫赶紧手忙脚乱的穿衣服,一边穿衣服一边向外面看,见车子已经开进自家车库里面停下,司机早不知道去了哪里了。

    艾玛,这回丢人丢到家了!

    完蛋了,家里的司机,保镖,佣人定然都知道她和盛南平在车里......

    周沫羞急的都要哭了,又来捶打盛南平,“你干嘛要司机把车子开回家啊,为什么要回家来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开去哪里啊,开到城市中心广场啊,停在那里让全城人猜咱们干什么呢......”盛南平笑的坏坏地。

    周沫的脸红成了猴屁股,都想一头撞死在这里,娇嗔着叫嚷着:“盛南平,你是流氓,老流氓,不要脸的老流氓!”

    盛南平伸手就把周沫抱到自己怀里,周沫被动的坐到他腿上,但还是气鼓鼓的嘟着嘴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毛驴!”盛南平往她小嘴上亲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毛驴子,你别亲我!”周沫躲了一下,但盛南平的大手控制着她的头,她躲不开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下一下的亲周沫,好像故意逗她玩似得,“我就喜欢亲小毛驴,感觉特别好!”

    周沫真是要气死了,“我才不是毛驴子呢!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总爱生气,一生气就撅嘴,还咬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那么折腾我,还不许我咬你,我就咬你......”羞急的周沫仰头就去咬盛南平,但她哪里舍得真咬盛南平,吓唬人般咬了一下,之后就变成了亲。

    周沫这样主动投怀送抱的事没做过,这是破天荒头一次,她真是被逼无奈的,但盛南平马上就被她亲出了感觉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身体特别不经周沫撩的,立马就有了反应,伸手就要剥周沫好不容易穿好的衣服,周沫一见就怕了,嗷嗷叫着不行,拼死抗争。

    绝对不能在这里来第二次,那她真要羞窘撞墙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考虑到周沫的身体和心理,没有动真格的,抱着周沫一顿亲,然后抱着她上楼了。

    多亏停车场到别墅有个单独的楼梯,盛南平抱着周沫回房没有遇见任何佣人,不然周沫都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除去了曲清雨这个障碍,周沫和盛南平的生活变得和谐甜蜜,只是周沫一到学校去上课,很多同学立即将她围住了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的保密工作做的太好了,你竟然是盛南平的妻子!”

    “天哪噜,我还踌躇满志的要追求你呢,如果早知道你老公是盛南平,我哪敢有这痴心妄想啊!”

    “周沫,我对你是羡慕嫉妒恨,以后真的没办法愉快的玩耍了!”

    “沫沫,咱们可是约定好了,谁先找到男朋友是要请客的,你现在老公都有了,更要请客了!”

    “请客,请客,必须请客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实在受不了同学们的扒拉扒拉,只能点头,“好,我请客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行,要让你家盛大少爷请客,我们还没有见过盛南平呢,可以有机会见见这个传奇人物!”有几个没有去参加赵小雅订婚宴的同学叫嚷着。

    “对,对,我们要盛南平请客!请我们吃大餐!”

    “盛大总裁请我们吃饭,矮油,简直幸福的没朋友了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没有办法,只能打电话跟盛南平说了这件事情,她知道盛南平有多忙,很担心自己给盛南平添麻烦,被盛南平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还好,盛南平很痛快的答应了,并且还周到的说:“问问你的同学们想去哪里玩,所有消费我们出,如果没有合适的地方,可以来‘九霄’玩!”

    九霄啊!

    周沫的同学们一听说去‘九霄’,都乐疯了!

    ‘九霄’可是本市最大最豪华的娱乐中心,想到‘九霄’去玩,必须要是‘九霄’的会员,而一个会员费就不是普通人能够支付起的,底价就是几十万,一般人谁有几十万的闲钱用来玩乐呢。

    ‘九霄’绝对是上档次的销金窟,里面各种娱乐都有,吃喝玩乐一条龙,只要有钱,在里面住一个月都不会觉得无聊。

    周沫的同学们都夸赞盛南平,“哇塞,这才叫大手笔,这才是真正有钱人的范!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看赵小雅找的那个唐老鸭,简直就是垃圾了!”

    “唐老鸭怎么能跟盛总比,给盛总提鞋都不配呢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赵小雅和唐家宝的订婚宴已经成了全校同学用来取乐的笑话,大家顺便给唐家宝取了个绰号,唐老鸭。

    因为订婚宴太过丢人,赵小雅这些天都没有到学校来上课,她今年读大四,马上要毕业了,就算不上课也是没有关系的。

    “沫沫啊,你真是太厉害了,不但嫁了有钱人,而且还驯夫有术!”

    “对呢,现在多少女人嫁入豪门都是受气的,像咱们沫沫这样受宠的,才叫真正的豪门贵妇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在同学们的夸赞中,很是高兴,她觉得盛南平真是太给她面子了,她晚上回去一定要好好伺候盛南平一回。

    盛南平傲娇冷漠,喜欢安静,平日最讨厌应酬,更讨厌大家聚在一起乱哄哄的消磨时光。

    但他很愿意请周沫的同学们吃饭,这孩子让他请她的同学吃饭,说明她愿意把他带到她同学面前,说明她真心接受他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