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2章 自作孽,不可活
    燕妮怕的要死,哭喊着说:“盛先生饶命啊,不是我要诬陷尊夫人的,是……是曲清雨吩咐我这样做的......”

    曲清雨一惊,转头指点着燕妮,怒声叫着:?“你胡说!你不要含血喷人,从头到尾这件事情都是你自作主张,自己做的,跟我无关!”

    “曲清雨,你不要再抵赖了,你这些年一直爱着盛先生,盛先生同你离婚后,你嫉妒他的妻子周沫,一直对周沫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今天你见周沫来了,就叫我偷偷盯着周沫,你看见周沫去卫生间了,就和我尾随过来,看见唐家宝纠缠周沫,你就让我大声喊叫,颠倒黑白的诬陷周沫勾引唐家宝......”

    燕妮虽然跟曲清雨是好姐们,但在这生死关头,谁还能顾得上谁了!

    她已经没有其他办法可想了,如果让她一人承担盛南平的怒气,她必然会被盛南平剜去眼睛,或者还有其他惩罚。

    燕妮必须拉着曲清雨出来,多一个人分散盛南平的震怒。

    曲清雨又羞又急,大声叫着,“不是这样的,,燕妮,你不要污蔑我!明明是你自己跟周沫有过节,明明是你自己放声大叫的,怎么可以诬赖到我头上!”

    卧槽!!

    word天啊!

    看着这对好姐妹翻脸撕逼,现场再次哗然,居然还有这种事!

    “曲清雨,你要实话,我没时间看你演戏!”??盛南平看向曲清雨,他的眼神像一把锋锐的刃,不动声色间切开曲清雨一切伪装,将她剐得体无完肤,直直露出隐藏在心里最深处的真实的想法。

    曲清雨泪莹于睫,咬着嘴唇,楚楚可怜的看着盛南平,“我……我.....错了……南平,我错了……你原谅我这一次吧......”

    她今天本想随便的整治一下周沫,让周沫难堪,丢人。

    曲清雨很了解盛南平,大忙人盛南平是没有空来拯救周沫。

    就算周沫打电话向盛南平求助,以盛南平冷清倨傲的性子,也不会亲自来,只会派大康或者小康来救周沫。

    曲清雨没想到盛南平竟然亲自过来了,而且来的非常及时。

    “南平,你原谅我吧......南平......”曲清雨相信,自己此时梨花带雨,娇弱无比的样子,是会引得盛南平一丝心动的,毕竟他们夫妻一场。

    盛南平对曲清雨的哭诉无动于衷,厌恶的说:“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,大概你觉得监狱的生活很舒服!”

    监狱!!!

    那是曲清雨这辈子最大的噩梦!

    曲清雨的身体重重一抖,无比惊恐的摇着头,“不要,我不要回去......南平,你放过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.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目光阴冷的看着曲清雨,“你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人?有必要回到那里再学习一下!”

    曲清雨疾走两步,‘噗通’一下突然跪在盛南平的面前,“南平,放过我吧,求你放过我,是我对不起周沫,我以后永远不会了......”

    现场众人集体懵逼,傻愣愣的看着高冷女神卑微的跪在盛南平的面前,一时无法消化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曾经是万人仰慕的曲家大小姐!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无数粉丝追捧的金牌主播!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帝都上流圈子中的时尚女神!

    而今天她这一跪,令之前所有的人设全部倒塌。

    曲清雨自知爸爸彻底垮台了,她再没有什么可依仗的了,如果盛南平再把她扔进监狱,她这辈子都要呆在那暗无天日,生不如死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痛哭着,扯着盛南平的裤脚,狼狈的不住哀求着:“南平,我错了,对不起啊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厌烦的抬腿一甩,曲清雨就被摔趴在了地上,盛南平睥睨着瘫倒在地上的曲清雨,“你求错人了,被你屡次陷害的人不是我,你应该向我太太认错!”

    痛哭流泪的曲清雨微微一愣,让她向盛南平认错比较容易,她爱盛南平,无论是跪是趴,她都认了,可要她向周沫那个一穷二白的小贱人认错......

    识时务者为俊杰,曲清雨只迟疑了半分钟,就忍着屈辱向周沫那边爬过去,跪在周沫面前,“盛夫人,对不起,是我错了,我不该几次陷害你......”

    在曲清雨卑微颤抖的声音里,众人已经听到了她以后的人生被盛南平夫妻碾压零碎。

    周沫是个心软的人,见曲清雨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狼狈丢人,她哪里还能为难曲清雨,她大度的说:“算了,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,你快点起来回家去吧!”

    曲清雨以为周沫定然会抓住这次报仇雪恨的机会,一定会好好羞辱她,骂她,打她,或者刮花她的脸,没想到周沫这么轻易就放过了她。

    她半信半疑的看着周沫,又看看盛南平,没敢马上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曲清雨太过可恶,盛南平也不想如此为难一个女人,他知道周沫善良,定然不忍心为难曲清雨,他对曲清雨挥挥手,冷冷的说:“你走吧!”

    曲清雨从地上爬了起来,咬了咬嘴唇,弥漫了泪水的眼睛再次看了眼冷傲挺拔的盛南平,疾步离开了宴会现场。

    有了今天这场狗血闹剧,她在这个城市再没有脸面呆下去了,今天,或许是她最后一次看见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燕妮是个会见机行事的人,她见曲清雨在周沫这里轻易获得原谅,她也赶紧跑到周沫面前,痛哭流涕的认着错,“盛夫人,是我眼拙,误交损友,对不起啊,是我伤害了你,求你原谅我吧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没有盛南平的狠劲,被燕妮求了两句就心软了,摆摆手,“你走吧,以后不要再做这种缺德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盛夫人宽宏大量!”燕妮对着周沫连连鞠躬,灰溜溜的跑出了宴会大厅。

    盛南平见事情都解决了,走过来将神色不定的周沫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周沫轻叹着,犹豫的依偎于盛南平的胸口,这个男人有时候真是太恨了,太冷酷无情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隐约感觉到周沫的想法,?紧了紧手中的力道,小心又谨慎的说:“对待恶人,绝对不能心慈手软,不然就成了东郭先生了!”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,她知道曲清雨作恶多端,这也算是曲清雨的报应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宽厚的大手一下下轻拍着周沫的后背,无声的呵哄着她,安抚着她,“没事了,都过去了,曲清雨再也不能来害你了,也不能影响我们的生活了......”

    宴会厅内的众人,都被猝不及防的塞了一嘴的狗粮!

    我勒个去,冷傲阴狠的盛南平竟然还有这样温情的一面呢!

    盛东跃在旁边看得直瞪眼睛,厉害了我的哥,撩妹技能飞速增长啊!

    周沫在盛南平的怀抱了,不适感渐渐少了很多,她睁开眼睛一看,不由吃了一惊,见大厅里众人都直直的盯着她和盛南平看呢!

    她羞的小脸立即红了,再次投身到盛南平的怀抱里,“老公,好多人看着呢……”

    盛南平大手一挥,声音威严,“所有人都离开这里。”自然的好像这里是他的总裁办公室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也很配合,立即听话的急匆匆往外面走去了。

    大家如潮水般退去,露出了几十桌没人动筷的豪华宴席,周沫这才反应过来,皱着眉头说:“不对啊,你不应该撵他们走啊,今天是唐家宝和赵小雅的订婚典礼,应该我们走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“事情到了这个份上,你觉得他们还能继续订婚吗?”盛南平笑着捏捏周沫的小脸。

    周沫想到唐家宝就觉得恶心,还有赵小雅,她轻哼一声,“他们这是自作孽,活该!”

    盛南平笑笑,搂着周沫向外面走。

    周沫突然想起什么,抬头问盛南平,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这么及时的赶过来为我解围?”

    盛南平很淡定的回答,“我们公司来山庄这边开会,我之前看见你和你同学下出租车的,东跃好奇你在这里做什么,他就过来看看,正看见他们难为你,就打电话给我,我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眨巴两下眼睛,盛南平这番话说的没毛病,她也就相信了。

    盛东跃却在盛南平后面偷偷吐舌头,他哥现在是全能开挂了,谎话说的跟真的一样。

    婚宴现场这一闹,给了盛南平英雄救美的机会,也让盛南平和周沫之前那点误会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周沫相信盛南平和曲清雨是毫无瓜葛的,她开开心心的走在盛南平身边,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美好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拉着周沫坐上他的奔驰房车,盛东跃也想凑进来,被盛南平一巴掌给推下去了,“你坐后面的车子。”

    盛东跃都要以头撞地了,为毛啊,他亲哥为毛这么嫌弃他啊。

    周沫见宽敞的车子里只有她和盛南平两个人,前面的隔板也是放下来的,她欢喜的勾住盛南平的脖子,主动亲了盛南平一下,“老公啊,这是奖励你及时英雄救美滴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