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1章 护妻狂魔附体
    随着盛南平大步而来,就像摩西劈开红海一样,众人哗啦啦的自动为他让开一条道路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气势夺人俊伟如神的盛南平,眼睛微微发红。

    我的神啊!

    这个男人再次踏着五彩祥云来救她了,他从来都不会让等太久的。

    曲清雨站在人群中,看见盛南平突然来到宴会厅,眼睛定定看着他前方的周沫,连眼尾都没扫她和其他人一眼,她是又妒又痛。

    看来盛南平是真真正正的爱上了任性幼稚的周沫,不需要半点隐藏和矜持了。

    正要走过去帮助周沫的乐盛,一看见盛南平出现在宴会厅门口,他就知道这里没自己什么事情了,周沫这个落难的小可怜,自有她的英雄来拯救。

    乐盛慢慢的退到人群里,他不愿意看见众人对盛南平顶礼膜拜的样子,他悄悄的从后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在众人惊艳仰慕的目光中,走到了周沫的旁边,长臂一伸,动作熟练自然的把周沫抱进怀里,将周沫落在脸颊边的碎发拂起,目光温柔得简直能把人给溺死,“老婆,我来晚了!”

    刹那间,现场所有人都成了风化的雕塑,无一不呆呆地发傻了……

    这个打出租来的小丫头真是盛南平的妻子!

    她没有说谎!

    看得出,盛南平还非常宠爱她呢!

    唐家宝:“……”他好想死!撞墙而死!

    周沫同学啊,不带这么玩的,你家那么有钱,为毛要打出租来啊!

    周沫看到盛南平那一刻,整个人就满血复活了,她知道有盛南平在,她就可以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了。

    她不再愤怒担忧,对盛南平俏皮的笑着,“老公,你来的不早不晚,正是时候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握握周沫的手,旁若无人的拉着周沫走到一旁的宴席旁边,小康机灵,立即拉了把椅子过来,请周沫坐下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盛南平满意的稍一点儿头。

    “嗷,沫沫是我嫂子!”盛东跃怪小康抢了他的风头,马上给周沫倒了杯果汁过来,殷勤的说:“小嫂子,口渴了吧!”

    不同于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盛南平,盛东跃平日里在帝都是很高调,狂妄跋扈,奢侈傲娇,拽的都要上天了。

    这个目中无人的盛家二少,他竟然亲自给周沫到果汁,这是怎样的殊荣待遇啊!

    “刚才是谁说我妻子纠缠你了?”盛南平冷声质问。

    唐家宝白着一张脸,战战兢兢的走到盛南平面前,“是我......盛先生,对不起啊,我今天多喝了几杯酒,晕头了,误会了盛夫人的意思!”

    盛南平眯眼看向唐家宝,他五官的线条本来就冷硬犀利,再加上这森寒的眼神,看上去真有几分瘆人,“我要你说实话!”

    短短的一句话,差点把唐家宝压趴下,他脸色窘迫难堪的说:“是我......是我见盛夫人年轻貌美,我先......我先撩她的......”

    我擦,这真是神转折啊!

    我勒个去!!

    现场一阵哗然,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婶滴!

    赵小雅脸色红一阵,白一阵的,欲哭无泪的站在原地,看着被她吹捧上天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真是露多大的脸,现多大的眼,她今天这人是丢大发了!

    现场有赵小雅的亲戚,朋友,同学,所有人都知道她嫁个龌龊下流的男人了!

    而周沫呢,完美逆袭,由灰姑娘瞬间变女王了!

    盛南平深不可测眼睛看着唐家宝,冷声问,“你伸手拉扯我太太了?”

    唐家宝脸上冷汗涔涔,却不敢否认,惶惶然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用哪知手碰的我太太啊?”

    唐家宝浑身瘫软,身体重心不稳差点跌倒在地上,多亏他赶过来的父母手快把他给扶住了。

    周沫和唐家宝这边开始闹的时候,唐宗仁夫妻就注意到了,他们都熟知自己儿子是什么德行,估计是自家儿子先招惹周沫的。

    这里宾客众多,赵小雅的娘家人又都在,唐宗仁夫妻即便知道是唐家宝犯浑胡闹,也没有办法当众揭穿儿子,只能任凭大家诬陷谩骂与他们毫不相关的周沫了。

    想着大家骂一骂,打几下周沫,这件事情就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,这个小丫头真是盛南平的妻子,并且引来了大魔王盛南平。

    唐宗仁同盛南平打过几次交道,知道盛南平这个年轻了不得,文能进商海,武能上战场,骁勇果决,狠戾无情。

    他一看见盛南平对唐家宝发难,不敢再在旁边观战了,立即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盛总息怒,都是小儿不懂事,冒犯了尊夫人,我让他马上给尊夫人赔罪!”唐宗仁向盛南平点头哈腰的道着歉,抬腿踢了唐家宝一脚,“逆子,还不快点给盛先生和盛夫人赔礼道歉!”

    唐家宝有些鬼机灵的,听爸爸这样一说,立即给周沫和盛南平不鞠躬,“盛先生,盛夫人,对不起,有冒犯之处还望海涵啊!”

    盛南平轻哼一声,碰了他的妻子,哪里有这样容易了账的!

    他黑眸犀利的扫了唐氏父子一眼,目光定在唐家宝身上,令唐家宝立即发毛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一遍,你是用哪只手碰的我太太?”盛南平这次声音充满威慑,好像一座大山砸下来。

    唐家宝受不了如此盛氏高压,无奈的伸出右手,“我用这只手拽了盛夫人一下,但只是一下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等说话,大家只觉得眼前白光连闪,唰的一下后,唐家宝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声。

    周沫自从见到盛南平后,一直以小女人姿态站在盛南平的身侧,而刚刚那一瞬间,盛南平身体稍稍一动,高大的身体形成一道人肉屏风,完完全全的挡住了周沫的视线。

    听着唐家宝突然的惨叫声,周沫好奇的探过头,向前面看过去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看的。”盛南平用胳膊将周沫的小脑给扒拉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许这么霸道,我就要看!”周沫娇嗔的责怪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看场面不太血腥,不忍心拂了娇妻的要求,让周沫把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沫一露头,正看见大康把什么东西放到衣服口袋里,面不改色的站到了盛南平的身后。

    而唐家宝右手的五根手指尖处正有鲜血涌出来,已经疼的龇牙咧嘴,脸上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周沫再一低头,看见地上有五个血乎乎的东西,她的心一抖。

    艾玛,要不要这么凶残啊!

    盛南平敏锐的发觉了周沫的惊恐,搂住她,安抚性的摸摸她的头,“都跟你说了,没什么好看的!”

    因为刚刚大康动作太快,很多人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,此刻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,所有人都大惊失色,一些胆小的女人都吓得低叫出声。

    盛南平抬头顾四周,大厅里立即鸦雀无声,所有人都感觉到危险的气息,胆战心惊的不敢发出任何声音,就连疼的抓耳挠腮的唐家宝也不敢叫疼了。

    唐宗仁的老脸一阵铁青,又是心疼又是气恼,但在盛南平面前,他只是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紧不慢的声音响彻大厅,“我的妻子,岂能是你随便碰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......是,盛总,我错了......”唐家宝痛的想哭,却不得不连连向盛南平认错。

    盛南平本不是高调的人,他不喜欢在大庭广众下逞凶露狠,但他想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周沫面前,想亲自护着她,想告诉所有人,周沫是他的妻子,想告诉所有人这个小丫头是他的人,禁止任何人碰触……

    盛东跃在旁边看得连连咋舌,他哥真是个好学生,他只教了一点儿,他哥这么快就活学活用,护妻狂魔附体一般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放周沫坐在椅子上,他闲庭信步般向前迈出几步,往曲清雨和燕妮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曲清雨和燕妮早就敏感的闻到了末日的味道,她们刚刚本是想偷偷走掉的,奈何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两个黑衣人,凶神恶煞的盯着她们,不给她们逃离的机会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立即意识到大事不好,提心吊胆的等着盛南平向她们发难。

    一见盛南平往这边看来,曲清雨的脸色如一片死灰,燕妮更是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哪位小姐亲眼鉴证了我妻子纠缠唐家宝了?”

    宴会厅里的人都被盛南平吓破胆子了,一看盛南平这架势是要收拾做伪证的燕妮了,站在燕妮和曲清雨周围的人,都非常没有义气的,齐刷刷的往后面退了几步,生怕殃及到自己。

    曲清雨和燕妮被暴露出来,孤立的站在盛南平的对面,吓得体如筛糠一般。

    燕妮看着盛南平墨玉般的眸子中喷薄而出的怒意,再也支撑不住,她腿一软,直接跌坐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挑了下好看的剑眉,“这位小姐,你的眼睛大概有问题,需要拿出来医治一下!”

    站在盛南平身后的大康,立即向燕妮走去。

    燕妮吓得尖声大叫,照比着盛南平对唐家宝的惩罚,他们大概是要把她的眼睛剜出来了!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