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100章 帝都第一少
    唐家宝却不依不饶,“怎么!你嫌弃我啊?你知道有多少名门小姐都挖空心思想嫁给我呢!”

    周沫被他纠缠的烦了,颦起眉头说:“谁挖空心思想嫁给你,你就找谁去,别来烦我!”

    唐家宝这些年早被女人宠坏了,任何时候都是女人围着他转的,第一次碰见周沫这样对他嗤之以鼻的。

    他不由恼羞成怒,伸手来拉扯周沫,“你跟我装什么清高,以为你是什么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被特么拉拉扯扯的......”周沫气恼的抬手推搡唐家宝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突然有女人徒然叫了一声,“周沫,你怎么在这里勾引唐家宝,今天可是他订婚的大喜日子啊!”

    唐家宝和周沫都被吓了一跳,而宴会厅里的许多人都被尖叫声惊动了,纷纷朝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周沫定了定神,才看清楚,大声尖叫的女人正是曲清雨的好朋友燕妮,她马上意识到燕妮是故意这样大喊大叫乱说话的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白痴,快点放开我!”周沫又急又气,大力的推拒唐家宝。

    唐家宝经历无数情场变幻,当他看见赵小雅和宾客们一起向这边看过来,随后走过来时,马上变脸一般,大声斥责周沫,“周小姐,你太不自重了,我已经跟小雅订婚了,你不要再纠缠着我了,我是不会喜欢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:“.......”

    你个王八犊子,你在胡说什么呢!

    “尼玛的,谁缠着你了,明明是你来骚扰我的!”周沫气恼的大叫。

    一身华美礼服的赵小雅,是众人中最先奔过来的,她青白着一张看看周沫,又看看唐家宝,“你们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唐家宝本是不屑跟赵小雅解释什么的,但宾客们已经都围了过来,他现在骑虎难下了,只能扬声说:“小雅啊,你这个同学怎么回事啊,扯着我说喜欢我,要嫁给我,哎呀,她真是太不像话了,是不是有神经病啊......”

    赵小雅诧异又气恼的瞪大眼睛,用手指点着周沫,“我......我没想到你是这种人,我真是看错你了,这两年在学校,还把你当做妹妹一样照顾着......你就是这样对待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学姐,我没有勾引你老公,是他先来纠缠我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赵小雅声音突然拔高,尖锐的喊声都有些破音了,“你还敢狡辩,我都已经看见了,就是你主动拉扯我老公的,你怎么可以这样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啊,我亲眼看见的,就是这个姓周的女人主动往唐先生身上贴的!”燕妮落井下石,在旁边做着伪证。

    其实赵小雅心里清楚唐家宝是什么人,也清楚唐家宝对周沫动了心,可是在这么多人面前,她拼死也要维护唐家宝的面子,这个男人是她的金山呢!

    明知道他沾花惹草,风流成性,她依然要百忍成钢!

    大厅的客人几乎都是同唐家熟识的人,自然而然的偏袒唐家,现在又听赵小雅和燕妮这样说,更加认定是周沫勾引唐家宝了,一个个都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真够不要脸的,竟然勾引同学的未婚夫,还在人家的订婚宴上!”

    “啧啧,道德败坏到一定程度了!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就是看唐家有钱,为了钱不择手段了,真是无耻!”

    “小雅怎么会请这种女人来参加订婚宴会啊,不知道她是勾三搭四的贱人吗?”

    “矮油,真是丢死人,她妈没教过她怎么做人吗?”

    “以为自己长得漂亮就到处勾引男人,这种女人,应该到夜总会去上班的……”

    周沫大声的辩解了几句,但这些人压根不肯相信她,咒骂羞辱她的声音越来越大,完全把周沫一个人的声音盖过了。

    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很多,周沫整个人好像处于暴风雨的漩涡里。

    她看见同学们都用震惊蔑视的目光看着她,看见有些同学开始窃窃私语的议论她,对她指指点点,周沫又急又恼。

    周沫再转头,看见曲清雨抱着手臂,幸灾乐祸的站在一旁,而乐盛则是面色阴沉如水,微皱眉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越来越难听的谩骂、羞辱声如同魔音一般凌迟着周沫的耳膜,全场几百人愤恨鄙夷的目光全部黑压压的戳在她一个人的身上!

    周沫被逼的急了,大声的吼出了一句,“你们都闭嘴,我告诉你们,我早就结婚了,我老公比唐家宝好一千倍,一万倍!”

    众人的咒骂声稍稍小了点,有人开始讥笑周沫,“死丫头,你说什么大话呢,你老公是谁啊,能比唐家好一千倍,一万倍!”

    “是啊,黄毛丫头,说大话做梦呢吧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和周沫当初结婚,完全是为了救小宝的命,没有举行过正式的婚礼,盛南平当时很厌恶周沫和他爸爸,没有对外界声明自己结婚的事情。

    而周沫只跟盛南平出席过一次娱乐公司的周年庆典,这个圈子里面认识周沫的人很少。

    “我的老公是盛南平!”周沫扯着嗓子又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仿佛一击重锤从天而降,大厅里的七嘴八舌立即消失了,盛南平的名字好像一道无形的魔咒,将所有的人都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周沫终于见识到盛南平在帝都的影响力,她松了口气,苦涩的轻轻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老公是盛南平!!!

    这是不是真的啊!

    大家都听说盛南平跟曲清雨结婚了,前些日子又离婚了,没有听说盛南平再婚啊!

    众人开始疑惑起来,但也没人敢再随便的谩骂周沫了,万一这个女人真跟盛南平有关系,他们在这里痛骂盛南平的女人,那后果......

    唐家宝最先反应过来,如果大家相信了这个女人的话,那他的恶名就做实了。

    他嘴角带着轻蔑嫌恶的笑,“大家不要听她信口雌黄,她和她的同学是打出租车来参加我们订婚宴的,盛南平的妻子会打出租车来吗?

    她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,想要摆脱勾引我的恶名声,她这样一名不文的黄毛丫头,怎么会是盛南平的妻子呢!”

    大家听说周沫是打出租车来的,立即都笑了起来,盛南平富可敌国,他的妻子打出租?开什么国际玩笑啊!

    “这个不要脸的小丫头,真是能说谎啊,竟然说她是盛南平的妻子,她咋不说是玉皇大帝的媳妇呢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,竟然搬出盛南平来吓唬人,你看看她穿的衣服都普通,大概是动物园批发买来的地摊货,身上都没有一件贵重的首饰,怎么会是盛南平的妻子呢!”

    “呸,狐狸妹子,勾引同学老公,还死不承认,这样的女人就该打!”燕妮见群情激愤,煽风点火的要大家动手打周沫。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不应该骂她,应该揍她!”赵小雅的娘家人早就气恼的不行了,有几个中年女人像虎一样,真的奔着周沫去了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乐盛见周沫要挨揍了,立即往前走了几步,就在他要出手帮忙的时候,在人群后面突然传来一道冷厉的声音,“我看你们谁敢动她!”

    发出声音的人好像练过内功一样,声音不是特别高,但中气十足,清清楚楚的让在场的每个人都听见了他的话,并且被声音中冷飕飕的寒气给罩住了。

    众人齐齐回头,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看过去。

    只见大厅门口站着一个身形颀长宛如王储的男人,神情倨傲,俊脸冷硬,他慑人的目光往大厅一望,绝对的秒杀全场!

    是盛南平!!

    真是盛南平啊!!!

    宴会厅中有人认识盛南平,见高贵倨傲的盛南平竟然出现在这里,又是激动,又是惶恐,高声叫着:“盛总来了,盛总来了......”

    大厅里许多第一次见到盛南平的名媛们,都愣在原地了。

    原来这个男人就是声名显赫的盛南平!

    难怪说盛南平是帝都第一个少,果然是名不虚传!

    这个男人用一个帅字是不能形容的,举手投足之间皆是王者般的霸气尊贵,仅需要一个眼神,就足以令人沦陷,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“天呐!他就是盛总啊,这大长腿简直了!”

    “艾玛,真是太有型了!好man啊!比巴黎时装周的男模特还有范啊!高冷得叫人想尖叫!”

    “又帅又酷,真特么的没谁了!”

    “绝对帝都阔少的颜值担当啊!其他公子少爷跟他一比,那就是叫花子啊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穿着一身笔挺的高档西装,脚踩着黑色的亮皮鞋,大长腿矫健的迈开,走进宴会大厅。

    在盛南平的身后,簇拥着盛东跃,大康,凌海,小康四个人。

    这四个人中大康和凌海目光清冷,表情严肃,盛东跃和小康则是唇红齿白,形似花样美男。

    他们四个人给盛南平铸造了一道行走的背景墙,须臾之间,偌大的宴会厅都被盛南平的威严强悍气场笼罩着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