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98章 幸福到爆,痛苦到死
    盛南平面色淡定的继续对周沫说:“曲振坤被抓后,我先对他进行了审讯,曲振坤向我提出条件,如果我能放过曲清雨,并且让曲清雨过上以前衣食无忧的生活,他就会招供所有罪行。”

    周沫一下跳了起来,“所以呢?你就以身相许,答应养着曲清雨一辈子了?”

    盛南平嘴角抽得像痉挛,抬手在周沫的屁股上打了两下,“我这身是随便就会许的吗!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打我屁股啊……好疼啊……”

    盛南平又来了大魔王的凶残劲,嘤嘤嘤!

    “傻孩子!”盛南平目光一柔,伸手把周沫重新抱回到怀里,“我为了彻底掌握曲振坤犯罪证据,只能答应他放过曲清雨,而曲家的财产都已经被查封了,想让曲清雨过上以前那种日子,我只能自己往外拿钱给她了。

    我那段时间忙,没有空细算该给曲清雨多少钱,就暂时给了她一张黑金卡,没想到她竟然拿着卡去你面前炫耀了。

    你放心,我明天就去将那张卡收回,会用其他方式解决这件事情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揉着屁股,心中还有觉得不舒服,盛南平为了圆满的完成任务,就放过曲清雨这个指使绑架自己的罪犯,他还要掏腰包养着曲清雨。

    这都特么的什么事啊!

    但又一想,盛南平提前抓捕曲振坤,全都是因为自己,她没办法再同盛南平吵。

    周沫的嗓子口被堵得实实的,都无法顺畅地呼吸了,她咬紧唇,才把口中的酸涩之意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对盛南平点点头,说:“这些事情我清楚了,你继续工作,我回房去了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有些不解,他已经把很多不该说出来的秘密告诉周沫了,她怎么还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呢!

    他看着周沫走出书房,阖上眼睛片刻,开始再一次的思考,怎么办呢!

    这些年,不论什么大风大浪盛南平都能想到办法成功解决,可偏偏一面对周沫,他立刻技穷了,真是儿女情长,英雄气短啊!

    周沫忽然觉得很累,很疲惫,

    她和盛南平出身不同,职业不同,年龄上又有太大的代沟,以至于他们之间很难心意想通,彼此理解。

    周沫回到卧室就躺在大床上,翻过来覆过去的好久都睡不着,好像被子下面有石子硌人。

    盛南平将公事处理完,已经是后半夜了,他进到卧室时,周沫睡着了。

    壁灯亮着,盛南平轻轻的躺在周沫的身边,侧头凝视着睡梦中的周沫。

    盛南平从一出生就自带富家子弟的光环,而他本身又俊伟迷人,围在他身边的女人有无数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漂亮的女人,都不容易惊艳到盛南平的,而且他深知,现在的漂亮女人已经充满了化学和整容味道,所以才会慢慢喜欢上清新可爱的周沫。

    这是一张多么干净耐看的小脸,只是,她的眉头皱着,在睡梦中,也好像有解不开的心事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心疼,很想伸出手为周沫抚平紧皱的眉头,又怕惊醒周沫。

    果然是不能得罪小孩子啊,盛南平捏了捏眉心,到底要怎么哄这孩子开心呢,披荆斩棘,无所不能的盛南平对这样的情况没辙了。

    周沫醒来时,感觉有条结实手臂横过她的身子,将她圈得严严实实的,仿佛怕她会偷偷跑掉似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往常,她一定会马上转过身,黏腻的投入到盛南平的怀抱里,

    可现在,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让她像以前一样,满心欢喜心无旁骛的对盛南平笑,她做不到,再跟盛南平闹,师出无名,她只能闭着眼睛装睡,躲着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习惯早起,很快的,他也醒了,他的身体一动,周沫身体不由自主的发僵,心都跟着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好,盛南平并没有对她有其他举动,他去洗漱了。

    周沫偷偷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盛南平洗漱出来,她听见盛南平往床边走来,两道锐利的目光射到她身上,周沫聚精会神的装着睡。

    慢慢的,清新的气息离她越来越近,周沫在被子下面的手都紧紧的握起来,直到盛南平一个轻轻的吻落到她脸颊下,蜻蜓点水一样,马上又离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下楼走了,周沫再次重重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走出卧室,云淡风轻的脸上就风雨飘摇了。

    这孩子在装睡!

    她宁可闭着眼睛装睡,也不肯睁开眼睛跟他说声早!

    盛南平他以前没有谈过恋爱,同周沫在一起第一次尝到了爱情甜蜜幸福滋味,也第一次品尝了嫉恨,失落,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爱情真的是一种奇妙神奇的东西,可以让人幸福到爆,也可能会让人痛苦要死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脸上笼着一层寒霜,那股肃杀之上让公司里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。

    他天生有股威严的霸气,又在生死战场上浸泡多年,一个眼神,一个动作,都充满了令人生畏的恐怖气息,偶尔皱皱眉头,身经百战的总监部长都要战战兢兢一下,更何况他这样明显的不悦。

    整个致远国际都在发抖,人人噤若寒蝉,生怕招惹到盛南平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盛东跃这个唯一不怕盛南平骂的二皮脸就显得尤其重要了,各位高管一看盛东跃来了,都把要交给盛南平的文件塞给盛东跃。

    “二少,快点救命啊!”

    “二少啊,多亏有你啊,大恩不言谢了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众人把文件塞到盛东跃手里,以最快的速度立马闪人了。

    盛东跃看着手里的一堆文件,明白过来了,看来他亲哥昨天的怒火今天还没有消啊!

    卧槽,看来他今天来错了,不应该大早晨就来探听他哥的八卦啊,这是来找骂的节奏啊!

    盛东跃帅气的脸上满是心惊胆战,捧着一堆文件,挪进了盛南平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文件,连头都没抬,冷声问,“你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盛东跃小心的瞥了亲哥一眼,“呵呵哒,我就是想你了,来看看你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神色一凛,看向盛东跃的目光跟小飞刀一样嗖嗖嗖的呼啸而来,“别说废话,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几根花花肠子吗!”

    盛东跃吓得缩了缩脖子,表情无比委屈,弱弱的说:“我就是关心你吗?小嫂子和你闹别扭了,我怕没有任何恋爱经验的你,搞不定小嫂!”

    听了盛东跃这句话,盛南平的签字不由一停,双眸微眯,沉默了三秒,然后站起身,向盛东跃走来。

    “哥......你要干什么啊?”盛东跃的神经顿时绷紧了,连连往后退着。

    “你说说看,你有什么哄女孩子开心的高招!”

    盛东跃一听他哥的意思,是要向他请教啊,他马上松了口气,随后就嘚瑟起来了,“哥啊,不是我说你,你都活了三十多岁了,连个小女孩都搞不定,让她屡次离家出走,还自以为是英明神武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这句话捅到盛南平心上了,盛南平一脚就踹翻了盛东跃面前的椅子。

    盛东跃被盛南平锤炼出来了,闪躲奇快,只被椅子背碰到了裤脚。

    盛南平也没追杀,插着腰,冷哼着说,“你要再多说一句废话,我就揍你!”

    盛东跃不敢再嘚瑟了,老实的向他亲哥传授追哄女孩子的秘籍。

    周沫听着盛南平的车子开走了,她才起床穿衣服,洗漱,看看两个孩子,她就背着书包去学校了。

    她的复课考试通过了,现在已经重新开始上课了。

    周沫不是能装的住事的人,一想到盛南平和曲清雨,心里就烦躁躁的,坐在阶梯教师里,心不在焉的听着教授讲课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熬到下课,她和好朋友欧灿灿马上跑到图书馆里。

    周沫心里乱,找了本关于感情的书看。

    感情专家在书里侃侃而谈,“恋人吵架不是因为感情浅,反而是用情深。

    两人深爱的人,一点点矛盾都会让人牵肠挂肚,因为太重视对方,所以放不下。其实,如果不爱,反倒什么矛盾都不会有了。

    但是既然有感情,就要宽容,理解,没有不吵架的爱情,是忍耐和包容成就了持之以恒的爱情。”

    周沫嗤之以鼻:忍耐,谈何容易啊?忍字心头一把刀啊!

    “嗷,我忘记跟你说了,今天下午咱们的学姐赵小雅订婚,给我们派了请柬了!”欧灿灿忽然在周沫耳边惊叫。

    周沫现在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,懒洋洋的问,“我们一定要去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去了,咱们学校没有多少女生,如果咱们不去参加学姐的婚礼,会被同学们笑话,以为我们怕花份子钱,再者了,学姐对我们还是比较照顾的,上次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去。”周沫揉着发疼的太阳穴,打断了欧灿灿的喋喋不休。

    欧灿灿一听周沫肯去参加赵小雅的婚礼,马上开心起来,“你知不知道,赵小雅的订婚对象是个富二代,今天去参加订婚的有钱帅哥一定很多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秒懂,欧灿灿极力撺掇自己去参加徐小雅的婚礼,实际上是想去邂逅一个钻石王子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