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97章 饥渴样
    书吧里的灯光温暖明亮,清楚的照在周沫的身上,浓密纤长的睫毛投下一片华丽的剪影,白皙干净的小脸上没有一丝瑕疵。

    盛南平盯着周沫看了半晌,并没有叫醒周沫,而是静静地坐下,靠着沙发,仿佛精疲力竭,需要休息一会儿,才能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周沫走了一下午,走的累了,躺在沙发上不知不觉的睡着了,但在这里睡觉终究感觉不踏实,她觉得身边有人,一下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刚刚醒过来,周沫有些懵,但很快就脑补了今天发生的事情,脑袋稍稍一转,就看见盛南平闭着眼半倚在沙发上,神情有些疲倦,眉心微微皱着,下颌上的胡渣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盛南平!?

    周沫疑心自己是在做梦,高高在上的盛南平怎么会出现在这小书吧里,是不是她太想念盛南平,出现了幻觉啊!

    她想看清楚眼前的盛南平,坐了起来,她的身体一动,盛南平立即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看着盛南平眼中锐利的光芒,周沫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了,“你......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睡在这里啊?冷不冷啊!”盛南平声音嗔怪,温热大手却包裹住周沫的小手。

    周沫只觉得委屈又难过,鼻子发酸,眼睛发涩,她不想在盛南平面前哭,用力的咬住嘴唇,咬得狠了,嘴唇上立刻现出一排牙痕。

    盛南平轻叹了口气,伸出长臂就把周沫抱进了怀里,“你就不能听我详细的解释吗?”他用下巴蹭着周沫的鬓发:“怎么动不动就炸毛,就离家出走……”

    周沫气得直瞪眼睛。

    她动不动就炸毛?她动不动就离家出走?

    是谁跟曲清雨暧昧不清,还反咬一口说她和段鸿飞不清不楚的?她还不能生气了?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做错事情了?”周沫气的呼呼直喘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周沫气鼓鼓的样子,觉得特别的孩子气,他忍不住捧起周沫的脸,定定的看着她湿漉漉的大眼睛,声音温柔得快要滴出水:“我向你保证,我和曲清雨之间绝对清白的,详细的事情我回家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周沫心里有喜悦升起来,但依旧冷着小脸:“你别想就这样骗我回家,我也不会听你解释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唇已经迫不及待地落下来,密密地亲着她的唇瓣。

    周沫愣了愣,随后用力推开盛南平,“我还没有原谅你呢,不准你亲我!”

    没有人敢在盛南平面前这样张牙舞爪的不识抬举,但盛南平今天的耐性超好,总算是将周沫找到了,周沫什么样他都喜欢,看着周沫对他吼,他却甜到了心坎里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的醋劲还挺大啊!”盛南平愉快的笑了,眼睛牢牢的看着周沫,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似得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才没有吃醋呢!”周沫的小心思被盛南平看破,脸上有些发烧,嘴硬的死犟着。

    盛南平抱紧周沫,贪婪地呼吸着她的味道,“好了,别闹了,我们到家好好说话啊!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回去呢!”?周沫在盛南平怀里挣扎着。

    “唉,我的小毛驴子啊!”盛南平笑着吻了吻周沫的头发:“如果你不愿意走路,我不介意抱你出去!”说完,真的来抱周沫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自己可以走路。”周沫可不想做众人的焦点。

    她不情不愿的站起来,跟在盛南平的后面走出卡座,意外的发现整个书吧里静悄悄的,一个人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怎么没人了呢?”周沫诧异的惊问。

    “被我包场了。”盛南平淡淡的回答。

    尼玛,一言不合就包场啊!

    “大少爷啊,包个场子得多少钱啊!”周沫皱眉埋怨盛南平,“我们娘三个都要靠你养呢,你以后不要这样壕无人性了的乱花钱了,更不要动不动就随便的给某某女人黑金卡了!

    照你这样发展下去,这个家早晚会被你败光的,我事先跟你说啊,我只能跟你共富贵,绝对不会与你共患难的,你要没有钱了,我马上走人!”

    “我保证以后再也败家了,不然养不住你这拜金的小丫头,以后我的钱都交给你,我的小管家婆!”盛南平俊脸上都是温柔的笑意,伸手刮刮周沫的鼻梁,“我没有其他女人,只有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“切!”周沫笑着撇撇嘴,低声说:“谁稀罕做你的管家婆啊,我才懒得管你呢!”

    周沫觉得满天的乌云都漂走了,跟着盛南平走到书吧外面,发现书吧门前静悄悄的停着一溜的黑车,?散发着无声的霸气。

    路边的人都用惊诧的目光关注着这边。

    周沫不敢迟疑,见有人为他们打开车门,她立马坐了上去,盛南平跟在周沫的后面坐上来,笑得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他们乘坐的车子一停到别墅门口,小宝就腾腾的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病好以后,食量大增,长的也很快,比同龄的小朋友都高出半头了,讲话一本正经的,像个大孩子样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,你们回来了!”小宝嘴里喊着爸爸,却直接扑倒周沫的怀里,仰着小脸,委屈的叫,“妈妈,你们去哪里了?昨天晚上怎么没回来啊?”

    周沫心疼的不行,俯身将小家伙整个抱进了怀里,“宝贝……妈妈以后每天都会陪着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小宝靠着周沫温暖柔软的怀抱,甜甜的笑了,“还有妹妹,妈妈也要每天陪着妹妹,妹妹虽然还不会说话,但我知道,她也想你了呢!”

    周沫很是自责,眼睛里迅速弥漫了一层水汽,她真是不配做妈妈,扔着两个孩子不管,一点小事就闹离家出走,真是太不应该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目光温柔地站在一旁,看着紧紧相拥的母子俩,他不想周沫太内疚,轻声提醒,“雪儿还在屋里呢,我们进屋看看妹妹吧!”

    母子两个这才暂时停止了拥抱,拉着手走进别墅里面去看雪儿。

    小雪儿一看见周沫,立即在奶妈怀里闹腾,咿咿呀呀的叫着,挺着小肚子要周沫抱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宝贝啊!”周沫窝心的把雪儿抱进怀里,亲了又亲。

    愧疚自责的周沫,这一个晚上都用来陪着两个孩子了,直到看着两个孩子都睡着了,她才揉着僵硬的脖子走回卧室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在卧室,他在书房处理公事,今天下午他一直惦记着周沫了,工作效率极低,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,将周沫找回来后他安心了,马上又投入到工作中。

    周沫洗过澡,见盛南平还没有回卧室,她眯了眯眼睛,有些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这个老男人,有意的回避问题呢!

    周沫在睡裙外面裹了件浴袍,到书房去找盛南平。

    书房的门半敞开着,周沫一眼就看见了坐在书桌前的盛南平。

    工作中的盛南平面色严谨,眉宇稍稍皱着,深邃的眼眸盯着电脑上的各种曲线,坐在椅子上腰背笔直。

    盛南平耳聪目明,早就听见了周沫的脚步声,他真心想逃避这次坦白交代,假装认真工作,希望周沫看在他努力为她赚钱的份上,能就此放过他了。

    周沫沐浴后的清香越来越近,盛南平不得不抬起头,看着周沫干净清丽的脸上泛着婴儿般光润的粉色,他心一软,忍不住对周沫伸出手,“过来!”

    周沫反而站住了脚,绷着小脸质问盛南平,“你的详细解释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话还没等说话,就被盛南平利落的拉至到他温暖的怀中,鼻腔中满满都是他气息。

    盛南平低了头,亲着周沫素洁的小脸,“要解释也不用凶巴巴的啊,我们可以促膝而谈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怕你意志不坚定,不定促到哪里去了呢!”周沫坏笑着,大眼闪闪发亮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坐怀不乱。”盛南平一本正经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沫撇撇嘴,“在这方面我无比了解你,每次都像几百年没吃到肉似的,天天都是一副饥渴样!”她和盛南平每做一次,她的腰就要疼上几天,这个男人在这方面需求旺盛。

    盛南平抱着周沫,本就心猿意马,被周沫这样一说,有些熬不住了,用唇磨蹭着周沫的脸颊,“我们到床上去吧!”

    周沫一下子清醒过来,她和盛南平在干嘛呢,说好的解释呢!

    她冷了脸子,推了盛南平两下,“你马上解释给我听,不然我又要怀疑你了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周沫固执而较真的眼神,挫败的叹了口气,压下自己的渴望。

    “当初抓捕曲振坤的时候,条件是不太成熟的,因为抓捕行动提前了,曲振坤那边还有两个窝点没有暴露出来,这属于我工作的失职。”

    周沫不傻,马上分析出来了,“是因为曲清雨指使人绑架了我,你生气了,才将抓捕行动提前了吗?”

    盛南平风轻云淡的笑笑,“这件事情跟你无关,是我的指挥失误。”

    周沫心中清楚,盛南平这样冷静严谨的人,怎么会在紧要关头指挥失误呢,他这次工作失职就是因为自己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