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96章 把老婆弄丢了
    周沫不由一惊,盛南平竟然知道她去见段鸿飞了。

    随后她恍然明白,更加的懊恼惊怒,尖锐的开口:“你竟然派人跟踪我?”

    盛南平冷冷一笑,恶言恶语的说:“我没那个闲情逸致,只是碰巧知道而已。”

    对啊,他有空还要照顾曲清雨,还要照顾费丽莎,哪里有闲情逸致管她啊!

    周沫全身的血液,从一根根血管直冲大脑,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嘴,“对,我是想去段鸿飞那里,你做初一,我做十五,你可以养着曲清雨,我就可以去找段鸿飞!”

    “你敢?”盛南平骤然爆喝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不敢?”周沫桀骜不驯的一挑眉,“盛大少爷,凭什么你可以跟女人暧昧不清,我就不可以有个蓝颜知己啊?你这样的自信来自于哪里呢?人和人是平等的,没有高低之分,你怎么对我,我也会怎么对你!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跟你解释过我和曲清雨的关系了。”盛南平气的都想杀人,怒声训斥周沫,“很多时候,我能容忍你的孩子气,但你不要太任性地做出不顾后果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周沫苦涩地一笑,眼眶中有热雾泛涌,她拼命地抑着,才把热雾强咽了回去,“请你放心,无论什么样的后果我都能承担。”说完,她疾步走出盛南平的公寓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性子最是傲娇霸道,他做事向来不对任何人解释,因为周沫是他的妻子,他才耐着性子解释了一番,结果周沫竟然不相信他,不依不饶的埋怨他,责怪他。

    他骨子里的傲气被激出来了,而他更嫉恨周沫和段鸿飞的暧昧关系。

    看着周沫愤然离去,他也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真是太倔了,像头小毛驴子,他现在说什么她都不会听的,分开一下也好,大家都冷静冷静。

    周沫一走出盛南平的公寓,眼泪就如夏日大雨,扑簌簌的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走到电梯旁,还没等伸手去按电梯,电梯门在她面前自动打开了,一身骚包打扮的盛东跃和西装革履的姜安迪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周沫脸上都是泪水,把盛东跃和姜安迪吓了一跳,“沫沫,你怎么哭了?是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周沫先是一怔,然后皱眉推开挡在面前的盛东跃,一言不发的走进电梯里。

    “别走啊!”二皮脸的盛东跃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,他长腿一伸,挡住电梯门,关切的继续追问,“你到底怎么了?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周沫擦了把眼泪,很严肃的问:“我说是谁欺负了我,你能替我报仇啊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盛东跃很有担当的立马答应。

    姜安迪比盛东跃聪明,偷偷掐了盛东跃一把,但已经晚了......

    “是你哥欺负我,你去替我报仇吧!”

    盛东跃闻言恨不得抽自己一大巴掌,让你嘴快,自掘坟墓了吧!

    他看着周沫讪讪的笑了,“你们夫妻吵架......床头吵,床尾和,晚上睡一觉就好了,哪里用我报什么仇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滚一边去!”周沫抬脚踹走盛东跃挡在电梯处的腿。

    电梯门迅速关闭,盛东跃哭丧着脸嗷嗷叫,“小周沫也敢骂我了?我招谁惹谁了?”

    姜安迪轻哼一声,“谁叫你做事不动脑子了,她明显是从我大舅的公寓出来的,定然是我大舅把她惹哭了,你还贱兮兮送上门去问!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阻止我?”盛东跃把邪气撒在姜安迪身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贱出一定速度了,哪里是我能阻止得了的!”姜安迪扔下这句话,去按盛南平的门铃了。

    “死小子,给我滚一边去!”盛东跃学着周沫的语气,把姜安迪扯到一旁,他抢着站到门口。

    盛南平正坐在屋里想着周沫,听见门铃响了,以为是周沫回心转意,去而复返,他猛的起身,一个箭步往门口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跑得太急,他的膝盖结结实实的撞在茶几上,疼的他一咧嘴。

    但盛南平丝毫没有停顿,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门口,一把将房门打开。

    看到门口站着是盛东跃,盛南平的脸一下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盛东跃看着亲哥冰冷的脸上满是戾气,他脸上的笑一下僵住,心也跟着凉了一截,蹭的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把衣服给我。”盛南平冷着脸一伸手。

    姜安迪看着全身冷的都掉冰渣的大舅,没敢靠太近,隔了好远将衣服递给盛南平,迅速的把手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接过衣服,回手就把房门重重的摔上了,门板差点打到盛东跃的鼻子尖。

    “嗷,我还是不是你最亲爱的弟弟了!”盛东跃委屈的直想挠门。

    周沫流着眼泪离开了观澜家园。

    她发现,这世上的爱情,十有**都是不得善终的,无论你多出色,多努力,在情感面前,都是无法掌控一切的。

    周沫昨晚一夜没有回家,很是惦记两个孩子,她想回家看看孩子,可一想到盛南平和曲清雨的关系,周沫放弃回家的想法了。

    离家出走的戏码上演过几次,已经没什么噱头了,她也没想威胁盛南平,但很多的情绪负荷在周沫的心头,让她再一次有了逃开的的念头。

    她一个人,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,走了很远很远,最后累的坐在路边的长椅上。

    她失神的看着天,想着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周沫不得不承认,她对盛南平是真爱了,容不得一点点的暧昧和含糊。

    盛南平轻描淡写的就解释了他和曲清雨的关系,大有继续发展下去的意思,而周沫又绝接受不了盛南平和曲清雨这种关系。

    曲清雨如同扎进周沫心里的一根针,不拔出来,就会一直疼。

    周沫坐在路边,时不时的拿出手机看,无论她怎么气恼,潜意识里还是希望盛南平会给她打电话,会来哄她的。

    然而并没有,她的手机一直都是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周沫忽然觉得身心俱疲,她索性关掉了手机,走进路边一家书吧。

    她包下了个安静的卡座,要了杯热奶茶和两块慕斯蛋糕,吃饱了东西,靠着舒服的沙发里,又开始纠结她的未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对她不信任,她对盛南平也不信任,他们的婚姻感情基础太薄弱。

    结婚是恋爱的最好终结,但是,少了恋爱的过程,这个终结总是没什么趣味的。

    周沫闭上眼睛回想,她和盛南平之间几乎没有什么甜美过往,而盛南平与曲清雨就不同了,虽然盛南平说是为了任务接近曲清雨,但他们一起去参加宴会,一起去听音乐会,一起去度假,还举行过一个浪漫的婚礼......

    难怪大家都说只在乎曾经拥有,不去想天长地久,她和盛南平这样只靠两个孩子做纽带的天长地久,也真是够勉强了。

    周沫想着这些心酸事,慢慢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上午有个重要的会要开,离开公寓他就去了公司。

    这个会议直开到中午才结束,他顾不得吃饭,先给周沫打了个电话,周沫的电话关机了!

    盛南平的眉头皱了皱,又往家里打电话,“夫人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先生,夫人昨天中午离开的家,到现在还没有回来。”管家忧心忡忡的说。

    盛南平立即吩咐小康去周沫买的房子处去找,大康很快回话,周沫没有在那边的家。

    难道她真去段鸿飞那里了?

    盛南平咬着牙根,派人去段鸿飞那边找,在这过程中,盛南平的神经一直紧紧的绷着。

    如果周沫真去找段鸿飞了,他该怎么办......

    ”盛总,夫人不在段鸿飞这里。”小康打来电话汇报。

    盛南平闭了闭眼睛,重重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小康继续带人寻找周沫,周程程那里找了,没有周沫,周沫学校找了,依然没人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觉得头皮麻麻的,还伴有嗡嗡的耳鸣。

    这个任性的孩子,又跑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他只想跟周沫分开一下,没想要永远分开。

    早晨吵架的时候,盛南平听出周沫不喜欢他派人跟着她,为了不引起周沫更大的反弹,他没有派人跟着周沫,结果就把老婆弄丢了!

    他忘了那孩子是离家出走的惯犯了!

    盛南平用力抹了一把脸。

    任性刁蛮的小丫头,如罂粟般让他上瘾,又似毒药般摧他心肝。

    “命令下面的人,全城寻找周沫。”盛南平冷声吩咐。

    小康握着电话咧咧嘴,看来他这个情报特工头子不管用了,盛大少要启动他的精锐锦衣卫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这辈子都没这么急躁过,也没这么懊恼过,那气焰,整个致远国际,无人敢靠近他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下属门都在偷偷议论,盛大总裁是不是更年期提前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坐在办公室里,无心工作,一支接一支的吸烟。

    他突然觉得周沫很薄情,一夜夫妻百夜恩,可是周沫却说走就走,好像对他没半点留恋?

    生气,盛南平很生气!

    盛南平的锦衣卫可不是吃素的,一但启动,就在全城布下天罗地网,任你有通天彻地的本领也别想跑掉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