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94章 盛南平的小三,小四
    周程程开心的哈哈一笑,随后一脸严肃的对周沫说:“我告诉你啊,宁可自己累点,也不能让精华流进外人田,盛南平是什么人啊?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呢,有多少人巴不得做盛南平的小三,小四呢......

    你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来,没事给盛南平打打电话,来个突击检查,他参加各种宴会你都跟着点,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放松啊!”

    周沫不太喜欢听姐姐这套理论,傲然的说:“我相信盛南平,他是不会骗......”

    她这句话厥词还没等说完,服装店内走进来两个华服女人,让周沫把后半句话生生的咽了回去,噎得她差点翻白眼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曲清雨吗?她不是被盛南平给整进去了吗……”周程程也看见了曲清雨,一脸讶异地低声问周沫。

    的确,进了的女人之一就是曲清雨。

    曲清雨还是那么漂亮,一头乌黑自然的长发,恰到好处的精致妆容,身上的淡紫色露肩裙一看就是大品牌,脖颈上的钻石项链特别闪耀。

    她整个人还是一副矜傲高贵的样子,哪里有半分落魄小姐或者犯罪坐牢分子的影子啊。

    周沫懵掉了,盛南平说他会教训曲清雨,因为曲清雨派人绑架了她,会为她报仇,可是现在......

    曲清雨也看见了周沫和周程程,但她高傲的仰着头,像没有看到周家姐妹一样,旁若无人的挑选着衣服。

    她看中一件周程程之前看中的裙子,吩咐导购,“把这件给我包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呃,曲小姐,不好意思,这件衣服那位小姐已经看中了。”导购指指周程程,抱歉地提醒着。

    曲清雨闻言满脸不悦,扬了扬下巴,“那她付钱了吗?”

    “恩,还没有付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付钱这裙子就不是她的,我就要这件,马上给开单子,我付钱。”曲清雨依然是一副趾高气扬的大小姐语气。

    周程程怎么会惯着她,一抬手,利落的从导购手里将裙子抢了过来,讥笑的说:“曲清雨,你爸爸已经被抓入狱了,你还出来装什么霸道小姐啊,真是不嫌丢人!”

    曲清雨神色不变,傲然一笑,“英雄不问出处,我爸爸是我爸爸,我是我,现在是法治社会,已经取消株连九族了,只要我自己行得正,坐得端,没人敢小瞧我!”周程*没想到,曲清雨的心理素质这样好,一般情况下,爸爸被抓入狱,曲清雨觉得羞辱,应该不敢出门才对啊!

    这种脸皮,这种心理素质,令人不得不服!

    周程程发现,她真是小看了曲清雨。

    曲清雨蔑视的看着周程程,继续说:“反倒是你,水性杨花,勾三搭四,臭名昭著的公交车,你出门不嫌丢人吗?”

    周程程被踩到痛脚一般,顿时急怒,“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,你不择手段的勾引盛南平,还不是被人家一脚踢出门外!”

    曲清雨的脸色一白,盛南平是她的软肋,她高贵自得的神情终于露出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但曲清雨毕竟是金牌主持,见惯大场面的,她瞥了周沫一眼,轻笑着说: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不一定做了盛夫人,就是盛夫人了!

    野鸡就是野鸡,永远也变不成凤凰!既然你们姐妹都喜欢我选过的剩东西,那条破裙子就给你们吧!”

    周程程炸毛的又要发火,被周沫扯了一下,制止她同曲清雨无效的撕逼。

    周沫走到曲清雨身边,目光恨恨的说:“你不用得意,你对我做的那些事情,证人至今还在,我随时可以告你进监狱!”

    曲清雨不屑地耸了耸肩,“这恐怕有些难度了,那些证人都已经不在了!”

    “不再了?”周沫疑惑的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这事还要谢谢南平,是他出面帮我的忙呢!”曲清雨笑盈盈的从包里拿出一张黑色的卡,随手拿了几件衣服递给导购,“将这几件衣服都给我包起来。”

    周程程和周沫都认识,那是“银卡之王”全球限量版的无限透支的黑金卡。

    这种黑金卡门槛极高,年费惊人,不接受主动申请,而是要在白金卡优质用户中挑选出1%的客户,邀请办理。

    想要拥有这张卡,不止要有钱,还要有身份,能得到这张卡的都是各国政要,亿万富豪,或者社会名流。

    曲清雨拿笔签字的时候,故意大方的给周沫看,周沫清楚的看见曲清雨签下的是盛南平三个字。

    周沫好像被人当众给了一耳光,又气又疼又急,她看着曲清雨和她的女伴洋洋得意的离开,马上走出精品店,到没人的地方给盛南平打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许多声,终于有人接起,但却不是盛南平清冽的声音,而是个柔软娇媚的女声,“你好!”

    周沫一愣,以为自己情急之下打错电话了,拿下手机看了看,没错,是盛南平的电话号码啊。

    “我找盛南平。”周沫声音发紧。

    “南平睡着了,你是周沫小姐吧!”

    南平南平,叫得还真是甜蜜啊,听的人心都融化一般。

    妈蛋的,走了一个狐狸精,又来一个骚狐狸!

    周沫知道,极少有人能这么亲密的叫盛南平,有人叫他盛总,有人叫他老大,有人叫他大哥,但可以叫他南平的人很有限。

    她觉得一阵懊恼,不由加重语气,“我是周沫,盛南平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“噢,是盛夫人啊,你好!”电话那边的女人并没有被盛夫人的名头吓到,声音不紧不慢,淡定从容,好像她拿的不是盛南平的电话,而是她自己的电话。

    周沫气的捏紧电话,声音都不太平稳了,“盛南平现在在哪里呢?”

    “盛总在致远国际右侧的观澜家园b栋三单元1601。”

    费丽莎是在阳台的角落里接听的周沫电话,她怕吵醒盛南平。

    她挂断电话后,小心的走回卧室,见盛南平闭着眼睛依然睡着。

    依然是她所熟悉的眉眼,薄唇仍旧微抿着,可是神情却是安静的,有别于平日里的冷峻犀利。

    费丽莎半坐半跪在床边,一时看得痴了。

    她和盛南平曾经一起执行任务,一起出生入死,患难与共,同甘共苦……他们一起经历了许多事情,有过无数共同的回忆。

    是一见倾心,还是日久生情,有些情愫像雨后的杂草,不受控制地在她心里蔓延。

    费丽莎就仿佛情窦初开的小女孩,疯狂地迷恋上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他清冽的声音,他深邃的凝神,他走路的姿态,他抬手的瞬间……所有所有的一切,都成了她爱恋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周沫那样幼稚,冲动,任性的毛丫头,怎么配得上盛南平这样优秀耀眼的男人呢?她,文武双全,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才是盛南平工作上、生活上并肩携手的合适伴侣。

    费丽莎看着盛南平,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她没有读过兵书,可是她懂谋略。

    有些女人为了夺得所爱,都是用兵如神,高明得诸葛亮都自叹弗如。

    周沫放下电话,冲回周程程身边,同周程程打了声招呼,“我有急事先走了。”也不等周程程回答,以最快的速度跑出了商场。

    她们所在的商场离致远国际并不远,周沫出门就打车,十多分钟后就来到了观澜家园楼下。

    周沫憋着一口气般,按照电话里女人提供的地址,来到1601室门口。

    站在1601室门开,周沫反而有些迟疑了,如果房门打开,看见盛南平和那个女人的衣服一路逶迤到卧室,两个人滚在床单上......

    周沫努力晃晃头,不会的,生活中哪里有那么多狗血!

    她强自镇定,按响门铃,门铃只响两声,就有人将房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站在周沫眼前的是个美到不可方物的混血美女,精致的脸蛋没有死角,魔鬼的身材充满诱惑,尤其此时她裙子的前扣敞开两颗,露出一朵朵半开的矢车菊花瓣勾连而成的文胸。

    文胸中间空隙处露着一点一点雪白汹涌,处处都是诱惑,目不暇接,勾人得简直血液沸腾,是个男人都想把她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尼玛的,还真是个尤物啊,比曲清雨还高一个级别呢!

    她们是盛南平的小三,小四吗!

    女人看着周沫,好像有些慌张,干巴巴的笑着:“你是盛夫人吧,来的还真是快啊!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那两粒打开的纽扣,不知道女人是刚刚把裙子穿上,还是正准备要把裙子脱下来,她咬着牙根问,“盛南平呢?”

    “盛总喝多了,在卧室睡觉呢!”女人一甩头,湿漉漉的波浪长发撩到周沫的脸上,带着一阵幽香。

    看这架势,是已经洗过澡了!

    周沫的承受是有限度的,这一刻,她差点撑不住了,站在玄关处,膝盖都直发软。费丽莎眯眼打量着周沫,眼中带着狡黠的笑意。

    费丽莎害怕盛南平,这点小伎俩不敢在盛南平面前使,但对付单纯的周沫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周沫深吸一口气,支撑着发颤的身体走向里面的卧室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