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92章 能不能愉快的聊天
    周沫又等了很久,段鸿飞还是没有来,周沫等的有些不耐烦了,她怀疑新闻是不是搞错了。

    这时,宴会厅门口突然热闹起来,人群之中,一头嚣张的白发尤其惹眼。

    这个死小子,还这么喜欢摆谱,才特么的来!

    金碧辉煌的宴会厅,西装革履的大亨,如花似玉的美女,所有的这些都无法遮盖住段鸿飞颠倒众生、雌雄莫辩的妖艳容颜。

    他一双瑰丽潋滟的凤眸,在明亮灯光下傲然的扫过众人,却好似一把诡异而绚烂的火,一下子点燃了整个宴会厅。

    一时间,宴会厅里无论已婚未婚、少女大妈,女士们都眼冒星星,流着口水。

    “word天啊,他怎么可以这么帅啊!”坐在周沫前边,一直在不停吃东西的一个胖女人,都不禁发出惊艳的低呼,放弃了眼前的美味,擦了擦嘴,挤到前面去瞻仰段鸿飞的俊容去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急不可耐地往段鸿飞身边凑,都企图从金光闪闪的段鸿飞身上剐蹭些好处来。

    周沫坐在角落里偷偷的看热闹,段鸿飞是出了名的难搞,软硬不吃,油盐不进,这些人恐怕都是要碰钉子的。

    果然,凑在段鸿飞身边最近的那些人,很快的灰头土脸的败下阵来,段鸿飞的毒舌可不是做假的。

    段鸿飞凝着一双冰冷的凤眸,总算是突破重重人墙,来到宴会厅的中间,仰头挺胸,好似威武睥睨的帝王一样,厉眼四处看了一圈。

    周沫连忙将头低下,免得段鸿飞发现了她,她可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同段鸿飞相认。

    这次宴会的倡起人——本市商会主席鹿奕强,副主席杜连胜笑容可掬的走到段鸿飞面前。

    “段先生真是年轻有为,财貌无双,这么年轻就有如此雄厚的财力,实在是令人钦佩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段先生这些年称雄南国,威力难挡,真是商界奇才啊!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唱一和的捧着段鸿飞。

    段鸿飞摇晃着酒杯,不咸不淡地来了一句,“你们要豁出命去搞走私,搞毒,也会有无比雄厚的财力。”

    现场立即静寂无声。

    这个死小子,总是有本领把气氛搞糟。

    周沫垂着头,偷偷的抿嘴笑着。

    “段先生,说笑了!”鹿奕强吸了口气,坚持着陪段鸿飞聊天,“段先生这些年一直在南边发展,怎么有兴趣来北方投资啊!”

    “北方好啊,人杰地灵,北方的男人特别会讨女人喜欢,我来学习一下,也让自己招人喜欢些!”段鸿飞阴阳怪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段先生好幽默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段先生太会开玩笑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群人都以为段鸿飞是在跟他们说笑话呢,都笑了起来,凝固的气氛终有缓解。

    只有周沫知道,段鸿飞这一定只是个开篇,他不定憋着什么坏呢。

    “段先生才貌绝世,喜欢你的女人定是有无数了,不知道段先生有没有女朋友啊?”

    大厅里再次静了下来,显然,现场有无数人关心着这个问题,那些名门淑媛们都把耳朵竖起来,静等着听段鸿飞的答案。

    段鸿飞的凤眼若有似无往周沫这个方向看了一眼,从鼻子里轻嗤一声,“原来是有的,不过,她被你们北方的男人给骗走了,她把我甩了。”

    大厅内又是一片沉寂。

    杜连胜干巴巴的笑着,“段先生,你又说笑了,你这样的财势惊人,容貌绝艳,年轻有为,女人爱你都来不及,谁会甩你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有女人甩你,那女人一定是个傻缺!”

    “再不她就是眼睛瞎掉了,放着段先生这样好的男人不要!”

    “段先生可是不可多得的钻石男,那个女人离开你,是她穷命没有福气,咱们这里有大把的如花美眷,只要段先生愿意,我马上介绍你们认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围的未婚女性们马上挺胸抬头,面带微笑的看着段鸿飞,想要博得段鸿飞的青睐。

    段鸿飞听着众人大骂周沫,眉宇间的寒霜开始解冻,脸上终于露出一抹绝艳的笑容,宛若冰雪消融,春水映梨花,晃得在场众人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尼玛的,这个死小子一定是故意的!

    角落里眼睛瞎掉的傻缺周沫,差点就起身冲过去抽段鸿飞两个嘴巴,他一定知道她在这里,故意憋坏引大家骂她呢!

    段鸿飞听身边人骂周沫傻缺,瞎眼睛很开心,但听有人开始说周沫是水性杨花时,他立即像变脸一样,猛然冷下神色,厉声打断那人的话,“不要再说那个女人了,我这次来这里是投资创业,支持国家经济建设的,跟那个二百五的女人无关!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.”那人的后半句硬生生噎住了。

    卧槽,有钱的大爷都这样喜怒无常吗!

    是不是蛇精病啊,明明是你先提起被瞎眼女人甩了的!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二百五的周沫坐在角落里直翻白眼,这逼让段鸿飞装的,真是没谁了!

    众人憋着气,忍辱负重的继续陪着段鸿飞聊天,聊他支持国家经济建设的伟大理想。

    “段先生真是经济强国的典范商人,不知道你这次想在哪些行业进行投资建设呢?”杜连胜对这件事情比较关心。

    段鸿飞抿了口酒,一挑眉,“看心情吧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杜连胜瞠目结舌地僵住了。

    你姥姥的,不带这么聊天的啊!刚刚还为国为民呢,转眼又看心情了!

    众人终于认识到了,想跟段鸿飞愉快的聊天,可能性基本是零,想搞定这位有钱的段公子,实在是太艰难了……

    这些人都很识趣的在段鸿飞身边散开了,段鸿飞将酒杯放下,施施然的往周沫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周沫的心立即提了起来了,她想段鸿飞一定是过来找她了,她咬着嘴唇,半垂着头,等着麻烦的到来……

    一步步,段鸿飞走到周沫的身边,周沫甚至清楚的看见段鸿飞灰色的裤子,模特般的长腿,衣服的一角......

    段鸿飞走到周沫身边,脚步停下了,周沫心中一紧,浑身的血液急速流转,下意识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只见段鸿飞稍稍整理了下衣服,黑眼珠子不经意般的扫了周沫一眼,然后抬脚走人了,好像不认识周沫一样。

    尼玛的,这个死小子,竟然假装不认识她。

    周沫抓狂,今天她被段鸿飞气到好几次了,有揍人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见段鸿飞往洗手间方向走去,立即起身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酒店的走廊都是唯美安静的,一侧是雕花影壁,一侧是安逸的休息室。

    周沫见走廊里只有她和段鸿飞,不由大喜,疾步追上段鸿飞,低声叫着:“死小子,你给我站住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像没有听到她说话一样,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段鸿飞!”周沫急了,伸手扯住段鸿飞的衣袖子。

    段鸿飞终于停下脚步,转过身,挑了下眉,目光直直地盯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稳定了下气息,想要好好同段鸿飞说话,问他,“你到底要干什么啊?来这里干什么啊?快点回去吧!”

    哪知,段鸿飞的劣根性突然发作,狠狠的推了周沫一把,把周沫推到在地。

    周沫屁股摔到坚硬的地板上,嗑的生疼生疼地,她很想破口大骂段鸿飞,但又怕引来其他人围观,只能忍着疼,狼狈的揉着屁股站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还没等周沫站稳,段鸿飞长臂一伸,抓住周沫的胳膊拎她进到一旁的休息室,将周沫再次摔在休息的地板上,一回腿,把门踹关上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这一套动作利落飞快,行云流水一般,但周沫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,屁股处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特么的有病啊!”周沫忍不住开骂。

    段鸿飞高高在上地俯视着周沫,凤眼里都是轻蔑,“你才有病呢,你是犯贱的病,活该被盛南平戏耍的二百五!”

    周沫真想跟段鸿飞平心静气的好好谈谈,但这个妖孽不但先对她动手,还出言污辱她的人格,这是极不道德以及缺乏教养的言行!

    周沫觉得跟这种二货没什么好说的,出离愤怒的她从地上爬起来,挥手照着段鸿飞的脸上就是一拳。

    段鸿飞的鼻子很快流了血,他抬手擦了擦,看着手指上的血,脸色顿时很难看。

    他扯下西服上兜里漂亮整洁的方巾,随便的擦了擦鼻子上的血,忽地对周沫笑了起来,凤眼中露出乖戾的神色来。

    矮油!不好了,这厮真的生气了,捅娄子了!

    周沫暗骂自己没记性,小时候她跟段鸿飞在一起疯闹,没轻没重的把段鸿飞的鼻子打伤了,以至于段鸿飞的鼻子变得很娇气,只要她再不小心剐蹭上,就会流血。

    这也是查秀波曾经非常讨厌她的原因之一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