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90章 嚣张白毛
    周沫笑了笑,她爸爸有多势力虚荣,她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周程程看着可爱的雪儿,很舒心的笑了,“不管怎么说,这次你在盛家的地位算是牢固了,我们家出了你这么个豪门夫人,再没人敢小觑我们了!

    今天我去美容院遇见几个自以为是的名门千金,看着我再不敢嘚瑟了,陆侯还专门打电话给我,问询你和盛南平的情况呢,他们家里人好像都在关注这件事情呢!”

    周沫马上想到一句话,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,她和盛南平的关系一旦得到确定,她亲戚朋友的地位也会光速飞升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私人大包房宽敞舒适,吃喝玩乐的东西都有,她们姐妹两个带着孩子,开开心心的在这里聚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陆侯给周程程打过来电话,周程程傲娇的告诉他,“我和盛南平夫人以及他们的孩子在一起呢!”

    陆侯立即笑着说:“要不要我过去看看,送孩子些见面礼啊!”

    势利小人!

    周程程忍不住暗骂陆侯,其实她同陆侯一样精明势力,但看着陆侯这个势力的样子,她心里就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陆侯,如果我妹妹没有成为盛夫人,你对我们就不会这样热情了吧?”周程程的声音含着嘲讽。

    陆侯犹豫了一下,还是很老实的回答,“是的,但我这样做不是我想攀附盛南平什么,而是因为盛南平的关系,你的身份会被加分,我们家里人更容易接受你。”

    感情很纯真,而社会很现实,这世上或许有纯粹的爱情,但婚姻都是要有条件的——郎才女貌,门当户对,势均力敌,棋逢对手。

    周程程放下电话,眼底眉间,都是失落黯然。

    周沫拍拍姐姐的肩膀,“陆家门风严谨,陆侯能为你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容易了,人活在世上,都会被现实所左右的。”

    周程程自嘲的笑笑,“我就是有些受打击,原来我的魅力还是没有盛安平的名气大!”

    “盛南平是谁啊,他根本就不是人,你怎么能跟他比呢!”周沫逗着周程程笑。

    小宝在旁边听的不高兴了,不满的叫了一声,“妈妈,不准你这么说爸爸!”

    周沫连忙举手道歉,“哦,宝贝,我还没有说完呢,盛南平他不是人,他是神呢,是我们的保护神!”

    小宝听周沫这样说,抿着嘴,浅浅的笑了。

    外面天色渐晚,周沫吩咐佣人收拾东西,她要带着两个孩子回家了。

    “乐盛这段时间总向我打听你呢!”周程程突然想起这件事情,对周沫说。

    周沫神色一凛,“你以后都不要理睬他,更不要跟他说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周程程意识到事情有些严重。

    周沫伏在周程程的耳边,低低的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“啊!?”周程程很是诧异的瞪大眼睛,“原来他们的关系是这样一大盆子狗血啊!”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,看看一旁站着的小宝,示意周程程小心说话。

    周程程眯着精明的眼睛,贼兮兮的说:“他应该早知道你和盛南平的关系,屡次故意接近你,大概都是有企图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男人不简单,而且是盛南平的冤家对头,你以后离他远点啊!”周沫想到盛南平对曲清雨的狠劲,忍不住嘱咐周程程,“陆侯和乐盛关系很好,但你不要搅进他们的事情里面,盛南平狠起来六亲不认,万一哪天他们的矛盾激化,我可帮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周程程搂着周沫的肩膀,“就知道你最爱我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恶寒的撇撇嘴。

    她们姐妹两个说着话到了楼下,她们走的是内部专属电梯,在走廊里侧,她们通过走廊还没等走到大厅,就感觉到了大厅处的喧哗。

    “靠,这么热闹,莫非有大明星入住这里了?”周程程轻嗤一声。

    周沫也忍不住拔脖往外面看,一看之下,吓得她差点当场转身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大厅中,一群冷着脸的黑衣人簇拥着一个人在办理入住,那个人挺拔高大,一双潋滟的凤眸散发出逼人的光彩,将他那张美峻的脸庞承托的魅力无边。

    这副模样本就够妖孽了,再加上一头嚣张的白发,怎么能不吸引住大厅里来来往往的所有人目光。

    能来这个酒店消费的人自然都是达官显宦,名门淑媛,各个见多识广,可这些人还是被妖娆危险如罂粟般的段鸿飞给震惊到了。

    大厅内不少千金名媛都痴痴地看着段鸿飞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男人是谁啊?”

    “哇,好帅啊!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很酷你!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又酷又帅才对!”

    “他好像不是帝都的人,之前一直没有见过啊!”

    “对啊,如果他是帝都的帅哥,帅的这么惨绝人寰,我们一定会有印象的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几个女人站在周沫他们的前方,窃窃私语的议论着。

    周程程也被突然出现的段鸿飞惊艳到了,忍不住跟周沫嘀咕,“这是哪路妖孽啊?姐姐我怎么也是第一次见啊?”

    “矮油,你都有陆侯了,你管他是谁干什么啊?”周沫嘴里劝慰着周程程,心里七上八下的直打鼓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段鸿飞来帝都意欲何为?她不知道段鸿飞这样出现在大庭广众下,会不会有危险?

    这个死小子,就不能安生点吗?总是害她为他提心吊胆!

    周程程很是不甘心的盯着段鸿飞绝代倾城的脸,轻哼着说:“早知道会遇见他,我就不要陆侯了!”

    “大姐,你能不能别给我们周家丢人现眼了!”周沫又急又气,吩咐佣人们先不要走出去,等段鸿飞等人经过大厅他们再走。

    “沫沫,别嫌弃啊!我只是随口说说,这辈子无论生死,我只爱陆侯了!”周程程挑眉轻笑,但语气是很认真的。

    周沫翻了个白眼,前面的人还在看着段鸿飞嗡嗡嗡的议论中。

    “他不会是前几天新闻里报道的,要带着巨资来帝都投资的南方大财阀吧?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我爸爸说过这个人呢,据说很是年轻,容貌惊人,在东南亚富甲一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嗷嗷,真是要疯了,没想到他会年轻成这样,帅成这样啊,而且还巨有钱......”

    “看来帝都的风水不错啊,钻石男层出不穷,大金山盛南平确定有主了,又给我们送来一个年轻富豪,我们的生活真够美好的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,这么又酷又帅的男人,就算不给睡,只是想想就很有满足感了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段鸿飞好似听见了这么有人要意银他,俊容笼上一层寒霜,凌厉的目光闪电般射过来,里面迸出一丝阴狠,这些女人都吓得脸色一白,立即噤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男人好凶的样子啊!”胆大妄为的红毛周程程都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男人你千万不要招惹啊!”周沫缩在人群后面,暂时没有跑出去同段鸿飞相认的想法。

    段鸿飞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电梯,周沫才吩咐保镖和佣人护着两个孩子上了盛家的豪华房车。

    周程程没有开车过来,也上了周沫的房车,顺路送她回家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刚才那男人是什么来头?气势很足啊!”周程程还在想着段鸿飞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都跟你说了,不要理睬那样的男人,太危险......”周沫心中烦躁,忍不住低叫起来。

    周程程被周沫激怒的样子吓到了,眨巴了两下眼睛,小声的说:“我就是随便说说,我傻**吗,真的去招惹那么危险的人!”

    周沫闭了闭眼睛,她觉得自己好像被突然出现的段鸿飞吓到了,有些大惊小怪惊弓之鸟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周沫脑子里一直想着段鸿飞,她忍了又忍,还是忍不住给段鸿飞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段鸿飞依然没有接听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这个猪头!这个傻缺,二货!绝顶的坏蛋!

    周沫气的跳脚骂人,她无比确定,段鸿飞就是故意不接听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之前还担心段鸿飞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,因故不能接听她的电话,今天周沫看见了,这个妖孽健健康康,活的神采飞扬,他就是不想接她的电话,他就是故意让她担心着急的。

    周沫又气又急,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在卧室里转来转去,这时,电话突然响了,吓了她一跳。

    电话是盛南平打来的,说他晚上要接班,要晚些回来,叫周沫不用等他睡觉。

    周沫轻轻吁了口气,感到一阵轻松,她的状态太焦虑,如果盛南平回来一定会瞧出端倪的。

    她到婴儿房看了看两个孩子,就回到卧室里洗澡,上床睡觉。

    周沫躺在床上翻来覆去,满脑子都是段鸿飞,她知道段鸿飞行事狠辣,这些年树敌无数,而段鸿飞一直做偏门生意,被政府不容。

    他这样公然出现在帝都,会不会引起黑白两道的追杀,缉拿,他会不会有危险啊!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周沫终于睡着了,她看见穿着花衣白裤,无比骚包的段鸿飞向自己走来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