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89章 幸福像花一样
    盛南平一双水色无边的眸子看了周沫片刻,之后就吻向周沫香软的唇瓣,满足和渴望同时袭来,满足是因为终于可以一家团聚,名正言顺的做夫妻,可以随意的在她的气息里辗转。

    渴望呢,自然是渴望她柔软的身体,渴望与她灵肉相缠,渴望融合在一起,共赴情爱的最高境界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晚上喝过酒,嘴里还有好闻的拉菲味道,淡淡的酒味仿佛渗透进周沫每一寸肌肤,一种喝醉酒的无力感支配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沫沫……沫沫……”盛南平用他低哑而魅惑的声音叫着周沫的名字,“沫沫……相濡以沫的沫沫……我们要一直到老......”

    相濡以沫!

    多么美好的感觉啊,他们终于可以相濡以沫……但他们会不会一直到老......

    周沫在经历无数风雨后,终于看见彩虹,过上了幸福的像花一样的生活。

    她在学校开始复课,恢复健康的小宝也正式去了幼儿园,她每天放学回来先去幼儿园接小宝放学,然后娘两一起回家看雪儿,三个人开心的等着盛南平下班回来。

    周沫的日子过的无比舒心,唯一让她牵挂的就是段鸿飞。

    那个家伙自从上次跟周沫在电话里吵架之后,再就没有声息了,周沫打电话给段鸿飞,那边也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周沫一会儿担心段鸿飞遇到了什么麻烦,一会儿担心段鸿飞真像他说的那样,跑到这边来发展,故意寻盛南平的晦气。

    她给段鸿飞打了几个电话,只是这个二货一直不接周沫的电话,把周沫急的抓耳挠腮,却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周程程在电视上看到曲振坤被抓的消息,马上给周沫打了电话,一惊一乍的问:“沫沫啊,你知不知道,曲清雨的爸爸被抓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周沫抱着雪儿,淡笑的回答。

    周程程聪明,立即会意,“盛南平早就告诉你了?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吧。”周沫含糊的回答,雪儿见妈妈打电话,咯咯笑着来抢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回盛家了?和雪儿在一起呢?”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聪明的周程程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周沫低头亲亲雪儿萌萌的小脸。

    雪儿长的确实像周沫,拥有一双和妈妈一模一样的黑眼睛,瞳孔乌亮乌亮的,笑起来时双眼会弯成两月牙儿,配上白嫩嫩肉嘟嘟的小脸蛋,任谁都想抱着亲一口。

    盛南平尤其喜欢雪儿,每天下班回来都会把雪儿抱在怀里,任凭雪儿要什么都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在盛南平的理念里,对待儿子和女儿要是两种不同的教育方式,对儿子要严苛的养,对女儿则是要娇溺的养。

    盛南平说了,雪儿长大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如果雪儿不想读书,就干脆做个文盲,女子无才就是德......

    周沫听了盛南平这套理论都觉得害怕,真怕雪儿在盛南平的娇宠下,变成一个像段鸿飞那样为所欲为的小祸害啊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周沫,你这个坏丫头太不厚道了,你回了盛家竟然不告诉我,我有什么秘密都告诉你,你是怕我向你借钱吗......”周程程在电话那边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周沫苦恼的皱了皱眉头,她同盛南平重归于好,一家团聚,按理说这事情应该告诉姐姐,还有爸爸,但她的这两个亲戚都有些半吊子的人,急功近利,唯利是图,盛南平很不喜欢他们呢。

    周程程像琼瑶女主上身了似的,继续在电话那边咆哮,“周沫,你太不把我这个姐姐放在眼里了,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对我说,也不许我和两个小宝宝见面,孩子都那么大了,还没见过我这个大姨妈呢,你的心真是够狠的,我哪里得罪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满头黑线地听着周程程的控诉,“那个,姐,你冷静点好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冷静!你让我怎么冷静啊!你都将我无视成这样了,你还叫我冷静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请你吃饭,我带两个孩子去,让你们认识一下啊!”周沫无奈让步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有时间,你挑地方吧,我随时恭候。”周程程很利落的回答着。

    周沫想了想,说:“雪儿太小,不适合带到公共场所去,我琢磨一下吃饭的地方,然后再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雪儿和小宝是盛南平的心头肉,尤其是小雪儿,她要把两个孩子带出去见周程程,必须得先同盛南平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周沫给盛南平打了电话,电话响了半晌,盛南平才接听起来,声音压的有些低,“沫沫,你有事?”

    一听盛南平的声音,就知道他是在忙,周沫有些不安,急忙说:“姐姐想看看两个孩子,我想带两个孩子同姐姐出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一下静默如山。

    隔着电话,周沫都可以感觉到盛南平身上阴冷的气势,她咬咬嘴唇,刚要同盛南平说不带孩子出去了,电话那边隐约传来一个女人婉约的声音:“南平......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虽然轻,却让周沫的心一抖,因为这个声音像极了曲清雨。

    未等周沫多想,盛南平那边已经开口了,“你可以带两个孩子去见姐姐,但要带着保镖和佣人,还有,见面的地点由我安排吧,雪儿还小,外面许多地方不适合她。”

    周沫听盛南平答应下来,不由大喜,把刚刚听见那道隐约的女声也忘记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为周沫她们安排的见面地点,是致远国际旗下的五星大酒店,本市数一数二的高档消费场所。

    几个保镖护着周沫和小宝等人直接上了十六楼,十六楼的总统包厢只有三个,却霸道的占据了整整一层楼,足见面积之大。

    包厢内宽敞,明亮,装饰奢华,他们到的时候,酒水,饮料,水果,零食已经摆满了一张大长桌,还有专门为雪儿准备的婴儿床,为小宝准备的各种漫画书籍和电玩。

    周程程一进来,不由大声的感叹,“霸道,果然是总裁的专属啊!”

    奶妈在给雪儿喂奶,周沫把小宝领到周程程面前,“儿子,这是妈妈的姐姐,你的大姨。”

    “大姨好!”

    “诶!好乖!”周程程能言善辩,但对应付孩童毫无经验,说了这句话之后稍稍卡壳,一时不知道该对这位身娇肉贵的小少爷说什么才好,干脆直接拿出带来的礼物,“小宝,这是大姨送给你的礼物,看看喜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姨!”小宝很有礼貌的接过玩具,“大姨太客气了,你不用给我买礼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亲姨妈,送你礼物是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姨,你送的这份礼物我收下了,下次你不用这样客气了,我长大了,已经不玩玩具车了。”

    周程程一时之间讪讪的,她平时伶牙俐齿,舌灿莲花,不知道为什么,对着这个小屁孩却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。

    哼,这孩子太像盛南平了,表面看着礼貌到无可挑剔,骨子里却都是透着疏离和冷漠,拒人千里。

    周沫拍拍受挫的周程程肩膀,笑着说:“我家小宝像我,智力超群,魔方孔明锁一类的东西都摆弄厌烦了,玩具是真的不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下次我给他买衣服。”周程程暗骂自己大意,盛南平那么难搞,他的儿子自然不好对付了。

    雪儿这时吃完了奶,被奶妈抱了过来。

    周程程一见软萌可爱的雪儿,欢喜的嗷嗷直叫,疼爱地在雪儿粉嫩的小脸上亲了又亲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可真够幸福的,小小年纪就儿女双全了,真是人生大赢家!”周程程不无羡慕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和陆侯不也滚到一起了吗,没准你肚子里面已经造出人了呢!”周沫回避着小宝,低声的说。

    周程程立即嘴角抽着摇摇头,“还是不要了,现在事情已经乱成一锅粥了,有了孩子会更乱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乱了?”周沫担心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同陆子良摊牌分手了,他很痛苦,竟然在家里吃药自杀了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周沫大吃一惊,“他死了没有啊?”

    “幸亏佣人发现及时,没有死成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周沫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周程程叹了一口气,“陆家人原本就讨厌我,陆子良这么一闹自杀,陆家人更讨厌我了,陆侯自责情绪深重,这两天的态度又有些动摇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也觉得这个事情发展趋势不好,不由皱眉,“你啊,原本是有一手好牌的,生生的被你自己打烂了,如果你平日检点一下,何必弄这么个臭名声,弄的陆家都不敢让你进门!”

    “我到是想检点啊,爸爸的公司风雨飘摇的,我也不能见死不救啊!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爸爸根本不具备做生意的潜质,干脆把公司盘出去,他手里那些钱足够衣食无忧的活到老了!”何必像蛀虫一样四处咬,招惹大家讨厌他呢!

    周程程点点头,“恩,这话我以前跟他说过,他不听我的,现在你是正牌的盛夫人了,你跟他说说,他一准听的。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