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88章 永远的男神
    “妈妈.....”小宝犹犹豫豫的叫着,稍微胖了一些的小脸上有点害羞,黑亮的眸子里带着一丝紧张和期待,“爸爸和姑姑都说了,你是我的妈妈,不是我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第一次听小宝喊自己妈妈,周沫又诧异又欢喜,她将小宝紧紧的抱在怀里,不住的点头,“是的,我是你的妈妈,我就是你的妈妈!”

    小宝嘴巴瞬间咧开,欢喜的大声叫着:“妈妈,妈妈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回应的抱住小宝一阵猛亲,“嗷!我的儿子,我爱你......”

    历经千辛万苦,周沫终于可以以亲妈的身份同小宝呆在一起了,他们母子终于相认了。

    这时,盛乐抱着雪儿从车上下来了,小宝拉着周沫的手,献宝一样嚷嚷着:“妈妈,你去看看小妹妹,大家都说她像你一样漂亮呢......”

    我的宝贝啊,你这么会夸人,简直完美到逆天,长大也一定是个撩妹高手了!

    周沫笑着亲亲小宝,才走过去跟盛乐打招呼,“大姐好!”

    盛乐对周沫的态度一直很好,和煦的对周沫笑着:“周沫,欢迎你回家啊!”

    “大姐,这些日子辛苦你照顾两个孩子,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傻孩子,跟我还这么客气,我照顾盛家的孩子是应该的!”

    盛乐身后跟着盛美,往日嚣张,不可一世的盛家娇小姐,此刻已经没有了跋扈锋锐,看着周沫的神色依然冷冷的,但总算是懂礼貌了一些,对周沫点点头。

    外面还是有些冷,盛乐没有在外面打开雪儿的被子,抱着雪儿进到别墅里面。

    “我的宝贝雪儿,她就在被子里啊!”周沫欢喜的盯着小被子。

    周沫生下雪儿后,孩子就被华玉清抱走了,这几个月周沫只是在梦中看见自己的宝贝女儿,此时孩子终于真实的出现在她眼前,她激动的眼圈都红了。

    雪儿早就在被子里面呆的不耐烦了,正用小脑袋用力的顶着被子,一听见外面有人叫她的名字,更加着急了,身体扭动得更猛了。

    周沫慢慢的把被子打开,雪儿乌溜溜的大眼睛一点点的露出了,一下就看见了被子外面的周沫,目光马上定格了,眼睛眨都不眨,也不笑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雪儿,我是妈妈,我是你妈妈啊!雪儿......”周沫轻轻的叫着孩子的名字。

    雪儿漆黑的长睫忽闪几下,看着周沫‘咯咯’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眼前粉雕玉琢,白胖呆萌的小婴儿,欢喜的伸手就来抱。

    “咯咯......”雪儿一见周沫来抱她,笑得更欢了。

    周沫还是第一次抱这么小,这么软的孩子,小心翼翼,动作轻柔,生怕自己大力一点儿就会伤到孩子。

    雪儿对周沫好像特别的亲,扭着小胖身子,唔唔呀呀的嘟囔着小嘴,不停的说着,软软的小手在周沫脸上摸来摸去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亲娘俩,割不断的血亲,瞧,雪儿跟你多亲啊!”盛乐在旁边感慨着说。

    周沫笑了,把小宝也叫到身边来,一手抱着雪儿,一手抱着小宝,这种幸福的感觉,也真是没谁了!

    自从华玉清出了车祸以后,盛南平一直要大姐盛乐替他照顾两个孩子,他知道盛乐为人宽厚,善良又足够机智,由盛乐照顾孩子他才放心。

    盛南平回来的时候,就看见别墅前面的衣架上晾晒着两个孩子的小衣衫,一株株盆景翠绿茁壮。

    别墅里面一盆火鹤妖娆盛开,厨房里飘出来的饭菜香,雪儿呀呀的学说话,小宝在旁边逗着雪儿,周沫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两个孩子,一边同大姐和妹妹说话......多么温馨的幸福之家呀!

    “爸爸回来了!”小宝最先看见了盛南平,欢呼的跑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儿子,想爸爸了吧!”盛南平大手一伸,轻松的将小宝抱起来,举过头顶。

    雪儿见哥哥跑向爸爸,她着急了,小胖腿不住的瞪着,嘴里咿咿呀呀的叫着。

    周沫见状,笑着伸手抱起雪儿,走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手抱着小宝,一手将周沫和雪儿抱进怀里,他的人生,在这一刻瞬间圆满了。

    这还是他们一家四口第一次的团聚呢,周沫和盛南平都很高兴,激动,盛南平抱着小宝,周沫抱着雪儿,他们一家四口凑在一起,才是一个大写的好字。

    盛乐主动过来给他们一家四口拍照片,留个特别的纪念,盛南平又招呼着盛美过来,他们一家人拍照。

    盛美听见盛南平招呼她,绷着的小脸终于有了些笑容,尤其盛南平让她坐在身边时,她更加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哥哥心中还是有她的,哥哥还像以前一样爱她的!

    盛乐今天是真的开心,自从华玉清去世后,她一直没有看见盛南平笑过,盛家也没有了笑声,死气沉沉的压得人心沉甸甸地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周沫回来了,两个孩子终于有了妈,盛南平也像个正常的人了,盛家重新有了人气,有了笑声。

    盛东跃和姜安迪进来的时候,就看见盛南平一家四口,幸福和谐的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word妈呀!

    盛东跃在心里怪叫,他那扑克脸的大哥竟然笑的无比灿烂,而他大哥的神情和肢体都在表达着他的好心情,连头发都在熠熠生辉,应该用极度愉悦来形容。

    对盛南平来讲,这样的笑容和高兴可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嗷,你们一家四口甜蜜幸福,为毛不叫上我!”盛东跃嗷嗷叫着冲进大厅。

    盛南平放松的斜倚在宽大的沙发上,“你是狗仔们的老大,我们不通知你,你不也凑过来了吗!”

    盛东跃不理睬盛南平的嘲讽,凑到周沫的身边,伸出双手,“小沫沫,好久不见,十分想念......”

    “嗷......哥,你为什么踹我啊......”盛东跃的手还没等挨近周沫,盛南平长腿一伸,利落粗暴的将盛东跃踹到了。

    盛东跃揉着屁股,跌坐在地毯上,委屈的叫着:“哥,你不能这样对我,?我还是不是你最亲爱的弟弟了?”

    盛南平半侧身体,罩住周沫,很威严的训斥盛东跃,“就算是我最亲爱的弟弟,有话也要好好说,不准动手动脚的!”

    “哼,有什么了不起啊,不碰就不碰吗!”盛东跃揉着屁股站起来,“我还有小宝,小宝最爱我了!”

    小宝年纪虽小,气场十足,微微皱眉看着盛东跃,“二叔,你的样子好糗啊!”

    “嗷,你个小屁孩也嫌弃我!”盛东跃严重受伤,转头看向襁褓中的雪儿,“幸好,我们家有小美人,我要小美人陪我!”

    盛东跃撅着屁股去抱雪儿,雪儿是个人来疯,只要有人抱她就高兴,咯咯笑着,靠在盛东跃的怀里。

    盛东跃一颗受伤的老心终于得到安抚,不住的念叨着:“雪儿宝贝,还是你对二叔最好了,二叔的家产都会留给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姜安迪亲眼看见盛东跃挨踹了,他不敢放肆,很有礼貌的样子向周沫问好,“大舅妈好!”

    “恩,真乖啊,过年给你发红包啊!”周沫正襟危坐,很有舅妈的架势。

    姜安迪撇撇嘴,碍于盛南平坐在旁边,他也不敢招惹周沫,乖乖的坐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盛南平吩咐佣人准备了丰盛的晚宴,他们一大家人围坐在桌边,小宝和雪儿自然是饭桌上的男女主角,尤其是雪儿,精力充沛得让人咂舌。

    她一会儿坐在盛南平身上,一会儿要周沫抱,之后又往盛乐身上爬,每分每秒都不肯消停一样。

    雪儿对任何事物仿佛都是好奇的,摸摸筷子,敲敲勺子,表情五彩缤纷,逗得饭桌旁的众人笑声不断。

    不婚主义的盛东跃,见雪儿如此可爱,也动了结婚的念头,想快点鼓捣出一个像雪儿一样可爱漂亮的孩子玩玩。

    月上中天,盛南平的家终于消停下了,客人们都走了,两个孩子在各自的婴儿房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被两个孩子折腾了一天的周沫,疲惫至极,简单的冲了冲澡,直接把自己往床上一扔。

    艾玛,照顾一天的孩子,比工作一天累多了,难怪大家都说孩子是小魔鬼啊!

    “我在家中的地位是不是要一日不如一日啊?”盛南平洗澡出来,看着周沫的背对着他躺着,不无担忧的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呢!”周沫打起精神转过身,对着盛南平媚笑着:“你永远是这个家的户主,永远是我的男神!”

    周沫刚刚洗过澡,白皙的肌肤覆上一层粉红色,显得特别清新漂亮,盛南平忍不住凑到她身边,重重的吻她。

    “有了两个孩子,你会不会厌倦我了?”今天盛南平看见周沫有多喜欢两个孩子了,危机感很强。

    周沫抱住盛南平结实的腰,脸在他的胸口蹭来蹭去,“恩,抱着这么舒服,想厌倦你都难呢!”

    “我会争取让你更舒服的!”盛南平喜上眉梢,笑着压了下来......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