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87章 杀她不眨眼
    盛南平盯着曲清雨,凛寒肃然的气息透体而出,“那次的事情后,我冷处理了我们的关系,我本意是不想利用你的。

    但你却纠缠不休,明知道我为了救小宝同周沫结婚了,你还是不死心,竟然对我全家人说你怀孕了,处心积虑的住进盛家来。

    曲清雨,不是我想利用你,是你主动跑过来让我利用你,而你更不是无辜的羔羊。

    从开始到现在,你一直是花样百出,用尽各种卑鄙手段,你有今天的下场,都是自找的。”盛南平无情的戳醒曲清雨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话不是凌空彻响的霹雳,却叫曲清雨一次性尝够了酸苦辣痛的滋味。

    曲清雨伏在地上,又羞又痛,想到被抓起来的爸爸,她抱着最后一线希望,慢慢的爬到盛南平的脚边,半跪着仰头祈求盛南平,“看在我们夫妻一场,有过几个月情分的面上,求求你救我爸爸一次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一把将曲清雨拎了起来,大手捏住她的下巴,咬牙切齿,一字一天句的说:“你做了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,还有脸来求我!你这个黑了心的女人,竟然指使人绑架周沫,羞辱周沫,我要让你得到惩罚,我要让你声名扫地,我要送你去坐牢!”

    曲清雨的下颌被盛南平捏地钻心的疼,而更让她恐惧的是盛南平的阴狠的话语,她流着脆弱的眼泪,连声祈求着盛南平,“南平……我错了,对不起,饶了我吧……对不起周小姐,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

    盛南平像仍一块破布似得,将曲清雨重重掷在地上,声音冰冷的对门口的保镖说:“把她拖出去,同那些绑匪一起送到警局,依法处理。”

    门口两个高大保镖绝对遵从盛南平的命令,面无表情的大步走进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立即大声尖叫着:“不要啊,不要送我去警察局......南平,你不能这样对我,我一直很爱你的,我把一颗心掏出来对你好,你不能这样对我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心如磐石,面罩寒霜。

    两个高大保镖像拎小鸡一样,轻松的提起曲清雨就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“南平,饶了我吧,我错了,对不起......南平,求求你,放过我吧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坐在沙发上,目睹所有的一切,听着曲清雨渐渐远去的凄惨叫声,看着无动于衷的盛南平,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心真是够恨,够硬,就算他没有把曲清雨当做真正的妻子,但他们毕竟在一起相处了很久,曲清雨对他又是一片真心,没有爱情总该有些感情的。

    但盛南平对曲清雨竟然一点儿情面都不讲,直接把曲清雨扔到监狱里面。

    周沫不由暗自警醒,她绝对不能得罪了盛南平,这个男人翻脸无情,可以把人捧上天,也可以杀人不眨眼!

    盛南平打发掉曲清雨,转头看向周沫时,像变脸一样,脸上露出和煦的笑容,“我抱你去楼上洗个澡,我已经派人去接孩子们了!”

    周沫一听说马上要见到孩子了,高兴的什么事情都抛在脑后了,自己从沙发上跳下来,“我不用你抱,告诉我去哪里洗澡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宠溺的看着周沫笑笑,拉着周沫的手走到楼上他住的卧室,“这段时间我一直住在这里,你先在这里洗澡吧,等下我会吩咐人把那个女人的东西都清理干净,之后我们再回主卧室住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不在意那些的。”周沫欢天喜地的走进盛南平的卧室。

    盛南平到一旁去打电话,他这边已经动了曲清雨,曲振坤那边也开始收网了,前期工作准备充分,估计收尾不会遇到什么麻烦。

    卧室里面以黑白为主色调,铺着深诸色的地毯,处处干净简洁,透着强烈的男人气息。

    周沫走进浴室,看见里面的一切都是男性用品,不由甜甜的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坐在舒适的大浴缸里,水温很舒适,暖暖洋洋地叫人直想叹息。

    周沫经过这一天的折腾,身心疲惫,靠着舒服的浴缸里,不知不觉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模模糊糊中,她好像又身处那个空旷的废弃工厂,大马脸猥琐的表情又凑到她眼前......

    周沫心里一惊,‘啊’的一声惊叫,蓦地睁开眼,大口的喘气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盛南平立即推门走了进来,声音中隐隐的透着慌急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周沫抬头看了眼盛南平,闭了闭眼,“没事的......我只是做了个噩梦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没有再多问,径自走到浴缸边,伸手就将周沫扶抱进了怀里,轻声安慰着她:“都过去了,不要再想了,以后再没有人能伤害到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有些愣愣地,有一点清醒又似不太清醒的样子,任凭盛南平有力的大手抱着没有穿衣服的她。

    其实只要盛南平在她身边,她就很安心,是那种可以把命交给他的安心。

    盛南平怕周沫感冒,一用力,将周沫从浴盆里抱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沫的身体一离开水,凉意袭来,她才猛的清醒过来,她竟然没有穿衣服呢,她脸上一红,不知所措的四处寻找可以遮住身体的东西。

    盛南平被她慌乱的样子逗笑了,低头吻吻她红粉菲菲的小脸,浴室湿润的空间里气氛暧昧旖旎……

    他很想在这里把周沫给办了,又来吻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觉得这样的自己很被动,连连摇头,“不......别在这里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轻轻一笑,扯过浴袍将周沫裹上,抱进卧室内的大床上,坏笑着说:“这里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周沫身上裹了件衣服,终于安心一些,她心急想见孩子,推推要扑过来的盛南平,“你先别乱来,孩子们什么时候到家呢?”

    “雪儿有些发烧,今天太晚了,大姐她们明天带孩子回来。”

    周沫一下子失望了,仰面无力的躺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一双大手迅速的伸过来,将周沫整个人搂了过去,手臂稍微一用力,周沫就落入了身边人宽阔温暖的怀抱里,炙热的唇和呼吸就在她的脖颈边。

    周沫清楚的感觉到盛南平身体的变化,她闭上眼睛,脸蹭贴向盛南平的头发。

    小小的一个动作,让一切瞬间无可收拾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动作利落,随便一扯就除去了周沫的睡袍,周沫很快就在盛南平强悍的身体下发抖,她感觉盛南平身体里面的热情狂野四处蔓延,蔓延到她的身体里,恣肆冲撞。

    最惬意的时候,周沫的意识几乎涣散,只是一遍一遍的叫着盛南平的名字。

    盛南平舒服的一塌糊涂,这个又乖又软的小人啊,带给他的感觉真是太好了,任他攻城略地,任他进入和占据,他于是狠狠地欢喜地,再一次深入她......

    周沫醒过来的时候,天已经亮了,外面的阳光从窗帘的间隙勉挤进些碎光,房间里依然静谧暗淡。

    她翻了个身,发现身边的床铺已经空无一人,想必盛南平是出去晨练了。

    想到今天两个孩子要回来,周沫立即从床上坐起来,她要好好打扮一份,以时尚辣妈的全新形象迎接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周沫刚坐起来,想到这里并没有自己的换洗衣服,不知道以前放在楼下小房间的衣服还在不在了。

    她洗过澡,裹着浴袍走出盛南平的卧室,正探头向楼下张望,一个笑容温和的中年女佣人走了过来,“夫人,先生让我告诉你,他有急事去公司了,你的衣服都在卧室里。”

    卧室?哪个卧室啊?

    周沫疑惑的跟着佣人去了卧室。

    来到佣人嘴里的卧室后,周沫彻底无语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晚上的时间,盛南平居然把曲清雨原来住的主卧室重新装饰了一遍。

    原本曲清雨的风格是奢华的金色调,现在变成了周沫喜欢的温馨的调,壁纸是鹅黄的,所有的家私都是米黄和白色相间的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整个衣帽间里满满都是崭新的衣服,全都是周沫的尺码,从睡衣到休闲服,到晚礼服,还有搭配衣服的各种包包,鞋子,眼镜,首饰,应有尽有而且都是顶级限量版……

    是盛南平太有行动力了,还是钱可以驱使一切,在最短的时间就可以得到想要的!

    周沫看着眼前的一切,忽然想起一句话,由来只有新人笑,谁人听见旧人哭!

    曲清雨昨晚还是风光无限的盛夫人,今天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遭罪了,而自己却成功上位了!

    兔死狐悲!

    周沫莫名的心惊害怕,她会不会也有被盛南平无情遗弃,一脚踢走的那天呢......

    周沫胡思乱想着,找了身衣服换上,然后下楼吃早餐。

    她刚吃过早餐,有车子驶进别墅,是辆非常豪华的保姆车,周沫估计是小宝他们回来了。

    周沫欢喜的迎了出去,车子一停下来,一个小男孩就从车上跑下来,直奔周沫。

    “小宝!”周沫看着明显长高长胖的小宝,加快脚步,一把将小宝抱进怀里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