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86章 把你推向绝路
    这一幕犹如锋利的箭,直直穿过曲清雨的心脏,让她的呼吸都变得凌乱不堪。

    周沫这个死丫头真是狡猾,熟知她的命门,一击中的。

    曲清雨闭上眼睛,心头绞痛!

    盛南平这是要干什么,是要做戏给她看?还是因为她做错事情惩罚她?

    周沫这个贱人,竟然敢如此羞辱她!

    盛南平,你好狠的心啊!

    曲清雨勉励镇定,握着拳头,控制着发抖的双腿,跟在盛南平后面进到别墅里面。

    盛南平将周沫一路抱紧屋里,小心放到沙发上,亲自帮着周沫脱了外套,鞋子,并且吩咐佣人为周沫拿来了冰块,为周沫敷脸消肿。

    “我不要敷这个,会不会痛啊?”周沫见曲清雨进来,故意跟盛南平撒娇。

    “不会疼的,就是有些冰。”盛南平好脾气的哄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偷眼看见曲清雨气的脸都扭曲了,她越发来劲了,“真的不会疼吗,我好怕呢!”她娇弱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。

    以往都是这个死女人欺负她,今天她要报仇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周沫楚楚可怜的小脸,对周沫生出了千娇万宠的心,柔声说:“乖啊,一会儿就好了啊!”

    此时,下午的阳光照进屋内,光芒洒落在盛南平和周沫的身上,他们两个都被罩在金色光晕之中,美好和谐的如同神仙眷属,让曲清雨莫名的花了眼。

    真尼玛辣眼睛啊!

    曲清雨跟盛南平在一起这么久,盛南平从来没有对她如此温柔以待过。

    在她面前,盛南平阴沉内敛,身上披着铁铠盔甲,心上更是罩着铜墙铁壁。

    在周沫面前,盛南平深情温存,袒露出他高傲矜贵的真心。

    曲清雨眯着眼睛又恼又恨,但盛南平不说话,她也不敢随便出声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琢磨了,她是盛南平的正牌妻子,她是曲振坤的独生女儿,盛南平就算想把周沫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弄进家门,也要掂量掂量。

    盛南平为周沫冰敷了一会儿脸,见红肿消除,他才将冰块交给佣人,转头看向一旁的曲清雨。

    在面对曲清雨时,盛南平脸上温情不再,仍是那张冷峻威严的面容。

    盛南平眯眼打量着曲清雨,这个女人真不愧是曲振坤的女儿,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她依然可以冷静的坐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曲清雨,谁给你的权利,一再的伤害周沫,一再的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?”盛南平语气平静,可全身都弥散着凌厉的杀气。

    曲清雨听盛南平如此严厉的质问自己,心中怨气横生,。

    她唇角勾起一道凄楚痛苦的弧度,“为什么?你说为什么?还不是因为你对她动了心?还不是因为我爱你啊?

    这个女人有什么好啊?你为什么要喜欢她?她只不过是小三生的贱女人......”曲清雨越说越悲愤,越说越大声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盛南平忽的站起身,大手带着劲风向曲清雨的脸上招呼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曲清雨吓得失声尖叫。

    盛南平峻冷的脸庞浮动着怒火,大手在距离曲清雨脸颊两厘米的地方堪堪停下,“我的原则是不打女人的,但你不要逼我!”

    曲清雨吓得流下眼泪,她顺势抓住盛南平的胳膊,仰着梨花带雨的脸,哽咽的哭诉着:“南平......你要干什么啊......我才是你的妻子啊,我们已经结婚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结婚也是可以离婚的。”盛南平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曲清雨大惊失色,摇着盛南平的胳膊,声音哀求,“南平,你是知道的,我是真心爱你啊,我们不能离婚的,我不会跟你离婚的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凌厉的眸子里盛满煞气,大手一挥,将曲清雨甩了出去,“你这个女人心比蛇蝎,哪里有什么真心?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阴暗事情!

    你怀了别人孩子让我喜当爹,推怀孕的周沫滚下楼梯,用计想害死小宝,现在又指使人绑架谋害周沫......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抓到你爸爸,你以为我会跟你这个腹黑狡诈的女人结婚吗?你以为我会留你到现在吗?”

    盛南平可是正规的练家子,他的大手拿过枪握过刀,强悍有力,曲清雨被他这么一甩,整个人都飞出去老远,并且重重的摔在地上,摔得曲清雨五脏六腑都仿佛挪位了,痛的她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曲清雨疼的直冒冷汗,但她却顾不得伸手去揉疼痛的地方,她被盛南平说的那番话吓到了,犹如被人猛地灌进一口冰水,彻骨的凉意顺着喉咙滑下去,经过五脏六腑,冻结住她全身的血液。

    她做的那些事情盛南平竟然一直是知道的!!!

    盛南平竟然知道她怀的孩子不是他的!!!

    盛南平竟然知道是她推周沫滚下楼梯!!!

    盛南平竟然这么久都隐忍不发......

    还有,他最后一句说什么?

    曲清雨披头散发的从地上坐起来,惊慌失措的看着盛南平,“南平,你.......你说要抓我爸爸,我爸爸......我爸爸现在怎么样了......”

    她一直都知道爸爸做地下生意的,但她自幼生长在那个环境里,早就习以为常,而曲振坤这些年都没有出过任何事情,曲清雨从来没想过爸爸会出事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清眸里沉满暗黑的氤氲,没有什么情绪的说:“你爸爸,现在应该已经被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!不会的!”曲清雨骇然的大叫着,挣扎着起身去拿她的手机,她还没等把电话拿到手机,她的电话铃先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曲清雨瞪着眼睛,畏惧的看着铃声不断的手机,如同看着可怕的怪物,她深吸一口气,才将电话接听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不好了,老爷,夫人都被警察带走了,很多穿制服的检查官在咱们家,要搜查......小姐啊,你快点找姑爷,让他想办法救救老爷夫人啊......”

    曲清雨眼前一黑,差点当场晕过去。

    她瘫软在地上,好久都没有动。

    周沫心软,看着失魂落魄的曲清雨,心里很不受,前一刻曲清雨还是大富豪的掌上明珠,高高在上的大小姐,转眼就成了阶下囚的女儿,家破人亡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缓了一口气,才慢慢转头看向盛南平,声音颤抖的问:“我爸爸......我爸爸会不会有事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冷哼一声,“你觉得你爸爸会不会有事情?他这么多年赚的是什么钱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......是你出卖了我爸爸?”事到如今,曲清雨依然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出卖了你爸爸,是我抓获了你爸爸。”盛南平一身正气凛然。

    豁然之间,许多前尘往事都变得无比清澈。

    曲清雨不是傻子,马上想到了盛南平是通过自己接近了爸爸,盛南平处心积虑,步步为营,盛南平心机深沉,一贯精于此道。

    爸爸这么多年都是没事的,是她害了爸爸!

    曲清雨的眼泪夺眶而出,情不自禁的握紧了双拳,指甲陷入手心的肉里面,“为什么......你为什么要这么做......为什么要欺骗我,利用我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皱了皱眉头,有些厌恶的说:“因为你自投罗网,你也想从我身上得到你想要的。

    曲清雨,你拍拍自己的良心好好想想,我们从开始到现在,是不是一直都是你缠着我的。

    我们相识的时候,我并没有同你交朋友的意思,你故意在我的酒里下了药,想让我们有进一步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曲清雨苍白的脸一下羞窘的微微发红,颤抖着声音问盛南平,“你......你知道这件事情?那天晚上你还跟我上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吃过一次这样的亏了,自然不会再有第二次。”盛南平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很轻,但坐在一旁的周沫还是听到了,周沫尴尬的嘟嘟嘴。

    “我最初接这个任务时,并没有想利用你,是你先来害我的,我只有顺水推舟了,在你的酒里也下了点东西,而那个晚上跟你春风一度的人并不是我,是我给你找的男公关。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利器袭来,曲清雨却感觉到当头被人打了一铁棍,她几乎晕厥,面白如纸,“那个人......不是你......”她的手脚控制不住的颤抖。

    盛南平轻蔑的冷哼一声,“你以为我是什么人,凭你的那点姿色,或者你那点下三滥的手段,就可以把我弄到你的床上去!

    你这个任性,自以为是的女人,仗着家里有些钱,就想随意摆布别人,只要是你想要的,世界就得围着你转!

    但是,你遇到的是我,你敢触及我的底线,就别怪我把你推向绝路!”

    曲清雨的眼泪扑扑地往下落,上帝太恶作剧了,怎么会弄这样残忍的乌龙。

    一想到是个男公关把她睡了,而盛南平一直都是知道所有事情的,曲清雨羞愤的都想撞墙而死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