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85章 为她,逆天而行
    周沫不是女超人,她怕死,一想到死,她吓得眼泪都流了出来,但如果她不寻死,这些人会让她生不如死!

    在此时此刻,周沫越发的想念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现在在哪里啊?知不知道她被人这样羞辱着啊!

    她多么希望盛南平可以像前两次一样,在她最危机的时候,可以像金甲天神一般,突然出现在她面前,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啊!

    “老大,你先来干,让我们学习一下你的雄姿!”膀大腰圆的男人比较会讨好大马脸,欢喜的地拍着大马脸的马屁。

    大马脸早就按捺不住了,狞笑着扑向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闭上眼睛,看来这次她是劫数难逃了,她刚要狠狠的将头撞向旁边的,突然间,外头传来了“砰砰砰”的几声类似枪声的声音。

    大马脸的动作猛然停住,转头看向门口,这些人也都机警的分散开,但还没等他们做出下一步反应,大门已经被人砸开了。

    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一步一步走进来,凛然的好似神祗天尊,强大的怒意从他的身上嗖嗖喷涌而出!

    一行训练有素的黑衣人,罗刹一般跟在盛南平身后,动作神速的将整个场地包围起来,超快的掌握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周沫的眼睛倏地睁大了!

    盛南平!

    盛南平真的来救她了,像天神一样,每次都及时的出现在她的身边!

    盛南平一进门就看见了周沫,脚下生风的朝周沫走来,他的身上好像安装着无数尖刀利刃,所到之处一片肃杀。

    大马脸和他的手下们是不认识盛南平的,但却都被盛南平强大森寒的气场震慑住了,他们手里都是有武器的,但这些人却仿佛被盛南平施法冻住了一样,没人敢乱说,乱动。

    周沫一见盛南平来了,紧张的精神一下就放松了,瘫软的靠在水泥柱子上。

    她知道,只要有盛南平在,她一定就安全了,她什么都不用想了,什么都不用怕了,她只是定定的看着逆光而来,高大英武的盛南平。

    须臾间,威霆的盛南平就奔到周沫身边,抬起长腿,一脚将站在周沫旁边的大马脸踹开。

    一百六七十斤的大马脸在盛南平面前像个破玩偶,‘嗖’的一下被踹飞出去两三丈远,然后重重的摔在地上,发出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盛南平这一脚,将大马脸的肋骨踹断三根。

    大马脸的那些手下,都被吓得面无血色,噤若寒蝉......

    “沫沫,别怕,我来了!”盛南平蹲下身,看着目光呆滞,神情惶恐,眼里满满是害怕的周沫,心疼不已。

    他抱住软绵绵的周沫,急问着:“你怎么样?有没有哪里受伤啊?”

    周沫在高度紧张之下突然松弛下来,精神有一过性的涣散,任盛南平摇晃喊了她半天,她看着盛南平的目光才有了焦点。

    她看着盛南平,方才那种无助绝望的感觉涌了上来,她大眼睛里水光浮动,有委屈,有喜悦,有激动,眼泪一点一点地流出,挂在长长的睫毛上,晶亮如星。

    盛南平心头一痛,尤其看着周沫泪流满面的脸颊高高肿着,白嫩的皮肤上红色的指痕清晰可见,嘴角还有丝丝血迹……

    他只觉得怒不可遏,有一种想杀人泄愤的冲动。

    盛南平抱着周沫,漆黑如墨的眼睛锁住了那几个人,看了几秒钟后,他厉声吩咐,“把他们都解决了,送到他们的主子面前!”

    跟在盛南平身边的凌海,微微皱了皱,“老大,这样做不妥,曲家还有情况没有调查清楚呢,这样做会打草惊蛇的......“

    ”我不管惊什么,我现在只能对我的妻子负责!”盛南平气息狂躁暴怒,整个人如同一头憋了无数年后被放出牢笼的野兽,每根线条都散发着强烈地煞气,与他平日里所流露出来的冷漠镇定一面完全不相同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连自己的妻子都保护不了,完成那些鬼任务还有什么意义!”

    凌海抿抿嘴,大着胆子再次提醒盛南平,“我们这样做,跟上面不好交代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只按照我的意思去办,我自会承担一切责任!”盛南平的语气带着不容反驳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告诉下面准备收网了。”凌海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看来,盛南平为了周沫,是要逆天而行了!

    盛南平‘恩’了一声,抱起周沫就往外面走,看着周沫被打伤的脸,越发气恼,再次狠声吩咐,“你们给我好好招呼这几个人,然后再送到他们老大那里去……”如果不是担心周沫会害怕,他真想亲手剐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外面停着一溜的车子,中间一辆是耀眼的林肯房车,在阳光下闪烁着奢华的光芒,大气尊贵的车身是主人权利和身份的象征。

    早有人为他们打开车门,盛南平抱着周沫直接坐到车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把周沫抱上车,依然没有放手,一直把周沫抱在怀里,好像怕周沫会突然不见了一样。

    周沫也没有挣扎推拒,她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,软软地趴在盛南平宽厚温暖的怀里,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之前那惊魂恐惧的一幕好像还在眼前,此刻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她觉得异常的安心,安全,一点都不愿意离开。

    周沫的惶然不安,仿佛无数细密的针,悄无声息地扎进盛南平的身体里,刺痛他的心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大手轻轻拍着周沫的后背,低声安抚着她,“没事了,都过去了,是我不好,连累你受惊了.......”他这辈子还没有哄过女人,反反复复就会说这几句话。

    周沫摇摇头,声音哽咽的说:“我……我没事……你能来就好了......”

    幸好他来了!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盛南平吧,每每在她遇险的时候,盛南平总能听到她乞求的声音,像神一样来到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会说什么花言巧语,只是将周沫抱在怀里,好像只有这样,他才能确定她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周沫软软的靠在盛南平怀里,看着车窗外急速倒退的景色,她微微一愣,这是回盛家大宅的路啊。

    她立即抬头,惊疑的问盛南平,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盛南平双眸微眯,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他绝对不能容许今天的事情再发生,若不是他们得到消息及时,若不是他赶来的及时,恐怕周沫已经出事了……一想到这个可能,盛南平就觉得背后冷汗淋淋。

    周沫听说回家,大眼睛里立即放出晶亮的光,“两个孩子都在家吗?”她太想念两个宝贝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犹豫了一下,轻声说:“孩子们现在都住在疗养院,大姐和盛美在那边,有佣人和保镖照顾他们。”

    周沫不由疑惑,瞪眼睛看着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吻吻周沫的额头,“我和曲清雨结婚只是权宜之计,曲清雨心思狡诈,当然不能让她接近两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周沫心中一暖,欢喜的用力搂了搂盛南平结实的腰身,盛南平考虑的很周到唷!

    随后,周沫想起凌海的话,又不安起来,舔了舔嘴唇,问盛南平,“我现在回家合适吗?会不会影响你的大事啊?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大手握住周沫的小手,十指交缠,“现在什么大事都没有你重要。”

    艾玛,这个男人变成撩妹高手了!

    甜蜜的感觉都快从周沫的胸口溢出来,她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安心的闭上眼睛,只要有这个男人在,她什么都不怕了。

    车子驶入盛家豪宅,周沫透过车窗看着熟悉的地方,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司机将车子停好,车位正好对着别墅的大门。

    别墅里面的曲清雨已经看见盛南平的车子驶进来,立即欢喜的迎了出来,娇声的叫着:“老公,你今天回来的好早啊!”

    司机为盛南平打开车门,曲清雨探头看过来,当她看着盛南平抱着周沫坐在车里面,立即目瞪口呆,俏脸瞬间变的惨白。

    周沫没有死,看样子也没有被强,这证明是盛南平救了周沫,她的计划失败了!

    而盛南平公然的把周沫带回家里,这是要向她摊牌了......

    无数个念头在曲清雨脑中转过,好在她是金牌主持人,临场经验丰富,很快就镇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盛南平将周沫抱下了车子,曲清雨对着周沫很贤惠的一笑,“妹妹,欢迎你来我们家做客,外面冷,请屋里坐吧!”

    她的举止,言谈还端着盛夫人的架子,想用这些来打击刺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已经确定了盛南平对她的爱,怎么会惯着曲清雨呢!

    她不理睬曲清雨,仰头看向盛南平,娇声说:“宝宝累了,抱我进去!”

    盛南平很少看见周沫在他面前如此撒娇,心软的一塌糊涂,毫不迟疑的伸出长臂,很轻松的将周沫抱了起来,大步走进别墅里面。

    周沫的小脑袋靠在盛南平的宽肩上,经过曲清雨身边时,对着曲清雨一挑眉。

    她跟曲清雨无需撕逼,只要盛南平爱她,曲清雨就已经一败涂地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