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84章 直到玩死
    电话那边的人是曲振坤的得力助手力叔,他对曲振坤这个宝贝女儿还是很尊重的。

    原本是力叔手下的人去调查盛南平和周沫,调查结果出来以后,力叔觉得兹事体大,还是由他亲自给曲清雨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力叔如实的回答,“那个女人昨天刚刚在望湖小区买了新房子,住在b座8栋。”

    “她在望湖小区买了楼?!”曲清雨漂亮的眼睛发出疑惑的光,“她买的房子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八百多万呢。”

    “八百多万!!!”曲清雨惊叫出声,“她哪里来的八百多万啊?这个房子一定是她哄着南平买给她的,她住的豪宅花的是我们盛家的钱,她竟然敢花我们家的钱,这个死女人......

    这个拜金女,像她那爱钱如命的死爹一样,她一定是为了钱才回来找南平的吗,她竟然花了八百多万买了房子......”

    力叔默默叹了口气,女人果然都是一样的,纵容优雅高贵如大小姐,知道老公在外面养小三时,也跟泼妇一样声嘶力竭的骂人。

    曲清雨气的直跳脚,忽然想起昨晚一夜未归的盛南平,急问力叔,“南平昨晚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盛先生......盛先生昨晚去了那个女人家......”力叔小心翼翼的回答。

    曲清雨气的脑袋嗡嗡作响,她都要吐血了。

    自从他们结婚,盛南平不是超级忙,就是超级累,一直没有跟她同房,她喜欢盛夫人的身份,想做个善解人意的好太太,并没有强行求欢,原来盛南平外面藏了小贱人,所以才不向她这里交公粮啊!

    “这个小贱人,她是回来找死的!”曲清雨的眼睛里露出浓重的杀意,她一定要除掉周沫,“你告诉我,那个死丫头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女人都是奇怪的动物,越是憎恶自己的情敌,越是要好好看看她,琢磨一下她到底比自己好在哪里。

    “大小姐,你不要冲动,凡事要三思而后行啊!”力叔好心的劝慰曲清雨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情不用你管!”曲清雨已经被嫉妒愤怒折磨疯了,像条疯狗一样,逮谁咬谁。

    力叔不敢再乱说话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不许告诉我爸爸!”曲清雨深爱盛南平,就算知道盛南平出轨,她也不想让曲振坤知道,以免曲振坤为难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力叔忧心忡忡的答应着,他总感觉要出大事。

    曲清雨的车子直接开进了科大,她按照下面人提供给她的情报,去学生餐厅找周沫。

    科大的餐厅宽敞,干净,明亮的落地窗可以看清楚餐厅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周沫真是很漂亮的,在众多的学生当中,曲清雨一眼就看见了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穿着普通的蓝色牛仔裤,灰白色的连帽衫,像个清澈透明的大学生,她身材苗条,说话时表情生动活泼,笑容停在嘴角,露出两个甜甜的小梨涡......

    在周沫的餐桌对面坐着两个男同学,而坐在她周围的那些男人也都有意无意的看着周沫,目光爱恋。

    周沫吃饭时只跟身边的女同学说话,但有男声同她说话时,她也表现的很有礼貌,同任何人说话时,都会直视对方的眼睛,动作,神态都是落落大方的。

    细节之处足见人品,周沫越是这样,越是招惹人注意,喜欢......

    曲清雨紧紧的攥起拳头。

    周沫拥有的是如花般的年纪,她有飞扬的青春,有崇拜的对象,她在最好的年华里,遇见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绝对不能留!她会威胁到自己盛夫人的宝座!

    必须除掉,立即!马上!!

    周沫现在还没有正式复课,她只是在学校的图书馆复习,这里方便查阅资料。

    吃过午饭后,同学们都去上课了,她拿着好朋友的宿舍钥匙,要到宿舍里睡一觉。

    同学们大多都去上课了,宿舍楼里静悄悄的,周沫正往前走着,听见身后好像有脚步声响。

    她心里一惊,还没等她回过头来看,后面有人突然扑过来捂住了她的嘴,鼻息处有很浓烈的药味传来,周沫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冰凉的东西浇在了周沫的身上,周沫激灵一下子醒了过来,她晕晕乎乎的眨了眨眼,意识慢慢地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她是被人绑架了!

    周沫的嘴上被人用胶布黏住了,不能说话,只能转着僵硬的脖子看看四周。

    这里好像是个废旧工厂,四周空旷清冷,有几个流里流气,眼神凶恶的男人站在她身边,不远处有人男人正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周沫很是害怕惶恐,她四处看着,下意识的寻找可以逃跑的出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们已经把她绑到这边了......好的,好的......大小姐放心,在这里她插翅难飞啊......好的,好的,我们一定会让你说的做......”

    那个男人挂断电话,转过身,周沫看清楚了,这个人四十多岁,长着一张难看的大马脸。

    周沫看清这个男人的脸后,心不由的一沉。

    她跟在段鸿飞身边多年,深知做这个行当的,如果他们把脸露出给肉票看,那就是要撕票杀人,不留活口了。

    周沫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,竟然有人想要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一瞬间,她想到了盛南平,祈祷着盛南平可以知道自己被绑架的事情,可以快点来救她出去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上面怎么说?可以动这个女人吗?”站在周沫身边的黄毛男人急切的询问他们的马脸老大。

    “妈蛋的,你这个精虫上脑的东西,整天想着那点事!”马脸轻蔑的骂黄毛。

    “老大,不是我想干,是这个妞太正点了,又嫩又滑,我看着她都硬了!”黄毛猥琐的说着。

    马脸老大撇了眼黄毛的下面,见真的拱了起来,他又看向周沫。

    这个小女人肌肤莹白如雪,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精致漂亮得让人惊叹,身上的衣服都被水淋湿了,贴在她的身上,衬得她整个人楚楚可怜,鲜嫩撩人……

    “啧啧……这可真是个小妖精,难怪咱们大小姐一定要除掉她!”大马脸摇头感叹着,“不愧是盛南平玩的女人啊,啧啧,真的是又年轻又漂亮啊!”

    周沫心中一惊,隐约觉得,他们所说的大小姐应该是曲清雨。

    “老大,到底行不行啊?”黄毛急的直搓手,恨不得马上趴到周沫身上来。

    周沫被吓得脸都白了,惊恐的看着大马脸,生怕他会说出‘行’,她宁愿被他们一下打死,也不愿意被人......

    “当然是行的了。”马脸眯着眼睛,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周沫。

    黄毛立即兴奋地探手抓向周沫,“来吧,妞,让哥先爽爽啊!”

    周沫吓得惊叫一声,连忙往后面躲。

    站在周沫身边膀大腰圆的男人一把打开黄毛的手,“不长眼睛的东西,要爽也要老大先上!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老大会稀罕上她吗......”黄毛干笑着看着大马脸。

    “卧槽,你当劳资是瞎子吗,你知道她是个极品,我就看不出来吗!”大马脸终于怒了,抬腿踹了黄毛一脚。

    不长眼的黄毛讪讪的退到一旁,但垂涎的目光依然盯在周沫身上。

    周沫惊恐万分的看着大马脸靠近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美人,等下哥哥会让你好好爽爽的......”大马脸凑近周沫,嘴里浓重的异味喷在周沫的脸上,周沫恶心得不由干呕了几声.......

    大马脸立即恼羞成怒,抬手就给了周沫一个耳光,周沫被打得头晕目眩,嘴角出血,身子朝一边歪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表砸,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好东西呢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,你还不是出来买的,靠趴在床上任盛南平干你赚了一千万……”

    大马脸还不解气,嘟嘟囔囔的骂着:“我告诉你,现在你的命由我来主宰,你让盛南平干是为了赚钱,你让我干是为了赚命,你如果把我伺候的舒舒服服的,我可以考虑留你一条命的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话,他的脏手来撕扯周沫的衣服,周沫顾不得脸上火辣辣的疼,拼命地往后闪避,奈何她的双手双脚都被捆着,手腕被大马脸牢牢的掐着,怎么躲也躲不开。

    大马脸看着周沫瑟瑟发抖的柔弱模样,眸子里淫光越发的大盛了,他勉强克制着自己的冲动,对一旁的手下吩咐,“快点,快点,把机器挪过来,大小姐让我们拍些精彩的片子来,然后她就任由我们玩了……哈哈,直到玩死为止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太好了!”黄毛先开心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男人也都乐的合不拢嘴,“我们都来尝尝这小嫩豆腐,真是太特马的水灵了.......”

    这些人雀跃的,欢喜的搬来了拍摄器材。

    周沫惊惶无助地咬着嘴唇,焦急的想着寻死的办法。

    她看见自己身边有个水泥柱子,她慢慢的往那边挪了挪,如果实在躲不过被羞辱的,她可以撞柱而死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