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83章 不做则已
    周沫有些慌了,她真没想到盛南平会不请自如,而她之前在电话里的嚣张态度,确实十分欠揍的。

    她咬了咬嘴唇,怯怯的把桶面推向盛南平,“还有一半呢,你要吃......就给你吧!”

    盛南平气的肝疼,都想把这桶面直接扣在装傻充愣的周沫脸上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潇洒,特利落?你把什么都放在明处了,大方的一句散伙就完事了,糟烂的事都留给我了!我这边无论怎么着急,生气都是自找的,是吧!”盛南平握着拳头,简直是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周沫被盛南平一吼,更乱了,手足无措的傻坐着,她根本就没有勇气直面盛南平的怒气,更没有胆量与盛南平抗衡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误会我的意思了......”周沫无措的抓住椅子上的靠垫,想攥在手里,借助一丝力量。

    可盛南平长臂一身,劈手将靠垫夺过去了,用力的摔在一边,“好,我给你一次解释的机会,你说,我怎么误会你了?”

    周沫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学生,被老师提溜到讲台上,在众目睽睽之下回答问题,她努力想回答出来,但脑子里面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,尤其是我和乐盛之间,我们两个清清白白,没有任何关系的,我不想被你那样误解......我也不想被你限制自由,住在你的房子里,每天乖乖的等你回来。”

    周沫说了几句,终于找到了自己之前的那些想法,“我已经二十一岁了,我有我自己的生活要过,不能只把你当做我生活的中心。”

    万一你是骗我的,我岂不是吃大亏了!

    当然,周沫聪明的没有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周沫水洗过一般清澈的眼眸,盈盈亮亮中透着惶然,他忽然意识到一件事情,是他让这个孩子感到害怕了,他没有给这个孩子足够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他的怒气渐渐转为悲哀,默默叹了口气,走上一步,伸手把周沫抱进怀里,“就算你患得患失,生气不安,你可以跟我谈,也不用这样偏激的跑出来,自立门户吧!”

    周沫听盛南平一下就说中她的心思,所有的情绪化为委屈,软弱的靠在盛南平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跟你谈啊?你那么强势,只用你喜欢的方式解决问题,压根不肯听我的想法!”周沫深爱盛南平,同盛南平分开这个决定,也是让她痛彻心扉的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不愿意跟盛南平分开,不然也不会跟着盛南平从南方回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听周沫的语气终于软下了,他一阵高兴,低头想吻周沫,却被周沫一扭头,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还在跟他怄气呢!

    盛南平无奈,只能说出他不愿意向任何人提起的事情,“乐盛......是爸爸在外面的私生子.......是乐云逸和爸爸生的儿子.......”

    “啊!!!!”周沫当场石化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世界也太小了,这......这简直是狗血的相遇啊!

    盛南平神色有些尴尬,这毕竟是他亲爹的风流韵事,由他嘴里说出来总是别扭的,而他尤其不擅长讲八卦事情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如果从盛东跃嘴里说出来,会顺溜很多的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妻子,我不愿意你和其他男人有来往,因为在意,而我和乐盛的这层关系,我更加不喜欢你跟乐盛来往,所以一看见你穿着睡袍同乐盛坐在一起,我就压不住火了。

    昨晚我的反应是过激了,伤害了你,对不起,请你原谅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强势霸道,能让他说出在意,对不起,请原谅,真是太不容易了,而他这样的男人一旦认错,是任何人都无法抵抗的。

    周沫是善良的孩子,感觉到自己伤害到盛南平的感情了,立即毫无原则的点头认错了,“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的,是我不好,我不该跟乐盛做朋友的,你放心吧,我以后绝对不会再理睬乐盛了。”

    孺子可教呢!

    盛南平觉得周沫就这点最可爱,知道错了就会承认的,他是善于抓住机会的人,趁着周沫心虚,低头就吻住了周沫。

    他刚刚一进门,看见周沫时就让他很有吻她的冲动,终于可以如愿了,周沫的味道还是那么的甜美,只是掺合了些方便面的味道。

    周沫先是没反应过来,任盛南平予取予求了会儿,等她反应过来了,也被吻出点感觉了,而盛南平的吻又霸道热切这次吻的比以往更加霸气一些,好像要把周沫全都吞下去一样的。

    她根本推拒不得。

    周沫身上只穿了件薄薄的睡裙,同盛南平滚热的肌肤贴合在一起,两人的身体不断的摩挲着……

    前一秒,天地玄黄。

    下一秒,宇宙洪荒。

    靠之!这是要出事了!

    周沫身上渐渐热了起来,而搂着她的男人更是硬的要冲天了,好不羞涩的抵着她的身体,昂然抖擞。

    两个人的呼吸都凝重起来,气氛暧昧,心跳加速!

    盛南平浑身血脉奔流,他大手一用力,轻而易举的就将周沫抱起来,快步的往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周沫晕晕乎乎的吞了吞口水,翦瞳看着盛南平的俊脸,做不出其他反应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眷恋的死死盯着周沫娇软柔媚的绯红小脸儿,紧紧的抱着怀里小人的细腰,动作亲密的简直要命了。

    呼吸接近,唇舌相依......

    周沫彻底迷失在盛南平制造的惊涛骇浪中了,这个男人不做则以,一做惊人,花样百出,没完没了......

    壁灯晕黄的光,柔和的照着。

    周沫睡了一觉醒来,正对上身边盛南平的俊脸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睫毛很长,很密实,在暖融融的灯光下,舒展的眉宇看着不像白天那么张扬凌厉,内敛柔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周沫摸摸盛南平放在她腰上的强势大手,不由暗骂自己没出息,早晨还信誓旦旦的要自由,要独立,晚上就跟盛南平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很丢脸,想好了离开这个男人,却连他的一个眼神都经受不住,她对盛南平的抵抗力,简直就是个零!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盛南平早早的起床,周沫这边没有健身室,每天早起都要健身的他觉得很不方便。

    解决了心头大事,盛南平才有心思打量一下周沫的房间。

    满目都是淡淡的水蓝色,水蓝色的床上四件套,淡蓝色的窗帘,整理的很干净的书房,厨房,每个房间都摆放着鲜花。

    空气中,飘着清雅的花香。

    整个房间被周沫收拾的干净,温馨,盛南平微微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越来越有脾气了,原本是很乖巧,可爱,很柔顺的,现在呢?倔强,任性,固执......可是他呢,竟然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。

    压着心里的情绪,盛南平换上秘书送来的衣服,银光闪耀扣子在晨光中折射出小小的光斑。

    穿好西装高大挺拔的盛南平,站着周沫身边,越发将周沫衬托得娇小玲珑。

    “收拾一下东西,你还是回去住吧!”盛南平这次的语气没有往日的霸道,用商量的口吻对周沫说话。

    周沫摇摇头,“不要,我住在这里上学方便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知道她说的托辞,也没有强求她,昨天周沫的反弹那么强烈,他不想再激化矛盾,凡事慢慢来吧!

    “我留两个保镖在这里.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秀气的眉头紧蹙,一脸宝宝不开心的表情,“我不要保镖,我可以照顾自己的,有事情我就给你打电话了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实在是不想再惹周沫不开心,他点点头,“无论遇到任何事情,你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,你要时刻记得,我是你的丈夫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说的自然又温暖,一双真挚深情的眼眸,看着周沫,仿若全世界只有她一个。

    周沫开心的笑笑,踮起脚,主动吻了吻盛南平的唇。

    她和盛南平之间的矛盾,不知道是被这一睡掩饰过去了,还是被这一睡解决掉了,周沫不再想这些烦心的事情,送走盛南平后,高高兴兴的去学校上自习,去见她想念的同学们了。

    北方城市,春意料峭的时候还有些冷,但盛家的大花园里已经人工铺上了绿地,种植上了时令的花树,雕塑里涌入潺潺的流水,给人以极佳的视觉享受。

    曲清雨今日没有心情欣赏眼前的美景,她咬牙切齿握着电话,一根一根缩紧手指头,“叔叔啊,你们是怎么做事的啊?那个死丫头竟然回来了,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怎么才知道啊?如果我昨天不吩咐你们去调查,是不是我就要一直被蒙在鼓里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清雨,我们以为盛先生很爱你的,不会做出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很爱我!”曲清雨像被踩到了尾巴一样,徒然拔高声音,“都是那个贱人勾引了他,都是那个贱人不好!都是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迷惑他!告诉我,那个小贱人现在在哪里?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