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81章 属于自己的家
    盛南平听周沫这样说,一双冷酷的眼睛发出愤怒的光,他咬牙,从牙缝儿里吐出一句话,“你什么意思?你是一定要跟乐盛和周程程在一起玩了?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这样的盛南平,心有些发抖,但想到盛南平和曲清雨在一起时的情形,她还是轻轻的笑了一下,“盛大总裁的生活海阔天空,丰富多彩,我就不能有两个愉快玩耍的亲戚朋友吗?”

    盛南平浑身立即充满凶神恶煞的气场,“周沫,别以为我去南方把你接回来,你就可以为所欲为?别以为我离开你真的不行?”

    周沫放在被子下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,挑眉轻笑:“你是致远国际的**oss!你是移动的金山!你是曲清雨的丈夫!你离开我怎么会不行?

    我知道,我在你眼里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,但小人物也是有人身自由的,也是要呼吸,也要有朋友的!

    你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有冠冕堂皇的理由,我做什么事情都是龌龊,见不得人!盛南平,我早就受够你了,你离开我可以过的更好,同理,我离开你也是完全可以的!”

    盛南平被这样冥顽不灵的周沫气的要吐血,阴沉的黑眸似乎要掐死周沫,“你......算你狠!”说完,阔步向外面走去,自始至终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周沫听着重重的关门声,整个人像被抽了筋,一下瘫软在大床里。

    她忽然有些迷茫了,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做盛南平的地下情人,她是在找虐吗!

    周沫看着身上青青红红的痕迹,不由流下眼泪。

    爱情里面,快乐都是短浅的,只有痛苦才永远。

    在盛南平的眼里,她依然是他花钱买来的生孩子工具,可以随意欺凌,摆布,她必须无条件的听他的话,他不让她见谁她就不能见谁,她必须无条件的听他的话。

    她自身是没有任何价值和尊严的,这样的爱是不对等的,所以她也得不到盛南平的尊重。

    周沫正哭着,电话响了,她拿过手机一看,是周程程打来的。

    她擦了擦眼泪,稳定了下情绪,才将电话接听起来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还好吧!”周程程忧急的问。

    “恩,还好,怎么了?”周沫装淡定。

    “乐盛说是盛南平把你带走了,他带你走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他......他跟我谈谈孩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干什么啊?要把两个孩子送给你,他和曲清雨去过二人世界的幸福生活啊?”

    周沫:“......”她真是佩服了周程程的想象力了。

    “你绝对不能答应要孩子啊,现在大家都知道盛南平对曲清雨的喜欢,而盛南平的妈妈又死了,没有人来照顾孩子了,曲清雨定然觉得两个孩子是麻烦了!

    一定是曲清雨那个贱人要盛南平把孩子送给你的,你绝对不能答应,不能便宜了那个死女人......”周程程义愤填膺的嚷嚷着。

    周沫轻轻叹了口气,周程程没有孩子,不知道妈妈对孩子的重要性,宁可跟着讨饭娘,不能跟着做官爹,周沫倒是希望盛南平把两个孩子给她,但盛南平不肯啊!

    “他没有把孩子给我,只是遇见了,随便找我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周程程轻轻松了口气,随后又疑惑的问,“你在哪里呢?你都没有告诉我现在的住址,弄的神秘兮兮的,是不是瞒着我做什么坏事呢?”

    “哎呀哎呀!你还恶人先告状呢!”周沫立即叫了起来,“你快点坦白,你和陆侯在更衣室干了什么坏事了?”

    周程程一听到陆侯的名字,不由轻笑起来,“我们做的事情啊......不告诉你......哈哈......”

    听着周程程开心的笑声,周沫的心情好了不少,她高兴的问:“你和陆侯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“是滴!”周程程的声音都变的柔软甜腻了。

    爱情是魔障,自古英雄与美人都难过这道关的,陆侯只是一凡人,心里面爱着周程程,终究要面对自己的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也算是历经磨难才在一起,一定要好好珍惜呦!”周沫鼓励姐姐。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就在一起呢,乐盛也在,我们打算找地方庆祝一下,你也过来吧,大家一起热闹!”

    “我不去了,我要为复课做准备,你们好好玩吧!”周沫想起之前跟盛南平的争执,立即就推拒了。

    “你过来吧,我们去接你......”周程程不死心的劝说周沫。

    “姐,我真的不去了,我还有事情,先挂了。”周沫不听周程程说话,利落的将电话挂断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讨厌盛南平的专横霸道,但她也感觉到自己做的不够好,她是已婚人士,确实不该跟乐盛走的太近。

    周沫放下电话,挣扎着下床,到卫生间去冲了个澡,回来的时候,见手机一直闪烁着,拿起手机一看,有三个未接电话,都是同一个号码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她觉得这电话号码有些熟悉,皱眉一想,好像是乐盛的电话号码,乐盛曾经在她面前念叨过几遍。

    周沫把手机调到静音,扔到一边。

    她打开笔记本,在网上看售楼信息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要有个家,不管走出多远的路,不管经历多少事情,在疲累至极、孤单寂寞之时,可以有个温暖的,安定的栖身之所,没有人敢撵你离开。

    经过今天的事情,让周沫意识到一件事情,女人更要有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周沫为了两个孩子,一定要经常留在帝都,她不能再做盛南平的地下情人,偷偷摸摸的住在这见不得人的地方,她要有自己的住所,自己的事业。

    她的银行卡现在有不少钱,开发软件赚的钱,查秀波付给她的酬劳,而她也一直没有任何大笔支出需求,基本上算是一个小富婆了,手里的钱足够她在帝都的最佳地段选处精装修的住宅。

    有了足够的钱一切都好办,周沫只需要选房子的位置,楼层,户型就好了。

    周沫为了孩子方便,专挑好的学区房看,这样的地方房价都是暴高的,但周沫为了孩子可以倾其所有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周沫早早的起床,背着她的电脑包,包里放着她的身份证,银行卡——这些就是她的全部家,然后就去看她选中的房子。

    这处房子对口的小学非常棒,毕业后可以直升最好的中学,而且离她就读的科大也不远,只是价钱贵的肉疼。

    周沫去看了房子,一百多平的三居室,精装修的,小区物业管理很好,周围配套设施齐全成熟,周沫一眼就看中了。

    她愿意买大点的房子,两个孩子自幼住惯豪宅,她没有豪宅可以给他们,也不能让他们太委屈了。

    三个居室好,她可以把其中两个改成儿童房,让两个孩子有自己的活动空间。

    她反复的在小区和房子里看看,确定没有问题,然后就签订了买房合约,八百多万换来了一串钥匙。

    周沫站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,慢而长的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之后周沫就挽起袖子收拾房间,这里是精装修过的房子,屋内一切都是崭新的,周沫只需要将屋内的灰尘清扫干净就行了。

    周沫一边收拾房子,一边想着每间房子的用途,家里还需要添置些什么东西,一样样的在本子记好。

    她将屋里清扫干净,又到附近的超市去采购,将日常所需要的东西一趟趟的倒腾回来,虽然过程很累,但心里是快乐的,带着热切和希冀。

    周沫一生下来就被父母遗弃在外婆家, 看着舅舅,舅妈的脸色长大,回到帝都读书,又要看爸爸和继母的脸色,到了盛家看华玉清和盛南平的脸色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她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家,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了。

    周沫把这边收拾好后,外面的天都有些黑了,她累的瘫软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她想稍稍歇息一下,谁知眼睛一闭上,竟然很快的睡着了,直到电话铃声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周沫睡的迷迷糊糊的,心被惊的砰砰直跳,想都没想就将电话接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又去哪里了?”盛南平的声音冷冷的,带着些微的怒意。

    周沫这回算是彻底的醒过来了,她从沙发上坐起,清了一下嗓子,对盛南平实话实说:“我自己在外面买房子了,我搬到我自己的房子住了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那边立即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周沫的感觉一下变得非常好,她握着电话,微微笑着,等着盛南平发难。

    “周沫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盛南平的声音里都是风暴,好像转眼就要天翻地覆了。

    隔着电话,周沫是不怕盛南平的,她慢慢的说:“我从来不是个海纳百川的人,也不喜欢逆来顺受,通过这几天的生活,我发现我做不到看着盛先生夫妻恩爱和谐而我若无其事。

    而你用一个亿买我做生孩子工具的时期已经过去了,你没有权利强迫我,没有权利限制我的人身自由,我从今天开始要过属于我自己的生活,我不再是你的附属品。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