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80章 混蛋一回
    看着身边裹着睡袍的周沫,盛南平心里的火焰简直要把周沫点燃了!

    他剑眉一蹙,清冷凛冽的声音越发阴沉了,“你穿着睡袍跟那个男人坐在一起干什么?

    周沫惴惴不安的坐在盛南平的旁边,她已经忘记了盛南平和曲清雨的相敬如宾,恩爱有加,她只顾担心怎么向盛南平解释了。

    “我和姐姐去游泳,遇到了麻烦,是陆侯和乐盛帮我们解围的,之后我们就从游泳馆出来了,姐姐和陆侯到更衣室里谈话,我没有办法换衣服,就只能穿着泳衣了,还是乐盛帮我找来了这件睡袍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乐盛还是好人了!”盛南平的声音冷的像来自地狱。

    周沫不敢再辩解了,刚才的一幕,确实不算好看,解释无效,那就只有沉默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见周沫不再说话,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态度,他更加郁闷了,冷着脸,也沉默的坐着。

    周沫心里更加不安了,她知道一句话,不在沉默中爆发,就在沉默中死亡,显然,盛南平这样的人是不会随便死亡的。

    车子一路疾驰,听到周沫住的楼下面。

    盛南平阴沉着脸先行下了车,周沫被盛南平的怒气笼罩,有些害怕,磨蹭着没有马上下车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周沫的手腕猛然被盛南平抓住,盛南平的强劲有里的大手轻而易举的就将周沫拉下了车子。

    “盛南平……”

    周沫双脚几乎腾空,身子被盛南平半抱在怀里,被动的跟着盛南平往楼里走,她的脚下还穿着游泳馆的拖鞋,鞋底同地面发出吱吱的摩擦声,非常折磨人的耳神经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我会自己走!”周沫觉得此刻的姿势非常没有尊严,低声跟盛南平抗议着。

    可是盛南平就像一个暴怒的君王,他的铁臂和大头都在叫嚣着他的怒意,愤懑嫉妒已经侵吞了他引以为傲的理智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睛,一言不发,只用行动表达着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个不听话的小丫头,他不喜欢她和周程程来往,她偏偏和周程程腻在一起;他告诫过她,不许打理乐盛,她偏偏和乐盛关系暧昧!

    一想到周沫和乐盛在一起打情骂俏的样子,盛南平嫉妒的血液都要沸腾燃烧了!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是那样的怒火燃烧!喷薄的令他失去一切理智!

    盛南平要让周沫知道不听话的后果!

    周沫的手腕被盛南平攥的生疼,她的人被盛南平半抱进电梯,电梯迅速上升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冷眸定定的钉在周沫身上,英挺深邃的五官,因为愤怒好像要变形了,呼吸都是冷空气,好像要把人冻死。

    周沫吓得不敢说话,她平时就有些畏惧盛南平,现在盛南平真的动怒了,她更加害怕了。

    她怕盛南平会毫不犹豫的掐死她!

    电梯门很快打开,盛南平抱着周沫就出了电梯,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甩手,就将周沫摔向沙发里,周沫哪里抗得住盛南平的大力,整个人像个布娃娃一样,跌进到宽大的沙发里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就这样不听话!”盛南平并不解气,他猛然俯身过来,高大结实的身体制住周沫,“我告诉过你,不要理睬乐盛,不要理睬乐盛,你为什么句不听话!”

    周沫惶然的瞪大眼睛,哽咽的说:“我没有理睬他,是他偏要来招惹我的,我撵他走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盛南平愤怒的声音在周沫耳边炸开,“你对他那样,是在撵他走吗?你以为我是瞎子吗?你竟然穿着睡袍跟他在一起......”

    “撕拉!”

    盛南平大手粗暴的扯开周沫身上的睡袍,露出漂亮的泳衣还有一大片白皙的肌肤。

    纤细精致的锁骨,凝脂细腻的肌肤,白瓷儿一样的吹弹可破,让人血脉爆表的美好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眼睛立即红了,血腥的眸子死死锁住着周沫的柔软起伏,“你竟然穿成这样跟他在一起,你这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随后双唇野蛮的占领高地,粗粝的大手四处游走。

    周沫听着盛南平渐渐粗重的喘息,隐约意识到盛南平要做什么,她惊惧的低叫,“不!”

    她的小手去抓浴袍,想将浴袍重新穿在身上,“不要……不要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太清楚盛南平的强悍野蛮,平日的盛南平都是她应付不了的,更何况这样暴怒中的盛南平,那样的感觉无疑于上肉刑......

    “你跟我说不要,却穿成这样跑到其他男人面前!”盛南平的俊眸中满是讽刺痛苦。

    周沫哽咽的解释着,“我跟乐盛真的没什么,我们什么都没有做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薄唇抿出一道残忍,大手钳住周沫的纤细腰肢,微微一用力,就轻松的将周沫掀翻在沙发里,不再客气的大手带着懊恼,剥下周沫身上的泳衣。

    大手粗砺地抚过周沫的肌肤。

    “盛南平!”周沫徒劳的挣扎着。

    不……

    盛南平单手就控制住周沫的肩膀,有力的长腿禁锢着周沫乱动的细腿,不给她任何挣脱的余地。

    周沫又慌又怕,

    她最害怕这个姿势了,她又羞又怕,大声叫着,“盛南平,你特么变态!”

    盛南平冷哼一声,欺身而上......

    无比的野蛮,无比的粗暴,无比的轻蔑,让周沫疼的一塌糊涂,沿着腿间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周沫痛的低低叫着。

    妈蛋的,盛南平这个变态的老男人,动作轻点会死啊!

    盛南平好像听到了周沫的腹议,近乎暴虐的咬住了周沫白皙的肩膀。盛南平这段日子一直多周沫很好,很温柔,周沫几乎已经忘了这种蚀骨钻心的滋味,痛的脸色变白,手不觉攥成拳头,额头上、鼻尖,脖子都有细汗流出来。

    “盛……南平……,你是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叫我什么?”盛南平的声音带着沙哑的性感,“这么快就对我换了称呼了?跟那个贱男人在一起卿卿我我,回来我就成混蛋了!

    好,我是混蛋?我特么今天就混蛋一次给你看!”

    嫉恨让盛南平理智尽失,动作更加粗鲁狠辣。

    周沫痛的龇牙咧嘴,但她却不能挪动一点儿,盛南平牢牢的扼住她的全身,只能被动承受着盛南平的侵略。

    周沫疼的头晕眼花,窗外的阳光在眼前明明灭灭,她闭上眼睛,低低的哭泣着……

    沙发没有大床弹性好,因为受力过猛,不断的吱吱呀呀......

    周沫不记得持续了多久,只知道在她终于得到自由的时候,外面的天已经黑了,她实在太了,身体一旦解脱,立即歪头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人已经在卧室内的大床上,想必是盛南平将她空运过来的。

    她撑着疲惫的双眼,挪动了下酸疼的身体,浑身的每一根骨头,每一个关节都在叫嚣着疼痛。

    周沫四处看看,并没有看见盛南平,但卫生间传来哗哗的水声,想必盛南平是在洗澡了。

    她撑着要断了的腰,慢慢的从床上坐起来,刚要下床,盛南平从浴室走了出来,腰间随便的围了条浴巾,露出紧致结实的八块腹肌和修长有力的双腿。

    刚刚就是这个男人,不顾她的意志,带着怒意的粗暴一气呵成,把她从头到脚收拾了一遍。

    周沫想着之前受的折磨和羞辱,贝齿紧咬,秀气的眉头也皱了起来,大声的质问盛南平“你凭什么这么对我,你这是家暴!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眉心拧出了一道川字,冷声说:“你自己做了什么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经过刚刚一同折腾,他心中的狂怒纾解了不少,人也没来由的轻松了,只是一想起乐盛还是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“我做了什么啊?你只是看到我和乐盛在一起,就随便的猜疑,盛南平,你还是不少男人?”周沫气的大叫。

    盛南平往前走了一步,“我是不是男人你不清楚吗?需要我再证明给你看吗?”

    周沫吓得立即往后一躲,她真是被强悍粗莽的盛南平吓怕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扯掉了浴巾,在周沫面前大大方方的开始穿衣服,并且冷飕飕的质问周沫,“你为什么就不听我的话?为什么还要跟周程程和乐盛那些人来往呢?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盛南平穿衣服,突然想到,盛南平这么晚就离开,自然是去曲清雨那边,她马上想到白天看见盛南平和曲清雨在一起的情形。

    她立即妒火中烧,恨意汹涌。

    周沫嘴角上扬,“我被你塞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,你还不许我见姐姐和朋友,你把我当成了什么啊?”

    盛南平皱了皱眉头,稍稍软下声音,“你可以去上学,可以去见你的同学,可以去随便购物,消费,可以做的事情很多,难道这么大的帝都只有周程程和乐盛两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只有跟他们在一起才开心!”女人在嫉妒的驱使下都是勇敢的,强悍的,周沫一想到盛南平和曲清雨恩爱的样子,她恨不得想杀人,什么都不怕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