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79章 璀璨旖旎
    爱意?周程程被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认真的看着陆侯,终于看清了陆侯的眼神。

    陆侯是真的爱她的!

    周程程的心一下欢喜起来,随后想起陆侯未婚妻,她的心突然又酸又痛,大眼睛里一下子水光盈盈。

    陆侯看着周程程眼中的泪水,一伸手,就将周程程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周程程又是难过,又是气恼,她狠狠用拳头砸在陆侯的胸口上,带着哭腔骂陆侯,“你不是有了未婚妻吗?你不是讨厌我吗?还来招惹我干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陆侯盯着周程程的脸,这女人象妖精,也象恶魔,能让他心跳如奔跑的小鹿,也能令他心疼出一身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吃力地吞咽了一下,喉结急促地动,内心在不断的痛苦纠结挣扎。

    最后,陆侯还是低头吻住了周程程诱人的红唇,只是这次他吻的很轻,带着无比珍视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......呜呜......你干什么?放开我?”周程程对陆侯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“我认输了,我要同你在一起,我愿意同你在一起......”陆侯一边亲吻着周程程,一边喃喃低语。

    周程程心里一惊,忽的抬起头,眯眼的看着陆侯,牙齿把双唇狠狠地咬出两排白印。

    陆侯知道周程程想问什么,他目光炯炯的看着周程程,“我刚刚说的都是真的,我愿意为了你放弃一切。”

    周程程的喉咙哽了一下,“你......你愿意放弃陆家的继承权吗?你愿意放弃漂亮有钱的未婚妻吗?这些事情你要想好了,不要拿话来哄我玩!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我之前想了好多遍了,现在无比明确了!”陆侯再次抱住周程程,热切的吻下来。

    周程程还穿着清凉的泳衣,她和陆侯之间只隔着陆侯薄薄的裤子,她清楚的感觉到了陆侯身体的变化,他硬了。

    “无赖!”周程程的脸有些发烧,娇嗔的骂陆侯。

    陆侯忍了很久很久了,此时已经控制不住了,大手一动,嘶啦一声,周程程薄薄的比基尼被蛮横的扯破了,象块多余的破布般滑到两人的脚下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......我妹妹要来的......”周程程见陆侯真的要举棍作战了,她有些急了,就算她再大胆爽利,也不愿意现场直播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.....乐盛会陪着她的......你妹妹也不是糊涂人......”陆侯声音都是沙哑的,一只大手捏住周程程圆圆的臀臀,用力压向他的坚实抖擞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好......这里不适合......”周程程心慌意乱,但嗅着陆侯身上特有的气息,听着他粗重的呼吸,感觉到他加速的心跳,她又很欢喜,全身的血液都疯狂地在奔走,大脑严重缺氧,思绪和理智都化为乌有......

    陆侯在这个时候是很有行动里的,裤子已经落下,金属的皮带头砸在地板上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,在静寂的更衣室里显得声音很大。

    周程程立即被惊醒过来,她害怕外面的周沫和乐盛听见,又伸手推拒陆侯。

    陆侯已经箭在弦上,怎能不射,他灵巧的舌撬开周程程的唇齿,纠缠上她的小舌,周程程刚刚清醒了一点的神智,有开始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周程程是情场高手,陆侯也不是省油的灯,他知道周程程的身体准备好了,身子一沉,好事已成了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恩......”

    两人同时发出满足又惬意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陆侯......”周程程轻叹一声,双臂慢慢搭在陆侯的腰上,感受着他滚烫的肌肤。

    陆侯抱着周程程,感觉到她每一分,每一寸,美个毛孔都在他的掌控之下,他不禁加重了力度,直想把她的身体揉进自己的体内。

    周程程只觉得脑中‘嗡’地一声响,好似一团烟花在灿烂开放,璀璨旖旎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都完全的沉醉其中,云山雾海,肆意放纵,不去管明天的水深火热,不去管明天的艰难困苦,什么都不管,什么都问不了,只要此刻的圆满.....

    周沫不是傻瓜,看见陆侯和姐姐一起进了更衣室,而且过了好一会儿没有出来,她就自动躲到旁边的休息区了。

    她想周程程精明,事故,一定吃不到亏的,也许是在跟陆侯谈判呢。

    乐盛就坐在周沫旁边,为周沫殷勤的倒着茶。

    周沫不喜欢乐盛靠近她,但她身上披的是乐盛为她寻来的浴袍,她也不好意思撵乐盛走开了。

    乐盛在周沫的对面坐下,“这里有很多美食,料理尤其好吃,我为你点了寿司拼盘,三文鱼,还有......”

    “给我一杯白开水,要温的。”周沫脸色清冷的对身边的服务员说。

    乐盛脸色变了变了,很受打击的样子,“是不是你不喜欢吃料理啊?”

    周沫黑着脸说:“我不喜欢别人自作主张的安排我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乐盛玩味地咂了下嘴,趣味盎然地看着周沫,“我以为女孩子都喜欢吃料理的,看来沫沫是不一般的女孩子啊。”

    周沫眉心拧了个结,“叫我周沫。”

    “哦,你可以叫我乐乐。”

    周沫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积攒了些力气,很郑重的对乐盛说:“你是知道的,我有丈夫,有孩子,你不要在我身上白费力气了!”

    “我不在乎这些的,我只知道我喜欢你。”乐盛的神情是少有的正经。

    周沫愣愣地瞪着乐盛,感觉不是乐盛疯了,就是她疯了,他们之间怎么到了这种纠结的程度呢?

    “好,好,你想喜欢我,我也管不了,但麻烦你离我远一点。”如果不是因为衣服还在更衣室里,周沫真的要马上走人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离你远一些,我要让你知道我的真心。”乐盛非常固执的模样。

    周沫无奈的揉揉发疼的太阳穴,“我知道倒追你的女孩子很多,大概每个人都对你俯首帖耳,你突然遇见我这么个硬石头,觉得很新鲜。

    我现在告诉你,你很有魅力,很具有吸引力,我就是已经结婚了,如果我没有丈夫,一定会喜欢你的,这样,满足你的成就感了吧!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更应该有成就感,别人都对我俯首帖耳,而我却为你马首是瞻!”乐盛朝阳般璀璨的眸子满满宠溺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彻底无语了,只能低下头,喝她的白开水。

    “我都这样让着你了,你还板着脸不理人。”乐盛的俊脸上都是委屈。

    周沫没有说话,用力的瞪了乐盛一眼。

    “瞪我也没用,我要是那么好打发的,就不叫乐盛了,咱们日久见人心吧!”乐盛自信的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周沫闭了闭眼睛,突然扬手来打乐盛,“不用等日久见人心了,我现在就要让你见见我野蛮的真面目!”

    乐盛没想到周沫会突然动手打人,愣了半秒,然后才稍稍往旁边一躲,周沫的巴掌从他的脸颊处滑到他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啧啧,打是亲,骂是爱,你是想用这种特殊的方式表达对我的感情吗!”乐盛细长的眼眸带着笑。

    周沫被气的要死,抬手又要打乐盛,只听见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叫她的名字,“周沫!”

    “啊!”受惊的周沫迅速转过头,看见高大挺拔的盛南平大步走来,棱角分明的五官乌云密布,压得偌大一间屋子风雨欲来。

    乐盛看见盛南平时,细长的双眸攸地一眯,令人感觉很是诡异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一脸怒意的盛南平,动了动嘴唇,但没有发出声音,在这个时候,沉默是最安全的自我保护。

    “周沫,过来!”盛南平冰冷骇然的嗓音带着独有的强势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总是这样,习惯于发号施令,偏偏,他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王者霸气,让人没有理由的臣服。

    周沫没有任何迟疑,站起身走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乐盛毫不顾忌盛南平的对周沫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盛南平见周沫快速的走向自己,肃穆冷漠的脸上总算是放松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他看都不看乐盛,仿佛乐盛压根不存在一样,他只定定的盯着周沫,见周沫走到身边,低声说:“跟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周沫搅动着指头,很是为难的说:“我睡袍里面还穿着泳衣呢,包包和衣服都在更衣室里面......”

    “去换!”盛南平简洁有力的说。

    “更衣室里面......不方便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拧眉看着周沫,等待解答。

    “我姐姐和......陆侯在里面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脸色不由一黑,但总算是定力好,没有表现的太震惊,“衣服不换了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周沫只能裹着浴袍,在众人看热闹的目光中,跟在挺拔高大的盛南平身后,灰溜溜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车子就停在会所门口,周沫一出会所就坐上了车子,车里面开着暖风,露着双腿的周沫并不觉得冷,只是盛南平一坐到她的身边,她周围的温度‘刷’的一下都降了好几度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