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77章 动动手指就行
    周沫端详着周程程的脸,见周程*好像不知道乐盛在这里,周沫没有办法指责周程程,气鼓鼓的往秀场里面走。

    秀场里面已经很热闹了,红色的地毯,闪光灯下的华丽t台,还有很多传媒记者。

    此时观众席里已经来了一些人,因为这次时装秀是两位国际知名设计师联名举办的,很是高端,神通广大的周程程才搞到了第二排的票。

    周沫坐下后,放眼四处看看,见很多名模明星都是坐在第二排的,看来第一批坐的定然都是重量级别嘉宾。

    时装秀快开场前,前排嘉宾陆续就位,有国际知名设计师,有服装公司的销售总监,有大公司的总裁......但所有这些人都没有坐在前排居中的位置,显然,中间位置坐着的人将是今晚最重要的大人物了。

    一幕大戏里,最重要的人往往最后登场,现在除了中间位置上的大人物,其他位置上的人都到齐了,大家都好奇的等着压轴嘉宾的到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谁啊?这么能装屁,故意迟到显示身份呢!”周程程不满意的嘀咕。

    周沫也有同感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周沫见有两个承办人往入口处跑去,她知道这个装屁的嘉宾来了,当周沫看见嘉宾的脸时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在众人簇拥下走进了的人是曲清雨。

    曲清雨穿着高定的水蓝色长裙,一副高贵矜持的样子走进来,前面有许多认识她的人,都纷纷站起来跟她打招呼,“盛夫人,你来了!”

    “盛夫人,你今天可真漂亮!”

    “盛夫人,你的气色很好呦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这些人的马屁拍地,啪啪滴!

    曲清雨高高的仰着头,一双漆黑的眸子含着淡淡的笑意,白皙的手挥了挥,示意大家可以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妈蛋的,她不过是沾了盛南平的光,把自己搞得像个女王一样,嘚瑟个屁啊!”周程程又是嫉妒又是恨的低声骂着。

    而周沫则是一脸木然,脑袋里空空的。

    周程程见周沫这副样子,明显是受了刺激,她低声安慰周沫,“你可以直接无视这个贱人,也别去想盛南平那个人渣,以后你一定会遇见更好,更有钱的男人!”

    周沫没有听周程程说什么,只是定定的盯着曲清雨看。

    曲清雨落座,时装秀开始,这次展出的作品也在现场拍卖,每件都是限量版的一件,所以价格也是出奇的贵,普普通通的一条小裙子也要十几二十万,好一些的就是三四十万,再搭配上鞋子,包包,艾玛,够普通人家半辈子的花销了。

    现场有几个演员和贵妇拍下了几件中档次的裙子,一套下来都要几十万的,到了高端展示的时候,就没有人随便抬手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到了曲清雨一枝独秀的时候了,只见她玉手频抬,姿势轻松,没一会儿工夫,几百万就没有了。

    现场的设计师和主办方都笑的合不拢嘴,更是把曲清雨当做女神一样供着。

    坐在周沫附近的一些女人,怀着复杂的心情开始低低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哇塞,姓曲的还真是大手笔,这些衣服明显都是坑钱的吗!”

    “人家有钱,才不管坑不坑钱,要的就是挥金如土,压倒众人的感觉!”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倒是会嫁,嫁给了帝都的财神爷,花钱跟流水一样呢!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呢,据说盛南平非常宠着她呢,不然她也不会这样肆无忌惮的花钱了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周沫皱了皱眉,她觉得秀场里面很冷,不由紧了紧身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其实周沫现在也是很有钱的人,但她却舍不得花几十万拍一件穿不了几次的衣服,她觉那都是脑子有坑的人做的事。

    时装秀一结束,曲清雨就站起了身,同那两个知名设计师握了握手,声音不高不低的说:“本想请两位大师出去喝茶的,但我丈夫盛南平要我同他出席一个宴会,他已经过来接我了,我只能先走一步了。”

    两位大师同曲清雨说着客气的话,一伙人恭送着曲清雨,就在这时,入口处一阵的骚动,大家不约而同都往那个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入口处出现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形,鼻子高挺,唇形漂亮,英俊硬朗的脸找不出任何瑕疵,耀眼的像天上最璀璨的星,眉眼间带着浅浅的笑,看着曲清雨的眸中带着一种叫做怜爱的东西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惊艳到了,倒吸了一口气,有人认出盛南平,惊喜的叫着:“哇塞,是盛总啊,致远国际的**oss!”

    “我勒了个去,这可是一座行走的金山啊!最重要还是帅的要人命的金山!”

    “我也好想嫁一个这样的老公,得少奋斗多少年啊!”

    “攀了高枝的女人多了,可攀的那些都是人到中年的地中海,大腹便便跟河马似得,看着都倒胃口,再看看眼前这位,帅过男明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蛋的,姓曲的女人命真好,竟然还这样得宠,挥霍完盛总的钱,盛总还亲自来接她,大概还会说一句,你花钱的姿态忒漂亮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盯着入口处的盛南平,听着周围窃窃的,放在腿上的双手都在控制不住的发抖。

    她想起盛南平之前跟自己讲的那些话,心头苦涩如黄连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曲清雨,冷峻的脸上一反常态的始终保持了微笑,好像非常愉快的样子,曲清雨走到他身体,两人在众人羡慕的目光里,携手并肩的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周程程转头看向周沫,见她一张清丽的小脸因痛楚都皱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不理睬他们了,盛南平已经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,你没必要关注他们,以后姐会为你找个更好的......”周程程絮絮叨叨的劝慰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咬了咬牙,拼命忍住自己的委屈和难过,不断的告诉自己,盛南平没有骗她,盛南平只是在跟曲清雨逢场作戏,她要相信盛南平......

    时装秀结束后,周程程见周沫还是闷闷不乐的,她提议,“你回家也是一个人,不如我们去酒吧坐坐吧!”

    周沫心中正纠结郁闷,摇摇头,“我不去酒吧,乱糟糟的吵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去看梅花啊,我知道有个地方梅花开的正好,那可是今年最后一批盛开的梅花了。”周程程不断的怂恿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想想自己那个空荡荡的家,想想盛南平和曲清雨的恩爱有加.....

    一想到这些,她的心好隐隐地痛,鼻子也酸酸的,她不能让这种称为悲凉伤心的情绪蔓延,这种情绪让她软弱。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,同周程程去看梅花。

    周程程开车带周沫到了郊外的梅苑,这里其实就是个高档的私人会所,占了一大片山林,依山傍水间有无数亭台楼阁。

    车子开进梅苑,周沫一下车,就闻到空气里缕缕梅花的清香。

    周沫很喜欢这个味道,不禁连连深吸了几口气,感觉五脏六腑都清澈了。

    她信步走到园子里面,见几株梅花开得花枝婆娑,粉粉嫩嫩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这里是不是很美啊?”周程程献宝一样向周沫炫耀。

    周沫浅笑着点点走。

    “走,里面还有更好玩的呢!”周程程熟门熟路的领着周沫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周沫边走边看发,发现这里除了装修清幽雅致一些,其余的跟普通会所没有什么区别,她不由奇怪的问周程程,“哪里有更好玩的啊?”

    周程程挑眉一笑,“想做这里的会员,资格审查比高尔夫球会还要严格,能进到这里男人,都是名副其实的金主,你随随便便在这里交给朋友,身价都不会比盛南平差很多,这不就很好玩了吗!”

    周沫翻了个白眼,“你以为我喜欢盛南平,就是为了他的钱啊!你妹妹我想要赚钱,只要动动手指就行,根本不用靠男人!”

    周程程只把周沫这句话当成说笑,搂着周沫,“对,我妹妹最威武了,勾勾手指就可以搞定男人!”

    周沫:“......”她是没有办法将周程程的三观扭转过来了。

    周程程傲然的抬头挺胸往前走,时刻都注意着她的仪态优雅,“沫沫,你想先去做什么?健身?游泳?”

    周沫有些心不在焉,没发觉周程程说的这个两个去处都是展示身材的好地方,她敷衍的说着:“去哪里都行的。”

    “ok,我们先去游泳。”周程程兴致勃勃的领着周沫往游泳会馆走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来的匆忙,没有自带泳衣,周程程带周沫到旁边的游泳店里挑泳衣,这时周沫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周沫看了下来电显示,是盛南平打给她的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然后抬头看看十分认真挑选泳衣的周程程,走到稍稍僻静的地方去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“沫沫,在干什么呢?”盛南平的声音很温和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吃饭呢。”周沫随口胡诌着。

    “你同你姐姐一起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我和姐姐出来玩,就在外面吃了。”周沫知道盛南平不太喜欢她同周程程在一起,但她就故意跟盛南平作对,潜意识里想激怒盛南平的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