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76章 死缠烂打
    凃琳见陆侯没有接话,她撇了陆侯一眼,笑着回答了陆子良,“是呢,小叔叔,我们过来给陆侯挑两件衬衫。”

    周程程俏脸上挂着妩媚的笑容,“陆公子,听说你要结婚了,恭喜你啊!”

    陆侯脸上没有一丝喜色,对着周程程微微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啊?”陆子良有些诧异的问周程程。

    周程程娇滴滴地对陆子良说:“沫沫设计的游戏软件同乐盛的公司签约,乐盛同陆公子是朋友,我们见过几次面。”

    陆子良看着周程程波光潋滟地眼睛,心摇神荡,并没有多想其他。

    谎话说的这个顺溜,真是没谁了,周沫都暗暗给周程程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陆侯冷眼看着周程程对陆子良笑颜如花,暗暗咬牙,他知道周程程打的什么主意,她勾引不到他,就去勾引没什么心眼的陆子良。

    这个狡诈轻浮的女人,为了钱果然是不择手段!

    陆侯看了眼周程程挽着陆子良胳膊的手,皱了皱眉,“小叔叔,你同周小姐交往,爷爷奶奶知道吗?”

    周程程仰起脸,呵气如兰的软语问陆子良,“你还没有跟家里说我们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陆子良连忙说:“我已经跟家里说过了了,他们同意我们交往。”

    周程程下巴颌扬得高高的看着陆侯,骄傲而自信。

    陆侯又深深的看了周程程两眼,黑眸里闪着光。

    周沫很清楚的注意到,陆侯的的眼神在周程程傲然的胸,纤细的腰,蜜桃般的臀上扫了两个来回。

    看来陆侯对周程程还是充满想法的。

    陆侯闷闷的同陆子良打了招呼,挽着凃琳走了。

    周程程一见陆侯走了,脸上的笑容就支撑不住了,同陆子良走进服装店,很敷衍的为陆子良挑了两件衬衫,然后说要和周沫去做spa,想把陆子良打发走。

    陆子良对周程程是实心实意的好,他热情的说:“你们去哪里做spa,我送你们过去,给你们办两张会员卡。”

    周程程怕陆子良看出端倪,只得同意陆子良送她和周沫去做spa。

    陆子良为她们办理了两张高端金卡,又体贴的对周程程说:“你们做完spa后给我打电话,我请你和妹妹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周程程握握陆子良的手,“谢谢你对我这么好,你去忙吧,不用管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陆子良握着周程程的手,只觉得细腻柔滑的不可思议,心跳不由加快,周程程说什么他都肯听的。

    周沫和周程程躺在单独的贵宾室里做汗蒸,周沫不安的问周程程:“你这样做不太好吧?你喜欢的人是陆侯,这样做等于欺骗陆子良的感情?”

    周程程轻哼一声,“男人没一个好东西,他们的感情就是用来欺骗的!”

    周沫叹了口气,“可你这样的赌气,会搭上你一辈子的幸福,不值得啊!”

    周程程有些挫败的说:“谁让陆侯气我了,他明明是喜欢我的。”她随后又自嘲的笑了,“陆侯想得到我,又看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周沫沉默不语,她知道是周程程的声名狼藉让陆侯怯步了,其实周程程并没有那么坏。

    她和周程程在外面混了一天,期间好几次拿起电话来看,电话都是无声无息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直都没有给她打来电话。

    周沫微微失落。

    她和周程程在外面吃过晚饭才回家,迎接她的是一室冷清和寂寞,她给自己倒了杯水,走进书房。

    桌案上放着她的笔记本,周沫用手摸索着笔记本,犹豫了半晌才缓缓的打开。

    自从她跟盛南平回到这里,就没有再碰过笔记本,为了盛南平,她愿意金盆洗手,弃暗投明,不再做她的暗夜之王。

    周沫今天给段鸿飞打了几个电话,想问一下段鸿飞的情况,但那个坏小子好像真跟她生气了,一直没有接听她的电话。

    想着段鸿飞之前骂人时中气十足的,大概没有遇到什么大问题。

    周沫打开电脑,正常上网学习。

    她今天已经跟学校的导员打过招呼了,她下周可以回学校去复课,但要先经过补考,如果补考合格,可以跟原来的班,如果补考不过, 就要留级。

    周沫要大康将当初留在盛家的课本和学习资料都拿了过来,这一周她都打算留在家里,奋发图强。

    她稳定下心情开始复习,慢慢进入状态,直到放在旁边的电话响起。

    聚精会神的周沫吓得一个机灵,低头见电话是盛南平打来的,浑身顿时解冻,开心的将电话接起来。

    “沫沫!”低沉并带着冰晶一样质感的男声传来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周沫轻轻的答应着。

    爱,要么使人紧张,要么使人放肆,周沫在盛南平面前,还处于紧张状态。

    “晚饭吃的什么?”盛南平好像走到了外面,电话那边有风声呼啸而过,吹得他的声音不甚清晰。

    “我和姐姐在外面吃的。”周沫稍稍提高声音回答。

    “今晚我有事情要做,不能回家去了。”盛南平语气中带着歉意。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周沫很是失落,却不能表现出来,“你忙你的,不用管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有事情你就找大康。”盛南平坐到了车里,有车门关合声。

    周沫很懂事的说: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盛南平不擅长柔情蜜意,想跟周沫煲会电话粥,都不知道该聊什么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后周沫有点心神不宁,回味了一会盛南平短短的两句话,过了好半天才静下心来,继续学习。

    第二天快接近中午的时候,周沫的电话响了,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,她犹豫了一下,将电话接听去来。

    “沫沫!”清悦的男人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这是谁啊?这么自来熟?

    周沫皱眉问,“你是哪位啊?”

    “我严重被你打击到了,我的心啊,都碎了!”

    周沫听着这故作委屈的声音,脑海中闪过一个人,“你是乐盛?”

    “谢天谢地,你总算还记得我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周沫扁扁嘴,“乐公子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沫沫,很久不见了,我想请你吃午饭,聊聊你写的那个游戏。”乐盛怕周沫拒绝他,故意提到游戏。

    周沫不傻,马上识破乐盛的花花心思,笑着说:“很抱歉,乐公子,我人不在帝都,跟朋友到外地玩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啊?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哪里玩呢?”乐盛咄咄的问。

    周沫被问的不耐烦了,声音冷了下来,“乐公子,这好像跟你没有关系吧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等你回来我们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周沫翻了个白眼,继续看书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周程程给周沫打电话,约周沫出去看时装秀,周沫再三推脱,耐不住周程程的死缠烂打,说这个时装秀多么高端,一票难求,周沫只得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周沫打车到了举办时装秀的大厦,距离开场还有一段时间,周程程和周沫先到一楼去喝咖啡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刚刚在咖啡厅里坐下,迎面看见乐盛走了过来,俊脸含笑。

    周沫傻坐在那里,一时失语。

    “这么巧,两位美女也来喝咖啡!”乐盛表现的若无其事,很自来熟的坐到周沫的旁边。

    周沫不相信有这样的巧合,黑着脸看周程程。

    周程程的电话恰好在这个时候响了,把周程程从周沫带着恨意的目光中解救了出来,她走到一旁去接听电话了。

    乐盛抬抬手,叫来了服务生,“提拉米苏、慕斯,还有皇家奶茶。”然后转头询问周沫,“沫沫,你还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周沫摇摇头,等服务生走了,她立即冷下脸子,“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,我是已婚人士,还有两个孩子,不适合你的。”

    乐盛像看外星人似的打量她,“你想太多了吧,我们是生意上的伙伴,又是朋友,所以我才对你关心些。”

    周沫被气的不轻,拿起自己的包起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错了!”乐盛慌忙追上去,拉住了周沫,“原谅我,我看你太严肃,想调节下气氛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皱着眉头,打掉乐盛拉着她胳膊的手,“我们之间不需要调节气氛,我对和你做朋友没兴趣,也不需要你的关心。”

    乐盛也是傲娇公子的,但他看着周沫眸光清澈,隐约透出一股子倔强劲,他好脾气的对周沫笑了,“我知道了,下次我会注意距离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有种中了圈套的郁闷,却没有办法把话说的再难听,她皱皱眉头说:“麻烦你告诉我姐姐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乐盛这次没有再追出来,倒是周程程很快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别走那么快啊?怎么了?”周程程紧紧跟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在乐盛那里出卖我了?”周沫停住脚步,霍然回头,目光炯炯的盯着周程程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啊?我怎么出卖你了?”周程程莫名其妙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乐盛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他会在这里啊,这里又不是我们家开的。”周程程眼睛瞪得溜圆,“你和乐盛怎么了?乐盛得罪你了?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