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75章 狭路相逢,美者胜
    周沫一进乐盛奔着自己走来了,暗叫一声不好,她下意识的想躲起来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乐盛奔到周沫身边,开心的笑起来,嘴角都有些微斜了,“周沫,真的是你,真的是你啊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在心里污蔑他笑得像中风,嘴上很客气的跟乐盛打着招呼,“乐先生,多日不见了!”

    乐盛松一松领带,直接坐到了周沫的对面,外面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,活生生的面如冠玉。

    一瞬间,周沫差点想吹个流氓口哨。

    乐盛挑了下眉,目光直直地盯着周沫,“你这么久去哪里了?我都联系不到你了?”

    “你联系我干什么啊?”周沫觉得很好笑

    “我想你啊!”乐盛一下收敛了笑意,很认真的注视着周沫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令周沫觉得害怕。

    周沫同乐盛接触的不多,但她也知道,乐盛这样的男人,已不是聪明两个字能形容得尽的,周沫不想跟任何人搞这样无聊的暧昧,也不想成为谁无聊时的消遣。

    她对乐盛板起了小脸,很严肃的说:“我不喜欢你这样的玩笑。”

    乐盛回她以浅笑,一派豁达,“小丫头,我跟你开玩笑呢,别这样伤人吗?你设计的游戏很畅销,同款玩具,服装也在热卖中,应子明有事情要跟你谈,他找不到你了,我就跟着他一起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觉得乐盛解释的还算靠谱,扯了个笑意,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“能把你的手机号码给我吗,我回头告诉应子明联系你。”乐盛的态度很端正,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沫没办法拒绝,只能把自己的新手机号码告诉了乐盛。

    乐盛满意的记下周沫的电话,然后像个王子一般,温柔的凝视周沫,笑着询问,“你点餐了吗?想吃什么啊?”

    周沫轻咳了一声,“友情提醒你一下,那边的女士好像是在等你呢!”

    乐盛这才转头看向身侧左后方,那位美丽风情的女士正优雅的站着那里,不急不燥的等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稍坐一下,我跟她讲两句话就回来。”乐盛很体贴的对周沫说,好像周沫今天约的人是他一样。

    周沫啼笑皆非了,“你不用回来了,我马上就走了。”她实在受不了乐盛这样的死缠烂打,拿着包包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急吗,我们好不容易见面,喝杯咖啡再走吗?”乐盛薄薄的唇微抿着,俊眸里都是委屈,幽怨,好像周沫将他无情抛弃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事,再见。”周沫实在怕了乐盛,急匆匆的往咖啡厅外面走,路过那个漂亮女人身边时,见那个女人用毫不掩饰的揣摩目光看着她,里面充满敌意。

    周沫暗骂乐盛,这个男人真够不靠谱的,身边有女人还去撩自己,万一这个女人发起疯来,往自己脸上泼硫酸怎么办。

    她刚走出咖啡厅,就看见了穿着长风衣,艳丽妩媚的周程程。

    “我的小沫沫,你终于出现了!”周程程一看见周沫,差点没窜到她身上来:“你跑去哪里了?急死我了!找不到你的人,手机也打不通,可把我急死了!

    周沫不知道该怎么跟周程程解释,只好避重就轻的说:“我老家那边有点事情,回南方了,因为走的急,就没有跟你打招呼。”

    周程程点点头,“哦,这样啊,外面冷,我们到咖啡厅里面坐下说话吧!”说着话,周程程就要把周沫拉倒咖啡厅里面去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喝咖啡,我们换个地方坐。”周沫慌忙往回拉扯周程程。

    周程程多精啊,一看周沫的样子就不对劲,眼波一转,就看见了咖啡厅里长身玉立,还盯着周沫看的乐盛了。

    她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笑着跟周沫走进旁边的鲜奶吧。

    她们两个坐到一个安静的地方,周程程神色严肃的问周沫,“你知不知道盛南平娶了曲清雨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的。”周沫听到盛南平的名字,情不自禁的温柔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.....你这是什么态度啊?”周程程疑惑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哦......”周沫也发觉自己表现的有些不太正常,急忙正了正神色,淡然的说“我已经生下孩子,救了小宝的命了,我和他自然就没有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离婚了?”

    “恩......就算是吧!”周沫怕周程程坏了盛南平的大事,没敢跟周程程说实话。

    周程程大眼睛眨巴了两下,然后很开心的笑了,“离开盛南平也好,那个男人又老又凶,高冷傲娇,腹黑阴险,冷漠无情,三心二意,根本不适合做丈夫,你随便再换一个男人都比他好......”

    啧啧啧……这骂的,也忒凶残了……

    周沫听的直咧嘴。

    周程程痛贬盛南平一顿后,话锋一转,“离开了盛南平,你的世界就海阔天空了,大把的优质男人等你选,比如刚刚的乐公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stop!”周沫连忙叫停,“你没见他身边有个特别漂亮的女人啊,他们关系很亲密的,我可不想做第三者!”

    周程程妙目一转,“那个人也许是他姐姐呢!”

    “恩,是他妈妈!”周沫对怂她。

    周程程从来不在乎周沫对她什么态度,依然笑盈盈的,“女人最重要的是要自信,不管对方是谁,你都可以披荆斩棘,将乐盛牢牢擒获。”

    周沫实在忍受不了周程程这套理论了,“你这么自信,怎么没有把陆侯手到擒来啊?”

    周程程红艳艳的嘴立即闭上了,俏脸黯然。

    周沫有些后悔自己说重话了。

    周程程很快就打起了精神,若无其事的说,“他马上就要订婚了,对方同他门当户对,两个感情好像也很好,每天都如胶似漆如影随形的,在过一阵子就去意大利挑礼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陆侯他老叔怎样了?”周沫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   周程程咬了咬牙,“我们也要订婚,我要在陆侯订婚前成为他老婶。”

    周沫沉默了一下,说:“人越是明白,越是去追求,就会越孤独,你不要自讨苦吃啊!”

    周程程哈哈一笑,“通向真爱的路从无坦途。”

    周沫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对周程程说的是‘心是孤独的猎手’里的经典语句,周程程则用莎士比亚的话来搪塞她。

    周程程一直不是草包女人,她不用替周程程担心的。

    她们吃了点东西,然后就去逛街,女人对逛街都有着天生的狂热。

    周程程买东西非一线旗舰店不进,周沫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,也愿意陪着周程程逛这些高消费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沫见前面一家店里的女装很漂亮,刚要往那边走,却被周程程给拉了回来,“先别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周沫被周程程严肃的声音弄的一愣,里面有*吗?

    周沫往店里面仔细一看,见陆侯陪着一个高挑优雅的女人在里面挑选衣服,女人唇红齿白,巧笑俏眸,与风度翩翩的陆侯十分般配。

    这样辣眼睛的场面还是回避较好,周沫转身想拉周程程离开,但见周程程站着旁边打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......你马上过来吧,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周沫心念电转,“你叫陆侯他老叔来了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周程程挑眉一笑,转身进了隔壁的一家时装店,在一排衣服架子挑了件玫瑰红的鱼尾裙,到试衣间换上了。

    周程程一走出试衣间,服装店里所有的目光都被她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这件鱼尾裙被周程程穿的惊心动魄,将她完美玲珑的的线条全部显现出来,略低的领口露出一片雪白细腻的肌肤,如果定力稍差点的男人,估计都要流鼻血了。

    周沫看见周程程眼里燃烧的火焰,她无奈的低声说:“你这又是何苦呢?”

    “狭路相逢,美者胜!”周程程对着镜子,又落落大方的补了妆,将自己武装到了牙齿。

    周程程打扮完毕,要周沫出去侦查一圈,看看陆侯和那个女人逛到哪家店里去了。

    周沫刚出去侦查完毕,陆侯他老叔陆子良就到了。

    这是周沫第一次见到陆子良,她发现这个男人并不老,二十**岁的样子,模样不算太出众,但胜在温文尔雅,贵气稳重。

    “程程!”陆子良看见性感妩媚的周程程眼睛明显的一亮,爱意满满。

    “子良!”周程程迎向陆子良,美目盼兮,声音娇脆的说:“给你介绍,我妹妹,周沫。”

    陆子良这才转头看向一旁的周沫,对周沫很有礼貌的点点头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周沫微皱的眉头舒展开,这个男人算是一名优质男,也配得上姐姐了。

    “子良,我在隔壁店里看了件衣服,很适合你,你去看看喜欢吗?”周程程挽着陆子良就往陆侯那边走。

    陆侯带着他的未婚妻凃琳正走出服装店,看见陆子良和周程程明显的一愣。

    明眸善睐,烈焰红唇的周程程身材太惹火,陆侯一时挪不开目光。

    “陆侯,凃琳,你们也过来选衣服啊?”不明真相的陆子良亲热的同陆侯他们打招呼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