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74章 壕无人性
    盛南平很久没有碰女人了,动作难免有些急切,而周沫又很久不做了,她有些受不了盛南平这样的狂野迅猛。

    到了最后,周沫被折腾得筋疲力尽,呜咽的不住求饶。

    可她婉转娇媚的声音引得盛南平越发兴奋,越发不肯善罢甘休......

    饕餮够了的盛南平,舒畅的全身每个细胞都欢快地叫着,每根神经都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他侧头见周沫瘫软在旁边,面色粉嫩,红唇微肿。

    侍儿扶起娇无力,始是新承恩泽时,盛南平忽然想起这句诗。

    他读书时重理轻文,压根背不下来这些诗词,漂亮的语文课代表总是纠缠着要他背诗。

    盛南平是个粗线条的人,对这些细腻缠绵的情绪嗤之以鼻,觉得都是脑子有坑的人才喜欢这些。

    时隔数年,他将喜爱的女人搂在怀里,冷硬钢化为绕指柔,心软了,自然而然的成了文艺男。

    盛南平探过头亲了亲周沫的唇角,“很累吗?”

    周沫嘟嘟囔囔的抱怨,“你怎么这样啊?没有进化好啊,还是野蛮人吗?”

    盛南平哈哈一笑,轻咬着周沫的耳朵,“我一见到你就变成了野蛮人。”

    周沫脸色一红,窝到了盛南平的怀里。

    她被盛南平折腾的累了,靠在盛南平宽厚的怀里,很快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沫觉得自己好像只睡了一会,就醒了过来,她眨了眨眼,感觉到了身体的酸疼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看身边,床铺空了。

    ......盛南平呢?他不会又走了吧!

    周沫正猜测着,隐约听见盛南平在客厅说话,好像是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她心中不由一喜,起床去洗漱一下。

    周沫穿好衣服走出来,闻到室内充满食物的香气,她转头看向厨房,见一个戴着高帽子的厨师在料理台前忙碌着。

    “睡醒了!”盛南平放下电话,走到周沫身边,双眸中的情意让周沫眩感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眼前这张英俊的面扎,鼻梁英挺,俊眉朗目,轮廓刚毅,?这样英伟的一个人,每个角度看着都是精彩的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抬起手,环住盛南平精瘦的腰线。

    “饿了吧,等下就可以吃饭了。”盛南平窝心地吻吻周沫的脸颊。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厨师啊?”周沫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请的,他会每天过来给你做一日三餐。”盛南平很自然的说。

    “矮油,我哪里有那么娇贵,不用聘请厨师给我做饭的,我自己可以做饭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这里,你就是最娇贵,最重要的,你是我的独一无二。”盛南平是个聪明的学生,这样的甜言蜜语越说越顺溜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没有谁会当真,但听的时候很心动,很快乐,在很久以后,周沫每每想起这一幕,心中还会泛起潋滟。

    周沫笑过之后,问出她一直想问的事情,“我什么时候可以见到小宝和雪儿?”她最想念的就是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剑眉拧了拧,不出声地把周沫拉坐到沙发上,他走到厨房里,给周沫端来一杯奶茶。

    奶茶的香气悠悠地漂了一屋。

    周沫立即警觉起来,她想自己大概猜对了,盛南平不会让她见小宝和雪儿。

    盛南平宠溺的摸摸周沫的头,很歉意的说:“我把你接回来了,但是还要让你受一段时间的委屈。”

    周沫期盼的心‘噗通’一下沉了下去,但理智让她要忍耐,要克制,不要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“因为某些原因,我不能让曲清雨和他爸爸知道我们还在一起,你暂时也不能见小宝和雪儿。”

    周沫有过预感,所以并不太惊诧,只是很失落,还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盛南平低头亲亲周沫的脸,棱角分明的脸上都是郑重其事,“我保证,这段时间不会太长,我一定会尽早让你见到小宝和雪儿。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盛南平浓密的睫毛在阳光中轻轻地颤动,像染了蜜一样泛着晶莹的水光,他眼底的温柔充满魅惑。

    她必须承认,任何人想要拒绝盛南平这样的男人,都需要极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而她实在是勇气不足,不忍心说出难为盛南平的话,只能忍着思念的煎熬,点点头。

    盛南平从身边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,递到周沫手中,“这是帝都金融街的地契和产权证书,你签字以后那条金融街就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周沫被惊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那条金融街在整个帝都,甚至在全国都是很有名气的,那里是高端零售品牌的集聚地,因为规模庞大,又被人称为十里长街。

    那是财力,权利完美的彰显,盛家最初就是因为拥有那条日进斗金的金融街,才会在整个帝都举足轻重的。

    周沫的灵魂都已被惊散了,只剩下意志强撑的躯壳在对盛南平摇着头,“这个我不能要......”太特么的庞大贵重了!

    “我已经办完过户手续了,只差你签字了。”盛南平的语气温柔,却不容拒绝,“从我们在一起到现在,我也没送过你什么礼物,这算是我给你的聘礼,你只有收下它,我才会安心。”

    周沫听到后面的‘安心’两个字,多少明白了盛南平的意思。

    盛南平再次让她成为见不得光的‘小三’,怕她会失落,委屈,拿这条金融街来换她的安心。

    他怕他的承诺太轻,拿个金融街砸下来,这样周沫就不会跑了,也换得他的安心。

    但拿个价值几百亿的金融街砸人,换安心,这也太土豪了吧,简直是壕无人性了!

    周沫迟疑了一下,还是将那份文件接了过来,世事无常,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,没有什么比钱财更可靠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“这份礼物太贵重了!”周沫想着金融街的市值,还是非常不安的滴。

    盛南平清风霁月般的笑了笑,柔声道,“你足以匹配所有珍贵。”

    word天啊,盛大少什么时候学会撩妹了!

    周沫端起面前的奶茶喝了一口,她的口舌发干,想了想她又问盛南平,“在这段时间里,我可以去上学,或许去见我姐姐吗?”

    盛南平迟疑了下,轻轻把周沫揽进怀中,拍了拍她的肩膀,“当然可以了,只是我们见面要小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只要让曲家知道周沫出现在这个城市,对盛南平都是不利的,但他实在不忍心把周沫圈在屋子里,守着一室的冷清等着他回来。

    小丫头那么聪明,灵慧,她的世界应该海阔天空的。

    周沫得到了盛南平的容许,在盛南平走后,就立即给姐姐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死丫头,原来你还活着啊!”周程程一接到周沫的电话,就兴奋的嗷嗷大叫起来,“你这段时间去了哪里了?电话怎么关机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打断姐姐噼里啪啦的一堆问题,“姐,你在哪里呢,我们见面再聊吧!”

    “ok,你说地点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后,我们去金融街的星巴克见面。”周沫有着所有小女人的虚荣心,她想要去看看属于她的王国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程程利落的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周沫坐在了星巴克的卡座里,透过明亮的落地玻璃窗,看着熙来攘往的商业街,国际一线高端品牌琳琅满目,据说这里每年收的租金都是上亿的......

    周沫看着外面的大街,满眼的人民币在飘......

    正在这时,对着她的停车场开来一辆耀眼的林肯房车,车子停稳后,穿着制服的司机先跑下来,殷勤的躬身打开后面的车门。

    周沫八卦雷达启动,瞪大眼睛想看看车里坐着的是何方神圣。

    先从车里走下来的男人衣冠楚楚,眉目清俊,薄唇边浮着极淡极浅的笑意,矜贵又傲气。

    哇塞,刚回来就遇见熟人了,车上下来的男人是乐盛。

    乐盛俯下挺拔的身子,向车内伸出手,随着乐盛的手,从车上下来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头发拢在脑后绾成了发髻,穿了一件墨绿色的宽松大毛衣,脚蹬高筒靴,一张粉面微微含笑,在阳光下面闪着夺目的光彩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像查秀波一样,是个不折不扣的丽容倾城,一颦一笑,举手投足都是风华绝代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美同查秀波不同,查秀波的美是冷艳,傲然,而这个女人的美是风情,妖娆。

    周沫不由仔细看了那个女人几眼,发现她并不是太年轻了,脸上虽然没有任何皱纹,但一个人的眼神不会骗人,这个女人的眼神不再单纯,透着些许沧桑。

    女人很喜欢盛乐的样子,看着乐盛的目光充满爱意和欣赏,走路时挽着乐盛的胳膊,看两人的亲密模样,关系一定不一般。

    莫非这个女人是乐盛的女朋友,他们是现在正流行的姐弟恋!

    周沫正好奇的抻着脖子往外面看,乐盛一双眼睛瞟了过来,他们之间只隔着一扇无比明亮的落地窗,周沫整个人无可躲避的呈现在乐盛眼前。

    乐盛脸上的神色立即起了变化,甚至粗鲁的直接扒开了女人挽着他胳膊的手,大步走进咖啡厅来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