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73章 鸳梦重温
    段鸿飞一听周沫出言维护盛南平,更加恼火了,“你还敢说话!你这个没长心的东西,他来找你,你就跟他走了啊?你忘记他当初是怎么对待你的了?你忘记他把你一个人丢在日本了?

    你这个二百五,就算没有盛南平来救你,我也不会让你出事的,我已经派人过去保护你们了,扎蓬还好好活着呢,你却心急火燎的跟着盛南平跑了!

    哼,我早就知道,你是个能同甘,不能共患难的东西,刚有一点儿风吹草动你就弃我而去了,你拍拍良心,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真要被气疯了,没有心情问盛南平英雄救美的经过,只是七窍生烟的骂人。

    该死的!

    盛南平那家伙一定早就知道这边要发生兵变了,不然怎么会来的那么及时,如果不是盛南平跑出来充英雄,解救周沫的人应该是他,助周沫渡过危机的人应该是他,应该是他,是他才对!

    “......?无耻,盛南平真是太无耻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听段鸿飞骂个没完没了,她实在忍不下去了,冷声打断段鸿飞,“在你带我离开帝都那天,你就知道盛南平妈妈出车祸的事情吧?”

    手机那边静默了几秒钟,然后就听到段鸿飞语气阴沉的说:“知道又怎么样啊?人又不是我撞的?我还要到医院去探望她吗?”

    周沫敏锐的捕捉到段鸿飞话里阴谋的味道,急忙追问,“是谁撞的他妈妈?”

    盛南平只说他妈妈出车祸了,周沫以为是不小心被撞了,听段鸿飞话里的意思,是有人蓄意的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是谁撞的啊!”段鸿飞重新变机灵了,立即否认,并且冷笑一声,“你可真是盛家的好儿媳妇,这么快就要为婆婆出头了!盛南平刚刚对你好一点,你就猴急着显孝心了!”

    周沫气的磨着牙,“你别胡扯没用的,你应该知道,如果我那天知道他妈妈出了车祸,我不会轻易跟你离开帝都的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原本就很生气,郁闷,听着周沫这句话更是要发疯了一样,嫉妒,痛苦的情绪像一条毒蛇,在他心里喷吐毒液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,劈头盖脸对着手机那头的周沫吼,“周沫,你这个不识好歹的东西,你不仁别怪我不义,所有的一切都是你逼我的!”

    周沫脑中拉起警报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是知道的,做我们这行的捞钱很容易,我是有很多钱的,我要去帝都发展,我专门去抢盛南平的生意,我要去报仇雪恨,我不会让你们好过的!”

    宁夕一听顿时瞪起眼睛,“尼玛的!段鸿飞你还可以再无发疯一点!有你这么做朋友的吗?”

    无缘无故的,他倒成了被欺负的那个,周沫觉得好笑又好气。

    “朋友个屁啊,你都跟着别的男人跑了!”

    “你敢来我再不理你!喂……喂……”

    嘟嘟嘟……手机那头传来一阵忙音,周沫居然被挂断电话了。

    妈蛋的!这家伙该不会真发疯跑帝都来发展吧!看他发脾气的样子是动了真格的!

    周沫头疼的揉着太阳穴,她上辈子真是不知道造了什么孽,认识了段鸿飞这个**玩意。

    大康是个很能沉得住气的人,即便清楚听到周沫和段鸿飞打电话的内容,脸上也没有半分动容。

    他开车将周沫带到一个很高档的小区,车子开进了地下车库,他们乘着电梯上楼。

    公寓在二十二层,大康拿出门卡刷开了门,请周沫先走进去。

    这是一处三居室的房子,户型很合理,过了玄关上两级台阶就是客厅,厨房就在客厅的右边,被一道隔断遮住了大部分。

    屋子里面各类生活所需一应俱全,但个人色彩并不浓郁,屋内没有什么明显的私人物品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里精装修后一直都没有人住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先在这里休息,有什么需要可以吩咐门口的保镖。”大康递给周沫一张银行卡,“这是盛先生的副卡,你可以随便使用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接过大康手里的银行卡,感觉自己就像被人养在外面的小三,心中又开始复杂了。

    大康走后,周沫在屋子里四处转转,没过多久,电话响了起来,周沫的神经一紧。

    她以为又是段鸿飞打电话来滋事,拿出电话一看,是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你到新家了?”盛南平问询的声音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周沫忐忑惶然的心仿佛一下得到了安慰,她轻轻的“恩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公司这边有急事需要处理,我没等你醒就走了,等下我争取早点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忙你的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盛南平真的是很忙,他犹豫了一下,终于说出一句柔情的话,“我很想你。”

    周沫抿着唇,眼睛笑成了弯月牙。

    接过盛南平这个电话后,周沫的心安定了许多了。

    她把自己的宝贝电脑安置好,然后转身出来打理房间。

    周沫到厨房转了一圈,把家里需要用的东西列个清单,到楼下超市采购回来,又去附近的商场给自己买了几身替换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这次回来的仓促,除了笔记本什么都没带回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正在办公室里开内部小会,听见有短信息进来,把手机掏出看了看。

    是条来自银行的消费通知短信息。

    周沫刷了他的银行卡。

    盛南平冷凝严谨的脸上露出微微笑意。

    尼玛,什么情况啊!

    坐在盛南平面前的几个人得力下属,还有盛东跃,都被盛南平这个迷之微笑弄懵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能让盛南平露出笑容的事情可不多。

    盛东跃脸皮厚,不怕被盛南平骂,立即好奇的探着脑袋去看,啧啧,就是一条银行的短信通知,而且是消费通知,不是进款通知,这有什么好笑的啊?

    在八卦领域天赋异禀的盛东跃,脑子中突然灵光一现,惊诧的低叫,“小嫂子回来了?”

    盛南平扫了一眼旁边坐着的几个人,威严的对盛东跃一瞪眼睛,“什么大嫂子,小嫂子的,坐下开会。”

    盛东跃眉开眼笑的坐下了,确定自己猜对了,算计着什么时候去见见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提着战利品回家,马上撸起袖子忙乎,把果蔬放到冰箱里,鲜花摆上,换上的床单被罩.....

    屋内的暖气给的很足,周沫忙乎了一通,热的浑身是汗,到浴室里面舒服的泡了个澡。

    盛南平惦记着周沫,他担心住在外面的周沫再误会自己,在公司开过会之后就回到家里。

    他打开房门,一眼望过去并没有看见周沫的人,他叫了两声周沫的名字,也无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心倏然提了起来,莫非周沫又走掉了!

    他疾步走进卧室里面,迎面看见周沫走出浴室。

    精致小巧的锁骨,白皙圆润的起伏,纤细柔美的腰,修长笔直的双腿……

    盛南平身上的血液瞬间沸腾,从头到脚都是热的,都是烫的。

    周沫没想到盛南平会突然回来,她以为家里没有人,洗过澡后,没有穿浴袍,拿着毛巾边擦头发边走出来。

    看见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盛南平,周沫不由惊叫一声,“啊.....”随后转身就往浴室里面跑。

    盛南平想自己应该绅士的转身离开,然而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,长臂一伸,准备无误的把周沫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,让他深夜辗转反侧的女人,终于再次贴近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并不好女人,但他却独独惦记着周沫的身体,他知道小丫头有着怎么曼妙玲珑,有着怎样紧皙柔软,让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心动神迷,想将她一睡再睡,永不知疲倦一样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真的很美好,现在,盛南平迫不及待的想重温鸳梦。

    没有穿衣服的周沫尴尬的要死,小脸羞的通红,浑身就像火烧似的,她推着盛南平:“你放开我,我去穿衣服……”

    盛南平想要的就是这效果,怎么还会给她穿衣服的机会,他低头热切的亲吻住周沫的唇。

    周沫因为害羞,抿紧了嘴唇,不让盛南平的舌头进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有些着急了,越发用力,大手也开始不老实了,四处游走。

    他因为征战多年,手指尖和掌心都有粗硬的茧子,这样粗砺地抚过周沫细嫩的肌肤,带着种近乎野蛮粗暴的狂热。

    周沫在这样的触感中忍不住的颤抖,她低叫着:“不要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最善于掌握时机,趁着周沫张嘴说话的时候,舌头钻了进去,缠绵温存。

    周沫的身体一下就软了,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就在她觉得自己快要被吻的窒息时,盛南平终于放开了她,但随后就将她腾空抱起,送到了舒适的大床。

    盛南平亲吻着周沫,热烈似火。

    周沫被困在盛南平和柔软的床褥之间,很快就气喘吁吁了,她扭动着身子,嘴里发出类似低吟的娇滴滴地声音。

    盛南平听着周沫的声音,浑身血脉贲张,动作开始狂野猛烈起来,在周沫毫无防备之下,就长驱直入,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被褥一片凌乱,?伴着有节奏的撞击声,床垫剧烈的颤动着......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