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71章 孩子不是我的
    盛南平凌厉的黑眸带上暖暖的笑,走到里面的浴室弄了条温热的毛巾出来,很细致的为周沫擦着脸,手,还有凌乱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着急,不用忙着生气,我马上就把所有事情告诉你。”盛南平的动作有些笨拙,这是大少爷他第一次如此伺候人。

    周沫被盛南平如此照顾,冷静自持的面具顿时噼里啪啦碎了一地,在临近崩溃的边缘时,她一把推开盛南平的手,“我还是自己去洗洗吧!”然后快速的跑进浴室里面。

    “你别毛毛躁躁的,小心别弄湿了伤口。”盛南平扬声叮嘱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站着浴室里,暗骂自己不争气,盛南平只对她好了一点点,她愚蠢的心竟然又动了。

    她稳定了一下心情,四处看看,见浴室里面装饰的非常豪华舒服,竟然还带有按摩式的大浴缸。

    周沫当然没有心思在这里泡澡按摩了,她简单的冲了个战斗澡,她要节省下时间出去听盛南平解释呢。

    冲过澡后,周沫拿过放在架子上的浴袍,这才发现两件浴袍都是男式的,她穿着又肥又大。

    周沫勉为其难的裹着大浴袍走出来,幸好盛南平不在房间,她以最快的速度跑到床上,扯了被子盖在身上。

    盛南平很快回来了,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,“这飞机上几乎没有女乘客,没有什么适合你吃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周沫抬头看看托盘里的东西,矿泉水,酱牛肉,花生米,黄花鱼罐头......确实是非常非常男性的食物。

    而盛南平的视线则落在周沫身上,小丫头洗过澡后露出清秀干净的鹅蛋脸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亮晶晶的,眉宇轻扬,说不出的俏皮可爱。

    盛南平黑眸里波光涟漪,将托盘放到床头柜上,探身在周沫粉嫩的脸颊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周沫的脸不由一红,连忙往后躲了躲,“我......我饿了......我先吃点东西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周沫羞怯娇憨的模样,好看的嘴角向上勾了勾,“你一边吃东西,一边听我说!”

    周沫并不真心想吃东西,拿起两粒花生米象征似的吃着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周沫,舍不得眨一下眼睛,这个倔强的孩子,终于又回到他身边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和曲清雨的婚事定然会让你误会的,我当初把你送到日本,就是不想你受伤,想等事情结束后再把你接回来,那样你就不会受到任何干扰了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想我干扰你们吧!”周沫的语气充满了讽刺,还有浓浓的挑衅,最后一个小花生米她也吃不下去了,干脆扔回盘子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低下头,轻轻的叹了口气,“我真不想欺骗你,更不想同曲清雨结婚的,因为妈妈出了车祸,当时命在旦夕,我也是迫不得已......”

    “妈妈出了车祸?”周沫大惊失色,她是一次听到这个消息,非常震骇,“那妈妈现在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盛南平目光闪动,眼圈微微泛红,“妈妈已经不在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!?”周沫傻傻的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她虽然讨厌华玉清,甚至是憎恨华玉清,但她并不希望华玉清死,而且是死于非命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想起华玉清的死,心就像被捅了刀子一样的疼。

    他清清楚楚的记得华玉清浑身是血的样子,记得华玉清虚弱的拉着他的手,“南平啊......妈妈这辈子活的很失败.......唯一骄傲的就是有你这么好的儿子,而你也是妈妈能够活下来的希望和支撑......

    儿子,妈妈知道你心里的想法,你不想娶清雨,你想娶的是人是周沫......但是清雨更适合做盛家的长媳,她人聪明,有手段,心够狠,也沉得住气,你拉不下脸做的事情,完全可以让她出面去处理......

    周沫还是个学生,没有接触过复杂的环境,而且太义气、率直冲动,心无城府,只会给你捅娄子,你娶了她,会很辛苦,只会跟在她后面替她擦屁股......”

    心如钢铁的盛南平被妈妈一番话说的眼圈发红,他一直以为华玉清是自私自利,霸道专横,因为她恨爸爸,恨乐云逸,所以才讨厌周沫的。

    但事实是华玉清真心实意的在为他考虑,希望他娶的女人会成为他的助手,成为撑起盛家这座豪门的强大支柱。

    “南平,我要不行了,妈妈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的婚事......你绝对不能娶周沫的,周广东是个奸猾无赖,你娶了周沫会后患无穷......

    曲家树大根深,曲振坤就算老谋深算些,他也不会算计唯一的女婿,你爸爸......他那边的情况你也知道......私生子这种东西就是祸乱家门的祸首啊......那个死女人带着孩子回来,就是谋夺你的位置,盛家财产的......

    南平,妈妈最后求求你,你一定要娶了曲清雨,这样才能保住位置.....有曲家帮你,才能不让那个死女人和那个野种占了便宜去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很想告诉妈妈,曲振坤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曲家大厦将倾,但妈妈已经危在旦夕,这些话都没有必要说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不要担心我,我一定不会让那对母子得逞的,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,我会为你报仇的!”盛南平握着华玉清的手,咬牙切齿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的......南平,有你爸爸偏袒他们母子,你是斗不过他们的,你一定要娶清雨,这样我才能放心......要不然我死不瞑目......”华玉清爱恋盛华庭,在她心中,丈夫一直是神一样的存在,没有人能够超越的。

    盛南平实在没有办法违背妈妈的遗愿,而曲振坤老奸巨猾,他想引曲振坤入网,也需要这样一场婚礼。

    “沫沫,这就是豪门的无奈,个人感情在现实利益面前黯然褪色,妈妈临终要我去娶曲清雨,而我还有一个迫不得已的苦衷,也必须娶曲清雨,所以我只能辜负你,让你受委屈了......”盛南平声音萧瑟,哀痛,令人心碎。

    周沫竭力睁大眼眸,可是泪水依然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,“我不知道这些事情的......我不知道你的苦衷......”

    她一想到盛南平面对失去母亲的痛苦,心揪着疼,她所受的那些委屈都变得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伸手把周沫抱在怀里,伸出大手为周沫擦着眼泪,“沫沫,我现在在做一件大事情,具体事情不能告诉你,而这件事情想要成功,必须取得曲清雨和她父亲的信任,所以我才这么久都没有去南方找你。

    是我让你受委屈了,等事情成功以后,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,用我一辈子的时间和爱来补偿你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心性冷硬,同女人接触很少,他能说出这番话,说出爱,自己都觉得有点别扭,但他既然决定跟周沫在一起,既然找了个小妻子,就要尝试着去学习,把爱说出来,让他爱的女人,能够感觉到他的真心诚意。

    周沫擦着眼泪,摇摇头,“你不用自责的,我也不要你的补偿,我知道你不是故意骗我就好了,这次我跟你回去看看两个孩子,之后我就会离开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绝对不会让你再离开我。”盛南平骤然低喝,切切的目光盯着周沫,“你以为我这样千里迢迢的赶到南方,冒着枪林弹雨把你救回来,就是为了跟你解释这一切的吗?我是想把你找回来,永远留在我身边,与我共度一生的。”

    共度一生!

    多么诱人的说法!

    周沫苦涩的笑了一下,“无论你有多么不得已的苦衷,我都不会与别的女人共用一夫,更不会在外面给你当小三的!我妈妈就是小三,我已经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了二十多年,我受够了......”

    三个人的世界太拥挤,要么离开,要么全部。

    “傻瓜!”盛南平低头吻住周沫粉嫩的嘴唇,“我怎么会让你做小三呢,你是我两个孩子的妈妈,是名正言顺的盛夫人啊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把我当成傻瓜了!”周沫冷着脸推开盛南平,她有些不高兴了,“我没有忘记,你家里还有个妻子叫曲清雨!”

    你们才是一对璧人,门当户对,天下无双!

    盛南平嘴角微微倾了倾,荡起一圈温柔的笑纹,“我并没有把曲清雨当做妻子,我和她结婚是假的,从我们结婚到现在,不,应该说在你没住进盛家以前,我们都没有在一起过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听盛南平这么说,更加恼火了,毫不留情面的揭穿盛南平,“你们没有在一起,那曲清雨流产的那个孩子是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盛南平很淡然的一笑,“那个孩子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孩子?”周沫彻底懵掉了,“那......那孩子是哪里来的?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