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69章 英雄救美的梗
    周沫听到小康大叫‘盛总’,不由猝然一惊,她还来不及回头去看,整个人便被一股极大的力量抱住,跌入一个熟悉宽阔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沫沫!”盛南平紧紧的抱住周沫,他清楚的看见周沫额头上覆着湿冷汗水,她的脸色惶然惨白,愈发衬得一双眼珠异常黑亮。

    四周爆响的枪声,身处异国的危险,呼啸而过的子弹.....都比不上他能够这样抱着周沫重要。

    盛南平用力的抱着周沫,感受着她的温热和呼吸,确定她在自己的怀里,好好的,没有离开,没有死掉。

    周沫慢慢转头,借着围墙外面的路灯看清眼前的盛南平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眉眼一如从前俊冷锋利,眼神也是无比犀利,此时穿着一身迷彩服,腰间别着家伙,看起来更加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周沫的眼神都是在发抖,心中波澜起伏,在这样惊心动魄的生死时刻,周沫几乎不敢相信盛南平真的就在眼前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是结婚了吗?此时他的人应该在帝都,搂着娇妻在美美的睡觉,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千里之外的凶险地方?

    “沫沫,幸好你没有出事!”盛南平低沉的声音响在周沫耳边,脸颊用力的蹭着周沫的发顶。

    周沫听着盛南平的声音,才慢慢相信,盛南平是真的来了,来到她身边,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。

    她忍了一个晚上的惊恐泪水难以抑止的流出来,哽咽的不能说话,只是看着如天兵突降一样来救她的盛南平。

    周沫原本是怨恨盛南平,憎恶盛南平的,可是此刻,她只想从强大的盛南平身上寻找到可靠的支撑。

    她需要从这个男人的身上获得力量,才解除她怕的要死的恐惧。

    周沫不受控制的伸出手,反搂住盛南平的腰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依然危机重重,对面被盛南平和大康暂时压制住的武装军又聚集起来,集中火力向他们这边开火,又掀起一场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盛南平用力的再抱抱周沫,就将她护到身后,他举枪迎敌,锋锐的眼中带着血腥的光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在劫难逃的小康,在看见哥哥和盛南平后,一下子就放松了,突来的轻松让他特别想嘚瑟。

    小康捂着受伤的胳膊站到大康的身后,嘴里嘟嘟囔囔,“哥,你们怎么才来啊,我都受伤了,你们再晚来一会儿,我就要挂了......”

    大康抬腿揣了小康一脚,“丢人现眼的玩意,这点事情都处理不了,还好意思逼逼叨叨的!”

    小康叫着喊冤,“我的哥啊,对方可是正规的武装军,而且人多势众,哪里是我们几个人能对付得了的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就知道找借口,睁开你的狗眼看看,我们才带几个人来!”大康恨铁不成钢,又后怕弟弟遇到的危险,忙中偷闲又狠狠揍了小康几巴掌。

    小康疼的嗷嗷叫,四处看看,见盛南平和大康只带了几名得力的保镖过来,但依然压制住了对面来势汹汹的武装军。

    他定睛一看,见盛南平手拿双枪,纵然是在黑夜里,依然枪法精准无比,随着他的扳机扣动,对面不断有人应声倒下。

    小康这家伙心大得很,立马就把被他哥揍了的事忘到了脑后,满脸兴奋地绕着盛南平转,“盛总,你好厉害啊,不愧是icpo的精英啊,真是帅呆了!”

    他之前一直负责情报工作,没有同盛南平一起上过战场,这还是小康第一次看见盛南平用枪作战。

    盛南平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靠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有闲心说这些,快点拿起你的枪!”大康抓狂的骂小康。

    “我受伤了!还怎么拿枪啊!”小康明显耍赖,他非常依赖信任盛南平和大康,只要有这两个男人在,天塌下来他都不怕的。

    大康忍无可忍了,猛猛的给对面一梭子子弹,回头以行云流水般的方式将小康摔倒在地,狠狠揍了小康几拳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伴随着一声凄惨的哀嚎声,小康大声认错,“哥——停,停,我这就起来作战!!!”

    盛南平和其他人早就习惯了这对兄弟奇葩的相处方式,各个聚精会神的对付前面的武装军,只有周沫瞪着眼睛看了场好戏。

    自从见到盛南平,周沫一颗惶然的心奇异的安定下了,即便身边子弹呼啸,即便耳边枪炮声声,她就是觉得很安心,笃定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的。

    在这场血的对决中,盛南平这方慢慢占了优势,因为他们的火力迅猛,精准,武装军那边凡是靠近盛南平的人,都成了死的最快的人。

    盛南平心里清楚,对方如果发起第三次猛冲,他们手里的弹药恐怕要接续不上,毕竟他们来的匆忙,带来的弹药没有那么多。

    他见对方又被压制下去,冷声吩咐小康和另外两个保镖,“你们带着夫人撤出去。”

    小康不敢违抗盛南平的命令,拉着周沫就要往围墙处跑。

    周沫忧急的看着盛南平,这种危险时刻她真害怕让盛南平留在这里涉险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马上就去找你。”盛南平对周沫一点头,冷傲峻寒的气息让他看起来像是这黑暗世界的王者一般,自信强大的可以主宰一切。

    “走吧,盛总在icpo有战神的称号,只要有他在一切ok了!”小康拉着周沫的手就跑。

    周沫被小康说的糊涂了,盛南平跟icpo有什么关系啊?但这个疑惑很快就被眼前的危险给替代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周沫夜色中的背影,眼睛不由一热,他朝思暮想的小丫头,终于又回到他视线之内了!

    “老大,小心!”大康在旁边骤然大喊。

    盛南平迅捷机敏的往下一蹲,一枚子弹带着凌厉的风声在他的头顶飞了过去,直打入他身后的树干上,发出沉闷的声响。

    大康和李羿吓的脸都发白,就差那么一点儿,盛南平可能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也暗骂自己大意了,竟然在这么危险的时候分神了。

    他懊恼的皱了皱眉头,见那些武装军离他们不远了,他以极快的速度从腰间摸出一枚黑色的小*。

    盛南平长臂舒展,拉了栓的*在夜色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那些武装军还没等反应过来,威力强大的小*已经砰的一声炸开,四下纷飞,武装军里很多人都趴在血泊里不动了。

    大康和李羿看着盛南平标准熟练的动作,都暗暗咋舌佩服,没想到盛南平这么久不参战,身手还是一如当年的好。

    盛南平把那些人解决了,马上回头去找周沫,见小康和两个保镖已经带着周沫跃过了围墙。

    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周沫,在危险面前从容笃定的盛南平突然有些心慌,感觉周沫又要离自己而去了。

    他大步疾追,身形敏捷的翻过高高的围墙。

    连滚带爬翻过围墙的周沫,听见围墙里面发出轰隆一声炸响,脚下的地面都跟着颤抖了两下,她的心骤然提了起来,探头往小区里面张望。

    头上突然出现一道人影,身形矫健的从高墙上翻落,没有一点儿她的狼狈和笨拙,她定睛一看,正是盛南平。

    周沫大喜过望,情不自禁的一把抱住盛南平,在此刻,她才知道自己是如此的担心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沫沫。”盛南平反手抱紧周沫,轻声喊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小康,猝不及防被撒了一脸的狗粮,咧嘴看着甜蜜拥抱在一起的盛南平和周沫。

    卧槽,还是他们老大有办法啊,他在这里蹲守了一个多月,只和周沫见了一次面,今晚老大一出场,就来了个英雄救美的梗,这也真是没谁的了!

    有车子等在路边,盛南平见大康等人都安全撤退出来,招呼着大家立即上车,车子往市中心的方向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这些武装军纵然嚣张肆虐,但在事态还没有明朗的情况下,还是不敢贸贸然的闯入本市最热闹的商业中心。

    而商业中心人多混乱,最适合藏匿身形。

    盛南平坐在周沫的身边,一手揽着她的腰,眼睛却紧紧的盯着外面,兵变这种事情可大可小,覆巢之下安有完卵,如果陈将军豁出去闹,只怕今晚他们也不能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开车的司机很熟悉这里的地形,三拐两转的就将车子开到比较繁华的街区了,看着大街上有说有笑的行人,听着小贩们叫卖的喊声,看着霓虹灯下的歌舞升平,周沫想着刚刚的生死逃亡,弹火销烟,有种恍然隔世的感觉。

    盛南平见商业街区依然繁华,民众的生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他眯了眯眼睛,要么是陈将军有所顾虑,要么是陈将军那边的实力不够,事情并没有闹大。

    他放宽心后,转头看向身边的周沫,见周沫原本清澈明亮的眼睛,透着忧郁不安的光,盛南平只觉得一阵心疼,用力搂搂周沫,“一切都过去了,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沉默了一下,然后往旁边挪了挪身体,躲开了盛南平的拥抱。

    外部危机解除之后,内部矛盾凸显了出来。

    周沫想起了盛南平对她的欺骗,想起了盛南平的婚礼,想起盛南平的妻子......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