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68章 死亡的味道
    周沫坐在电脑前,却没有平日的工作状态,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盛南平。

    这个该死的男人,把她当做什么了,想对她好就对她好,想不要她就不要她,想让她回去就让她回去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,你去死啊!

    周沫气恼的敲击了两下键盘,随后又开始怒气冲冲的攻击盛南平公司电脑的主机。

    盛南平电脑的防火墙坚固无比,周沫连续攻了两次都没有攻进去,她的斗志不由燃起,聚精会神的敲打键盘。

    她这一入迷,就到了半夜十分,忽然听见外面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“周小姐,周小姐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一听这急促的声音,就预感到情况不妙,连忙喊了一声,“进来!”

    进来的是段鸿飞留在这里的保镖头头扎蓬,他急急的对周沫说:“周小姐,请你带好随身物品,我们马上得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周沫反应迅速的将电脑关机,将身份证,银行卡,护照等重要的证件放到电脑包里,一边利落的收拾,一边问扎蓬,“发生没什么事情了?段先生呢?”

    “陈将军联合附近几个大势力发生兵变了,段先生暂时过不来,他让我带你先走。”

    周沫骤然探头,担心的惊问,“他会有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段先生身边有很多人,我们也有自己的武装势力。”

    周沫忧心忡忡的点点头,她自幼在这边长大,知道这里但凡有点能力的人,都有自己的武装势力,一旦开战,都是真刀真枪的粗暴对打,分分钟就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她的重要物品只有这部笔记本,跑到屋内换了身黑衣服,将电脑包背在身上,快速的穿上运动鞋。

    扎蓬看着周沫敏捷的反应,利落的动作,暗暗佩服,不愧是老大喜欢的女人,确实同那些腻歪的女人不同啊。

    周沫一走出别墅,发现门口站着一大队穿着作战迷彩服,腰上别着最精良武器的男人们,心里不由一惊,看来情况比想象中要严重啊。

    她不由抬头看看天,子夜的天幕像是一块巨大的黑绸布,无边无际,望不到尽头。

    今晚的天空没有月亮,连星子都没有一颗,完美地与今晚的紧张气氛相呼应。

    扎蓬等人没有马上坐车,而是护着周沫往后面的小路走去,穿过两条街道,才坐上等在这里的车子。

    车队一路疾驰开往一条僻静的道路,前面突然传来一阵“突突”地响着,划破了原本宁静得近乎诡异的暗夜。

    车队马上停了下来,并且熄灭了大灯。

    枪声由远及近,伴有爆炸声声,有火光在不远处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扎蓬马上联络众人下车,大家护着周沫往旁边的一片楼区里藏身。

    他们刚刚藏身到楼区里面,就看见一排装甲车开了进了,车灯形成一道极强的弧形光束,伴随着前进发出渗人的声响。

    扎蓬看着装甲车队皱起眉头,低声对周沫说:“是陈将军联合的那些反动武装势力,这些人都是亡命徒,也都查家的宿敌,他们好像就是奔着你来的,我们一定要谨慎小心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这段日子对周沫太好了,外面都在传他有了特别在意的意中人,被金屋藏娇在此。

    这些人知道段鸿飞不容易对付,就想抓住周沫来要挟段鸿飞。

    装甲车里的人很快发现了停在街边的一溜车子,下车检查一番后,马上有一队人下了,迅速的扑向周沫他们藏身的楼区。

    扎蓬见行迹暴露,倏地的从腰间摸出枪,另一只手对身边的众人做着作战手语,他吩咐一部人在这里抵挡着,他带着周沫和几个保镖迅速的往楼区里面跑。

    他们刚跑了几步,身后就响起爆裂般的枪声,在这寂静的夜晚里,仿佛被无限放大,几乎要震碎周沫的耳膜。

    周沫虽然在这边长大,但是第一次亲临这样的惊险场面,浓重的硝烟味很快弥散出来,刺激着周沫的神经。

    她终于反应过来,他们正在遭受袭击,只吓得她心脏狂跳,咬着牙,控制着发抖的双腿,跟在扎蓬身边飞快的跑。

    这片楼区道路负责,还好扎蓬很熟悉这里的地形,他们穿过楼区,来到另外一个出口处。

    扎蓬示意前面的保镖去看看情况,那个保镖刚刚一探头,立即有子弹向这个在的方向射来,崩落的弹壳落在周沫的眼前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扎蓬示意那几个保镖掩护,他拉着周沫再跑。

    周沫刚刚一阵疾跑,已经累的要吐血了,嗓子眼一阵腥甜,但身后砰砰的爆响镇的她魂都要没了,她还是拼了老命往前跑。

    扎蓬带来保护周沫的人不少,但那些武装军的人数比他们多出数倍,而且武器精良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的人伤亡很重,空气中有了血腥的味道,在这个时候,人命不如蝼蚁。随着一声声的枪响,地面上细小的尘土都被激起。

    有好几次,周沫几乎都感觉到呼啸的子弹从她的身旁擦过,幸好她今天穿的是运动鞋,才能勉强跟上扎蓬的脚步。

    他们跑出没多远,后面的人就追了上来,接二连三的破空声和火花就在他们周围毫无规律地炸裂开。

    扎蓬拉着周沫一下躲到路旁一棵粗大的树后面,子弹打在树上,崩落的弹壳四散纷飞。

    有块散落的弹片崩到周沫的胳膊上,周沫感觉火辣辣的疼,伸手一摸,湿乎乎,蔫答答的,想必是流血了。

    周沫不想让扎蓬担心,咬着嘴唇忍着疼,而此刻,疼不是最可怕的,可怕的是后面来势汹汹的武装军,她隐约觉得,今晚很可能会是她的死期了。

    听着耳边呼啸而过的枪声,周沫非常非常的害怕。

    她只是一个正常的女人,过去二十年里最大的放纵也不过是跟着段鸿飞玩了几次枪,但从来没有亲身经历这样的子弹和销烟齐飞,死亡的恐惧令她手都发抖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,我没有保护好你。”扎蓬非常歉意的说,“那些人已经追来了,你自己往楼区里面跑,找个隐秘的地方躲着,我去将他们引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......”周沫紧紧抓住扎蓬,“我们一起走......”周沫知道扎蓬一个人冲出去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,你快走......”扎蓬焦急的推着周沫,一侧头间,见从暗处又冲出几个人来。

    扎蓬惊骇的瞪大眼睛,前有追兵,后有堵截,看来他和周沫一定要死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他刚要举枪射向来人,但见那些人向前方的那些武装军射击,扎蓬不由大喜,看来这些人跟他们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周沫此时也发现了这些人,转头看去,听见其中有人低声叫,“夫人,别怕,是我们!”

    她的心不由一松,激动的叫,“小康!”从来没有哪个时候,周沫像现在这样高兴见到小康。

    小康吩咐手下的人抵挡那些武装军,他几步奔到周沫身边,拉着周沫的胳膊,“夫人,快点跟我走!”

    扎蓬身子一晃,挡住小康的去路,转头问周沫,“周小姐,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认识的,我们是朋友。”周沫连忙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,那让他带你走吧!”扎蓬自知情况危机,多个帮手周沫生存的希望还会大些。

    有子弹刷刷的打在他们身旁的树干上,飞溅起来的木屑砸在他们的脸上,很痛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走!”扎蓬推了周沫一把,小康拉着周沫就跑。

    周沫跟着小康又往前方跑。

    小康虽然聪明,但不熟悉这个小区地形,转来转去找不到有利的藏身地点,也找不到可以出去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沫听着身后枪声不断,有些心急,忍不住提醒小康,“我们可以进到楼里面啊?”

    小康摇头,“不到万不得已,绝对不能进到楼里面,迂回的空间小,会被人瓮中捉鳖,而楼里面住的都是他们本国人,在那些武装军追来时,他们为求自保,一定会把我们推出去!”

    周沫心急如焚,跟着小康跑了一会儿,终于发现前面有一道围墙了,他们两个人都是一阵欣喜,仿佛看见了生路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候,一串子弹打了过来,小康反应迅捷的护住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明显的感觉到小康的身体一顿,随后发出一声闷哼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的了?”周沫心惊的转头去看,黑夜中,她看不到小康哪里受伤了,却闻到浓重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“没事,死不了!”小康咬着牙,拉着周沫继续往围墙处跑,希望可以逃出升天,但身后的子弹又追了过来,接二连三,小康不得不将周沫扑倒在地。

    周沫侧头看见越来越近的武装军,疾风骤雨般的子弹扫射过来,她清楚的感觉到了死亡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绝望的闭上眼睛,凄然的等死了......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密密叠叠的枪声在她头顶响起,她下意识的睁开眼睛,竟然看见追过来的那些武装军都趴在地上,耳边响起小康惊喜的大叫,“盛总,哥,你们来了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