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67章 不做傻瓜很久了
    周沫在床上翻腾了好久,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,但她睡的并不踏实,早早的就醒了。

    周沫醒来后就跑到窗边,探头往外面看,见段鸿飞已经不见了,只留下一地的烟头。

    她看着那一地的烟头,怔怔的出神半晌。

    之后,段鸿飞就不太到周沫这里来了,他好像又恢复了从前风流不羁的性子,转头去同巴颂大使的女儿看电影,喝咖啡去了。

    查秀波知道段鸿飞同巴颂的女儿在一起,气的指着段鸿飞地鼻子骂,“你是不是想气死我啊?我让你同安吉丽公主在一起时,你缠着周沫,现在要你跟周沫在一起了,你又同颂巴的女儿在一起?你到底想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段鸿飞轻笑一下,“我不想你害了周沫!”

    查秀波已隐约知道段鸿飞的这种想法,听段鸿飞这样直白的说出来,查秀波不由身体发软,跌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她知道段鸿飞死拧的脾气,只要是他觉得对周沫不利的事情,打死他都不会去做的,查秀波只有另想办法将周沫留在身边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段鸿飞每日来纠缠,周沫也乐的清静,她在电脑前忙乎一番后,觉得累了,就到别墅前面的小花园里走走。

    “我勒了个去!”小康一骨碌从附近藏匿的地点爬起来,“我的神仙大姐啊,你终于下了凡尘了!”

    他快速的乔装打扮一下,跑进小花园,装成园丁模样,准备邂逅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随便的在花园里面走着,段鸿飞的保镖在不远处跟着她。

    这里一年四季都是一个样子,花园里永远是五彩斑斓的美景,花香怡人,别墅区的花园也漂亮的目不暇接,步移景至。

    周沫走在花园里,心情非常舒爽,她信步往前走着,看到一个人裹着肥大裙子,带着花色遮阳帽子和防晒粉纱巾的人在弯腰除草,好像是这里的园丁。

    周沫没太在意这个人,继续往前走,突然听见一个压抑的声音在叫,“夫人!”

    她已经不做‘夫人’好久了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盛南平夫人!”

    盛南平三个字,好像一根针突兀的扎到周沫的身上,周沫激灵一下,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地。

    周围没有人,只有那个粗壮的园丁在对她点头。

    周沫心脏不由狂跳,警惕的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夫人,我是小康啊!”小康看看不远处跟着周沫的那两个保镖,往周沫身边凑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小康!?”周沫疑惑的打量着眼前穿着花裙子,系着花纱巾的人。

    她是认得小康的,记忆中的小康挺拔,英武,利落整洁,他是盛南平的得力爪牙,平日都是一副人五人六神气活现的样子,怎么会变成这副怪模样,鬼鬼祟祟的躲在这片小树林里啊!?

    周沫抓头了。

    小康稍稍把纱巾打开一些,露出他英气的脸,捉急的说:“夫人,你快点睁开慧眼看看,是我,真的是我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看见了小康的脸,确认眼前之人就是小康,她忍不住低低的笑了起来,“你干嘛打扮成这样啊?在开化装舞会吗?还是变性做了人妖啊?”

    小康差点嘎一下抽过去,他很是痛苦的跟周沫解释着:“我变成这副鬼样子,都是因为夫人你啊,这些日子我一直在寻找机会见你,但你身边的保镖实在太多了,我见不得你啊.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要见我?”周沫更纳闷了,“你见我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她离开盛家的时候可是净身出户的,并没有拐带盛南平的一针一线,盛南平为毛还派出鹰犬追着自己啊!

    “夫人啊,盛总一直很惦记你,从你住在这里以后,我就潜伏在周围了,我一直在找机会告诉你,盛总他非常非常想你,他想你可以回去,他是有苦衷的,他会跟你解释一切的......”

    有些人,无论怎么诅咒发誓的说要忘记,可一旦有人提起他,所有过往还是会奔腾的涌出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直都在惦记她!盛南平一直派小康守在这里......

    周沫觉得眼睛酸的利害,费了好大力气才把眼泪逼回去,她强忍喉间的哽咽,艰涩的开口,“他不是结婚了吗?还惦记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夫人啊,盛总真是有苦衷的,让他自己来跟你解释吧!”小康说着话,掏出手机,准备给盛南平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周沫好像看见了洪水猛兽,声音骤然拔高,引得不远处跟着的保镖都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小康急忙弯腰,蹲在地上假装除草,嘴里不住央求着周沫,“我的夫人啊,你就行行好吧,我已经在这里守着你很多天了,就为了让你知道盛总是有苦衷的,就为了你能跟盛总通个电话,你就行行好吧,同盛总说几句话,不然盛总一定会把我发配到中东去了.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不由一阵口干舌燥,整颗心都乱七八糟的,她的手攥成拳,又渐渐松开。

    “你回去告诉盛南平吧,我已经不做傻瓜很久了,他不能想骗我就骗我,想结婚就结婚,想让我回去我就回去!你告诉他,我是人,不是小猫小狗,招呼一声就会跟他走!

    我......我已经给他生过孩子了,他也付清了尾款,我们的合约结束了,我和他已经没有任何关系,我们永远不用再联系了......”

    小康听周沫越说越绝情,刚要开口劝解,这时听见一阵脚步声,他转头一看段鸿飞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在这里干什么呢?”段鸿飞好像喝了不少的酒,凤眼迷离。

    周沫心里一惊,连忙迎着段鸿飞走过去,“我出来逛逛,你怎么有空过来了?”

    段鸿飞不紧不慢地斜睨了一眼匆匆走掉的小康,问周沫,“那个人谁啊?保镖说你跟那人聊半天了?”

    “是个园丁,我闲着没事,问问她这些花是怎么种植的。”周沫随口扯谎。

    段鸿飞半信半疑的点点头,然后笑着拍拍周沫的肩膀,“我给你带了缅甸大香芒过来了,走,回屋去吃啊!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周沫回头看了一眼,见小康已经走的无影无踪,她这才放心的同段鸿飞回到别墅里面。

    周沫进到别墅里面,发现段鸿飞不仅给她带了大香芒,还给她带来很多好吃的,“你送这么多东西过来干嘛?吃不了会烂掉的!败家子!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很开心啊,陈将军彻底下台了!”段鸿飞很舒服的躺坐在客厅的大沙发里,“沫沫,你真是太棒了,为我除去心腹大患!”

    周沫心不在焉的笑笑,随口问,“陈将军不能再做官了吧?”

    “他何止是不能再做官了!今天有人去把他的家查封了,明天他就是阶下囚了!”段鸿飞很得意的笑着。

    周沫满脑子都是小康,还有小康说的那些话,没心思关心陈将军的事情,她见段鸿飞好像很累的样子,提议说:“你喝酒了,回去睡一会儿吧,我也回房补个觉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似嗔似怪地朝周沫看了一眼,“你就这么不待见我,我刚来就想撵我走!”

    周沫想说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勾搭上了大使的女儿,但这话听起来好像在吃醋,她懒散的靠着沙发里,“随便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叹了口气,凑到周沫的身旁,潋滟的凤眼定定的看着周沫,“我虽然又出去找女孩子玩了,但我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应该清楚。

    我不能放着姑姑不管,也不能让你掺合到这些事情里面来,我现在做的一切都是权宜之计。

    等这边的情况稳定了,我就带你走,我们一起到沧山去看雪,到洱海去泛舟,好好领略一下这里的风花雪月有多美。”

    周沫愣了一下,她没想到段鸿飞突然会跟她说这些。

    段鸿飞伸出手,轻抚着周沫的脸,凤眼中盈满情意,“我一定会让你忘了盛南平,忘了过去所有不愉快的事情。

    沫沫,你心里是清楚的,这世上只有我最懂你,最疼你,我不信我们在一起的十多年抵不过你和盛南平在一起的几个月,你不要再想着回到盛南平的身边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不由自主地打了个颤,莫非段鸿飞看见小康了!

    她正惊疑不定,段鸿飞却邪魅一笑,站起了身,“沫宝,我等下还有事情,必须到公司去一下,晚上再过来陪你啊!”

    周沫连忙摇头,“你有事情就去忙,我不用你陪的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眯眼看了看周沫,走了。

    艾玛,这个东西阴阳怪气的什么意思啊?

    小康跑到哪里去了,会不会被段鸿飞找到啊?

    还有盛南平?

    他真的一直在惦记她吗?他真的想她回去吗?想她回去干什么呢?

    周沫闭上眼睛,关于盛南平的一切如潮水般涌来,在这段日子里,除了在梦中看见盛南平,她其余时间刻意地不去想,不去念,以至于她几乎相信自己已经不在意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然而有些东西,越是禁之,反噬的会更猛烈。

    周沫搓了搓脸,用力忘掉脑中乱七八糟的一切,她起身走进书房,继续鼓捣她的笔记本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