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66章 厉害的小丫头
    “女人!?”凌海不由诧异,他有些大男子主义,觉得女人根本做不出这样惊天的大事情来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男人会搞满屏的曼珠沙华出来吗?怎么的也是变异怪兽或者不死金刚啊!”费丽莎跟凌海说话,妙目却看着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微微点头,他也隐约感觉这个黑客是个女人,他对费丽莎说:“你想办法看看,能不能追踪到这个黑客,另外还要提高致远国际电脑的防御水平,对方越来越强大了。”

    费丽莎干脆的答应,“我会的。”随后皱起眉头,砸吧着嘴说:“这个女人真是很聪明啊,可以说是电脑方面的天才了,我还是一次遇见像我一样聪明能干的女人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切!”凌海在旁边轻笑,“你要想夸奖你自己,就直接夸好了,不用这样拐弯抹角的!”

    费丽莎也不羞怯,落落大方的一挑眉,“你觉得我不聪明吗,像我这样有颜又有脑的女人可不多啊......”说着话,眼波又扫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靠在沙发的椅背上,两眼紧盯着天花板,或许是连续熬夜的缘故,他好像集中不了注意力。

    听着费丽莎说黑客应该是个女人,他脑中突地冒出一种想法,但马上就消失不见了,一点思路都抓不住。

    他觉得很累,必须休息一下,不然接下来的工作没有办法进行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挥手让闲聊的凌海和费丽莎出去,他现在不太关心那个黑客是何方神圣,一心只惦记着小康什么时候能把周沫带回来。

    他坐直身体,给小康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可以接触到夫人啊?”盛南平脸色呈现阴翳的暗色,他发现小康办事效率太低了,这么久还没有找到机会接近周沫。

    小康苦哈哈的回复,“盛总啊,夫人也不给我接触的机会啊,她现在几乎整天呆在别墅里面不出来,之前无论去哪里都是由段公子陪着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一听说‘段公子’三个字,深沉的双眸中燃烧起幽暗的火焰,“我再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,你再接触不到夫人,就自己收拾包袱滚蛋!”

    “盛总啊,这边出了大事了,段鸿飞在夫人身边又加派了保镖,我真的没有机会接近夫人啊!”小康委委屈屈的哀嚎着,不带这么玩的啊!

    盛南平冷声启唇,“别总跟我讲客观原因,我不想再听到任何借口。”说完,径直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小康一脸黑线,哭晕在厕所里。

    陈将军的事情在t国引起了轩然大波,整个国家都跟着震了三震,所有人相关的人都毛了,查秀波和段鸿飞也跟着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段鸿飞总是担心周沫被人追踪到,在周沫的小别墅附近安排了许多保镖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不要这样草木皆兵的,我不是那么弱的人,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内追踪到我,之后永远都别想追踪到我了!”周沫很自信的对段鸿飞挑眉。

    段鸿飞见周沫额前的头发有些乱,有一缕垂下来,挡住她的脸,他抬手为她拨开那缕头发,很认真的说:“我不是怕有人害你,我是怕你拿着那五百万跑路了!”

    卧槽......

    周沫翻了个白眼,“我的人生目标怎么会那么短浅呢,我会继续留在这里的,跟你们姑侄两个好好合作,争取赚更多的钱!”

    这回轮到段鸿飞翻白眼了,这个小财迷!

    周沫这次爆出的都是狠料,就算陈将军树大根深,为霸一方,但也受不了了这么凶残的爆料,一下子成了众矢之的。

    树倒猢狲散,陈将军一倒下,他下面的那些人都怕受连累,各个抱头鼠窜,阮二公子表现的更为决绝,立马和陈将军的女儿断绝来往,划清界限,以示清白。

    但阮家之前跟陈家走的太近,因为这件事情还是受了些牵连,为求自保,阮家行事变的特别低调,再也不敢出来嘚瑟,更不敢同查家作对了。

    好多原来跟在陈家和阮家后面的马仔,都直接倒戈,过来投奔查秀波了。

    查秀波高兴极力,她万万没想到互联网的力量是这样强大,而周沫又是如此厉害的人物。

    她突然愿意让周沫同段鸿飞在一起了,有周沫帮助段鸿飞,那就是如虎添翼啊,段鸿飞想对付谁都是易如反掌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飞儿啊,没想到沫沫这样厉害,一出手就弄到这么多重要的资料,陈将军手下那么多网络高手都奈何不了她呢!”查秀波很开心的说。

    段鸿飞并不觉得惊奇,他早就知道周沫是天赋惊人的奇才,而她又肯用功钻研,心思全然不在穿衣打扮上,没日没夜地趴在电脑前,这样的努力刻苦,怎么会不厉害呢!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深深看了查秀波一眼,凤眸冷淡地开口“姑姑,周沫为咱们做这一件事情就好了,我不会再让她帮助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无论周沫的技艺多么霸道,段鸿飞还是不愿意她以身涉险。

    查秀波轻叹一口气,“现在的情况不是周沫想不想帮我们,而是必须再帮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啊?”段鸿飞立即炸毛了。

    “陈将军一出事,所有人都在猜测谁是幕后操纵者,因为我们家和陈将军是冤家对头,自然被人怀疑上了。

    而陈将军这次的事情牵连出太多重量级别的人物,这些人现在恨透了这件事情的幕后操纵者,一旦被他们发现是我们在背后下的黑手,我们瞬间就树立起无数敌人,扳倒了一个陈将军,会有无数个陈将军来对付我们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沉默不语,他知道姑姑说的话都是事实。

    “现在需要周沫再潜入陈将军政治上一个盟友的网站,这个人同我们没有任何关系,这样大家就会认为是陈将军的政敌做的这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看着查秀波犀利的目光骤现,“当初我就说过,不要让周沫来趟这浑水,你偏要把她扯进来,现在又扯着她不放手了!”

    查秀波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,“哪里是我扯她来趟的浑水,明明是她为了帮助你,自己主动窃得了陈将军的机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你胁迫她将这些资料公布于世的!”段鸿飞眼中寒光闪闪,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偷跟着我去周沫那边的目的!”

    查秀波的表情就像投入了石块的湖面,终于动容,她的声音陡然尖锐,“那你要我怎么样?陈家和阮家马上就要联姻了,你不肯和安吉丽公主联姻,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两家人用无数性命换来的基业毁在我手里啊!”

    段鸿飞抿着嘴唇,一想到把周沫牵扯到这件事情里面来,他就觉得很不舒服,不舒服得像要死掉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这种人,也许只有死了,才是真正的幸福。

    三天后,妖异的黑色曼珠沙华又在凌晨三点钟骤然盛开了,爆料的对象就是查秀波说的那名政客。

    第二天,那名政客就同陈将军一样,呼啦一下大厦倾倒,声名扫地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the night king爆出的料都是狠料,并且有理有据,证据确凿,不给任何人辩解,掩饰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时间,整个t国人都是谈曼珠沙华而变色,尤其那些身上有污点的上层人物,有些人甚至吓得晚上不敢睡觉,命令一批网络高手,整夜的守在电脑旁,以防曼珠沙华在他家突然开花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中,只有查秀波可以高枕无忧,并且暗中高兴,她这辈子都在玩弄阴谋诡计,都在逞凶斗狠,从来不知道一台电脑就可以杀人于无形,并且想整垮谁就整谁。

    查秀波认识到了周沫的可贵和厉害,这个小丫头就是无价之宝啊!

    她开始想方设法的维护周沫,送周沫各种礼物,美食,竭力的帮助段鸿飞追求周沫。

    段鸿飞意识到姑姑这种心思后,表现的很沉默。

    周沫在连续做了两次攻击后,发现自己还有不足的地方,又开始每天趴在电脑前,学习钻研。

    她忙乎到半夜,有些饿了,到厨房去找吃的,发觉外面月光如霜,不觉多看了两眼,猛然看见一个人走进院子里,她不由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周沫定睛一看,这个人竟然是段鸿飞。

    段鸿飞好像有些醉意,脚步略显蹒跚,走到石桌旁,扶着石桌低头沉思,过了一会,直起腰身,迎风而立,显得挺拔轩昂,衣袂在月色中逆飞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继续往别墅里面走,而是站着原地点燃了一支烟,明明灭灭的烟头好似萤火虫。

    在寂静无人的深夜,这样的段鸿飞给人种飘忽,神秘,孤傲感。

    卧槽,这个家伙在装文艺男青年吗!

    周沫迈步向门口走了几步,突然又停下了脚,她可以为段鸿飞排忧解难,可以与段鸿飞同甘共苦,却不能做段鸿飞酒后的解语花。

    她又慢慢的走回到自己的卧室,心不在焉的洗澡,之后又偷偷趴窗户看了一下,见段鸿飞依然站在院子里吸烟。

    周沫咬咬牙,放下窗帘,狠心钻进了被窝中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