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65章 曼珠沙华又出现了
    段鸿飞伸手就将周沫揽入怀中,把他所有感情都融入在这个温存的拥抱里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门口传来细微的响动声,段鸿飞惊觉,连忙转头看去,见姑姑查秀波推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姑姑?”段鸿飞疑惑的看着查秀波。

    查秀波温柔一笑,倾国倾城,“这件事情不小,你们两个都年轻,我不放心你们,就过来看看情况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可不是省油的灯,这些年她唯一没有收服的就是陈将军那个派系的,她处心积虑的想办法扳倒陈将军,只是苦于找不到陈将军的把柄,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摆在眼前,她怎么可能放过呢。

    查秀波心思缜密,阴狠,她知道段鸿飞对周沫感情深厚,怕段鸿飞不肯让周沫涉险,阻止周沫把这段视频发到网上去,那样她就失去了扳倒陈将军的绝好机会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对查秀波百利而无一害,万一事情真败露了,周沫就是替罪羊,如果那边真派人杀了周沫,也算是为她除去心头一患了,真真是一箭双雕,一举两得。

    段鸿飞看着查秀波,眉头微微皱了一下,眼神晦暗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周沫很热情的迎接查秀波,请查秀波坐下,为查秀波倒水。

    “沫沫你不用忙了,你坐下吧,我们说说话。”查秀波今天对周沫的态度非常和蔼。

    周沫有些不安的坐到查秀波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沫沫,飞儿果然没有看错你,你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,在关键时刻处处为飞儿着想,之前是姑姑目光狭隘,看轻你们的感情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被查秀波说的有些不好意思,“姑姑,我和段鸿飞从小一起长大,情同兄妹,他的事情就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一听这句‘情同兄妹’,“咚”的一声把脑门砸向了桌面,卧槽——死丫头怎么可以这样残忍!!!

    查秀波微微一笑,继续说:“我是商人,凡事都会与利益挂钩,沫沫你为我们做这样危险的事情,是在帮飞儿,也是在帮我,你帮飞儿是情分,你帮我,我就要付给你报酬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,我会付给你一笔钱,以后如果你再帮我们做事,每件事情我都会付给你钱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姑姑!”段鸿飞顿时鼓着腮帮子,露出了不满的表情,“沫沫只能帮我们这一次,你不要谈以后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“好,好,就帮我们这一次。”查秀波从善如流的笑了,“沫沫,这次的事情姑姑会给你五百万作为酬劳,谢谢你对我们的帮助......”

    这回段鸿飞倒是没再跳出来反对。

    周沫也没有拒绝查秀波给她钱,她基本明白查秀波的意思了,查秀波给了她钱,段鸿飞对她的感激,歉意,担心......所有的一切都大大打了折扣。

    这世上能用钱解决的事情,就是最容易的事情,查家最不缺的就是钱,而周沫恰好缺钱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,夜色像巨大的罩子将整个城市覆盖,仿佛任何光亮都穿不进来。

    周沫坐在电脑前,开始准备工作,段鸿飞要陪着她,被她撵走了。

    黎明前的黑暗是短暂的,东方微微泛白,新的一天缓缓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新的一天开始了,一夜没睡的盛南平闭上眼,疲惫的揉揉脸。

    盛南平最近特别忙,结婚,妈妈病重到去世,小宝手术,引曲振坤入网,这些事情都必须他亲自到场,还有一堆公司的事情要他来做。

    曲振坤比他想象中要狡猾,情况也比想像中严峻,他费了好大的力气,才让曲振坤相信他,容许他参与到他的生意里面,但曲振坤还是躲躲闪闪,有所保留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想到曲振坤,漆黑如墨的眼睛里不由汹涌出不耐。

    如果周沫没有离开,他不在乎同曲振坤再耗一段时间,但一想到段鸿飞为了周沫截下飞机,他就控制不住的想发飙。

    妻子马上就要变成别人的了,他却不能去找周沫,甚至连个电话都不能打......

    在帝都,一直有个庞大的黑涩会集团,警方一直在致力打击,想尽各种办法,但都是小有成果,真正幕后的大头目一直没有暴露出来……

    盛南平曾任国际刑警多年,他无比热爱和忠于这份职业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。

    但为了家族事业,他不得不辞职,在最后要卸任的时候,上面把这个任务交给了他,他既可以兼顾家族生意,又可以完成组织上的任务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小宝的病,如果没有周沫的出现,盛南平可以驾轻就熟很出色的完成这个任务,只是,命中注定他还是遇见了周沫......

    办公室的灯还亮着,偌大的办公室只有盛南平一个人,凝视着映在墙上模糊的身影,说不出来的孤寂。

    盛南平更加头疼了,点燃一支烟,狠狠地抽了一口烟,眉头拧成个麻花结。

    在周沫离开以后,他才知道,原来他的心比他所想的还在意周沫,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放手的。

    有人敲办公室的门,盛南平振作一下精神,喊了声,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凌海脚步匆匆的走进来,因为心急,凌海都没有注意到盛南平异样的表情,还有些暗自神伤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盛总,曼珠沙华又出现了!”凌海有些兴奋有些惊惧的低叫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盛南平也是一惊,那个神秘的黑客攻击过他们的网站后,之后就消失了,费丽莎想尽办法寻找都没有追踪到他,没想到他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“在东南亚,具体应该说在t国首脑人物的电脑上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挑眉看向凌海。

    凌海继续说:“今天凌晨三点钟,t国很多大人物,富家高官,新闻媒体的电脑都被入侵了,开机是一片铺天盖地的黑色曼珠沙华,然后涌出许多t国陈将军的犯罪证据。

    这些犯罪证据都是非常隐蔽的,平常人都是调查不到的,又是非常有力度的,有理有据,完整的不容辩驳,可见这个黑客手段高明。

    这些证据只在电脑上闪现半秒钟,却已经全部植入这些被入侵的电脑里面,让人想装作视而不见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跟侵入咱们电脑的标记完全一样吗?”盛南平暗暗后怕,如果这是同一个黑客做的事情,他能够窃得这么多陈将军的犯罪证据,同理,这个黑客想窃取盛南平电脑里的东西也是易如反掌啊。

    “大致上相同,又不完全一样。”凌海打开笔记本,展示给盛南平看。

    开机后,依然是铺天盖地的黑色曼珠沙华,然后跳出陈将军的犯罪证据,一条条,时间,地点,人物,事情的始末无比清楚,连屏闪现后,屏幕上突然开出一朵黑红相间的曼珠沙华,红色的花蕊诡异的像毒蛇吐出的信子。

    盛南平想到上次突然蹦出来的女僵尸,不由提高警惕,捏着拳头看那朵曼珠沙华骤然炸开,只是这次跳出的不是女僵尸,而是一行字——the night king。

    the night king!

    盛南平低低的重复着,“夜之王!”

    “对,夜之王,这个黑客是在凌晨三点整入侵的这些电脑,t国那边有人分析,凌晨三点是是夜与日的交替之际,是一天中阴气最重的时候,野狗开始"吹狗螺",医院死亡时间机率也最高,大家都在传是陈将军作恶太多,黄泉路上的人回来报复他了.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挥挥手,打断凌海神经质般的叙述,“这些话你也随便信吗?明明这是无比高明的高科技,你还跟着以讹传讹!”

    凌海嬉笑的摸摸鼻子,“这个黑客手法太高,t国方面已经启动无数网络高手追踪他,但都没有寻到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我看这些曼珠沙华跟入侵我们电脑那些花一模一样,这定然是一个黑客所为,我为咱们公司没有任何损失感到庆幸,我借助这些鬼神之说,寻个乐子放松一下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微眯眼睛,看着电脑里那些证据确凿的数据,发现他们确实很幸运,那个黑客大概只是路过他们的网站,一时兴起恶搞了一下,如果他真的出手,致远国际恐怕已经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了。

    费丽莎得到凌海的通知,也急匆匆的来到盛南平的办公室,看到了办公桌后面矜贵冷傲的盛南平,漂亮的眸子里顿时绽放出热情的光亮。

    自从回国后,费丽莎只在第一天见过盛南平,之后就被派去做网络维护监管了,盛南平太忙了,她压根就没有机会见到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面色淡然的指指笔记本,对费丽莎说:“你看看视频,说说你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费丽莎马上进入工作状态,看过那段视频后,对盛南平说:“这个黑客同攻击我们网站的人,应该是同一个人,而且她的水平又提升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凌海扶额,祈祷着说:“他千万不要卷土重来,再来我们这里恶作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怕什么啊?兵来将挡,有我在这里挡着她呢!”费丽莎眉头微蹙的说:“我觉得这个黑客是个女人。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