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63章 我爱她,与她无关
    查秀波撇了眼在餐厅吃东西的周沫,软下语气,“我们的事情到书房谈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也看了周沫一眼,跟着查秀波去了书房。

    查秀波见段鸿飞一副不肯罢休的样子,她垂下眼睫,思考了一会儿,软下了声音,“我知道这件事情是我处理不妥,我以后再不会这么武断的做事情了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艰涩缓慢,很久很久没有这样低声认错了,非常不习惯。

    “别跟我说以后!”段鸿飞暴躁的打断查秀波的认错,积累了一个早晨的愤怒怨怼犹如火山爆发出来一样,“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,不要动她,不要动她!!!但你就是一意孤行,总是拿你唯我独尊的那套对付我,你总是在断的挑衅我的底线!

    你最擅长当面一套,背后一套,做背后捅刀子的事情了,我知道你容不下她,好,现在我跟她一起走,这样你就清净了,你就顺心如愿了......”

    查秀波居于高位多年,很少有人敢这样跟她说话,她也动怒了,“够了,你也不要太放肆了!”

    “我放肆!哈哈,我这样就叫放肆了,我这样你就受不了啦!?”段鸿飞冷冷一笑,“我再放肆,还有你放肆吗?自己生的孩子,想摔死就摔死?跟你生活了多年的丈夫,想杀了就杀了!”

    查秀波脸色哗然一变,身体都跟着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“我在你眼里到底算是什么啊?斗狠扬名时拿来利用的道具?攀附富贵时被一脚踢开的绊脚石?高处不胜寒时的精神寄托?野心膨胀时的傀儡?”

    查秀波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肯回到你身边,是贪图你的权势金钱吗?我告诉你,是因为我还有点没有泯灭的人性,我看你活的众叛亲离很不容易,我看你可怜,我想来帮帮你,免得你身边没有一个可以相信的人,活得疑神疑鬼,胆战心惊!”

    段鸿飞越说越激动,无数的懊恼,愤怒抽丝剥茧般从心里涌了出来,“但是我忘记了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的!

    你总是以为我稀罕你这些破玩意,总想胁迫我,管束我,我想你的人生也没有别的乐趣,愿意管我就管着我,可是我对你唯一的要求你竟然视若无睹,你要把我唯一的朋友赶尽杀绝,你想要我像你一样,成为变态孤独的可怜虫!”

    查秀波双唇哆嗦,眼圈发红,一个字都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你最清楚的,因为你,我从小到大失去了多少东西,我现在只剩下周沫一个了,你竟然还不放过她?你把我的想法和意志完全踩在脚下,你当我是傀儡,玩具一样控制着我……你这么做,还不如当年直接把我摔死呢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痛心处,段鸿飞惊艳的五官都有些扭曲了。

    查秀波的脸色发白后开始转青,东南亚的女魔王,也终于流下脆弱的眼泪,“不是的......飞儿......事情不像你想那样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样的?你还想编什么瞎话骗我!”段鸿飞唯恐伤不到查秀波,接茬又狠声说:“我不会再相信你任何话了,今天我就跟你做个了断,我为你当牛做马这么多年,欠你的那点生育之恩也算还完了,也不用再假惺惺的叫你姑姑了,真是恶心死人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飞儿,那些传言都不是真的......不是我杀了你爸爸,也不是我害了你们段家满门!”查秀波流着眼泪,不住的摇头,“我和你爸爸是真心相爱的,但我们却是两个家族争斗的牺牲品......

    那时候是可以一夫多妻的,你爷爷和你外公都有许多的老婆,也有许多的孩子,他们根本不在意某一个儿女的感受和幸福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原本是非常好的朋友,后来势力壮大后,都想当上一方霸主,为了迷惑对方,他们才让我和你爸爸结婚,我们两个本以为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,但噩梦般的事情还是发生了......”

    查秀波回想起从前的事情,脸上满是痛苦和恐怖,“你不知道,那时候死了多少人,两家人都杀红了眼,我的十多个兄弟姐妹几乎都死了,你爸爸的兄弟姐们也都死了,我和你爸爸带着你出去旅行,才暂时躲过那场浩劫。

    但是祸躲不过,我们终究还是要面对两家的仇杀,你爸爸为了保你,才想出摔孩子的办法,我假装把你摔死了,让保姆把你偷偷的抱走,你才幸免于难,而你爸爸为了保护我们,还是死了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多少是知道这段过去的,也隐约知道当初查秀波不是真心想摔死他,但他却不愿意面对这些糟心狗血的往事。

    他挥了挥手,不耐烦的说:“不要跟我说这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,我不想听!”

    查秀波拧拧眉,这个糟心的死孩子,明明是他先提起过去的事情,数落她的不是的,现在他又不想提了!

    段鸿飞绷着脸,又把话题拉了回来,“无论你过去经历了什么,你都没有权利干涉我的生活,我的选择,以后,我们两个再没有任何关系,你愿意做你的女王女皇上都随便,我做回我的下里巴人,我们谁也不要再管谁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查秀波泪水流的更急了了,她此时慌乱无措的样子,跟世上所有普通的妈妈是一样的,她一把抓住段鸿飞的手,生怕段鸿飞会摔门而去,“飞儿,你不能离开我,你知道的,现在公司没有你是不行的......我......我更不能没有你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周沫也是不行的,你为什么还要撵她走!”段鸿飞绝对是吵架界的扛把子,反映机敏,毒舌狠辣,特别会见缝插针。

    查秀波无奈低头,哽咽着声音再次认错,“这次的事情是我自以为是了......我以后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了......你不要想着离开了,我以后绝对不干涉你的事情了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当然不会真的离开查秀波,听查秀波这样说,语气稍稍缓和些,“你以后绝对不可以再为难你周沫,不得擅自安排我的婚姻大事,别再把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介绍给我!”

    查秀波真是被伤到了,拉着段鸿飞的手,虚弱的坐到沙发上,叹了口气,“我知道你不喜欢安吉丽公主,但咱们家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如从前,阮家这些年蓬勃发展,阮家二公子热烈追求陈将军的女儿,如果阮家和陈家联姻,这里将没有我们的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为今之计,只有你同安吉丽公主联姻,咱们才能同他们对抗,你知道这是个柔弱强食的地方,我们一旦失势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嘴角微勾,凤眼中闪着一丝疯狂阴狠的味道,“我可以想其他办法解决这个问题,但我绝对不会同安吉丽联姻的,你也不要在我身上动这个歪脑筋了。”段鸿飞果决的说。

    查秀波长叹一口气,“飞儿,我可以不反对你和周沫在一起,但我也绝对不赞成你们在一起,因为她不爱你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眉毛一挑,“我爱她,与她无关。”

    查秀波:“.......”段鸿飞这个痴情偏执的劲头,还真是像足了他的死鬼老爸。

    段鸿飞下楼的时候,周沫已经吃过早餐了,正忧心忡忡的坐在沙发上等段鸿飞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段鸿飞走路的姿势,又恢复了平日狂霸酷炫拽的架势,知道在同查秀波的对决中,段鸿飞是赢了,周沫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段鸿飞是查秀波的亲儿子,所以非常担心毒辣狠绝的查秀波会收拾段鸿飞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了!”周沫马上狗腿的跑到段鸿飞身边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段鸿飞一挑眉,斜睨着周沫,“但是,你的事情还没有完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有什么事情啊!”周沫脚底抹油,连忙往外溜。

    “八千万啊!”段鸿飞一本正经的跟在周沫后面提醒她,“你打算怎么花这买我求荣赚来的八千万啊!”

    周沫假装没有听见,一路往外面飞走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坐车回到周沫之前住的小别墅,段鸿飞揪着之前的事情不肯放过周沫,“你到底怎么想的啊?为了八千万就把我买了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唠叨了,这是八千万,我无福消受,还给你吧!”周沫把支票拿出来,塞到段鸿飞手里。

    段鸿飞随手推了回来,“你留着吧,当做我们安家立业的第一笔经费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周沫更不敢要这个钱了,硬塞到段鸿飞手里,“抱歉,这个艰巨的任务你还是同别人一起来完成吧!”

    段鸿飞一下想起姑姑提醒他的话,立即黑了脸,“你别惦记盛南平了,你们彻底没戏了!”

    周沫最讨厌段鸿飞动不动就拿盛南平说事,她不悦皱起眉头,“你不用再对这些事情耿耿于怀了,我收拾一下就走,不在这里碍你们的眼了。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