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62章 拿他换得八千万
    周沫整个人都懵掉了,刚刚是谁大喊着让她滚蛋了,这个反复无常的二货!

    她眨巴着眼睛问段鸿飞,“你买飞机票了吗?”

    段鸿飞扯了扯嘴角,说的很顺溜,“有人正在给我买票。”

    周沫大脑当机……

    听说过先上车后补票的,还有先上飞机后补票的吗!

    周沫见机舱门口站着一群手足无措,满脸焦急的乘务员,知道这些人都在为棘手的段鸿飞发愁。

    她觉得无比丢人,掩面扶额,同段鸿飞打着商量,“你这是在耽误大家的时间,是在谋财害命,你先下去吧,有事情我们可以打电话谈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!”段鸿飞毫不犹豫地否定周沫的提议。

    周沫为难的挠挠头,“你快点下去吧,不要胡闹了,你这样飞机不能起飞,我会被人骂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没心没肺,唯利是图,视财如命,见钱眼开,不知好歹的女人,你就该被人骂,你被大家骂死才好,最好所有的人都过来打你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缩缩脖子,不用所有的人都过来骂他,就这货的一张毒舌就够了,段鸿飞如果是个女人,百分百的毒舌妇。

    飞机上的旅客见飞机迟迟不起,有些喧哗骚动了,众人都知道是段鸿飞耽误了起飞,有胆大的人开始阴阳怪气的议论,想要段鸿飞的良心受到谴责,快点下飞机,不要再影响飞机起飞了。

    跟着段鸿飞的两个鹰犬,都是凶神恶煞的坏人模样,听见有人敢非议他们的主子,把眼睛一瞪,匪气十足,“谁瞎比嚷嚷呢?谁在那逼逼叨叨的呢!”

    立即,所有不满意的声音都被掐死了。

    周沫无语至极,她尽量往里面挪动身体,假装自己不认识惹起公愤的段鸿飞。

    段鸿飞倒是很坦然自若,拿起了座位上的报纸,翘着二郎腿,悠闲的看着,好像这里是他家的大书房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并没有人来给段鸿飞送机票,飞机也没有起飞的意思,周沫又沉不住气了,因为这个欠揍的祸害是她引来的。

    “大哥啊,你到底要闹哪样啊?”周沫都要愁哭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对周沫轻轻一笑,凤眸波光流转,“我要跟你走!”

    “走你妹啊!你赶快给我滚下去!”周沫再也忍不住了,愤怒的对段鸿飞低吼着。

    “为毛要我滚啊!”段鸿飞无比好笑的看着周沫,“你别忘了,你是拿我换来的那八千万啊,你竟然还敢要我滚蛋!你还有没有人性啊!”

    周沫:“......”

    她真不知道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,遇见了段鸿飞这个**玩意。

    周沫皱眉想着,该用什么办法解决眼前的僵局,结果眼前一亮,风姿绰约的查秀波出现了。

    查秀波穿着一件墨绿色的宽松裙子,脸上略施薄粉,眉如远山,双唇粉红,一双秋水般的明眸乍暖还寒。

    她一出现,飞机上百分之九十的男人都倒吸了口气,眼中都闪过惊艳之色,这个女人真是太漂亮了,妩媚,明艳,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查秀波款款的走到段鸿飞和周沫面前,淡笑着对他们说:“飞儿,沫沫,不要到国外去玩了,跟我回家吧!”

    段鸿飞眯了眯眼睛,轻哼一声。

    周沫清楚的看见段鸿飞放在身侧的手攥紧成拳头,知道他正在酝酿怒气呢,但这货终究算是识大体,并没有在众人面前同他姑姑吵闹。

    查秀波精明过人,知道这时候应该主攻周沫,周沫去哪里,段鸿飞自然会跟着去哪里的。

    “沫沫,跟姑姑回家吧,我还有话对你说呢!”查秀波目光幽幽的看着周沫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周沫认真的看了查秀波两眼,查秀波微微侧了下头,示意周沫跟她下飞机,周沫不想将事情闹大,立即响应查秀波的号召了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“她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啊?你为毛要听她的啊!”段鸿飞坐在周沫外侧,傲娇的仰着头,不肯让道给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真想扇段鸿飞两大嘴巴,她凶巴巴的低声吼段鸿飞,“你丫的也闹够了吧!想发疯也要分分场合!”非得让这么多人在旁边看热闹吗!

    段鸿飞见周沫真怒了,他悻悻然的站起身,强行握住周沫的手,在一机舱的人注视下,跟在查秀波的身后离开了。

    他们几个下了飞机,在停机坪处就有一溜豪车等在这里,但段鸿飞并不坐这些车子,拉着周沫大步往航站楼里面走。

    “飞儿,你要去哪里?”查秀波忧急的问段鸿飞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我,以后我走我的路的,你过你的日子!”段鸿飞面沉似水,拉着周沫继续走。

    查秀波无奈,只能带人追过来,“你不要在这里胡闹了,有话我们回家去说!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无话好说!”段鸿飞声音冰冷。

    查秀波知道她驯服不了正在气头上的段鸿飞了,只能再次用眼神向周沫求救。

    周沫拉拉段鸿飞的手,“航站楼里人来人往的,你头发凌乱,脸也没洗,穿着睡衣拖鞋的跑出去,大家以为你精神病犯了呢,艾玛......真是跟你丢不起的人,快点坐到车里去吧!

    段鸿飞这才突然想起自己穿着睡衣拖鞋的事情,脸上立即出现一丝被人揭穿短处的恼羞成怒,“我这个样子还不都是因为你,你还敢嫌弃我!”

    “矮油,我不是嫌弃你,是不想你出去丢人现眼!”

    “你这还不是嫌弃我!”段鸿飞别扭起来很难搞定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管你了。”周沫挣脱段鸿飞的魔爪,以最快的速度走向离她最近的那辆车子。

    段鸿飞见周沫上车了,他重重的哼了一声,也跟着上车了。

    查秀波见段鸿飞肯上车了,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小康一直坐在飞机上,看着刚刚发生的一幕,并且偷偷拍下了几张照片,他又一次与周沫失之交臂,得给心急如焚的盛南平一个交代啊,这事真的不怨他啊!

    段鸿飞实在太强大了,就像罩在周沫身上的一层金刚罩,把周沫护得风雨不侵。

    冲冠一怒为红颜,段鸿飞阻碍飞机正常起飞,这件事情不小,查家一定需要费些力气平息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而这样精彩的梗如果被他家**oss知道了,不知道脸色会是怎样的难看啊。

    小康怕暴露身份,没敢跟在段鸿飞他们身后下飞机,只能悲催的飞往新西兰了,但他在飞机起飞前,将这段视频发给他的**oss,让盛南平自己闹心去吧。

    车队直接开往了查秀波的家。

    查秀波住在这个城市地势最高的地方,风景极佳,站在她的家里,可以随心所欲地俯瞰整个城市和远处的河流,山脉。

    只是一般人没有福分住在这里的,这一处地方早被几个大富豪政客瓜分殆尽,据为己有了。

    车子驶向了山顶道,开出了很远才到了查秀波的家里。

    查家占地面积极大,围墙高高,围墙都是特质的,上面安装有无数的电子眼,据说想要突破这道围墙,需要装甲车。

    在高强内还有茂密的热带树木,高大的树木把整个大宅子完全挡住了,谁也别想窥探一丝一毫。

    大门口有许多保镖守着,车子驶进去以后,也是保镖成群,各个面色严肃,周沫知道,这些保镖其实都是武装军,都是随身带有武器的,只不过为了好看,他们在这里没有穿军人的衣服。

    周沫第一次来查秀波防守森严的顶级豪宅,假装镇定地四处观看着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看着豪华漂亮,但总给一种阴森森的感觉,空气都是紧张的。

    段鸿飞一下车,很自然地拉起周沫的手,他的手干燥清爽,温热有力,让周沫惶惶然的心安定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们走进大厅,查秀波落后了一步,在后面打电话。

    衣着干练的女管家马上迎了过来,很开心的叫着:“少爷,你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陈管家,”段鸿飞简单的介绍了一句,一扬下巴命令说,“带周小姐去餐厅,给她准备点好吃的,她还没吃早餐呢!”

    管家问周沫:“周小姐要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简单点就可以。”周沫在这个地方压根吃不下东西。

    段鸿飞对周沫露出炫目的笑容,“想吃什么随便说,到这里就跟到家了一样。”

    周沫撇撇嘴,她怎么敢随便把这里当家啊。

    段鸿飞把周沫哄走了,他马上变了脸,站在大厅里,黑着脸等查秀波进来。

    查秀波一进门,看见段鸿飞气呼呼的样子,不由蹙眉。

    她秀气的手指揉着发疼的太阳穴,“飞儿,你还没有吃东西吧!”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了,段鸿飞一定是从床上爬起来就去了机场。

    “飞儿,你先去洗个澡,然后吃点早餐,我们再谈。”查秀波很是心疼的看着段鸿飞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。”段鸿飞冷冷的说:“我从飞机上跟你回来,不是向你妥协了,不是肯听从你的摆布了,我是回来跟你把话说清楚的,我们以后再无任何瓜葛。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