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61章 仇恨拉得杠杠滴
    这里的天一向亮得早,阳光早早穿透了门窗,细密的洒进屋里来,深浅不一,纤尘在碎光中漂浮不定。

    周沫这一夜几乎没有睡,坐在床边看着窗外,竟然生出一种恍惚来,这个城市,总归不是她的家,而在这世上,究竟哪里才是她停泊的地方。

    当她遭遇盛南平的背叛后,她以为段鸿飞这里会是她暂时的避风港,可以带给她些光明和温暖,可是这里并容不下她。

    幸福安稳,她只有这小小的要求,但这点要求也是遥不可及,她鼻子发酸,伸手捂着脸,泪水沾湿了掌心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周围有段鸿飞的保镖,但查秀波一定会派人摆平这些人的。

    果然,周沫很顺利的就离开段鸿飞的别墅,在外面的路上停着辆不太起眼的车子,车里的人见周沫背着包从别墅里面走出来,马上走过来,压低声音说:“周小姐,查总让我在这里接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,上了车,发现这里还坐着两个保镖模样的人。

    她心里不由有些害怕了,如果查秀波想杀了她,或者把她扔到什么不知名的地方,真的是分分钟钟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沫提心吊胆的坐在车里,看着司机把车子开的飞快,好像怕有人来追他们一样,一直看到司机将车子开进机场,周沫一颗揪着的心才算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很早就到了机场,因为还没有到客流高峰期,大厅里没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那些保镖并没有离开周沫,而是盯着周沫去做安检。

    周沫背着简单的双肩包,包里放着八千万的支票,脚步从容的走进贵宾休息室,休息里只有两个人,很安静,早晨清冽的太阳光懒懒的照进来。

    她走到一边的沙发处坐下,见跟着自己的那个两个保镖也进来了,坐到她的对面,拿着报刊装模作样的看着。

    周沫看看还有一会儿才能登机,也拿起本杂志随便的翻看着。

    她了一会儿,听见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,蓦地,贵宾休息室的门被猛的推开,穿着睡衣,踩着拖鞋的段鸿飞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沫沫!”段鸿飞一看见周沫,立即冲了过来,一把抱住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感到段鸿飞喘息急促,身子发抖,手都是凉的。

    周沫有些错愕的看着发型凌乱,穿着睡衣的段鸿飞,这哪里还是她认识的段公子啊?傲娇自恋狂人出门前头发丝都不可以乱一根的啊!

    段鸿飞的慌乱惊恐,让周沫觉得很心疼。

    “沫沫,你这是要去哪里?为什么不说一声就要走!”段鸿飞捧着周沫的脸,恶狠狠的吼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紧抿着嘴唇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,我离不开你的!”段鸿飞将头埋在周沫的脖颈间,哑声着声音在周沫耳边痛苦嘶吼。

    周沫眼睛酸涩,她极力的忍着,眼泪还是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都出去!”段鸿飞稍稍冷静一下,马上就开始发威了。

    世上难得有人穿睡衣,拖鞋还能这样有魅力,站在贵宾休息室里,跟站在他的总总经理办公室里一样傲娇,嚣张肆意的模样如同他是这里的主宰……

    尼玛,听听这霸道的语气,搞得好像他是这里的老大似的。

    周沫撇撇嘴,看着贵宾里其他人都溜溜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段鸿飞凤眸咄咄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微微低头,不肯与段鸿飞对视,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!”

    “你看个屁啊,一定是我姑姑逼你走的!”段鸿飞眯起的眼睛中充满恨意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偏激了,这事跟姑姑无关,是我自己想这样做的,我怕你不许我走,就偷偷走掉了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嘲讽一笑,“拿你这套鬼话骗别人去,我知道是姑姑逼迫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低着头,清楚的看见段鸿飞将拳头握紧,骨节青白,她不由心慌,绝对不能让段鸿飞和他姑姑反目成仇的,他姑姑那样狠辣,会杀了段鸿飞的。

    她连忙说:“不是她逼迫我的,是我自愿的,我为了可以早日建成自己的王国,为了可以同孩子们早日团聚,我......我向姑姑要钱了......要了八千万......她给我八千万,我就离开你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无比艰难的将这段谎话说完。

    段鸿飞轻轻笑了一下,不肯置信的看着周沫,“不,这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周沫咬了咬牙,从包里拿出那张八千万的支票,“你看看吧,就是这个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看着那张八千万的支票,脸色陡得如纸般惨白,随后,他忽然狂笑起来,笑出了泪:“沫沫,你以为八千万很多吗?如果你肯留在我身边,我会给你十个八万万,给你一百个八千万!

    我在你眼里,就值这八千万吗?八千万就买断了我们之间的所有感情?八千万你就把我给卖了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看着段鸿飞眼角晶莹的泪光,心头一疼。

    她见过段鸿飞笑得张扬肆意,见过段鸿飞笑的风流桀骜,这些年,他过的事事顺心,很多事情都尽在他的掌控之中,很少露出这样痛苦愤怒的神色了。

    他带给她数不尽的快乐,宠爱,他总是让她笑,帮她抹去所有的烦恼。

    眼前的他穿着睡衣,踩着拖鞋跑来追她,全然不顾最在意的形象了......

    可是,她依然没有办法留在他身边,因为她的爱都给了盛南平,他们注定是两条没有交集的平行线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贪图那么多,有这八千万,就够我和孩子幸福生活了。”周沫深呼吸,说出残忍的话。

    “盛南平在你心里就那么重要吗?”段鸿飞发疯一样大吼起来,“你拿这八千万走了,还不是想找个地方等着盛南平,你想把孩子接到身边,还不是因为你对盛南平余情未了,你想借着孩子把盛南平勾到你身边!”

    段鸿飞的话一下戳痛了周沫的心,她嘲讽一笑,“对,你说的都对,这世上最了解我的人就是你!”

    周沫这仇恨拉的!简直杠杠的!

    段鸿飞看着周沫,突然笑了,“你愿意喜欢谁就喜欢谁去,别以为小爷会在乎,实话跟你说吧,安吉丽哭着喊着要嫁给我呢,我会喜欢你这个又穷,又丑,脾气又坏的东西吗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周沫无语至极了。

    这个祸害是不是得了精神分裂症啊?

    “拿着我姑姑给你八千万滚吧,马上滚得远远的,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,我看见你就烦......”段鸿飞越说神色越冷,眼神变得森冷阴鹜,令周沫觉得很害怕……

    周沫真怀疑段鸿飞得了精神分裂症,握着那张支票,以最快的速度滚出贵宾休息室,随后听见里面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,她不由暗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此时,飞机在广播她乘坐的航班开始登机了,她立即冲往登机口,以最快的速度上了飞机。

    周沫惊魂不定的坐到飞机上,想着段鸿飞的伤心和愤怒,她觉得非常抱歉。

    这辈子,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段鸿飞了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有各色不同人种走上飞机,她慢慢的意识到,从此后她确实要孤身一人,去往一个未知的国度了。

    这世上各有各的人生要过,再不会有人长陪她左右。

    周沫沉默的看着窗外偌大的停机坪,心中孤单寂寞冷,脸上却要若无其事,平静淡然。

    飞机上的乘客陆续就位,离起飞时间越来越近,机长在做广播,让大家系好安全带,周沫闭上眼睛,准备开始一次漫长的旅行。

    突然,机舱门口一阵喧闹,周沫不由睁开眼睛,见一个穿着睡衣依旧风华绝代,颜值让人肾上腺素骤然上升的修长人影出现在了舱门边。

    穿着睡衣的段鸿飞立即引起全体乘客的注意,他这身打扮如果换到其他人身上,会被人笑话死,奈何他是帅的非常变态的段鸿飞,就算在身上披条麻袋都像名模,别说穿的是华丽丽的黑丝绸睡衣。

    而机舱中的半数女人,全部瞪着眼睛着迷的看着段鸿飞……

    好么……

    这副疯癫模样的段鸿飞还能吸引到女人呢,也真是没谁了!

    段鸿飞脸色阴鸷,直接奔到周沫的面前,指指坐在周沫身边的人,“你,把座位让给我!”

    周沫身边坐着位脑满肠肥的中年商人,正为邻座一个小美女而暗暗欣喜,憧憬着漫长的旅途中跟周沫有点浪漫的故事发生,没想到突然杀出了个段鸿飞。

    中年商人见段鸿飞面色阴狠,潋滟的凤眸里流转着凶狠的光,看着便让人觉得不寒而栗......

    他乖乖的站起身,把自己的位置让给了段鸿飞。

    卧槽!

    这家伙也太嚣张了吧,竟然硬生生的抢来了一个座位!

    周沫皱眉看向施施然坐下的段鸿飞,“你要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跟你走啊。”段鸿飞整理了下睡衣,舒服的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“跟我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我就去哪啊!”段鸿飞变脸很快,刚刚还狂风骤雨,这么会就晴空万里了,对着周沫笑了,“我要和你不离不弃,生死相依的。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