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60章 不许你跟他在一起
    “查总,您今天想吃点什么?”经理同查秀波讲话时都是半躬着身体,这个女人的心狠手辣,翻脸无情,让多少亡命之徒都自愧不如,没人敢招惹到她的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那两样素炒,给孩子准备点好吃的。”查秀波在外人面前,做出一副慈祥长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板在查秀波清冷的声音中,头都不敢抬,连忙吩咐人去准备饭菜,他亲自为查秀波和周沫送上水,饮料,果品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难逃了,索性也不拘束了,她非常口渴,端起放在面前的奶昔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查秀波被众人恭敬崇拜习惯了,见周沫的架势不太把她放在眼底,拧了拧秀眉,“你在我面前这样有恃无恐,是因为飞儿喜欢你吗?”

    周沫将嘴里的奶昔咽下去,一双朗目黑白分明大眼睛满含疑惑,“我.....我怎么有恃无恐了......你不想让我喝饮料啊......”周沫把奶昔放下,推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在我面前做出这副委屈样,飞儿不在这里,没人怜惜你。”查秀波娇美的嗓音透着厌恶,象条蛇似的发出咝咝的声。

    周沫瘪瘪嘴,“姑姑,你想要跟我说什么,就直接说吧!”别特么这样阴阳怪气的挤兑人。

    查秀波没料到周沫会这样直接,不由微怔了一下,但很快恢复了淡然的样子,把清水杯子凑到嘴边,抿了一口,“我要你马上离开飞儿。”

    对于查秀波这个蛮横的要求,周沫并不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周沫干脆的答应着。

    查秀波眯着眼睛,面上渐渐有了恼意,盯着周沫不满的说:“你果然是能拿得起,放得下,我就知道你是不喜欢飞儿的。”

    老妖婆啊,你到底要闹哪样啊?

    “那你要我怎么回答啊,让我说不好啊。”周沫无奈的垮下小脸。

    “周沫,注意你跟我讲话的方式。”查秀波加重了语气,微微不悦。

    周沫平日的性子也是很任性火爆的,如果坐在她面前的是其他任何人,她都要简单粗暴的跟其对砍,但她不敢跟查秀波放肆,这个女人太狠。

    她咬着嘴唇,沉默着。

    查秀波微闭下眼,稳定了一下情绪,“我不许你跟飞儿在一起,是因为你会成为他的软肋。

    你也知道,在这个地方做王者,不能有弱点的,在这个地方,可以无情无义,可以卑鄙无耻,可以心狠手辣,但就是不可以动情,不能有弱点,有弱点就意味着死亡,他连儿女情长都放不下,怎么可能接替查家的大业呢!

    我年纪大了,对年轻人所谓的感情不明白,但我个人觉得,要真心为一个人好,就应该做对他最有利的事情,处处为他着想。”

    周沫知道做人要识趣,查秀波已经屈尊向她解释原因了,她更要懂事,“姑姑你放心,我会离开段鸿飞的,我明天就走。”

    查秀波满意的点点头,从包里拿出一张机票和一张支票递给周沫,“这是明天上午飞往新西兰的机票,那边会有人接应你,还有八千万,足够你这辈子衣食无忧的生活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接过机票和支票,失神了好一会,心中千丝万缕、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难怪外面都传这个女人厉害,她的段数真的比想象中要高很多,有备而来,出手大方。

    如果段鸿飞知道周沫拿了他姑姑的八千万,自然会以为周沫是个拜金女,厌恶憎恨了周沫,自然就跟周沫断了关系。

    查秀波对她还真是够大方啊,周沫也没什么可矫情的了,嘴角倾了倾,笑了,“谢谢姑姑。”

    “在外面如果遇见什么难事,你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,我会帮助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聪明,听出查秀波的话外音,“你放心吧,我走后就不会再跟段鸿飞联系了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门外走廊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查秀波眉头一皱,疾声吩咐周沫,“马上把东西放起来,你不得失信于我。”

    周沫惶恐的问查秀波,“姑姑,是敌人来了吗?”

    查秀波轻哼一声,“就你这智商,怎么能当飞儿的妻子?你以为外面那边保镖都是死的吗,会让敌人冲进来?哼,是那个小冤家来了!”

    她的话刚说完,包房的门就被人一把大力推开,段鸿飞心急火燎的冲进来,大声叫着:“周沫!”

    查秀波微微侧头,似嗔似怪的目光看向段鸿飞,“急火火的干嘛啊,我还能把她吃了啊!”但她心里更加笃定要撵走周沫,周沫令段鸿飞失态至此,绝对不能留她的。

    段鸿飞没管姑姑的打趣,凤眼急急的打量着周沫,见周沫双眼亮晶晶的,白嫩的小脸上没有任何受虐的痕迹,唇色鲜润,俏皮生动,他这才如释重负的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怨念的转头看查秀波,气恼的质问,“你带周沫出来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查秀波对段鸿飞慈眉善目的一笑,“我今天去那边有事,在路上遇见小沫了,难得见面,就请小沫出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当然不会相信姑姑会有这样的好心,心里阴暗了一下,他不想在周沫面前同姑姑吵,只能对周沫说:“还傻坐着干什么啊?跟我走!”

    周沫看看查秀波,看看段鸿飞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查秀波对待段鸿飞态度一直很好的,她微微一笑,风华绝代,“小沫啊,飞儿急着找你,你就跟他走吧!”

    周沫站起身,很有礼貌的对查秀波一躬身,“姑姑再见!”

    “沫沫,一路走好啊!”查秀波水漾的目光瞥向周沫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段鸿飞拉起周沫就走,一直出了餐厅,坐到他的车上,他才放开周沫的手,气呼呼的看着周沫,“你是智障吗?跟着她出来吃饭?”

    如若是往日,周沫早骂段鸿飞傻逼了,明明是他连累了她好吧,但一想到明天的分离,她就骂不出口了,笑嘻嘻的说:“她对我很和气的,给我点了一桌子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吃吃吃,你就知道吃,也不怕她在饭里给你掺耗子药!”

    “胡说,姑姑那么富有的女人,怎么会掺耗子药那么廉价的东西,她要掺也得是白面的!”

    段鸿飞脸色一变,好像真被周沫这句话吓到了,潋滟的凤眸在车窗外阳光的映照下有一种妖异的美,他拉着周沫的手,手心潮湿,还有些打颤,“沫沫,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千万不能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鼻子不由的发酸,郑重其事的对段鸿飞点点头,“你放心吧,无论我身在何方,都会很爱惜自己,都会平安无事的,你.....你不要总是记挂着我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今天受了惊吓,心神恍惚,并没有听出周沫话里诀别的意味,只是用力握着周沫的手,仿佛害怕周沫会突然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沫沫,以后姑姑再找你,你一定要马上通知我,你不可以单独跟她在一起的。”段鸿飞忧心忡忡的嘱咐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恩,我知道了。”周沫乖乖的回答。

    段鸿飞稳定了下情绪,恢复了他惯有的精明,开始盘问周沫,“今天姑姑只是找你吃饭吗?她都跟你谈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她就问问我这段时间去了哪里,都做了些什么。”周沫很擅长说谎的,说的很自然。

    “还问你什么了?”

    周沫对段鸿飞眨眨眼睛,“没等她再问什么,你就及时赶到了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蹙着眉,握紧周沫的手,“你以为别搭理她,她岁数大了,心态有些不正常,见不得别人好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以后就搭理你。”最后一夜了,周沫愿意顺着段鸿飞说,看着段鸿飞,眼底如春水一般的温情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段鸿飞喜欢吃泰国菜,在段鸿飞问她想去哪里吃饭时,她提议去吃泰国菜。

    她想对段鸿飞好一些,恐怕以后再没有机会了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各怀心事,这顿饭也吃的很匆忙,段鸿飞把周沫送回住所后,他在这里稍稍坐了坐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一离开,周沫觉得屋内立即生出一种清冷的气息,让她辛苦强忍的眼泪不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将查秀波为她准备的飞机票和支票拿出来,咬着嘴唇端详着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她鸵鸟一样,努力的回避着现实,不去想以后,不去想伤痛,躲在段鸿飞的保护伞下求得一夕安稳,现在看来,这里也不能让她容身了。

    明天她就要孤身一人,远赴重洋,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国度去......

    周沫忽然想起盛南平,想起小宝,想起刚出生的雪儿,不由哭的更加伤心了。

    她拿过手机,输入了盛南平的的号码,反反复复,但最终还是删除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早就把她忘记了吧,她已经离开这么多天了,盛南平都没有找过她,他一定早就想着跟她分开呢,她这样自己滚蛋,正合了盛南平的心意。

    也罢,她明天就离开了,跟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断的干净,从此人隔天涯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