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59章 狠心的小丫头
    安吉丽盯着段鸿飞嚣张远去的兰博基尼,呆呆的出神半晌,她咬着嘴唇,走回到车上,给查秀波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周沫坐在这里,看着凝神开车的段鸿飞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她忍了一会儿,见段鸿飞没有主动坦白的想法,她忍不住的问,“你和那个公主是什么关系啊?”

    “我压根不认识她,我跟她什么关系都没有的!”段鸿飞扭头看了周沫一眼,很是莫名其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嗳嗳嗳,你能不能别跟装了,我突然多出这么高级别的情敌来,是会有生命危险的,你想害死我啊!”

    “放心,她是不敢动你的!”段鸿飞斩钉截铁的回答。

    周沫鄙夷的说,“我呸,还敢说你和她没关系?不认识?”

    段鸿飞一挑眉,“哎,都是我长的太帅惹的祸啊,我想她就是我的迷妹之一,但暗恋我的人太多了,我也没空一一去认识她们啊!”他说得理直气壮,半点都不脸红。

    尼玛这自恋!

    周沫气结,见段鸿飞死活不肯承认他和安吉丽的关系,她索性也就不问了,反正她对段鸿飞也没有企图,他爱被谁迷就被谁迷去吧!

    帝都的盛南平,拿着小康递给他的一沓子照片,面色阴沉如水,盯着照片中的段鸿飞,目光深处有杀气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站在盛南平旁边的小康吓了一跳,难怪大家都害怕盛南平,盛南平的眼神就令人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不把她带回来?”盛南平声音冷飕飕的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很少出门的,她偶尔出门也是有段鸿飞陪在她身边,查家在那边的势力特别的大,段鸿飞身边明里暗里的保镖无数,我们的人暂时无法接近周小姐。”小康很是沮丧的说。

    盛南平眯了眯眼睛,幽幽地开口:“你过去一趟吧,见到周小姐,劝说她给我打电话谈谈,然后把她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康顿时满脸吃了翔般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自知这个任务难度系数超高,他跟踪了周沫很多天,以他对周沫的了解,这个丫头是非常倔强的,哪里是他能够劝说得了的。

    但他不敢在盛南平面前说no,尤其是这个时候的盛南平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小康是明智的,他前一秒刚刚走出盛南平的办公室,下一秒钟,盛南平就将手里的照片全部撕碎,目光凶残,像是要将这些照片挫骨扬灰一般。

    盛南平知道自己这件事情没有处理好,令周沫伤心失望了,可是这个小丫头也够狠了,人到了他的婚宴现场,竟然也可以忍着不跟他吵闹,甚至连一句质问都没有,转身就跟其他男人走了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他宁愿周沫在婚宴现场跟他闹,也好过她这样无声无息的一走了之。

    这倔丫头还真是狠心,说走就走了,再没有一点音信,甚至打电话来骂他一下都不肯,看来是铁了心要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。

    门口传来敲门声,盛南平收敛神色,又恢复了镇定冷清,喊了一声:“进!”

    进来的是一身黑衣的曲清雨,华玉清死了,全家服丧。

    曲清雨穿的这身黑色孝服都是高定的,孝服是收腰剪裁的长裙,衬得腰身盈盈一握,白皙的脖颈肤若凝脂,全身上下都透着高贵清幽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两位舅舅和姨妈们来了。”曲清雨声音温婉的说,但精明的眼睛一下就看到盛南平书桌和地下零落的许多碎片。

    “请他们进来吧。”盛南平站起身,到门口去迎接舅舅和姨妈,身着黑色孝服的他看着更加挺拔森严。

    华家的亲属们沉默的走进盛南平的书房,各个面色沉痛,明天华玉清入殓,他们今天来定妥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华家的人坐下后,盛南平的大舅华玉国先开了口,“南平啊,明天你妈妈入殓,我们家人只有一个要求,不许你爸爸参加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当然理解华家人的立场,但妈妈的具体死因外界的人并不知晓,如果不让爸爸参加妈妈的葬礼,恐怕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华玉国一见盛南平犹豫,马上开始愤愤然的数落,“如果不是你爸爸勾搭上乐云逸那个女人,你妈妈怎么会死得这样惨,你妈妈也是个死心眼的,我和你外公早就让她和你爸爸离婚,她死后不肯,如果早离了婚,就不会出这样的意外......”

    “对,你妈妈就是你爸爸和乐云逸那个女人联手害死的,南平啊,你一定要给你妈妈讨个公道啊,绝对不能放过姓乐的女人......”盛南平的大姨又接口说。

    盛南平知道,他的姨姨舅舅们又要开启一番轰炸咒骂模式,他无论怎么行事强悍,作为后辈人都是要听着的。

    曲清雨这些天也听习惯了华家人的怨咒,她的眼神忍不住瞟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轻靠在椅背上,手臂随意的横在扶手,眉宇之间透着忧伤和疲惫,虽然人还坐在那里,但神情明显的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敏锐的曲清雨立即察觉到盛南平的对劲,实际上,盛南平这些天一直有些不对劲,时不时的就会走神,目光飘忽。

    不应该这样的,她是盛南平的新婚妻子,因为华玉清的去世,他们连洞房花烛夜还没有过呢,盛南平该无比想念她的,盛南平所有的目光和注意力都该放在她的身上,可是……

    曲清雨眼神落在地上那些支离破碎的照片上,眉头不由微微皱起。

    周沫在遇见安吉丽公主后,不再跟着段鸿飞出去吃吃喝喝,游山玩水了,她和段鸿飞都长大了,确实该注意一下言行距离了。

    毕竟她没有嫁给段鸿飞的打算,没必要引起其他误会的。

    周沫经过这几天的沉淀,不再心怀恨意的疯狂攻击致远国际的官方网站了,也不再抓心挠肝的仇视盛南平了。

    人生的路不管曲折,还是笔直,都是向前延伸,人必须向前看。

    这次的事情,让周沫发现她的技能还有待提升,还是有人能够克制她的。

    周沫窝在家里,潜心学习,把攻破盛南平的电脑防火墙做为学习目标。

    她突然停止外出活动,段鸿飞又不习惯了,在周沫身边转来转去,“你没事的时候应该多出去走走,那样心情才会开朗,不要总是闷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土鳖,你看好了,我这样不叫闷在家里,我是在学习!”周沫傲娇的一挑眉。

    段鸿飞细长的凤眼一眯,俊美的面容闪过一丝懊恼,他听出周沫话里深深的蔑视,轻哼一声,“你都快修炼成魔了,还有什么好学习的啊!”

    “这世上除了你们那样没有技术含量的杀伤抢掠,其余都是需要进修学习的,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去吧,不要来打扰我!”周沫不耐烦的挥挥手。

    段鸿飞见周沫不肯再同他出去玩了,而他也确实有很多事情需要做,只能悻悻的放弃把周沫劝说出去的想法,但每天早晚都会过来看周沫,给周沫带来许多好吃的。

    周沫连续在电脑前学习了十多个小时,累了,看见旁晚的霞光很好,就从屋里走出来,到小区里面的花园散散步。

    金灿灿的晚霞从西方流溢下来,轻柔地铺满了整个世界,微风习习,树叶轻曳,小湖里的水泛起层层涟漪。

    周沫正兴致盎然的溜达着,一抬头,看见迎面走来一个人,吓得周沫不由自主的一哆嗦,好心情顿时被清仓了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叫了声苦,其实也不意外,她跑到段鸿飞身边兴风作浪,怎么能不把这个人招来。

    “小姑姑好!”周沫硬挤出一丝笑,恭敬地招呼。

    灿烂的夕阳都盖不住查秀波周身散发出的阴冷,凛冽,还有美丽。

    查秀波头发拢在脑后绾成一个发髻,穿一件墨绿色的宽松长裙,双目如桃花飞艳,脸容皎洁,随便往那一站,活生生是一幅美人图。

    她是不折不扣风华绝代的大美人,虽然有一点点老了,但却蕴含着被岁月洗涤过后的成熟魅力,反而更具风情。

    查秀波美目默默地上上下下打量了周沫几眼,好像是路遇故人一般,自然的跟周沫打着招呼,“哦,是小沫呀!”

    周沫听查秀波的语气好像不是来找自己的,她连忙说,“小姑姑你忙着吧,再见!”多跟查秀波待一刻,她都怕冻着。

    她刚迈出一步,查秀波就叫住了她,“既然遇见了,我们就一起去吃点东西,聊聊吧!”

    周沫讪讪地笑,非常无奈的随着查秀波走了。

    查秀波不是个随意的人,吃东西不是哪家店都可以的,车子开出去三条大街,才到了查秀波选的餐厅。

    餐厅安静清幽,布置得洁净雅致,墙上有几幅木框油画,可以看出老板是个品位不俗的人,屋内摆放着许多鲜花,不闻饭菜香,只能闻见幽幽的花香。

    周沫觉得这里一点儿餐厅的味道都没有,估计饭菜也一定难吃。

    查秀波在整个东南亚都是如同女王般的存在,餐厅的经理亲自出来接待她们,将她们领到最好的包房里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