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57章 没有撸串解决不了的事
    曲清雨时不时就会回味同盛南平在一起的感觉,那滋味,简直刻骨**,曲清雨日思夜想的能快点与盛南平颠鸾倒凤,热烈缠绵,这样她也会安心一些。

    在曲清雨孩子刚刚失去那段时间,盛南平借口曲清雨要养身体,一直没有碰曲清雨,后来盛南平经常出差,加班,就算回家来住,也会在书房工作到深夜的。

    曲清雨情知周沫住在外面, 盛南平经常去看周沫,她也不敢吵闹,失去孩子这件事是她理亏,她只能暗暗憋气,在华玉清身边吹风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一切都过去了,周沫的孩子生完了,她爸爸找人走了绿色通道,给盛南平和周沫办理了离婚,她名正言顺的嫁给了盛南平,周沫不知去向,盛南平是她一个人的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在家里翘首顾盼,终于等到盛南平回来,她由窗子里看见盛南平从车中下来,先是一只修长的腿踏出,灰色的意大利皮鞋踩在青砖石上,银灰色西裤熨得笔挺。

    她定定看着盛南平,一秒也不肯错过,直到盛南平俊朗挺拔的身形走进别墅。

    曲清雨再控制不住心头汹涌的情意,满怀柔情的奔到楼梯口,去迎接盛南平。

    她的老公多帅啊,意大利手工裁剪的银灰色礼服,白色衬衣,随意又雍容......

    “南平!”曲清雨情难自控的投入到盛南平的怀抱里,脸颊轻蹭着盛南平的胸口。

    盛南平深邃的眸子波泊不惊,淡然的低头看了眼怀里的曲清雨,拍拍她的肩膀,“今天辛苦你了!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为了你做什么我都愿意。”曲清雨仰头看向盛南平,脸上带着若有若无一丝红晕。

    她有意的将睡裙摆开,露出修长性感的一条大腿,让领口向下垂着,诱人的雪峰呈现半隐半现呼之欲出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南平,我终于嫁给你了,我们是夫妻了......只要你一句话,让我为你做什么,怎么做都可以......”她的声音娇滴滴的,媚到骨子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这张娇媚无比的面孔,并没有心襟荡漾的感觉,反倒想起一句话,“一对新夫妻,两套旧家俱”不由一下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曲清雨很少看见盛南平这样笑出声,不禁诧异疑惑的看向盛南平,“怎......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怎么,今天咱们结婚,我高兴啊!”盛南平说着这样虚伪的话,又笑了,这次是自嘲的笑。

    曲清雨这才放下心来,幸福的搂住盛南平的腰,磨蹭着盛南平,眼睛里发出渴望与热切的光,又带着一点焦急,那样急切的等待着盛南平的回应,“南平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无奈,只能双手慢慢上移,捧住曲清雨的头,刚刚要吻下去的时候,他的电话响了......

    这个小康,总算是来电话了,再晚一会儿,盛南平就要狠狠收拾他了!

    “我接个电话。”盛南平歉意的拍拍曲清雨的肩膀,他拿出电话,见电话并不是小康打来的,而是盛东跃。

    盛南平隐约觉得情况不妙,眉梢跳了两下,连忙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盛东跃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,“大哥,你同曲小姐快点到医院来吧,咱妈要不行了!”

    盛南平只觉得脑子嗡的一下,“好,我们马上就去医院。”

    曲清雨还是很有眼色的,立即奔到衣帽间去换衣服,她能成为盛南平的妻子,多亏了华玉清,如果不是华玉清出了车祸,如果不是华玉清奄奄一息时钦点她做儿媳妇,她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嫁给盛南平呢!

    周沫这次受的打击很大,在段鸿飞的小别墅里窝了几天,不说话,不出门,没事就摆弄电脑,不死心的还想攻破盛南平那边的防火墙。

    段鸿飞眼睁睁的看着周沫经历这样的心碎神伤,看着周沫眼中光华在一夕之间逝去,就像所有的青春年华轰然老去。

    他心中说不出的难过苦涩,他劝周沫,哄周沫,陪着周沫,但周沫依然死气沉沉的,到了第四天。段鸿飞再也忍不下去了,不容分说的就把周沫拉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出来见见太阳吧,身上都要长绿毛了!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我!”周沫推开段鸿飞,转身就要往屋内走。

    段鸿飞一把抓住周沫的胳膊,恶形恶状的叫,“我不管你谁管你啊,你指望那个冷漠阴狠的盛南平来管你啊!你这个鱼唇的女人,醒醒吧,盛南平娶了其他女人了,过他幸福快乐的小日子呢,你还像傻逼一样在这里为他哭天抹泪,要死要活呢!

    就算你现在心碎死,自我折磨死,盛南平都不会来看你一眼,变了心的男人,就好像一江向东流的春水,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发生逆转,你能不能有点出息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被段鸿飞这通劈头盖脸的骂,弄的一愣,随即愤然的瞪视着段鸿飞。

    段鸿飞傲然仰头:“你以前不是说过吗,没有什么事情是一顿撸串解决不了的,如果解决不了,就撸两顿!”

    周沫定定的看了段鸿飞半分钟,就在段鸿飞要软骨头的开口认错时,周沫绷着的小脸垮了,“好,我们去撸串!”

    段鸿飞的态度虽然嚣张的欠揍,但他说的话都是对的。

    见周沫答应出去玩了,段鸿飞欣喜异常,为了讨周沫的欢心,他没有再兴师动众的带车队出行,只是带了几个保镖出来。

    段鸿飞亲自开车,他把车开得又快又稳,周沫坐在车上默默看着车窗外的景色。

    她没有问段鸿飞去哪里,对于现在的她来讲,去哪里都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大街上华灯初上,灯下穿着凉爽的女人,为夜色增添了迷离的色彩,这个地方一到夜晚就不太严肃了,歌舞升平、觥筹交错,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,奋力燃烧着他们的卡路里,释放着他们的激情……

    段鸿飞知道周沫厌烦红灯区的嘈杂,开车远离那条walking street,到了一处稍稍安静的大街,将车子停到一家很高档的餐厅前面。

    段鸿飞的车一停下来,里面的人就迎了出来,躬身为他们打开车门,恭敬的招呼着:“段爷来了”

    习惯这样逢迎的段鸿飞施施然的下车,牵着周沫的手走进餐厅。

    经理马上把他们请到楼上最大的,最奢华的包房,包房里面布置得却十分浪漫,处处放满了鲜花。

    坐在这里,可以看见城里最好的灯光,色彩分呈,流光涌动,五光十色的汇成一片片流动的海,明明灭灭,起起伏伏,灿烂得不夜城仿佛天上人间。

    段鸿飞和周沫坐下以后,侍者就开始上菜,侍者为他们上了各种菜肴,都是周沫喜欢吃的,当然还有烤串,涮锅,辣炒海鲜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满满一桌子的美味佳肴,疑惑的问段鸿飞,“你这是几个意思啊?弄这么多菜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什么菜能治你的伤,索性都上来了,吃吧,吃饱就开心了!”

    周沫轻哼一声,“你以为这是孟婆汤呢,喝完什么都忘了!”

    “这可比孟婆汤美味百倍!”段鸿飞不管周沫,先开动起来。

    周沫几天没有好好吃东西了,真饿了,再也受不住美食的诱惑,也开吃起来。

    真的是万般皆下品,唯有食最高,吃了一顿美食的周沫,果然没有那么伤心难过了。

    其实,只要不去想盛南平,不去想那两个孩子,一切都可以很美好的,真的……

    吃过饭,段鸿飞拉着周沫逛街,消化食。

    一走出餐厅,灯光和人气扑面而来,满街漂亮的灯光,像珠玉连缀,像跳跃的精灵,热闹喧哗的人流,一点一点渗进周沫的心,将她心里最后那点阴郁驱散,渐渐润热。

    段鸿飞在城市是王者般的存在,认识他这张俊脸的人有很多,他平日是从来不会逛街的,他也非常讨厌嘈杂混乱的大街。

    但此刻,街边叫卖的呐喊,按着喇叭慢腾腾开过的小货车,时不时飘来土腥难闻的气息,他都觉得无所谓,因为周沫就在他身旁,扭头就能看见。。

    尤其从前面车辆的后视镜里看到他和周沫并肩而行,他手里拎着为周沫买的菠萝蜜,他们的脚步不疾不徐,如同所有尘世间的普通伴侣。

    段鸿飞心里充实又惬意,这种感觉好极了。

    周沫许久不逛这个城市的夜市了,慢慢来了兴致,时不时的在路边的小摊上淘着她喜欢的东西。

    段鸿飞不喜欢摊上的玩意,但他喜欢周沫啊,眼睛都不离开周沫,见她开心笑了,他就跟着笑了。

    他正盯着周沫看,见周沫突然眉头一皱,扔下手里的东西就走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段鸿飞心里一惊,以为周沫又犯了伤心病了。

    “快点把你的车子开过来,我要回家。”周沫急火火的说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了?”段鸿飞担心周沫,脸色都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周沫知道段鸿飞刨根究底的死脾气,懊恼的脸上多了一抹红,期期艾艾的说:“哎呀,我那个来了……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