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56章 他们是青梅竹马
    段鸿飞揉揉周沫的脑袋,“怎么了?精神点,我带你出去吃大餐!”

    周沫低头说:“我胃疼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轻嗤,“你这是胃疼吗,是灵魂绞痛吧……“

    “我就胃疼,怎么了!”周沫仰起脸跟段鸿飞发狠。

    “好,你继续胃疼!”段鸿飞举手投降,然后躺到一边的床上。

    周沫的一个电话,段鸿飞折腾了两天一夜,实在太疲惫了,守在有周沫的地方,没过多久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段鸿飞微微的鼾声,把周沫从悲伤愤懑的情绪中拉回现实,她轻轻走到段鸿飞的床边,见睡梦中的段鸿飞眉目舒展,呼息均匀,嘴巴傻里傻气地张着,全然没有平日的傲娇阴狠。

    周沫轻轻叹了口气,她真是太任性了,这世上明明是段鸿飞对她最好,但她却对段鸿飞脾气最坏了,总是凶他,骂他。

    她心存愧疚,拿过一旁的薄被子,盖在段鸿飞的身上,屋内开了空调,有些凉。

    段鸿飞突然伸手,紧紧握住周沫的胳膊,口中轻叫:“沫沫......我带你去见姑姑,我要让你成为这里的女王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吓了一跳,以为段鸿飞醒了,然而段鸿飞只是将头往她身边靠靠,嘴里又嘟囔了几句反应他狼子野心的呓语,接茬又睡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周沫等段鸿飞睡熟了,轻轻抽回了手,小心的走出书房。

    周沫走到这里的主卧室,和衣躺在大床上,她也是两天一夜没有睡,但却没有睡意。

    一闭上眼睛,她马上想起盛南平,心里又是苍凉又是恨,尤其想到小宝和雪儿,周沫的心更像撕裂一般的痛。

    孩子们嫩生生的小脸,小小软软的身子......但她却不能再抱他们一下,再多看他们一眼......

    小宝一定会找她的,孩子看不到她会多伤心,周沫的心酸涩痛疼,痛的一个劲地抽,万般的凄楚,说不出的难过。

    这样的思念痛苦,让周沫越发的怨恨盛南平,她今天不遗余力的给盛南平添乱,添堵,看盛南平怎么过这个新婚之夜,她要让他心里有障碍,直接让他永垂不举了才好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在周沫怨念的诅咒里,这个晚上还真是没有举起来。

    费丽莎接到盛南平的吩咐后,马上飞了过来,设置了精密的防火墙,阻止住了周沫又一次的侵袭,但她依然没有办法追寻到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“老大,很抱歉,我也没有办法追踪到他。”费丽莎一双妙目充满无奈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要叫我盛总。”盛南平很是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费丽莎恭敬地敬礼,“是,盛总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阻止他的入侵,就算立功了,以后我会奖励你的。”盛南平嘴角微弯,神情稍稍柔和些。

    “能留在你的身边工作,就是对我最大的奖励。”费丽莎典型的给点阳光就灿烂,对盛南平俏皮的一笑。

    盛南平微不可察的皱皱眉,他一直没有调费丽莎来自己身边工作,就是顾忌费丽莎这半真半假的暧昧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路辛苦了,凌海已经为你安排了住处,你好好休息,我还有事情要去做。”

    费丽莎挑眉一笑,“今天是盛总大喜的日子,是忙着回家见娇妻吧!”

    盛南平脸色一沉,目光突然变得凌厉起来,语气却是静静的,“你有这精力多学习专业,不至于追踪不到对方的痕迹,我手下的it精英可不止你一个。”

    费丽莎明艳的脸微微暗淡了,但精致的五官上有一种笃定的自信,“我一定是这些it精英里最棒的一个,我一定会查到这个侵入者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咄咄地看着费丽莎,“记住,无论你多出色,也别做逾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费丽莎脸色讪讪的,不敢再同盛南平嬉笑着乱讲话了,咬着嘴唇目送着盛南平离开,眼神幽深。

    小康站在盛南平的办公室门口,看到盛南平坐在办公桌前,手里燃着一根烟,因为盛南平在低头看文件,他看不清楚盛南平此时的神情,但是盛南平浑身散发出的森寒之气,让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降至冰点。

    小康深吸一口气,硬起头皮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盛南平长指捏着签字笔,刚刚要落笔,听见小康的脚步声,他立即抬起头,“找到周沫了?”

    “找到了。”小康点点头,他负责情报信息工作。

    盛南平听小康没有把话说下去,心不由一沉,“她在哪里?”他以为周沫遇到什么不测了。

    其实日本那边的保镖已经把情况向盛南平汇报了,周沫的卧室没有挣扎撕扯的痕迹,窗户是从里面打开的,周沫的随身物件都不见了,很显然,周沫是有准备的,自愿离开的。

    但盛南平的心还是一直提着,这一天中,无论做什么事情,盛南平总是想着周沫,那双慧黠灵动中带有几份倔强的清眸,青春朝气的阳光笑容......

    他一直担心周沫是被人掠走的,有生以来,第一次尝了提心吊胆的滋味。

    因为当年受了周广东的算计,盛南平十分憎恶周广东,在娶周沫进门时,他只想救小宝的命,因为对周沫的讨厌,他甚至不愿意对周沫多做调查。

    而盛南平压根不记得,当年他在东南亚顺手救了周沫的事情。

    盛南平对周沫的了解真的不多,他知道她是周广东的私生女,知道她在科大读书,后来又知道她会设计游戏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这次周沫突然失踪,盛南平先是派人到周广东家里,周程程那里,还到科技大学去找人,之后他就想不到其他地方了,只能启动情报部门了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现在在t国,在查家人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查家?!”盛南平眉头轻皱,神色紧张,“她被查家人绑架了?”

    查家,在东南亚一带可是威名赫赫,经过几代人力物力的积累,到了查秀波这个女人手里,更是发扬光大。

    查秀波容貌倾城,颠倒众生,东南亚那边有头有脸的高官富甲都是她的裙下之臣,凡事都要看查秀波的眼色行事,偏偏这个风华绝代的女人又极其的凶残狠辣。

    坊间传闻,查秀波夫家姓阮,当年阮家势力壮大,同查家决裂后想吞并查家,为了维护本家利益,查秀波亲自带人灭了阮家满门,并且杀死了她的丈夫,摔死了她的儿子,只因那孩子身上流着一半阮家的血。

    这样恐怖的手段堪比武则天了,很多人都背后叫她女魔头。

    盛南平听说周沫落到查家人手里,心头一凛。

    “不是,周小姐跟查秀波的侄子段鸿飞是好朋友,在日本的温泉山庄,周小姐就是被段鸿飞救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会跟段鸿飞是朋友?”盛南平无比疑惑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自幼在外婆家长大,她的外婆家就在南部,据说段鸿飞小时候是个孤儿,寄住在姨妈家,他姨妈家同周小姐的外婆家在一个镇子上,他们两个也算是青梅竹马......”

    小康一时找不到其他合适的语言来形容周沫和段鸿飞的关系,嘴一滑,说出了‘青梅竹马’,随后就收到盛南平一记凌厉的眼刀,如利刃脱壳而来。

    艾玛!

    小康吓得一缩脖子,磕磕巴巴的说:“他们......他们就是认识,就是认识......”

    段鸿飞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默默念叨这这个名字,脑子里闪出资料里对段鸿飞的介绍,阴冷怪戾,喜怒无常,残暴狠毒,好杀戮。

    周沫怎么会跟这样的人是好朋友呢?

    “她在段鸿飞那里,会不会有什么危险?”盛南平有些担心的问。

    小康看了盛南平一眼,犹犹豫豫的说:“不会的,段鸿飞对周小姐很......他们在一起玩的很好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自然清楚小康吞吞吐吐的后面意味着什么,他越发的气闷了,“派人想办法把周小姐带回来,但要见机行事,绝对不能闹出动静,现在是关键时刻,不能引起曲振坤的疑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康答应一声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盛南平疲惫的揉揉眉心,起身回家。

    宴会厅那边已经散场了,曲清雨回了大宅,之前还给盛南平打过两个电话来,不管怎么忙,今天都是他们的大婚之日,盛南平都要回大宅一趟的。

    曲清雨此时已经洗过澡了,坐在梳妆台前精心的装扮了半个小时,沐浴清爽的长发带着清香,顺滑的披在肩头,化了淡妆的脸颊面色如玉,恰到好处的腮粉增添了几分妩媚。

    浅红色的轻纱睡衣,显得她曲线生动,身材苗条,就连脚上的拖鞋都是精挑细选,纯手工刺绣的,衬得曲清雨一双脚白皙晶莹。

    为了这个婚礼,曲清雨用尽心思的准备。

    自从曲清雨的孩子流掉以后,确切的说,自从曲清雨怀孕以后,盛南平就没有同曲清雨在一起过。

    曲清雨觉得很不踏实,要想抓住一个男人,就要抓住他脐下三寸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她是知道盛南平有多么强悍刚猛,强健有力的......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