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54章 黑色曼珠沙华
    宴会厅里灯光交错,音乐轻柔。

    周沫盯着盛南平也直了眼睛,身子情不自禁的簌簌发抖,血液一会儿变烫一会儿冰冷,毫无章法地在身体的各个角落横冲直撞,撞的她心疼。

    她看着春风得意的准新郎,心中酸涩,她昨晚偷跑,今早一定会被人发现,那边的人定会把这个消息告诉盛南平的,但盛南平没有任何焦急担心之色,还在开开心心的结着婚!

    盛南平根本就不在意她是死是活?去了哪里?打扮得人五人六的在这里做新郎,他大概是忘记了,她才是他的合法妻子!

    周沫怀着一腔怒火大步走向盛南平,奈何今天的宾客太多,想挤到盛南平身边讨好的人更多,周沫前进的步伐屡屡受挫。

    心中焦躁的周沫皱起眉头,琢磨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在这里大喊盛南平的名字,将他的丑行公布于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周沫抬头看向是盛南平,见盛南平从衣兜里拿出电话,好像是有人给他打电话过来,他往里面安静的地方走去,离周沫又远了一些。

    盛南平在接听过这个电话后,神色不变,却把他的得力助手凌海和大康都叫到了身边,一番吩咐后,他转身往后面的休息室走去了。

    周沫正要迈步追过去,身后的段鸿飞扯了扯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段鸿飞凑到周沫的耳边,“咱们弄晕那两人被发现了,这样我可能会同盛南平发生冲突,你不介意吧!”

    周沫脸色立即变了,她怎么可能不介意呢!

    强龙难压地头蛇,在帝都这个地头上,段鸿飞是斗不过盛南平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马上离开这里。”周沫什么怨恨都顾不上了,拉着段鸿飞的手就往宴会厅外面走。

    还好,此时盛南平的人还没有全部行动起来,他们由偏门很快出了宴会厅。

    “你的人呢,叫他们一起离开啊!”周沫焦急的看着段鸿飞。

    段鸿飞的凤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,眼波如水含情,桀傲的眉梢对着周沫一挑,“沫宝,我就知道你是在乎我的!”

    周沫一愣,感觉自己好像被段鸿飞算计了,这时一辆路虎快速的开了过来,段鸿飞拉着周沫的手就上了车子。

    路虎车疾驰而去,迅速的离开了盛南平举办婚礼的酒店。

    周沫与段鸿飞在一起多年,很是了解段鸿飞不按常理出牌的风格,这一刻就算有上当受骗的感觉,她也没有埋怨段鸿飞什么,总归是她连累了段鸿飞。

    “沫宝,现在我们去哪里?”段鸿飞的心情非常好,拉着周沫的手,看着周沫的眼神勾魂摄魄。

    周沫迅速把手抽回,“你再敢跟我拉拉扯扯的,我揍你!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不敢了。”段鸿飞此刻脾气炒鸡炒鸡好,他赔着笑脸,“这回告诉我吧,现在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回家。”周沫果决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不带孩子走了?”段鸿飞诧异的盯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斜睨了段鸿飞一眼,没好气的说:“别装了,你早就知道,我是带不走孩子的,我来这里闹,只是想见盛南平。”

    段鸿飞:“.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死丫头,把这点狠劲都用到他身上了!看在她肯跟他回家的份上,他就宽宏大量一回吧!

    鲜花铺就的地毯,圣洁的婚纱,皎美的脸庞,女人如花。

    盛南平站在礼台上,紧抿着唇,侧脸越发的英挺深邃,鬓发如裁,真真的玉树临风,卓尔不群。

    只是台上为了制造气氛,放出飘渺的轻烟,让人看不清盛南平脸上的神情。

    盛南平也觉得眼前的一切朦朦胧胧的,所有的景物都看不真切一样,他第一次觉得自己像是被猎人围起来的困兽,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不论他的脸上是多么欣然喜悦,表现得多么从容不迫,但整个人都在受着无端的煎熬,满心的苦闷,却又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早晨的时候,他就接到日本那边保镖的电话,周沫不见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握着电话,有五秒钟灵魂似乎飞出了体内。

    宽敞的卧室里,一片静谧,他能听到自己的心跳有多急促。

    他立即派人四处寻找周沫,却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,而外面已经有人在不断的催促他了,今天他要结婚。

    盛南平气恼烦躁的想砸烂一切,包括这个世界和他自己,他心里惦记着不知身在何方的周沫,却又要装出笑脸,打起精神,做他的新郎官。

    结婚进行曲飘荡在大厅内,曲清雨主动倾身过来,抱住了盛南平,“我爱你!”声音激动的都有些颤抖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身体不自在地僵硬了一下,他缓缓的伸手回抱住曲清雨,在众人的注视下,轻轻吻了曲清雨一下。

    曲清雨闭上眼,笑意幸福恬美。

    车子穿过市区,开往机场,周沫一扭头,看见致远国际的办公大楼,犹如刀峰似得凌厉入云霄,在寒冬的阳光下闪着眩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真特么的辣眼睛!

    周沫转头看向段鸿飞,“我的行李呢!”

    段鸿飞做出一副惊恐状,“你可别讹诈我啊?你是被盛南平净身出户的,哪里有什么行李啊!”

    周沫抬手毫不客气的捶打段鸿飞脑袋,“装你妹傻啊!我要我的笔记本!”

    旁边的几个保镖都吓得一哆嗦,惊恐万分的看向他们的老大,段鸿飞的坏脾气在整个东南亚出了名,一言不合就会杀人的,这位小姐敢揍他高傲尊贵的脑袋!

    “靠!”段鸿飞揉着脑袋低咒一声,愤愤地朝着身后的保镖吆喝,“把我妹的笔记本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周沫轻哼一声,找了个舒适的位置,打开电脑,阴沉着脸运指如飞。

    果然,网上是有盛南平和曲清雨婚礼照片的。

    穿着露肩婚纱的曲清雨身姿优美,梳了个温婉的发式,灯光照在她的脸上,玉肤红唇,说不出的美丽。

    她依偎在盛南平身边,看向盛南平的眼神爱慕而幸福,两个人站在那里,就是传说中的佳偶天成。

    周沫只觉得浑身的热血瞬间冰冷下来,像是四处突然发出铺天盖地的小飞刀,齐齐扎到她心上,让她痛不可言。

    那个站在曲清雨身边,握着曲清雨手的男人,是她的丈夫啊,是那个每天晚上给她打电话,哄着她睡觉的盛南平啊!是那个给她承诺,会让她们母子团聚,一家幸福的盛南平啊!

    尼玛的,盛南平你个老流氓,王八蛋......

    周沫又疼又气,她真想狠狠的打盛南平一个耳光,她咬着牙,看着电脑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周沫退出盛南平结婚的网页,登陆其他......

    段鸿飞一直在旁边看着周沫呢,看着周沫打开的电脑界面,神色不由紧张,“你别胡来啊,盛南平可不是好欺负的,万一被他追踪到你,而他对你又无情无义的,再痛下杀手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逼逼叨叨的!”周沫爆喝。

    “狗脾气!”段鸿飞嘟哝了一句,在几个保镖震惊的目光中,闭上眼睛装疲惫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同曲清雨一起给来宾敬酒,大康快步走来,贴在他耳边说了两句话。

    他的眉毛微乎其微的皱了一下,紧跟在他身边的曲清雨都没有发觉。

    盛南平淡定的跟身边几个宾客打完招呼,面上的微笑无懈可击,然后俯身对曲清雨说:“公司有点急事需要我出来,你先应付一下。”

    曲清雨最擅长扮演盛南平的贤内助了,她立即点头,“你去忙,我可以应付的。”此刻,正好可以发挥她的长袖善舞。

    盛南平大步走到后面的休息室,看见凌海忧愁满面的坐在一部笔记本前面,这部笔记本正是盛南平专属地,致远国际核心主机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情了?”盛南平微微皱起眉头,最近事情一桩接着一桩,真是多事之冬。

    “致远国际官方网站,公司内部所有核心电脑都被入侵,只要输入用户密码进去,就会跳出来是一大片黑色曼珠沙华花海,几秒钟后网站恢复正常,电脑看起来也没什么损失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盛南平眉梢不由一跳,“我这部电脑也被入侵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开机密码,需要你自己来看。”凌海让出位置。

    盛南平坐到电脑前,迅速的输入密码,在他担忧的目光中,电脑没有正常运行,出现的是铺天盖地的曼珠沙华,寓意着不祥的黑色曼珠沙华。

    曼珠沙华常年生长在荒岭野冢之间,往往盛开在墓地附近,相传此花还开于黄泉路上,又称为彼岸花。

    花落叶发,永不相见,因此在传说中,此花便带上了死亡,仇恨和分离的不祥色彩,常用于丧礼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诡异又妖艳的黑色花朵,神色肃穆阴沉,这些触目惊心的黑色花瓣吓不倒他,但侵入他电脑主机的黑客高手实在太令人害怕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致远国际的所有核心机密都在这部电脑里,而他这部电脑是请工信部的网络高手做的防火墙,那个院士曾放出豪言壮语,他的防火墙无人能破,此刻,还是被人攻进来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