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52章 明日大婚
    这些人盛南平都不在意的,他可以用霹雳雷霆的手腕轻易的镇压他们,最让他头疼的是周沫。

    盛南平又给盛东跃打电话,才知道周沫已经离开了盛家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他微皱眉头,吩咐身边的凌海,“马上订回去的机票。”

    凌海连忙劝阻,“盛总,你不能这样连续的长途飞行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!”盛南平脸阴冷的能拧出水来。

    飞机场贵宾候机室里,盛南平面对落地窗而站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冷眼凝看着遥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周沫醒来后,天已经黑了,她一睁开眼睛,看见乐盛正坐在她的床边,这个家伙真留在这里照顾她了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饿了,我叫人给你送晚餐过来啊!”乐盛很体贴的说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笑容满面的乐盛,那两排白牙,格外的刺眼,但一天没有吃东西的她真是饿了,从善如流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乐盛立即打电话叫人送餐过来,周沫趁着乐盛忙乎订餐的时候,给周程程发了条信息。

    丰盛精致的晚餐很快送来了,周沫强打精神吃了东西,人有了些力气。

    “乐先生,谢谢你对我的照顾,我姐姐马上就要来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乐盛有些傻眼了,不满的抗议着:“沫沫你怎么可以这样呢,你不能吃饱了东西就撵我走啊!”

    周沫完全无动于衷,漠然着一张小脸,“我已经说过谢谢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乐盛目光幽幽地看着周沫,正要再说什么,病房外面传来高跟鞋急促的响声,随后病房门被人一把大力推开,“沫沫,你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心急火燎的周程程来了!

    “姐!”周沫看见周程程之后,脸上再没有方才的漠然,满满的都是委屈,跟被欺负的小盆友看到了家长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周程程知道周沫前些天生下一个女孩,看着周沫再次躺在病床上,很是诧异心疼。

    周沫当然不会在乐盛面前说出原因了,她靠在周程程的怀里,对乐盛说:“乐先生,谢谢你照顾我,我姐姐来了,你可以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乐盛见周沫执着的撵他走,没有办法,只能不情不愿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周程程急问,“跟我说说吧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周沫哭丧着脸,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周程程气恼的瞪大眼睛,“这些个王八犊子,竟然合伙欺负你啊?”

    周沫委屈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程程皱眉沉默了一会儿,“这件事情关键在盛南平身上,你应该跟他好好谈谈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没什么好谈的,他就是在哄骗我。”周沫气愤的咬咬嘴唇。

    周程程不赞成的摇摇头,“嘴,不止用来亲吻,还用来沟通,无论发生什么事情,你都要跟盛南平先沟通,等到真谈不妥的时候,再闷头大哭也不迟!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再见他了,讨厌他!”周沫在姐姐面前耍小孩子脾气。

    “好,我们讨厌他,不理他。”周程程宠溺地摸摸周沫的头:“别生气了,你还在坐月子,先养好身体,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。

    周程程为了分散周沫的注意力,同周沫东拉西扯瞎聊,周沫情绪慢慢放松,同姐姐开始聊天。

    两人正聊着,周沫的电话响了,她随便的扫了一眼,是盛南平。

    周程程一见周沫神色有变,立即猜到了,“是盛南平打给你的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周沫嘟嘴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接电话啊。”周程程心急的催促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还在跟盛南平怄气,不肯接听电话。

    周程程急了,火速将周沫的电话拿过来,“哦,盛总啊,我和沫沫在一起你呢,我们在医院里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低着头,耳朵马上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,我马上就到医院,你先照看一下她。”盛南平冷沉的声音传过来。

    周程程高兴的挂断电话,拍拍周沫的手,“盛南平来了你跟他好好谈,千万不要再闹脾气了!”

    周沫色厉内荏的轻哼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周程程又叮嘱周沫,“等下我就走,给你们两个留出空间交流,你说话之前要先想想,盛南平这种条件的男人不容易找的,你一定要想办法抓住他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真心不愿意听姐姐这些市侩的言论,推推周程程,“姐,你先走吧!”

    周程程是个懂事的,知道这个时候她要麻溜回避,她杵在这里,两个人会斗气下不来台,定然会闹崩的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盛南平就匆匆赶了过来,身上带着风尘仆仆,脸上是难以遮掩的疲倦之色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这样的盛南平觉得眼睛疼,转头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盛南平走到周沫的病床边,伸手抚抚周沫毫无血色的小脸,默默叹了口气,“你真是任性,怎么到处乱跑!”

    周沫心里的怒火忽的窜起,她压着喉咙里的一丝哽咽,“我的孩子都被人抱走了,我还能无动于衷吗?”

    盛南平黝黑的眸底掠过了一抹不知名的情绪,“我说过了,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,两个孩子一定都会回到你身边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处理啊?享受齐人之福吗!”周沫竭力把眼睛瞪大,这样才能不让眼泪溢出眼眶,“你把曲清雨养在家里,纵容妈妈把孩子抢走,打算让我的孩子叫曲清雨妈妈吗?”

    盛南平见周沫清澈的眸子侵染了层薄薄的水雾,卷翘的睫毛带了露珠似得,鼻子小巧,唇瓣苍白,看着十分惹人怜惜。

    他伸手就将周沫抱进怀里,“不要胡思乱想了,那样的事情不会发生。”

    周沫用力推着盛南平,但盛南平的双臂像是铁铸的一般,紧紧抱着她,他们之间气力悬殊,而周沫的身体也不敢做太剧烈的动作,她只能幽怨的瞪着盛南平。

    她原本在拼命隐忍着泪水,此时因为太过委屈气恼,终于滑落在白皙精致的脸颊上。

    盛南平伸出略带薄茧的大手,将周沫脸颊上的泪水拭去,然后将她的脸按靠进了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你的话,永远都算数,我绝对不会让你和两个孩子骨肉分离的,给我一段时间,我会把事情处理好。”

    周沫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周身萦绕着属于盛南平强悍男性气息,她的心慢慢的安定下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轻轻拍着周沫的后背,如同在哄着最心爱的孩子,“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,首要任务是把身体养好,小宝快要手术了,还需要你来照顾他,还有雪儿。”

    周沫一听盛南平提到孩子,而且说出了对以后事情实际的安排,她仿佛一下看见了希望,相信了盛南平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紧紧贴在盛南平结实的胸膛上,为自己的冲动任性感到惭愧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下颔抵在周沫柔软的乌发上,几乎将她整个人都抱在他宽阔的怀里,温声说:“孩子暂时让妈妈照顾一下,你今天这样擅自乱跑受了风寒,对身体影响很大的,我准备送你去日本温泉之地养一个月。

    等你的身体养好了,小宝正好手术,你才能有充足的体力照顾他和雪儿。”

    为了同两个孩子在一起,周沫愿意听从盛南平任何安排,她在第二天就乘坐上了去日本的飞机,到那边带有温泉的山庄养身体。

    盛南平将周沫带到一处风景绝佳,但非常幽静的度假温泉山村,这里山脉连绵,大雪覆盖了周围的高山,温泉的热情蒸腾在空中,如同仙雾缭绕。

    周沫在南方长大,很喜欢这样的雪景,下了车子,驻足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,好似饮了一啖沁人心脾的泉水,她一下就喜欢上了这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因为家里事情太多,只在这边陪了周沫一天就走了,留下两名保镖和一名佣人照顾周沫。

    盛南平要周沫专心养病,怕周沫总是玩电脑,将这里的网络撤掉了,为了防止有人打扰周沫,让周沫有电脑也无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他让周沫另外换了日本这边的电话卡,只有盛南平知道这个号码。

    周沫在这里的日子过的很清静,可以说是寂寞的,每天只是吃饭,做疗养,泡温泉,她真的感觉很无聊,特别想念小宝,雪儿,还有盛南平。

    思念寂寞让人苦不堪言,还好盛南平每天都会打电话给周沫,同周沫聊聊天,这是周沫每天最快乐的时光。

    周沫好不容易熬过了三个星期,她终于满月了,可以回国了。

    她把回国的打算告诉盛南平,盛南平却说小宝的手术日期没有定下来,叫她在这边再呆一段时间,他回来接周沫回去。

    周沫特别想回家,不高兴的跟盛南平抗议,但盛南平坚决不许她回国。

    盛南平为什么不许她回国?

    周沫不由疑惑起来,当初盛南平急火火的把她送到国外,她就觉得不太对劲,现在又不许她回去!

    人的疑心一旦升起,就像放出的烟雾,无法控制,只会越变越大。

    她要回国看个究竟!

    周沫不再征求盛南平的想法,跑到在这新认识的朋友房间,用他们的电脑去订回去的机票。

    朋友很热情的让周沫坐到电脑前,许久不曾碰电脑的周沫,无比兴奋,习惯性的先打开八卦网易浏览。

    第一眼,周沫就看到有条醒目的贴子:“金牌主播曲清雨和致远国际总裁盛南平明日大婚!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