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51章 以后我是你的家人
    盛南平正心烦意乱,冷声打断盛东跃的絮絮叨叨的叫唤,“周沫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在我家里呢!”盛东跃没心没肺的回答。

    盛南平深幽的黑眸掠过一抹凛冽,站在他身边的凌海都感觉到一股寒意,不由往旁边躲了两步。

    “你别管我的事情,娱乐公司那边怎么回事?安兰馨怎么闹出那么大的动静?你马上到公司去处理!”

    盛东跃被哥哥冷厉的质问吓得一缩脖子,不敢再替周沫伸张正义了,诺诺的答应着,然后就挂断了电话,嘱咐佣人精心照顾周沫,他飞奔去公司了。

    周沫是被热醒的,盛东跃给她盖了很厚的被子,被窝里面又放了个热宝,屋内暖气充足,她睡了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汗,被热醒了。

    她从沙发上坐起来,屋内的佣人马上走了过来,谦恭的问:“少夫人,你需要什么?”

    “盛东跃呢?”

    “二少有事去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周沫点点头,对佣人说:“麻烦你帮我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喝了水的周沫精神了一些,她不由的想起了小女儿,想了留在盛家的曲清雨,想了华玉清说的那些话......又开始爱恨难平了!

    周沫看了看时间,估计盛南平已经到米国了,她再次拨电话给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马上要去见**oss ,时间很紧急,他快速的接起了电话,“周沫,你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周沫一听见盛南平的声音,满腹的委屈愤懑都涌了起来,她强忍着声音里的哽咽,对盛南平说:“妈妈把雪儿抱回了家,不许我看孩子!”

    盛南平看看腕表,深沉的黑眸眯了眯,“妈妈是雪儿奶奶,不会伤害雪儿的,让她先带孩子,你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周沫闻言一愣,看来华玉清不许自己探望孩子,是经过盛南平的同意,盛南平和他妈妈就是一伙的啊!

    她不由恼火,马上很犀利的质问盛南平:“你什么意思啊?准备把雪儿夺回去吗?像小宝一样,以后都不认我这个妈妈?”

    盛南平急着进去汇报工作,没空跟周沫多解释,皱起眉头说:“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你理智点,不要这样孩子气!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一直都把我当孩子看,觉得我很好戏耍,很容易欺骗吧!”周沫笑了,笑得很响亮,笑出了泪水。

    原来华玉清说的都是真的,原来盛南平对自己的温情,只是为了哄骗她将孩子顺遂的生下来!

    周沫觉得全身的血液都直冲大脑,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对盛南平大喊着,“你和你的家里人已经商量好了,早就准备好从我身边夺走雪儿了!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,反正我是你们花一个亿买来的生孩子工具,就算你们把真相告诉我,我也会把孩子生下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周沫,闭嘴,你不许这样说话!”盛南平声音冷厉的呵斥周沫。

    不许我这样说话!周沫冷笑着,怒火把她残存的理智烧成灰烬,也忘记了她对盛南平的畏惧。

    “盛南平,你这个老奸巨猾的混蛋,你真是虚伪至极,你卑鄙无耻……”

    盛南平那边只是沉默了一下,就十分公式化的开口,似乎完全忽略了周沫的叫骂:“我现在要去开会,有事情等我回去再谈。”然后也不等周沫的反应,便径自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周沫握着被挂断的电话,越想越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和羞辱,眼泪急急的掉下来。

    等盛南平回来再谈?他们还有什么可谈的,盛南平明显是在利用她,欺骗她,她等在这里跟盛南平谈,只会更加衬托出她的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周沫自嘲的弯起嘴角,胡乱的抹着脸上的泪水。

    现在她该怎么办?

    盛南平给她的温情都是虚假的瑰丽泡沫,一触即破,她依然得按照原来的想法,离开这里,等她日后强大了,再回来带两个孩子走。

    一想到要离开这里,离开两个孩子,周沫的眼泪流的更急了。

    正在周沫痛哭流涕的时候,她的电话响了,她心里一动,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电话是盛南平打来的,盛南平要跟她解释的......

    周沫拿过电话一看,电话是飞驰公司的应子明打来的。

    她想大概是关于游戏软件的事情,擦了擦脸,镇定了一下,将电话接听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小姐啊!”应子明热情的声音传过来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周沫鼻音浓重的答应着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......”应子明马上听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感冒了。”周沫随便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哦,最近天气寒冷,周小姐要注意身体啊.....”应子明很体贴的寒暄着。

    周沫心烦意乱,粗暴的打断了应子明的虚情假意,“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应子明并没有恼,反倒兴致更高了,“你的那款游戏彻底在网推广开了,互联网上异常火爆,现在很多商家要推出同款的玩具,童装,还要将游戏改编成动漫,我想跟你商量一下,这些版权你能不能授权我们公司所有啊!”

    周沫哭的脑子浑浑噩噩的,不太清楚版权方面的问题,但她还没有哭成智障,问应子明最关键的事情,“这么做我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你的好处当然是财源广进了!”应子明从周沫的话里听出了生机,立即开始口若悬河的对周沫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周沫慢慢的听懂了应子明的意思,她揉着发疼的额头,对应子明说:“这件事情不是小事,我们见面谈吧!”

    “好,周小姐在哪里?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周沫洗了脸,梳理了一下头发,镜子里面的她,恢复了坚毅的眼神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候后,周沫坐到了应子明的办公室里,同应子明非常认真的详谈一番。

    周沫迫切的希望自己强大起来,为了两个孩子,她必须努力赚钱。

    她同应子明签订了版权授予合约,飞驰先付给周沫一笔钱,以后的收益周沫和飞驰公司五五分账。

    周沫刚刚做过剖腹手术,身体虚弱,又经过今天这样一大通折腾,又气又累,又哭又讲,渐渐支撑不住了,脸色灰白,喘息急促,额头都冒出虚汗来。

    应子明如愿以偿的同周沫签订了合约,满心欢喜,一抬头,看见周沫摇摇欲坠的样子,吓得应子明魂都飞了,失声惊叫,“周小姐!”

    周沫浑身发抖,眼冒金星,整个人虚软的跌趴在应子明的办公桌上.....

    迷迷糊糊中,她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,感觉到自己躺在了床上,她好像又来了医院里…

    周沫吃力的睁开眼睛,?看见不远处的窗边有一道伟岸挺拔的背影,一瞬间,她以为是盛南平回来看她了,欢喜的差点叫出声来......

    就在这时,窗边的男人转过身来,面容精致俊美,不同于盛南平那种凌厉如刀锋的冷硬气质,是乐盛。

    乐盛看见周沫醒了,立即笑着走过来,“周小姐,你醒了,感觉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周沫心里一阵失望,脸色也迅速黯淡下来,涩哑着声音回答,“我好多了......是你送我来医院的啊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去应子明的公司办事,正巧看见你晕倒了,就把你送到医院来了。”乐盛高大修长的影子覆在周沫身上,他微微低下头俯视着周沫,因为距离近,周沫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乌沉深秀的眼睛里涌动着怜惜和温情。

    周沫不由皱皱眉头,下意识的往后挪动了一下身体,很客气的说着:“乐先生,谢谢你啊!”

    乐盛小心翼翼的问周沫,“你的家里人呢?需要我给他们打个电话吗?”

    周沫闭闭眼,声音哽咽的说:“我没有家里人。”

    乐盛很想装出同情的样子,安抚周沫几句,再说些堂而皇之的话,可是,他根本控制不住嘴边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的笑容越来越大,洁白的牙齿都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有家人你也不要难过,以后我就是你的家人啊!”乐盛拍了一下周沫的肩膀:“你安心养病,我会在这里陪着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心情欠佳,抬头看了乐盛一眼,眼神疏离,“不用你照顾我,我休息一下就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乐盛的情绪丝毫没受到周沫恶劣态度的影响,还是嗨的说:“你想休息多久都行,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,我就在这里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周沫见乐盛像狗皮膏药一样黏着自己,她也没力气跟乐盛掰扯,疲惫的她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乐盛为周沫安排的是单人豪华病房,室内温暖如春,很是舒服,周沫很快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开会出来,立即给周沫打回电话,但周沫的电话已经关机,盛南平的大手死死握住手机。

    这个小丫头,竟然敢跟他耍脾气!

    周沫最后骂他的时候,他身边都是同事和下属,这些人都是耳聪目明的主,一瞬间的表情简直都跟吃了翔一样……

    我勒了个去,竟然有女人敢骂令人闻风丧胆的‘死神’是混蛋,卑鄙无耻......

    跟盛南平关系最好的搭档莫震宇,嬉笑的凑到盛南平身边,要逗趣盛南平,被盛南平一记冷刀眼秒杀成了哑巴。

    盛南平可以想象,这些个家伙会在背后怎么编排他,终于有了点他的新闻,他们怎么会放过这个报复的好机会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