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48章 她的任务完成了
    “你给宝宝起名了吗?”周沫转移话题问盛南平。

    “你给孩子起名吧!”盛南平俊容温和。

    “我?”周沫怀疑她的耳朵有病了。

    “你给孩子起个乳名,学名由家里起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周沫咂嘴,觉得这个责任很重大,“我读的书不多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读的书够多了,给孩子想个名字吧。”盛南平面色肃然,静静地等在床边。

    这是赖上她了!

    周沫转转眼睛,说:“今天早晨下雪了,叫她雪儿行吗?”她觉得这个名字太大众化了,但她很喜欢雪,她自幼在南方长大,很少看见雪。

    盛南平居然同意了,“行,就叫盛雪儿。”

    “小宝的手术什么时候可以做?”生下了女儿,周沫还记挂着儿子。

    “再过些日子就可以做了,在雪儿出生时,医生取了残留在脐带中的血,储存起来了。

    脐带中的血有造血干细胞,利用这些干细胞治好白血病的机会比用骨髓移植高出几百倍,医生说手术成功的几率将会比骨髓移植高出很多,几乎可以百分百成功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听了盛南平的话,精神一松,小宝的病可以治愈了,她的千辛万苦都没有白费。

    生产过的她很虚弱,放松精神后,又沉沉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给雪儿雇佣了奶妈,没有让周沫给孩子喂奶,他觉得周沫牺牲的够多了,她还年轻,还要继续读书,要让她尽快恢复自由之身,不能让这个奶娃娃束缚着周沫了。

    而华玉清也要求奶妈喂养孩子,周沫既然已经生下孩子了,就算完成她的任务了,同盛家就没有什么关系了,以后周沫没有资格再碰这个孩子了。

    周沫平安顺利的生下雪儿,盛南平再次繁忙起来,没有时间守在周沫身边,周沫再睁开眼时,身边已经没有了那抹英挺容颜。

    她的病房里只有特护在陪着她,房间里没有丝毫属于盛南平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周沫突然看不见盛南平,还有些不习惯,心中酸涩,但想到盛南平那么忙,已经陪伴她这么多天了,她不能总是依赖着盛南平,要做个懂事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等了半晌,也没看见谁把雪儿抱回来,不由问特护,“我的孩子呢?”

    “夫人说婴儿不适合呆在医院里,抱回家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的心不由的一沉,华玉清这是想把孩子夺走啊!

    她很想给盛南平打电话,问问是怎么回事,但想到可能是她太敏感了,按下恐慌的心,没有打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这一天都没有到医院来,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到医院看周沫,一脸疲惫的样子。

    周沫看着盛南平就觉得心疼,积存的幽怨,失落,委屈都咽到肚子里面了。

    “孩子被妈妈抱回家里了!”周沫轻声的说,想试探出盛南平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妈妈跟我说了,孩子带回家方便照顾,你也可以好好休息。”盛南平黝黯黑眸深晦了一些,语气没有丝毫波动,似乎聊的是件无关紧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周沫心里是不好受的,没有哪个妈妈愿意离开自己的孩子,可她看着盛南平靠在沙发上,闭上了眼睛,她没办法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真是累了,这些天需要他忙的事情实在太多了,周沫这边生孩子,曲清雨和曲振坤时不时闹点幺蛾子,孩子要做手术,公司的事情,组织的命令......

    他要想的事实在太多了,精神不能高度集中在一件事情上,一些细枝末节他就考虑不周全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靠在椅子上,闻着周沫身上熟悉的气息,慢慢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沫见盛南平已经如此疲惫劳累了,她实在说不出什么埋怨质问的话了,只能闷着这口气在心里,等伤口恢复好了,再回家看孩子。

    年轻的周沫,在生过孩子五天后就能下床了,虽然不能身轻如燕,但可以慢慢的走了。

    “安然,你去给我办理出院手续吧,我可以出院了。”周沫心急回家去看那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英安然眨巴着眼睛,看看不远处的大康。

    大康走了过来,轻咳一下,“少夫人,你还得在医院住两天,盛总出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差了?”周沫顿然停下步伐,愕然。

    盛南平昨晚还过来了,并没有提出差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盛总临时要出差几天,去米国……”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,随后笑笑,“他忙他的吧,我不用他来接我出院,我可以自己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大康一脸的难色,“少夫人,盛总希望你在医院里再养几天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身体恢复很好的,可以回家了。”周沫说完话,就去穿外衣,让英安然留在这里办理出院手续,大康送她回家。

    大康见周沫坚持要回家,趁着下楼取车子的空挡,给盛南平打了个电话,但盛南平的电话关机,大概是在飞机上了。

    周沫毕竟是盛南平的妻子,大康没有办法拒绝盛总夫人的要求,只能心情纠结的开车送周沫回大宅。

    隆冬中的盛家大宅依然很漂亮,大花园里青松苍翠,有数棵梅树在料峭枝头开着粉嫩的花,香气幽幽。

    周沫没心思欣赏花园里漂亮梅花,大步的往大宅那边走去,她知道小宝和雪儿都在大宅里。

    她一推开大宅的门,就听了客厅里传来了欢声笑语,华玉清抱着襁褓中的小婴儿坐在沙发的主位上,她旁边是盛美,曲清雨,还有几个佣人。

    几个人不知道说到什么好笑的事情,脸上都是开心的笑容,但在看见周沫的时候,她们脸上的笑容都同时僵住了。

    华玉清将手里的孩子交给一旁的奶妈,并示意奶妈马上把孩子抱到里面的婴儿室去。

    周沫一见他们要把孩子抱走,不由疾走几步,想将孩子拦下来,没想到牵扯到了伤口,疼的她‘嘶哈’一声,瞬间就冒了冷汗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干什么?”华玉清见孩子被抱进了婴儿室,立即提高声音质问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忍着疼,声音发抖的说:“我回来看我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孩子?”华玉清冷笑一声,“这里只有盛家的孩子,哪里有你的孩子?”

    周沫不由的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这老妖婆什么意思啊,真要赖走她的孩子吗!

    “雪儿是我生的,就是我的孩子。”周沫指指婴儿室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雪儿!”华玉清皱起眉头,嫌弃的大声说:“这里没有什么雪儿,我的孙女儿叫盛家媛,名门淑媛的媛,跟你这粗陋鄙俗的女人没有任何关系!”

    周沫被气的脸都白了,刚刚做过大手术的她身体虚弱,喘息着质问华玉清,“雪儿就是我的女儿,我五天前剖腹生下的女儿,你凭什么不许我见她!”

    “凭我们盛家给了你们一个亿,你和你无耻的爸爸拿了一个亿,就不要再妄想来要孩子了!”

    华玉清一句话呛得周沫不知道该怎么样反驳,的确,当初是那么说的,盛家给他们一个亿,她负责生下孩子,之后的事情并没有详细的写。

    盛家有足够的理由扣留下孩子,将她扫地出门。

    华玉清看着摇摇欲坠的周沫,不屑的笑着,“一个亿生个孩子,可是天价了,如果不是因为小宝,就算你给我们一个亿,我们南平也不会碰你的!”

    周沫的面色惨白。

    华玉清得意的笑着——我可以玩似得让你难堪,让你滚蛋!

    “你只是盛家花一个亿买来的生孩子工具,以后盛家这个门你都不要再进了,你和这两个孩子也没有任何关系了。”华玉清说着话,握住曲清雨的手,笑容暖暖的说:“我只认清雨这个儿媳妇,南平也只有清雨这一个妻子的。”

    曲清雨唇角逸出微笑,傲娇的仰着头,挑衅似得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这才上下打量了几眼曲清雨,几个月不见,她发现曲清雨越发的优雅,澄澈,曲清雨穿着浅色的oversize秋季裙子,腰带慵懒而随意地系着,露出来的小腿纤细修长。

    姿态随意的坐在沙发上,美好的就象一缕月光,月圆是画,月缺是诗。

    同精致高贵的曲清雨比起来,刚刚生产过的周沫穿着一件肥大臃肿的羽绒服,头发凌乱,脸色憔悴,嘴唇干瘪,被曲清雨秒杀得连渣灰都不剩了。

    原来曲清雨并没有离开盛家大宅,在她住在外面公寓的时候,曲清雨一直是以盛南平妻子的身份住在盛家,那盛南平不在她身边的日子......

    周沫脑中有千百个念头在转,虚弱的身体都在微微的发抖,她强自镇定了自己声音,“我是不会让我女儿认这个女人做妈的,你们要把雪儿还给我!”

    同样的做错不能犯两次,她不能再像失去小宝一样,失去小女儿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恨恨的看着周沫,目光如刀,“你把我的孩子害流产了,还有脸回来要女儿,如果不是妈妈拦着,当初我家里人会撕碎了你,还容得你跑回来嚣张!”

    周沫气的眉梢突突直跳,杏眼圆睁,“曲清雨,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,你心知肚明,你想装模作样,你尽管装,只是拜托不要在我面前说这些装腔作势的话恶心我,ok?”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