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46章 幸福的准妈妈
    周沫心里一暖,好心情的问周程程,“你和陆侯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完蛋了!”周程程轻轻一笑,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你.....你那次撞车不是试探出陆侯的心意了吗?怎么会完蛋了呢?”周沫狐疑地嘀咕。

    周程程切了一声,“他是有贼心没贼胆,不叫男人。”

    周沫笑了,“哦,看来陆侯是不想上你的贼船啊……”

    周程程气的嚷嚷,“什么贼船啊,你说谁贼船呢!”

    周沫最近有盛南平的贴心陪伴,心情大好,也不在乎姐姐嚷嚷什么,笑着说:“你也不用失落难过了,你这样貌美如花的大靓女,害怕找不到好男人吗”

    “我会失落难过!”周程程“嗷”的一声怪叫,“我会为他这样的男人失落难过吗?姐已经找到新的男朋友了!”

    “你新男朋友谁啊?”周沫好奇的问,她这个姐姐还真是神速。

    “陆侯他老叔。”

    “word妈呀!”正在喝果汁的周沫一下喷了,“你被陆侯虐的心里扭曲了,怎么还去找老头了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老头啊,陆侯他小叔叔比盛南平还年轻呢,你家盛南平才是老头呢!”周程程笑着辩解。

    周沫听说不是老头,稍稍放了心,问周程程,“你为什么搞陆侯的小叔叔啊?”

    周程程咯咯的笑起来,“我还没搞他呢,懒得搞!”

    “呸,别我说歪一句,你就溜着杆子爬,我问你为什么要和陆侯的叔叔交往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叔叔有钱,能帮到我们家,还可以恶心到陆侯,一举两得,何乐而不为呢!”

    “这样做你真的快乐吗?”周沫很为周程程担心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不快乐呢,想想陆侯以后要叫我婶了,逢年过节我要给他派红包,我就快乐的要上天了!”周程程说着,还装模作样的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周程程听周沫没有任何反应,她笑的有些没劲了,想了想,转移了话题,“沫沫,乐盛这段时间有没有找你啊,他总是向我问起你呢?”

    如果周程程不提,周沫都把乐盛这个人忘记了,她奇怪的轻笑,“他找我干吗?”

    “他喜欢上你了呗!”

    “别恶心我啊,我怀孕呢,容易吐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开玩笑,乐盛对你真的很上心,你和盛南平将来不定怎么样呢,你不如先抓住乐盛,做个后备队员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真心不喜欢姐姐这套行事作风,打断了周程程的话,“你别为我的事操心了,多花心思照顾好侯他老叔吧,盛南平不许我总打电话,我要把电话关机了!”

    “切,盛南平是你的心肝啊,你什么事情都听他的!”周程程不高兴的轻哼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我的心肝,是我的宝贝,侯他老婶,没事我要挂电话了!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不准叫我老婶......”周程程在电话那边抓狂的大叫。

    “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!”周沫哈哈笑着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盛南平把周沫和小宝安置在公寓这边住,他并不是每天晚上都回来住,他有时候开会加班,有时候出差,时不时消失几天。

    周沫默认了盛南平这些说法,聪明做事,糊涂做人,何必多想,给自己添堵。

    她住进这里后,几乎都不出门的,除了小宝,盛南平和家里的佣人,她很少接触外人。

    小宝偶尔也会回到大宅那边住几天,老太太和华玉清会想念小宝,叫佣人带小宝回去。

    在小宝回大宅的时候,周沫觉得屋子里面空空的,非常无聊,她时刻盼着小宝回来。

    门铃终于响了起来,坐在客厅沙发里的周沫马上站起来,亲自去开门,迎接她的小宝。

    “宝宝!”周沫打开房门,开心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我是宝宝他二叔!”盛东跃笑嘻嘻的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周沫很是奇怪,这个楼层只住了盛南平一户,按楼层电梯时是需要特权的。

    “刷你家宝宝的脸进来滴!”盛东跃得意的一挑眉,闪开身,露出他身后的小宝和姜安迪。

    小宝背着双肩包,一张小脸绷着,在看见周沫的时候,面瘫的小家伙顿时露出软萌可爱的样子,“姐姐!”张开双臂,开心地扑到周沫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小宝!”周沫抱住小家伙,在他软乎乎的小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是不是想我了?”小宝黑漆漆的眼睛亮似天上的星子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一直盼着你回来呢!”周沫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在家里会无聊的,就把他们两个带来耍耍,让你开心一下。”小宝指指盛东跃和姜安迪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小兔崽子啊,小小年纪不学好,学你爹那套腹黑学呢......还带我们两个来耍耍,我们是猴子啊......”盛东跃气的嗷嗷乱叫,他以为是他利用了小宝混进门,没想到小宝将计就计,利用他们来取悦周沫。

    “盛东跃,不许说脏话!”小宝沉下小脸,训斥盛东跃,高冷的神态像极了盛南平,实力碾压盛东跃。

    盛东跃一脸愤然,凭毛小屁孩都对他这么凶,凭毛啊!

    周沫捧着肚子,笑不可仰。

    姜安迪走到周沫身边,向周沫晃晃手里的两个大方便袋子,“我知道你一定馋了,我们带来好吃的给你解馋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看见袋子里自己喜欢吃的零食,眼睛都直了。

    这几个月她太被盛南平管惨了,所有吃的,用的必须都是盛南平精选过的,她平时爱吃的零食,川菜都戒掉了。

    周沫忍不住弹了个响指,“黄毛,我会给你记一功的,我家里的厨师是特级地,我让他给你们做美食吃。”

    盛东跃对吃最感兴趣了,听说周沫这里的厨师是特级的,不由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凡事有了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,盛东跃和姜安迪来了这一次后,每隔几天就会来看看周沫,闹吵半天才走。

    盛南平是知道这些事情的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也没有阻止,周沫在家里呆的太无聊,让这两个活宝时不时的来家里转转,还可以给周沫的生活增添些乐趣。

    周沫怀孕到六个多月时,身体有些肿了,血压也高了些,英安然说这是怀孕正常的反应,但盛南平还是紧张起来,每天晚上都会回家来住了,周六日也会呆在家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是出名的坏脾气,对别人几句话不来就不耐烦了,可对周沫,好像凭空生出许多的耐心来,周沫的每次产检他都要陪着来的。

    在医院的走廊上,周沫准备去做定期产检,和她一同来的小宝,拉了拉她的手,“姐姐,我也想看看小妹妹。”

    上次做产检的时候,医生告诉了盛南平,周沫肚子里面的孩子是女孩,盛南平很是高兴,一子一女凑成了个好字。

    “好,你跟我进去吧!”周沫对小宝的要求几乎没有拒绝的时候,她太心疼这个儿子了。

    四维彩超室里,屏幕上清楚的出现了一个小胎儿,闭着眼睛,蜷缩着身体,很安然的躺在周沫的肚子里。

    小宝震惊的瞪大眼睛,盛南平也是很激动,看着屏幕上小小的胎儿,面上露出微微笑意。

    一出四维彩超室,小宝就把耳朵贴近周沫的肚子,聆听动静。

    “妹妹动了,妹妹又动了。”小宝欣喜地叫着。

    周沫低头摸着小宝的脑袋,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真是神奇啊,你的肚子里居然住着一个小宝宝。”小宝抬起头,很崇拜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真想告诉小宝,他曾经也在她的肚子里面居住过。

    盛南平走在周沫和小宝的身边,笑意在唇边荡出一圈涟漪。

    周沫,小宝和盛南平,都对周沫肚子里面这个小生命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这次怀孕使周沫感受到了作为母亲的喜悦,与上次怀孕抑郁的感觉实在是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周沫第一次怀孕的初期,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怀孕了,等她知道怀孕的时候,已经怀孕四个多月了,她想把孩子悄悄的做掉,却被爸爸周广东知道了。

    当初,周广东利用周沫引诱盛南平,以为盛南平会乖乖就范,没想到盛南平炸毛了,差点狠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就这样错失盛南平这个大财主,又到盛家去找老爷子谈,没想到盛家老爷子气急攻心,心肌梗死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真是怒了,一脚踢折了周广东三根肋骨,让周广东在医院里躺了一个多月,还差点将周家公司搞破产。

    周广东对这件事情一直心有不甘,耿耿于怀,在听说周沫意外怀了盛南平的孩子时,激动的差点当场跳一段。

    艾玛,这幸福来得实在太突然了!周沫肚子里面怀的不是孩子,是一座金山啊!

    周广东将周沫藏在家里,派佣人精心的伺候着周沫,嘱咐周沫一定要把肚子里面的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来。

    周沫当时的心情是忐忑的,焦虑的,愧疚的。

    她已经做了一次对不起盛南平的事情,如果她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,爸爸一定会拿孩子再去跟盛南平讲条件的。

    周沫想结束妊娠,但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,孩子轻易弄不掉的,而她也有些不忍心将孩子弄掉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