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44章 今晚不用睡了
    就在周沫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死,盛南平竟然有了进一步的行动,伸出结实的长臂,搂着周沫的身体,轻轻将她抱进了他宽阔的怀里,下颌轻轻磨蹭着周沫的发顶,姿态极其的亲昵爱怜。

    周沫:“!!!”

    啊啊啊,盛南平这是几个意思啊!

    周沫完全脑抽了,呆呆的任由盛南平抱着,靠在盛南平温暖的怀里。

    盛南平本不想招惹周沫的,但看着周沫穿着宽大的病号服,面色迷惘,小脸因为羞窘红扑扑的,一双大眼睛黑漆漆的,嘟着小嘴,像一个无知无觉的孩子,盛南平顿时觉得心里软软的......

    他忍了又忍,终究是没有忍住,将周沫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怀中的小人娇嫩若水,让盛南平不由想起她在他身下辗转缠绵的样子,他浑身的血液迅速涌下一个地方,他清楚小丫头的美妙滋味,她的柔软香甜让他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这样轻轻的一抱,盛南平马上想再次投身其中......

    周沫僵硬的身体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姿势很别扭的,就在她想动一动的时候,盛南平放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声音涩哑的低语,“好了,没什么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周沫眨巴了两下眼睛。

    尼玛,吓得她心跳加快,结果只是一句没什么事的。

    你是没事了,我有事啊!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小丫头一脸憋屈的样子,伸出宽大的手掌揉揉周沫的头,“睡吧,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好,晚安……”

    安个毛线啊,她今晚不用睡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盛南平躺在不算宽的陪护床上,闭上眼睛睡觉了。

    周沫情绪有些亢奋,睡不着,见盛南平睡了,就侧着头定定看着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垂着的睫毛很黑很密,鼻梁高挺,薄唇微抿,英挺凌厉的脸上几乎找不到任何的瑕疵。

    周沫暗暗叹气,造物的神在捏制这张脸时,定然殚精竭虑,耗尽了一切心思。

    她觉得人生真是太奇妙,常常福祸相依,她摔下楼梯伤了孩子本是不幸的事情,却没想到换来了盛南平的维护,似是而非的宠爱,还有今晚的同居一室......

    周沫原以为自己和盛南平再不会有交际,她已经做好了生下孩子后天各一方的准备,没想到突然来了这样的神转折......

    她身体虚弱,盯着盛南平看了一会儿,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病房里很安静。

    耳目敏锐的盛南平听着周沫发出细微而均匀的呼吸声,知道周沫是睡着了,他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床和周沫的病床距离不过两米左右,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周沫——侧身蜷缩的身体,微微勾着的头,薄被盖在肩膀处,长长的睫毛安静的垂着,嘴角微微上翘,唇边泛着浅笑,不知道临睡前想到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他不由轻声一叹,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他只劝了她两句,她就信以为真,以为她的身体真的没有事情,孩子没事,放心的闭着眼睛睡觉觉了!

    周沫和曲清雨这次滚下来楼梯,都摔的不清,曲清雨的孩子直接就没了,周沫的情况也不好,医生说孩子能保住的可能性小。

    盛南平没敢把真实情况告诉周沫,医生说绝对不能让周沫精神紧张。

    他想着周沫孩子般的笑脸,心里又怜又疼,周沫还不知道肚子里面的孩子堪忧,小宝的病可能无法救治了,她还毫无负担的笑着......

    盛南平心口处猛地传来一阵悸痛。

    早知道曲清雨会有这样阴狠的心,他不会容许曲清雨住进家里的,一尸两命,曲清雨的初衷是这样的吧!

    曲清雨到底是黑帮老大的女儿,心足够的狠,对别人,对她自己。

    盛南平心情忽然阴郁到极致,他很想抽一根烟,但又怕她起床的声音吵醒了周沫,只能硬生生的忍下了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我的孩子......不要......”病床上的周沫突然凄然喊叫出声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惊,利落的起身,来到周沫的病床边。

    周沫此时已经醒了,面色惊骇,肩膀颤抖,眼神慌乱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见周沫的样子,就知道她是做了噩梦,他伸手就抱住周沫,想都不想的吻了吻她的额角,“我在这里,别怕啊!”

    周沫的身体还在瑟瑟发抖,埋首在盛南平的怀里,微哑着嗓子说:“我做了个可怕的梦,梦见孩子被恶魔抓走了,我好怕啊......”她说到这里,突然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盛南平知道周沫是怕极了,稍稍用力的抱紧她,“小傻瓜,你没听说过吗,梦都是相反的,孩子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害怕,我能......跟你一起睡吗,我怕……”

    盛南平眼都没眨,“可以。”然后就上了周沫的床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动作果断干脆,没有任何迟疑,好像早就准备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医院的病床窄,盛南平又重,躺上来的时候整张床都往下一沉,他伸出一只胳膊搂着周沫,另一只手揽着周沫的腰,动作行云流水般很是熟稔。

    周沫也很自然的往盛南平的怀里靠了靠,两个人几乎是贴在一起的,清楚的听到彼此的呼吸。

    周沫的情绪还停留在可怕的梦境里,喃喃的问盛南平,“这里的医生都可靠吗?孩子不会有事吧?”

    盛南平被她问的心头一疼,略带薄茧的大手放在周沫的小腹上,“你放心吧,我们的孩子一定会平安无事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,小手覆盖在盛南平的大手好,好像在一起守护着肚子里面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依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盛南平的身材颀长匀称,加上常年的锻炼,周沫都可以感受到他肌肤下的力量。

    她终于觉得安心了一些,闭上眼睛,慢慢的又睡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定定着看着周沫娇美的侧颜,小丫头睡着后还微微皱着眉,眉尖颦着,白皙细嫩的肌肤如同婴儿,她的呼吸很轻,带着一丝清甜。

    他搂着周沫柔软曼妙的身体,感觉着她的美好,但他却没有任何私心杂念。

    此刻,他和周沫就像一对面对劫难的老夫老妻,相互依偎着,支撑着,共度难关。

    盛南平搂着周沫不敢动,怕将周沫吵醒了,他就这样搂着周沫,慢慢的他也睡着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搂着周沫,在窄窄的病床上合衣睡了一夜,他醒来时胳膊都是酸麻的,好在臂弯里的周沫依然睡的很香,脸色也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小幅度的活动了一下发麻的手臂,轻轻的将周沫挪到一边去睡,他慢慢的起床,走到病房的外面,随手带上门。

    周沫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真是安了心,这一觉睡的很睡,盛南平走了很久后她才醒过来。

    除了去卫生间,周沫的洗漱,梳理头发,换衣服等琐碎事情都是英安然帮她做的,周沫觉得很不好意思,对英安然说:“不用你帮我的,这些事情我自己可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特护,这些事情必须由我来做。”英安然知道周沫的实际病情,是院长亲自挑选业务最棒的她来护理周沫的,她必须得照顾好周沫。

    英安然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,大康一直在旁边盯着她,只不过英安然多少习惯了大康的僵尸脸,不再那么紧张了。

    周沫的一切整理完毕了,英安然却迟迟不给她端来早餐,她肚子已经饿了,不想饿到肚子里面的小宝宝。

    正在她想要开口问询的时候,盛南平拎着几个精致的餐盒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盛南平好像去晨练了,穿着一身灰色的运动服,晨光中眉目清爽,眼神亦是清朗璀璨,看着比平日西装革履时年轻俊帅了许多。

    我勒了个去,盛南平年轻的时候一定也是小鲜肉一枚啊!

    周沫在心里暗暗给盛南平的高颜值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盛南平打包了不少早餐来,有粥,小笼包,还有虾饺,都是周沫平日里爱吃的几样。

    周沫很诧异,没想到盛南平竟然知道她爱吃什么,并且亲自给她买来了早餐,她又一次受宠若惊了,“咳,那个什么,你怎么去买早餐了!”

    “你生病了,我给你买早餐很正常啊!”盛南平微微笑着,英挺的面孔神色放松,嘴角的纹路迷人,全然不若平日冷漠如高岭之花。

    周沫抿唇幸福的一笑,小脸变得通红。

    一旁的大康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盛总一直是高智商低情商啊,这泡妞技术精湛的男人真的是他认识的那个盛南平吗?

    周沫在医院住了几天,盛南平一直陪在她身边,把病房的套间外面当做办公室,但来医院汇报工作的仅限身边的两个助理,免得人多影响周沫的休息。

    为了保胎,周沫不能下床,只能躺在床上,听见盛南平快速敲击键盘的声音,她觉得是世上最动听的声音。

    盛南平处理一会儿公司的事情后,会进来看周沫。

    他见周沫一个人安静的躺在病床上,乖巧的像个过分听话的小孩子,他的心顿时变的软软地,本来严谨肃然的面孔不知不觉的温柔了几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