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43章 亦真亦幻
    盛南平走向曲清雨的病房,还没等推开病房的门,就听见了曲清雨的哭声,盛南平不由皱了皱眉头,走进曲清雨的病房。

    曲清雨正靠在袁如英怀里大哭着,看见盛南平走了进来,哭的更加伤心难过,“南平......我们的孩子没了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走到曲清雨的病床旁,曲清雨立即投入到盛南平的怀里,紧紧的搂住盛南平结实的腰,哽咽的说:“对不起啊......都是我不好......没有保护好我们的孩子......”

    “别哭了,会伤身体的,我们还年轻,还可以再要孩子的。”盛南平轻拍着曲清雨的背,安抚着曲清雨。

    曲清雨听了盛南平这句话,如同吃了定心丸,果然哭声小了很多,抽噎的说:“南平,谢谢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傻话,我们还说什么谢谢。”

    曲振坤在旁边冷眼看着,见盛南平对女儿的态度还算不错,他稍稍放下了些心。

    盛南平留着那个周沫,大概真是为了救小宝,但也不能随便放过了那个死丫头!

    曲振坤在旁边冷声问:“小雨,南平和你婆婆都在这里呢,你说说,是不是周家那丫头推你摔下楼的?”

    曲清雨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盛南平一眼,见盛南平的目光也看向她。

    盛南平的眼神深幽,看不出情绪,却令曲清雨的心骤然急跳了几下。

    曲清雨莫名心慌,犹豫着没有马上开口。

    “清雨,你说吧,尽管实话实说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声音很淡,却让曲清雨更加心慌,向来伶俐的她声音竟然有些嗫嚅:“我……我和周沫一起往楼上走,因为小事争执了几句,她先推了我一下.....”

    曲清雨清楚的感觉到,盛南平身体散发出了冷意,他的薄唇微抿,冷硬的脸越发沉肃。

    她立即意识到不妙,后半截话堵在嗓子眼儿,无论如何不敢再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跟了盛南平这么久,盛南平的脾气曲清雨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曲清雨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:“是我先跟周沫争吵的,她推的也不重,是我自己没有站稳摔下楼的,这件事情不怪周沫的。”

    曲振坤正想替女儿伸张正义,听见女儿半路改了口,不由瞪起眼睛上下打量盛南平,而盛南平一直没做什么,也没说什么偏袒周沫的话。

    “小雨,你有什么委屈尽管直说,爸爸会为你做主的!”曲振坤气哼哼的说。

    “爸,我没有什么委屈的,今天这事谁也不怪,都是天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能是天意呢,她要不推你,你怎么会摔掉下楼呢?”曲振坤的声音上扬,都震人的耳朵。

    曲清雨见盛南平一直不说话,越发的慌了,杏眼含泪,对着曲振坤叫,“爸,我说过了,是我先去抢周沫手腕上的镯子的,所以她才推了我一下,这件事情不能怪周沫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抢她的镯子?”曲振坤有些懵逼了,“咱们家什么镯子没有啊,你抢她的破镯子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曲清雨窘迫气恼,她最担心被盛南平发现事情的真相,偏偏她爸还哪壶不开提哪壶!

    她发起了小姐脾气,“爸,你能不能别管我的事情了,你能不能让我清静一会儿啊!”

    曲振坤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对曲清雨几乎是百依百顺的,不再大吼大叫,闷闷的哼了一声,“我不是要管你的事情,我只是不想你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曲清雨惴惴不安的看向盛南平,“有南平在这里,我能受什么委屈啊!”她肚子里面的孩子没有了,她的护身符没有了,非常害怕盛南平会不要她。

    盛南平轻而易举地看穿了曲清雨的想法,眉峰微扬,终于开口说:“我自然不会让你受委屈的,你不要多想,好好养身体,过几天就可以跟我回家去了。”

    曲清雨一听盛南平还让她回盛家,不由大喜,靠在盛南平的怀里,笑的甜甜滴。

    曲振坤:“......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,生了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女儿。

    他的这个宝贝女儿一直是眼高于顶,孤傲娇蛮的,但却被盛南平给迷住了,盛南平对她好一点儿,她就乐的找不到北。

    曲振坤原本想趁这个机会,逼迫着盛南平将周沫撵出盛家,让自己的宝贝女儿一人独大,可是女儿凡事以盛南平的眼神行事。

    悲了个催的,老奸巨猾的曲振坤也只能认命了。

    曲清雨其实也不想放过周沫,但她的计划失败了,而且败的很惨烈,就算她心有不甘,在盛南平眼皮子底下,她也不敢再兴风作浪了。

    周沫睡醒一觉,睁开眼睛,见病房的沙发着坐着一名年轻的护士,气势阴冷的大康像门神一样站在病房门口,双目炯炯的盯着那个护士,好像那个护士随时会做坏事一样。

    年轻护士好像被大康盯的很不舒服,一看周沫醒过来,如同看见了救星,立即奔了过来,“夫人,你醒了,我叫英安然,在你住院这段时间,就由我来照顾你。”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,发现英安然很是年轻漂亮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要不要喝点东西?”

    周沫对英安然点点头,“我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英安然立即给周沫到来水,熟练的扶着周沫坐起来,体贴的喂周沫喝水,期间,大康一直紧紧的盯着英安然。

    周沫见英安然被大康盯的手足无措,对大康说:“你可以回去休息了,有这位护士照顾我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大康摇摇头,冷着脸子严肃的说:“我不能走,是盛先生交代我在这里照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被噎了一下,不愧是盛南平的鹰犬,跟盛南平一个德行。

    她刚想问一下盛南平去了哪里,病房外面突然传来华玉清不悦的声音,“为什么不让我进病房,你们不认识我吗?我是你们总裁的亲妈?”

    外面的保镖低低的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华玉清重重的哼了一声,然后声音拔高了两个调门,“自私,自利,又居心叵测的坏女人,别以为有我家南平护着你,你就可以嚣张了啊,等你把孩子生下来,你马上给我滚出盛家.....”

    周沫见英安然诧异的看了她几眼,她一双漆黑的眼眸迅速黯淡下来,觉得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大康听华玉清在病房门口吵嚷个不停,而周沫的小脸越发苍白,他开门走了出来,随手将病房门紧紧的关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大康对华玉清说了些什么,华玉清不再吵嚷叫骂了,气哼哼的走了。

    周沫悄悄的松了口气,英安然很是会缓解气氛,笑着问周沫,“夫人,你晚饭想吃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吃东西了。”周沫刚刚挨了顿臭骂,真的没有胃口。

    “夫人要坚持吃些东西,你为了孩子也要补充营养的。”英安然温声劝着周沫。

    周沫这才想到孩子,“好,你给我订营养套餐吧。”

    勉强吃了些东西后,周沫累了,她的精神不大好,总是感觉疲惫异常,闭上眼睛又睡了。

    周沫再睁开眼睛时,窗外天已黑透,病房里亮着一盏柔光的壁灯,盛南平正站在她的床前,神情掩在阴影里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还好吗?”

    盛南平的声音很温和,削弱了他身上强悍冷硬的气场。

    周沫刚要说话,只觉得小腹一阵撕扯的疼,她立即紧张的脸色发白,目光惊惧。

    她太害怕失去这个孩子了,只要有一丝的风吹草动,她就害怕的要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盛南平敏感的察觉到周沫的异样,欠下身,定定的看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刚才肚子疼了一下。”周沫惊忧的都要哭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坐到周沫的病床边,按按她的被角,“别紧张,医生说你的情况不严重,你的精神放松些,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周沫点点头,有盛南平在她身边,她安心了一点。

    盛南平有一双洞悉世事的眼睛,他轻易就可以看透周沫这样小女孩的心思,拍拍周沫露在外面的手,“你放心的睡吧,今晚我在这里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周沫自从怀孕后,就跟盛南平分开睡了,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有肢体上的接触,她的心不由怦然一跳,尤其听说盛南平要在这里陪着她。

    手背上犹有丝丝余温,大脑的血流速度的攀升,周沫有点不能正常思考了,“你......你不要留在这里陪我的......这里的陪护床太窄了,你休息不好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没那么娇弱。”盛南平笑了,笑意如流星划过天际,灿然夺目,又令人来不及捕捉。

    万籁俱静,时间和空间被硬生生的切断,在这一瞬间定格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晌,周沫才察觉到自己竟然就这样定定的看着盛南平,好像花痴二百五一样。

    盛南平又笑了一下,眼睛里的光彩更是令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周沫一张脸迅速泛红,她自认不是肤浅的人,却被一个男人迷得举止失常,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。

    盛南平伸出手,轻轻拾起周沫耳畔的碎发,为她掖到耳后,语气飘渺,“好好的睡一觉,明天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周沫顿时瞪大眼睛,几乎以后自己出现了幻觉,咳咳……盛南平还有对她这么温情的时刻吗……

    盛南平在处理一会儿公司事情后,会过来看看周沫,他见周沫孤单的躺在病床上,大眼睛里都是茫然呆滞,凄苦,像一个迷路的小孩子,他的心顿时变的软软地,本来冷硬的面孔不知不觉的变温柔了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