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042章 触及我的底线
    凌海跟随盛南平多年,了解盛南平的心思,凑到盛南平的身边,低声说:“给夫人做抢救的主任经验丰富,跟着她的两个助理医生也是咱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点点头,但心里依然惴惴的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有个助理医生走了出来,都没敢看盛南平凌厉的眼睛,低头谨慎的说:“里面有个孕妇已经做过检查了,动了胎气,有先兆流产的迹象,要送到病房给药保胎,继续观察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漆黑的瞳孔急剧收缩了一下,“孕妇叫什么名字啊?”

    “孕妇叫周沫。”

    盛南平提着心一下落了地,浑身的血液仿佛再次沸腾起来,飞快地冲入四肢百骸,他还来不及分析心里异样而激动的感觉是什么,看见护士将周沫从抢救室推出来,他急忙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沫此时是清醒的,她双手都覆在微微隆起小腹上,大眼睛里都是惶恐惊忧,嘴里不停的默默念叨着:“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,佛祖一定要保佑我的孩子平安无事啊......”

    她正不住祈祷着,听见有脚步声响,转过头一看,是面色冷凝的盛南平。

    周沫更加害怕了,她嘴巴一瘪,眼泪涌了上来,抽噎说:“对不起啊......我没有保护好孩子......对不起啊......”

    阳光下,周沫的眼睛蒙着一层水雾,格外凄楚动人。

    盛南平大步走到周沫床边,看着她的脸,眼神情不自禁地变得柔和了,“不要自责了,你能没事就好......”

    话一出口,盛南平才意识到自己的心思竟是如此,他连忙又说:“你和孩子能没事就好!”

    周沫以为盛南平会责备她,会骂她的,没想到盛南平对她还挺温柔,她忍着的眼泪一下流下来,很快就哭的稀里哗啦。

    盛南平忍了忍,还是没有忍住,终究抬起了大手,将周沫搂紧自己的怀里,冷沉的声音不由软了几分,“别哭了,我已经找了最好的医生,她们一定会保证你母子平安无事的......”

    周沫靠在盛南平宽厚温暖的怀里,听着他笃定的声音,一颗惶然委屈的心忽然觉得无比安定。

    有盛南平在,一切都会顺利平安的,这男人身上充满了安全感,仿佛能扛起天地。

    盛南平轻轻抚着周沫的头,这些顺滑的乌发,就像盘丝洞的妖孽缠进他的心里面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难得有片刻温馨的时光,还是有不识趣的人来打扰,病房门被人嚣张的推开,发出“砰”的一声响。

    盛南平不悦的皱了皱眉头,谁敢这么没有礼貌?

    他放开周沫,转头看向门口,见妈妈华玉清怒气冲冲的走过来,指着周沫的鼻子质问,“你这个小贱人啊,你为什么要把清雨推下楼梯......”

    不等周沫说话,盛南平先开了口,声音很是严厉,“妈,你说话要注意分寸,不能随便说是周沫推清雨摔到楼下的!”

    华玉清经儿子这么一提醒,才感觉到轻重,连忙转头四处看看,然后低声说:“没关系的,这里没有曲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曲家人这事也不能赖到周沫身上,我已经问过了,是曲清雨先跟周沫起的争执的。”盛南平的声音低沉冷冽。

    华玉清这才意识到,儿子刚刚制止她训斥周沫,不是怕曲家人听见,而且在维护周沫呢!

    这是肿么个情况啊?

    华玉清疑惑的打量盛南平和周沫,见盛南平微微侧身挡在周沫的前面,就像保护自己领地的兽王一样,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盛南平身上强大的气场。

    知子莫若母,华玉清立即意识到,盛南平对周沫的感情发生变化了。

    华玉清又震惊又气恼,周沫这个无耻下贱的女人,怎配得到她高傲矜贵儿子的爱呢!

    她急忙抓住盛南平的胳膊,叫嚷着:“南平啊,你不能被这个女人欺骗了啊,这个女人阴险恶毒,她嫉妒清雨,害怕清雨生下孩子跟她儿子争夺家产,故意害清雨的......”

    盛南平冷声打断华玉清,“妈妈,你没有在事发现场,没有权利这样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儿子啊,你不能被这个害人精蒙蔽了眼睛,迷惑住了啊......”华玉清气的瞪大眼睛,想奔到周沫床边与周沫理论。

    盛南平一把拉住华玉清的胳膊,“妈啊,周沫有先兆流产迹象,不能受刺激,我们还要救小宝呢!”

    听盛南平提到小宝,华玉清终于不再疯咬周沫了,但依然愤愤的喘息着,恨恨的盯着周沫。

    “妈,我们去看看清雨吧!”盛南平拉着华玉清往外面走,临走前撇了周沫一眼,黑眸里微波荡漾。

    周沫躺在床上,有些飘飘忽忽的,不太确信。

    刚才盛南平是在维护她,是在保护她吗?

    盛南平最近对她的态度友好了很多了啊,周沫人虽然迟钝,但也感觉到一点了。

    那是不是像华玉清所说,盛南平被她迷惑住了啊!

    一想到有这个可能,周沫忍不住的激动,欣喜,她暗恋了多年的男神啊,终于肯走下神坛,对她动情了!

    如果不是需要保胎,她真要乐的蹬蹬腿了!

    周沫是个爱幻想的人,很快开始想入非非,如果盛南平对她有了感情,她是不是就不用离开盛家,不用跟两个孩子分开了......

    可是,她不离开,曲清雨怎么办?

    不知道曲清雨现在怎么样了?她的孩子怎么样了?

    此时的曲清雨也已经出了抢救室,被送进了另外一间病房。

    医生把盛南平请到办公室,向盛南平汇报了曲清雨的情况。

    曲清雨摔的过重,孩子没能保住,流产了,又因为失血过多,*受重创面积大,以后再怀孕的可能性很小。

    曲家父母已经赶来了,曲清雨的母亲袁如英哭的双眼通红,又恼又恨的对华玉清叫着,“你们把害我女儿的恶毒女人交出来,我要她给我外孙偿命!”

    曲清雨的爸爸曲振坤也来了,他是本市的隐形富豪,台面上的,台面下的生意有很多,偌大一个商业帝国归他管,身上自然带着慑人的威严和煞气。

    曲振坤面容严谨不悦,看着华玉清,“那个姓周的女人在哪里,麻烦带我们过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华玉清正恨着周沫的,听曲振坤这样说,立即想到借刀杀人这一说,点点头,领着曲振坤和袁如英就往周沫病房那边走。

    “伯父,伯母,请留步!”盛南平凛冽的声音从后面突然传来,几个人俱是一惊,不由自主的都停下脚步,转头看向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身后跟着医生,护士,凌海大康等人,走在一群中间,盛南平刚硬峻冷的气场显得格外耀眼,自带王者的光环一般,让人心升敬畏。

    老江湖曲振坤也不得不服气,难怪女儿疯了一样迷恋盛南平。

    盛南平人高腿长,几步走到几个人前面,以非常强势的姿态挡住他们的去路,仿若一夫当关。

    曲振坤威严的面孔显得比刚刚更为不悦,瞪着盛南平,说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啊?”

    “谁都不能去打扰周沫。”盛南平英俊的眉目沉敛着,“我还指望她来救小宝啊。”

    曲振坤攥着拳头,愤怒的眼神仿佛一秒就要将盛南平撕成碎片了,说:“就因为她肚子里面怀了孩子,就可以随便的欺负我女儿?就可以害死了我外孙,差点害死我女儿吗?”

    盛南平薄唇边噙着一丝轻薄冷酷的笑意,“伯父啊,您先不要激动,我所知道的事情真相跟您说的好像有些不同,如果事情真像我知道的那样,那就触及我的底线了。

    清雨大概马上就要醒了,您们还是先过去看看她吧,免得一错再错,您觉得呢?”

    曲清雨肚子里面的孩子,盛南平很清楚是谁的,他之前为了任务可以忍,现在曲清雨对周沫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情,如果曲振坤再敢伤害周沫,他真要把这层纸捅破了。

    曲振坤听出盛南平话里的连吓带哄的意味,还有对长辈的一些尊重意思,他也看出盛南平神色里传递出来的信息异常分明,周沫,谁也不能动!

    曲振坤老谋深算的眼睛不由一眯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盛南平是个非常厉害的角色,女儿的心意不明,他不能跟盛南平闹僵,只好哼了一声,带着袁如英去看曲清雨了。

    华玉清怕儿子跟她发脾气,急忙跟在曲振坤夫妻身后走掉了。

    盛南平看着自己亲妈的背影,郁闷的叹了口气,迈步往周沫的病房走去。

    他轻轻的走进周沫的病房,见周沫闭着眼睛,好像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周沫脸色很白,浓密的睫毛静静的垂着,秀气的眉头微微的皱着,肩膀削薄,手腕纤细,蜷缩着身体躺在病床上,仿佛一只急需要呵护和宠爱的小动物,显得特别孬弱纤秀。

    盛南平只觉得心里一疼,像烙铁烫着一般。

    他在周沫床边静静的站了好一会儿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盛南平走出周沫的病房,吩咐大康,“你带两个人守在这里,除了主治医生和特护,任何人不得随便进夫人的病房,就算医生和护士来了,你也要跟着他们一起进病房,盯着他们做事情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一定要确保周沫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大康干脆的答应着,马上打电话叫其他保镖过来。盛少,情深不晚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